這一刻,只要宋捷往下一劈,天魔水仙勢必會被血刀劈成兩半。

眼看天魔水仙就要被宋捷斬殺,一道照耀九天的金光從天魔水仙前方射來,整個荒野大澤頓時被金光籠罩,眾人眼睛劇痛,根本不敢直視這道金光。

碰一聲巨響,金光劈在了宋捷的千丈血刀之上。

眾人模模糊糊看到,那根本不是一道金光,而是巴掌大小的飛刀!

宋捷的千丈血刀被飛刀擊中后,猛的一震,驟然變短,縮回宋捷的掌心,化作紅點,最終消失不見。宋捷退後十幾步,臉色蒼白如紙,嘴角溢出了血。

段浪瞳孔一縮,根本不敢再出手對付天魔水仙。

忽然,天魔水仙周圍金光大作,把天魔水仙整個籠罩了起來。接著,金色氣罩驟然縮小,最終化作了金色光點,消失在眾人眼前。

石騫等人臉色劇變,心中驚疑,到底是哪個強者搶走了天魔水仙?

「這一域算不得大域,居然也有此等強者……」段浪心中驚悚。

女神難嫁 好強的武者氣場……」宋捷終於支持不住,哇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眾人這才知道,原來宋捷被剛才那把金光化作的飛刀重傷了。到底是哪個強者?居然能重創宋捷?眾人驚疑。

嗖!宋捷穩住傷勢,帶著滿臉的驚駭,轉身化作一道長虹破空飛走。

「看來天魔水仙與我無緣了……」段浪臉色凝重,轉身落在了狼背上,騎著巨狼離去,狼群很快便消失無蹤。

目送段浪等人離開后,一個紫岩宗的王忽然色變:「哮天犬的尾巴!」

太易教的長老和石騫等人臉色齊變,幾乎同時飛入樹林,開始尋找哮天犬的尾巴。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落在了樹林中……尾巴雖斷,同樣堪稱無上神葯,石騫等人豈會輕易放過。

不過,哮天犬的尾巴已經具有一絲靈性,他若想遁走的話,石騫等人未必找得到。

……


葉峰當然不會去搶奪哮天犬的尾巴,那是自找死路。

他忽然想到寇爽等人的處境非常危險,如果寇重真的出事了,三大外門弟子部肯定不會放過青木堂的人,尤其是曾經支持寇重的人。

想到這裡,葉峰不再停留,轉身掠入了樹林,他必須儘快趕回青木堂。

他沒有注意到,一粒金色光點悄無聲息的鑽入了木劍,這粒光點正是剛才鎮壓天魔水仙的金色氣罩所化。


在樹林中疾奔了數十里之後,葉峰臉色忽變,在他前方赫然有個白衣男子。

這個白衣男子信步走在林間,似乎在尋找著什麼,令人驚訝的是,他沒有穿鞋子,且腳離地面始終有三寸。

白衣男子也注意到了葉峰,他看著葉峰,眼中閃過驚訝之色,葉峰的血氣極其旺盛,實在不像是煉體境第四重武者該有的。

短暫的驚訝后,白衣男子笑了起來:「你也是我紫岩宗的人吧?」

「我是青木堂的人!」葉峰迴答,他知道白衣男子是紫岩宗的王,只是不知到底是哪個王。

「你叫什麼名字?」

「葉峰。」

「哦,原來你就是月姬說的那小子。」白衣男子聞言不由笑了。

「四爺!」葉峰臉色微變,他終於知道眼前這人是誰了,這人正是東王殿的王爺,石騫!

忽然,樹林深處傳來了腳步聲,十個紫衣女子出現,為首之人居然是月姬!

「月姬小姐!」葉峰臉色微變,他沒想到月姬會突然出現。

月姬顯然也沒有料到葉峰會跟石騫在一起,短暫的意外后,她笑道:「葉峰,沒想到你會跟四爺在一起。」


「嘿嘿,月姬,我也是偶然在這裡遇到他的。」

語氣微頓,石騫笑道:「你們去附近找找看,誰先找到妖獸的尾巴,今晚我就陪誰。」

聞言,月姬和其餘幾個紫衣女子俏臉均是一紅。

葉峰根本沒有聽到石騫等人的話,他的心思都在寇爽等人身上。

忽然,他心中一動,如果石騫肯出手幫青木堂的話,青木堂絕對不會有任何危險。

想到這裡,葉峰深吸口氣,抬頭看著石騫,躬身道:「四爺,我有一事相求!」

「我們非親非故,我憑什麼要幫你?」石騫笑了,葉峰的天賦是不錯,可紫岩宗天賦好的人多得是,如果個個有事求他,那還了得。

「如果四爺肯幫我這個忙,我願意送四爺一樣東西。」葉峰抬眼看著石騫。

「葉峰,不要胡鬧了,你的東西怎麼入得了四爺的眼?」月姬冷冷說道。

石騫擺了擺手,笑道:「月姬,聽他把話說話,我很好奇,他想拿什麼東西給我。」

月姬不再多言,其餘幾個紫衣女子看著葉峰,眼中均露出不屑之色,一個外門弟子而已,能拿出什麼好東西?

葉峰沒有理會幾個紫衣女子的不屑,他把手深入懷中,再伸出手來的時候,手中已經多出一顆妖丹!

他的動作很快,開啟吞噬道種只是一瞬間的事,再加上石騫根本沒在意他能拿出什麼東西,是以,石騫根本沒感應到吞噬道種的氣息。

看到葉峰手中的妖丹,石騫臉色一變:「鍊氣境妖獸的妖丹!」


那幾個紫衣女子和月姬齊齊色變,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峰手中的妖丹,他們實在想不通,一個煉體境第四重外門弟子而已,居然會有鍊氣境妖獸的妖丹。

短暫的震驚后,石騫食指一勾,葉峰手中的妖丹被天地元氣裹住,飛到了石騫手中。

「果然是鍊氣境妖獸的妖丹!」

石騫抬頭看著葉峰,笑道:「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有人想對付大葉部,我想四爺幫助我警告他們!」葉峰說道。

「你為什麼不讓我幫你殺了他們?」石騫笑了。

「因為我以後會親自殺了他們!」葉峰冷冷開口。

石騫臉色微變,隨即笑了起來:「月姬,你跟他走一趟吧。」

「是,四爺!」月姬恭敬應聲。

…… 大葉部。

寇爽和楚陽等人確實陷入了危機,戰刀堂、烈火堂、天雷堂,三大外門弟子部的人已經把大葉部團團圍住。

他們對大葉部出手,紫岩宗宗主根本不會理會,畢竟,因為寇重雖然救過大公主,可紫岩宗宗主畢竟把大公主許配給了葉峰,紫岩宗宗主已經做得仁至義盡,豈會再管大葉部的事?

紫岩宗三大分堂部同時發難,沒有寇重的大葉部豈能抵擋得了?幾個時辰不到,大葉部已經死傷了數百人。

此時此刻,寇爽等人全部退守到了大葉部最裡面,將近三分之二的人跟著劉秀等長老,其餘的人跟在寇爽等人身邊。大葉部的族人居然分成了兩部分,且形成了對峙之勢。

「寇賢侄,你考慮清楚了沒有?」劉秀看著全身是血的寇爽,緩緩開口。

「哼,大葉部只有一個,我絕對不會同意把二弟交出去的!」寇爽冷哼。

「葉峰傷了少炎魁的兒子,只有把葉峰交出去,敵人才會退走,難道你想害死大葉部所有族人嗎?」劉秀身後,一個中年人冷笑。

「不行!」寇爽冷笑道:「這分明是他們離間我們的詭計,就算你出去了,他們照樣會攻打大葉部!」

「沒錯,即便把二哥交出去,他們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楚陽也冷笑。

「寇大哥,你千萬不要把阿傻交出去,他們肯定沒安什麼好心!」小莫愁嘟著嘴。

「寇爽,你想害死整個大葉部的族人嗎?」劉秀身後,幾個青年憤憤不平。

「沒錯,他們要的人是葉峰,我們只要把人交出去就行了!」

「那廢物還真是忘恩負義,居然就這麼逃了!」

「沒錯,禍是他闖的,他居然跑了,要是被我抓到他,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都怪族長,要是當初他不能修鍊的時候早點把他趕出去,大葉部也不會發生今天的事了。」

劉秀身後,劉氏族人罵了起來,都恨不得立刻殺死葉峰。

「夠了!」寇爽忽然怒喝一聲。

劉氏族人和林氏族人冷哼一聲,根本不給寇爽面子。

「我爹在的時候,張魯他們敢來大葉部撒野嗎?」寇爽冷笑道:「我爹保護了大葉部這麼多年,現在他生死不明,你們居然還在怪他,你們還有沒有良心?」

「哼,他是族長,他當然要盡責保護我們,這是他應該做的!」幾個青年冷哼,他們都是劉氏族人。

聞言,寇爽和楚陽臉上露出了怒色,就連小莫愁也氣得小臉通紅。

「劉兄,我們給你面子,讓你們把葉峰交出來,然後我們馬上退走。現在半個時辰已經過了,你怎麼還不把葉峰交出來?」一道冷喝聲從青木堂外面的樹林中傳來。

「如果不能把活得帶出來,屍體也行,劉兄,你好自為之!」又一道冷笑傳來。

「再給你半個時辰,如果再不把人交出來的話,大葉部從此除名!」一道渾厚的聲音接著傳來。

聞言,大葉部的族人紛紛色變,如果再拖下去的話,三大分堂的外門弟子就要殺進來了。

「寇爽,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把葉峰交出來!」劉秀冷笑道。

「哼,今天你們除非把我寇爽殺了,否則誰也別想動我二弟!」寇爽冷笑,橫槍當胸,氣勢逼人。

「既然你想死的話,我就送你上路好了。」

劉秀冷笑,抽出背後的長槍,血氣暴漲,如箭矢般飈射向了寇爽,速度驚人。

寇爽大喝,一槍飆射出去,長槍上血氣繚繞,耀眼之極。

兩槍碰撞,轟一聲巨響,傳遍整個青木堂。寇爽悶哼一聲,倒飛了十幾丈,落地后蹬蹬蹬後退了三步。

劉秀穩穩站在原地,傲視寇爽等人,他是神力境高手,寇爽又豈會是他的對手?

「爽兒,聽叔叔的話,把葉峰交出來,否則別怪叔叔手下無情。」劉秀看著寇爽,緩緩說道,語氣冷漠。

「我是青木堂的人,他們不敢動我,我一定能讓他們撤走!」

寇爽深吸口氣,走向了青木堂之外。

「寇大哥,你不能出去!」小莫愁忽然拉住了寇爽的手臂。

「莫愁,寇大哥還沒喝過你偷來的羊奶酒呢,怎麼捨得去死?你放心,寇大哥不會有事的!」

寇爽轉頭看著小莫愁,笑著點了點頭。

「才沒有,人家根本就沒偷過酒……」小莫愁兩眼淚汪汪的,楚楚可憐。

「劉兄,半個時辰快到了!」大葉部外又傳來了冷喝聲。


寇爽深吸口氣,轉身走出了大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