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斗獸場,生死無怨!

斗獸場副本和輪迴塔副本一樣,都是沒有死亡保護的!

陳風定了定神。

看見直播畫面的上方緩緩浮現出一行字——「鐵牢擂台」。

畫面給了一個類似航拍的俯視角度。

這是一個懸浮在半空中的用石頭砌成的圓台,底下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

左右兩側分別連接着兩排石砌的待命區,待命區上方有兩個同樣懸浮着的鐵籠。

隨着倒計時結束,公會PK戰的第三輪正式開始!

高空中那兩個鐵籠的底部頓時塌陷。

兩名輪迴者分別從鐵籠內掉落在左右兩側的待命區上。

緊接着兩人幾乎同時高高躍起,跳過待命區與石台之間的懸空處,落在直徑不過百米的圓台之上。

畫面左側是一名武僧模樣的輪迴者,身材魁梧,燙有戒疤的光頭之下是一副窮凶極惡的臉。

濃眉大眼,瞳孔中泛著血絲,鷹鈎鼻下是被長須掩蓋的嘴和下巴。

他上身沒有衣物,胸口只有一半被棕褐色的麻布覆蓋,全身上下肌肉虯結,脖子上掛着佛珠,每個足有網球那麼大。

武僧左手持拳,右手握著一根足有兩米長的鋼棍。

緊接着,他雙手比在胸前,很隨意地做了個揖便立刻擺出了迎戰的姿勢。

將鋼棍向後揚起,跨起馬步,目光緊盯着對面的輪迴者。

站在右側的輪迴者看起來卻是平平無奇。

一身紫黑色長袍,膚色白皙,頭髮很服帖的貼在額頭上。

面龐有些稚嫩,像個未諳世事的學生,長袍下露出的手臂更是消瘦得可怕。

如果沒有這一身臃腫的長袍遮身,完全可以用瘦弱兩字來形容。

突然,毫無徵兆的,那個武僧模樣的輪迴者猛地左腳一踏,屈身向對面衝去!

只聽喝的一聲大吼,武僧這一棒勢如閃電,迎著那瘦弱男子的面門就敲打過去。

怎料這一棒居然揮了空,那名瘦弱男子方才還站在那兒,此刻竟如瞬間消失了一般,就連熒幕前的陳風也是吃了一驚。

下一秒,那個男人竟又憑空出現在武僧的背後。

只見他從寬大的長袍袖子裏掏出了一根細長的深灰色老舊木杖,嘴唇微微顫動,似乎在吟唱着什麼。

陳風這才意識到他是一個法師!

下一秒法師的魔杖微微泛起白光,空氣中似有粒子凝聚。

霎時有一道白光自魔杖前端激射而出,仔細一看,竟是一支由閃電構成的箭矢!

然而令法師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招閃電箭即將觸及武僧後背時,一道璀璨的聖光竟自武僧周身泛起。

無敵金身!

這種狀態雖然只持續了三秒鐘時間,但卻完全規避掉了法師這下出其不意的背後偷襲。

趁着法師剛使用完瞬移,技能仍在CD當中,武僧的雙足往地上猛的一踏,如虎生翼,整個人朝後方高空躍起,空中一個翻滾眨眼就出現在法師頭頂正上方。

他一個飛踢重重地擊打在法師頭部天靈蓋,緊接又順勢打出七相拳。

矯健迅捷的身姿在法師的周身左衝右突,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竟連續打出了七次猛擊!

法師瞬間跪倒在地,失去了抵抗能力。

決鬥場的正上方隨即出現了幾個大字——「『霸圖』公會勝!」

直播畫面向後移動,整個特殊決鬥場逐漸遠離鏡頭。

直到鏡頭退出去很遠,陳風這才發現這個「鐵牢擂台」竟然位於一個偌大的觀眾台中央。

四面八方足足坐了三層圍觀的現場觀眾,人潮湧動,人聲鼎沸!

而隨着那名法師力盡倒下,中央場地的場景也發生了變化。

從原來的鐵牢擂台變成了一片被黃沙覆蓋的土地。

陳風這才反應過來,這難道不就是前世經常出現在影視作品裏的羅馬斗獸場嗎?

難怪叫作斗獸場副本,原來這個副本確實就發生在斗獸場之內!

參與這個PVP副本的輪迴者會在斗獸場中央一塊隨機地形的場地作戰,並且還要接受現場觀眾和直播觀眾的全程觀戰。

陳風此刻才真正感覺捕捉到了某些意猶未盡的東西——所謂輪迴者公會存在的意義,或許有很大程度就是為了公會戰而生。

僅僅是在屏幕的這一端,陳風都能感受到斗獸場現場熱烈的氛圍。

這也讓陳風想起自己在《飢餓遊戲》副本里的時候,凱匹特城的觀眾怕不就是為類似的觀戰刺激感而着迷。

除此之外,方才兩位輪迴者的決鬥過程也給了陳風一個當頭棒喝。

之前拿到兩次輪迴副本的SSS級評價,陳風難免產生了一點沾沾自喜的得意。

直到現在陳風才算是真正被一巴掌扇去了桀驁。

陳風深切地意識到,此刻這個輪迴空間內,戰力強過自己的輪迴者有太多了!

就比如剛才那個武僧,陳風覺得如果剛才是自己上場,大概率結果會比那名法師還要狼狽。

即便是對戰法師,陳風也不敢打包票自己有取勝的可能。

武僧……法師……

照這個情況看來,通過輪迴塔獲得的獎勵也遠比陳風想像的要繁雜和千奇百怪許多。

法術、體術、武術、功夫、異能、魔能……似乎只要你能想到的,都有可能出現。

這也讓陳風產生了一個疑慮。

如果輪迴塔每層副本都是相同的話,除了獲得寶箱能開出獨特的序列外,其他能取得的輪迴獎勵應該大同小異。

那按理來說輪迴者們的成長軌跡應該是相似的,何以出現如此迥然不同的序列構成呢?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江南,落雪紛紛。

一輛迷彩軍用…悍馬h6越野車,引擎呼嘯,急速飛馳在公路街頭。、

粗狂的車輪碾壓,在公路上飛濺起一串雨雪泥濘。

秦蒼穹坐在駕駛室內,一身西裝筆挺,猛踩油門。

這,是他第一次,親自開車。

此時,悍馬越野車的車速,已經飈到了300公里/小時!

窗外風景,急速掠過!

他的面色依舊平靜,只是眸中,卻帶著一絲……難以掩飾的複雜。

一切,只因……他想救下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貿然失措的闖入憐星集團。

那,她的下場,恐怕很危險!

這個江南,任何……敢站出來,替宋憐星站台的人,都會遭到報復,瘋狂的報復。

此時此刻,爭分奪秒。

秦蒼穹務必第一時間趕到,在那群背後黑手……還未對薇婭下毒手之前,先救下那個女人。

「叮~」他的私人手機上,微信消息,警衛員花木蘭,發來了一個衛星定位標誌。

是薇婭現在,身處的位置。

透過萬米高空的軍用衛星,已經探查到了薇婭的準確定位指標。

秦蒼穹點開位置,一看。

此時,薇婭的坐標,距離自己……有十公里的距離。

他面色凝重,猛地掛擋,再次狠踩油門。

悍馬越野車在濕滑的公路上一陣漂移甩尾,急速過萬。

朝著目標定位的方向,呼嘯而去……

此時,秦蒼穹坐在車內,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一定,要提前趕到!

……

而此時。

相距十公裡外。

錢江城,中山大街。

一輛藍色計程車,正緩緩穿行在街頭。

薇婭坐在車後座,長發輕斜,微微側眸,望著車窗外……層層唯美的飄雪。

她的眸中,帶著一絲淡淡的追憶,複雜。

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轉眼一別。

國內已是驟變。

摯友宋憐星,墜江身亡。

一切情勢,都變了。

薇婭的俏臉有些複雜。

這次回國。

摯友的仇,她一定會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