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還是抱着葉知秋不放,騰出一隻手來,小拳拳在葉知秋的胸前捶打:“葉知秋,你個王八蛋,得罪了什麼仇家,爲什麼那些人會綁架我……你把我害慘了,你把我害慘了!”

唰地一下,路人一起圍了過來,打量着葉知秋和上官,議論紛紛。

“哎呀,有好戲看,小情侶吵架哎!”

“嘖嘖,一定是這個小夥子背叛了女友,在外面偷腥,被發現了!”

“可憐哦,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竟然找了一個白眼狼!”

“知人知面不知心,看這小夥子也一表人才,怎麼就不知道憐香惜玉?”

“估計是女友懷孕了,要打胎……”

柳雪一點也不生氣,還抿嘴而笑,幸災樂禍地看着葉知秋。夢魘巫師

葉知秋蛋痛啊,哭笑不得,拍打着上官大兄的後背:“上官,我們換個地方說話,這裏不方便。”

“我不管,這件事要你負責!”上官擦了一把眼淚,惡狠狠地說道。

“行行行,我負責,我負責到底……”葉知秋更加頭大。

上官姑奶奶,你這麼說,不是更叫圍觀黨誤會嗎!?

果然,圍觀黨們又起鬨,紛紛大叫:“對,叫他負責,叫他負責!”

“去去去,都一邊玩去!”葉知秋惱火,衝着圍觀黨們瞪眼。

好不容易,葉知秋和柳雪把上官帶離,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館,坐了下來。

喝了幾口咖啡,上官的情緒漸漸平靜,說道:

“晚飯前,我出去做家教,在郊區下車的時候,迎面走來一個小帥哥,拿着地圖向我問路。我看着地圖,發現地圖在轉動,頭就暈了。然後,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上了一輛越野車,車上三個男的。他們說自己是東瀛人,要找你,叫我打電話……”

葉知秋點點頭,問道:“他們……有沒有對你……那啥?有沒有佔你便宜?”

宋先生今天又等不及了 “我以爲他們要對我那啥,可是他們沒有。”上官搖頭說道。

葉知秋一拍桌子,罵道:“這幫禽獸,放着一個如花似玉的絕頂大美女在眼前,他們居然沒有動心,沒有對你……那啥,簡直有眼無珠,是可忍孰不可忍!上官你別生氣了,等我去收拾他們!”

噗地一聲,上官破涕爲笑,差點把嘴裏的咖啡噴了出來。

“小嘴挺能的,都知道哄女孩子開心了。”柳雪白了葉知秋一眼,看着上官,問道:“那幾個東瀛人,有沒有讓你帶話,或者帶信什麼的?”

葉知秋嘻嘻訕笑,端起了咖啡。

上官搖搖頭:“他們什麼都沒說,我也不敢問。能活着回來,我就謝天謝地了。”

正說話間,葉知秋的電話響了,一個男子的聲音說道:“葉大師,夜裏十二點,大學操場見。”

“喂,別裝神弄鬼藏頭縮尾的,要鬥法,就光明正大地站出來,敢不敢?”葉知秋急忙說道。

可是,對方再一次掛了電話。〔4.19,第二更〕

先來兩章,晚上還有兩章。一直在努力,這本書的更新,已經很快了,請大家多多理解、支持!

〔本章完〕 “我靠,倭寇果然可惡,藏頭露尾的鼠輩!”葉知秋氣得將手機拍在桌子上,破口..lā

好在這是咖啡館的包間,否則,又要引來他人圍觀了。

“別生氣,見了面再收拾他們。”柳雪說道。

“我要跟你們一起,看着你們收拾鬼子,爲我出氣!”上官大兄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揮手道:“走吧,先去學校看看。”

上官又開心起來,拉着柳雪的胳膊,有說有笑地走向學校。

現在,上官大兄也知道柳雪是柳煙的姐姐了,和柳雪很是親密。

從性格上面說,柳雪本來就比較平和溫柔,以前的柳煙則相對高冷。

所以,上官大兄覺得,和柳雪更容易相處。

學校裏更熱鬧,操場上都是散步的、鍛鍊的和談戀愛的。

柳雪找了個稍微安靜一點的角落坐下,讓蘇珍和幼藍接受人氣的滋潤。

雖說蘇珍幼藍已經修煉成人,但是還需要吸收人氣,多多益善。

葉知秋也盤腿坐下,靜心打坐,等待午夜的鬥法。

蔡光輝也混進了校園裏,在遠處關注着葉知秋和柳雪。

上官大兄卻覺得無聊,叫道:“喂,我們就這樣,一直等到十二點嗎?”

“是啊,等着唄。”柳雪說道。

上官大兄撇嘴說道:“可是這樣好悶啊。”

“你可以去找同學玩啊,等會兒再來,看我們對付東瀛人。對了,不要跟別人說起,以免造成騷亂。”柳雪說道。

上官大兄點點頭,轉身而去。

這時候才九點不到,要上官大兄在這裏等候三個小時,簡直就不能容忍!

葉知秋和柳雪都有定力,坐在操場一角默默等待。..

靜夜無聲,時光如水。

一眨眼,十二點將到。

葉知秋擔心東瀛陰陽師暗中偷襲,便站起身來,在柳雪的身邊警戒。

假如大意輕敵,被東瀛陰陽師弄個手忙腳亂,豈不是有辱國體?

港州是有名的不夜城。

雖然這時候已經是深夜,但是操場上還有依稀的人影,或者三三兩兩,或者踽踽獨行。

城市的燈光無孔不入,配合着操場跑道上的路燈,將夜色中的港州大學,照耀得迷人可愛。

配角重生記 柳雪也站起身,看看四周,說道:“時間已到,對方該來了。”

可是東瀛陰陽師沒來,卻見上官大兄氣喘吁吁地跑來,胸前那個波濤澎湃呀,一浪高過一浪。

“上官,是不是又有情況?”葉知秋急忙問道。

“沒有沒有,就是我差點睡過了,這才匆匆跑過來……對了,那幾個孫子有沒有過來?”上官大兄喘着氣問道。

“還有三分鐘,應該來了。”柳雪看看時間,說道。

話音剛落,忽然聽見前方百米之外,傳來一聲尖叫:“啊——有鬼!”

尖叫的是個女生,分貝特高,在夜裏聽起來格外瘮人。

“出事了,過去看看!”葉知秋和柳雪同時開口,同時向那邊奔去。

“等等我呀!”上官大兄一愣,隨後揣着兩個木瓜追了上去。

呼呼……

迎面一陣惡風刮來,其中竟然帶着金鐵交擊之聲。

“有妖氣,雪兒注意護身!”葉知秋掐了一個老君訣,點向惡風:“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波地一聲響,指訣上射出的罡氣和迎面而來的惡風相撞。

惡風一頓,就地散開,卻叮叮噹噹地落下一片閃亮的碎屑。

柳雪掃了一眼,叫道:“東瀛風裏刀!”

“風裏刀?什麼鬼?”葉知秋一愣。

“你看地上,都是裁紙刀的刀片。”柳雪說道。

葉知秋蹲下來看,果然,剛纔惡風散去,地上遺留着上百片薄鐵刀片,都是裁紙刀的刀片,卻被折成寸許長的小段。

這些刀片裹在風裏,殺傷力可不小!

九十年代小辣妻 “風裏刀是東瀛百鬼之一,善於弄風,風裏藏刀,傷人於無形。”柳雪說道。

“我靠,這些孫子又不宣而戰,而且殃及無辜!”葉知秋大怒,扭頭環視四周,尋找東瀛人的所在。

可是剛纔的惡風消散,再無蹤影。

“救我,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前方的女聲還在尖叫。

葉知秋和柳雪撇下滿地刀片,走過去查看。

只見一個女生坐在地上,一臉驚恐。

她身上的裙子已經不見了,只穿着短褲,露在外面的雙腿,滿是鮮血。

在她的身邊,是破碎的裙子碎片,如瓣瓣落花。

一個同樣年輕的男生,正驚惶無措地大叫:“你別怕,我叫救護車,我叫救護車!”

不用說,剛纔的‘風裏刀’襲擊了這個女生,不僅僅割碎了人家的裙子,還割傷了人家的雙腿。

柳雪走過去,對那男生說道:“脫了你的外罩,給你朋友遮擋一下,我來看看!”

那個傻乎乎的小男生這纔想起來,急忙脫了外罩,蓋在女友的雙腿上。

柳雪蹲下來,檢查那個女生的傷口,隨即說道:“不礙事的,都是皮外傷,傷口很淺,大多都已經停止流血了。”

葉知秋從揹包裏找出金創藥,給柳雪遞了過去。

柳雪用手指挖出一些藥膏,塗在掌心,均勻地塗抹在女生的雙腿上。

茅山祕製的金創藥,效果極好,立刻止了血。

葉知秋說道:“回去以後,過十二個小時,用冷水清洗傷口,不會留下傷疤,沒事了,回去吧。”

那個男生千恩萬謝,背起女友就走。

葉知秋看看四周,說道:“東瀛陰陽師避而不見,卻暗中偷襲無辜者,這場鬥法怎麼進行?雪兒,不如我倆去東瀛,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藉着鬥法爲名,把東瀛國的鬼子們全部幹掉算了!”

“說氣話有什麼用呢?”柳雪搖搖頭,說道:“我看,你還是聯繫一下龍虎山吧,問問天師大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鬥法,難道沒有規則的嗎?”

葉知秋點點頭,準備打電話去龍虎山天師府。天師素來不帶手機,任何人與他聯繫,都是先通過天師府。

“葉知秋,葉知秋……”

忽然間,西南角傳來陰森森的呼喊之聲。

葉知秋和柳雪一起扭頭,卻見幾十米之外,懸空漂浮着一個白森森的東西,仔細看,竟然是一對白牙! “葉知秋,葉知秋……”

那一對白牙在夜色裏格外顯眼,上下開合,呼喚葉知秋的..lā

“什麼鬼?”葉知秋抽出赤元劍,就要動手。

“知秋等等……”柳雪按住葉知秋的手,說道:“過去看看,聽他說什麼。”

葉知秋忍着一口氣,和柳雪一起,向着白牙走去。

“葉知秋,跟我來……”白牙忽然飄遠,向南側偏僻處而去。

葉知秋和柳雪緊追不捨。

柳雪一邊說道:“這也是東瀛百鬼之一,名字就叫白牙,相當於華夏國的羅剎鬼骨。只不過,這是牙齒成了精魅。他沒有羅剎鬼骨的道行大,但是卻很機靈,可以替主人傳信。”

“雪兒,你簡直就是大百科全書啊,怎麼知道這麼多?”葉知秋驚喜。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雪兒瞭解東瀛百鬼,自己就會多了幾分勝算。..

“我看過東瀛國的很多書,瞭解東瀛國的鬼怪文化。”柳雪微笑。

說話間,那一對白牙在空中停住,懸浮在離地五尺高左右的位置上,高度基本上和葉知秋五官持平。

葉知秋正要上前,卻聽見白牙說道:“葉知秋,你別過來,我說幾句話就走。”

“說!” 極品妖孽養成系統 葉知秋忍着氣,說道。

白牙開合,說道:“剛纔的風裏刀,只是試探,看你們的道行,夠不夠資格參與鬥法。如果剛纔玩真的,那個女生早就死了。”

“放屁,對一個普通人施法,算什麼本事?”葉知秋大罵,咬牙道:“如果我去了你們東瀛國,也藏頭露尾地偷襲,對那些普通人動手,你們可以阻擋嗎?”

白牙開合,說道:“先生這話說得很對,所以,我們只是開個玩笑,並沒有對普通人下手。”

“扯蛋,你們的玩笑,原來是這樣開的!”葉知秋冷笑。

“先生別生氣,這件事算我們不對,我們道歉。現在說正事,我家主人說,明天晚上,在夾山坳擺下百鬼大陣,等你去破。限期半個月,如果你破不了,那就算你們輸啦……具體的規則,明天晚上,我主人會告訴你。”白牙說道。

夾山坳,葉知秋和柳煙曾經去過,在那裏抓了一窩老鬼。

“小小鬼陣,還需要半個月?我三天就能破陣!”葉知秋哼了一聲,問道:“白牙鬼,你說完了沒有?”

“我說完了,任務完成,回去稟告主人,葉大師再見!”白牙嘻嘻一笑,忽然飛高,朝着南側圍牆方向而去。

“我送你一程!”葉知秋忽然出劍,大喝:“赤元出鞘,飛劍斬兇!”

錚地一聲響,赤元劍從葉知秋的掌心飛出,射向懸空的白牙。

白牙慌亂,呀呀大叫着向前疾飛。

但是赤元劍去勢更快,轉眼間追上!

鐺地一聲響,白牙被赤元劍射中,向爆米花一樣爆開!

“呀……”絕望的慘叫聲,也在半途中被打斷。

赤元劍飛回,落在葉知秋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