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大家確實也覺得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怪這個老頭。

“樑爺……說句不好聽的,真是我們大家搞錯了!原本就不應該這個樣子對待人家的。”

“說的是啊……剛剛我們並沒有搞清楚是什麼情況,真是不好意思了。” 很明顯搞清楚了這些事情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已經覺得自己確實太過於草率。

而且已經有不少人在開始給於樑道歉了。

其實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自己內心還是非常欣慰的。

先不說別的,最起碼大家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就已經很不錯了。

況且於樑原本就是個十分心軟的人,他當然不希望就這樣完蛋了。

於樑原本就是這種無法看到弱者受到欺負的人,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這種事情他必須要做。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使勁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轉過頭看着對面的老人家。

不得不說,自己一個人年紀也大了,住在這種荒蕪的地帶之中,確實太危險了。

說句不好聽的,萬一要是真的出了點什麼事,到時候恐怕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大爺!雖然我不知道這一切的來龍去脈到底如何,但我知道若不是被逼到如此,你肯定不願意這樣的,對吧?”


對面的大爺輕輕點頭。

“我是真的沒辦法了呀,小夥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一個人在這裏住着太孤獨,我甚至於每天都開始跟自己對話了。”

對面的大爺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快要崩潰了。

對面的於樑看到這一幕,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也不知道他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

於樑輕輕拍了拍大爺的肩膀。

“大爺,真的非常對不起!有些事情我確實無法幫到你,但有些事情我覺得我自己可以!”

於樑此話一出,對面的大爺嘴角蠕動了一下。

“你真的可以在這件事情幫我嗎?”

於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這個是自然了,如果我真的辦不到,我就不會答應你的,大爺……我希望你能夠明白,這世上還是有公道存在的。”


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嚴肅了。


當他講完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爺突然直接就哭了起來。

這哭泣的聲音讓於樑自己聽着都非常痛苦。

但是他卻沒有任何辦法,因爲有些痛苦是沒辦法替別人分擔的。

兩世離殤 ,於樑重重地點了點頭。

“大爺!明天一早你跟我們一塊下山吧,我知道你現在已經不相信任何人了,但無論如何我都想再替你做些事情。”

於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的表情別提多麼誠懇了。

此話一出,對面的大爺仔細思考了一下,這纔對着於樑輕輕點頭。

“好!我相信你一次,我明天一早跟着你們兩個人一起下山!孩子……之前發生的事情真的對不起!我差點就傷了你啊。”

於樑突然之間就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輕輕擺手,這纔對着大爺輕聲開口。

“大爺……你就不要想這麼多了,好嗎?原本這件事情就不怪你,是這個世界先讓您難受的,先讓您失望的,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一定要爲您主持公道!”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爺輕輕點頭。

“小夥子,我這裏還有點木板,今天就先給你們擋在這裏,你們兩個人先待在這兒,我明天一早會過來找你們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大爺沒有絲毫猶豫,轉身就準備離開了。

可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大爺!您這是幹什麼呀?千萬不能這樣的,現在外面這麼冷,而且已經到了半夜,咱們幾個人今天就先待在這裏吧。”

對面的大爺呵呵一笑,這笑容之中充斥着滿滿的無奈之色。

“我哪兒還有臉跟你們在一塊兒呢?而且你不用着急,孩子,我在那邊還有一處房子呢,畢竟我也害怕萬一哪裏出了問題,總還是要給自己準備一下的。”

大爺說出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大爺剛剛講出的這句話還真是有理有據。

也就在這時,大爺直接將木板遞給了於樑。

“你先在這裏修補着,我過去給你們吃點好東西,我想你們一定會喜歡的,這或許是我能給你們最好的禮物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大爺轉身就離開了原地。

於樑和烏拉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下,並且共同看着大爺離開的背影。

女配掉色了

只不過兩個人也感覺到了寒風的刺骨,於樑連忙抖落了一下自己的身形,這才連忙開始修修補補起來了。

“於樑,我感覺這位大爺真的好可憐。”

烏拉此話一出,對面的於樑輕輕點頭。

“不僅僅是你,我自己也感覺到了,所以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幫幫這位大爺。”

烏拉輕輕點頭。

“說的是啊……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惡霸!我之前還真是沒有聽說過。”

於樑長嘆了一口氣,現在這社會什麼都有,就所謂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是同樣的道理。

於樑開始修理起了房間的板子,而另外一邊的烏拉在給他打下手。

兩個人僅僅用了10多分鐘,基本上就把缺口給補住了。

於樑拍了拍手掌。

“已經沒什麼問題了,最起碼撐過今天晚上不是事兒,反正那老大爺以後肯定也不會再來,所以這地方沒有必要再繼續修補。”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另外一旁的烏拉輕輕點頭。

“好吧……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好好處理吧。”

只是兩個人說完之後,於樑和烏拉兩個人的肚子卻全部都開始叫了起來。

這不叫不知道,一叫兩個人臉上的表情直接就尷尬了不少。

只見他們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下,接着互相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呵呵……這個多少都有點尷尬啊。”

“哎呦……我真的太餓了!我明天一定要好好大吃一頓,我這才明白,如果人這一生不吃飯,該有多麼可悲?”

於樑和烏拉兩個人就這樣互相交談了起來。

只不過就在這時,大門卻被人給敲響了。 於樑這才反應過來,剛剛那個老大爺說要給自己送份大禮,還不知道是什麼呢。

懷着迫切的心情打開大門……

當於樑看到那大爺手上拿着的東西時,突然之間眼前一亮。

另外一旁的烏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這絕對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爲了節目效果。

“我的天哪!我說老大爺……這現在正是我們所需要的東西。”

對面的大爺呵呵一笑。

“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我確實也沒有什麼好東西能夠給你們兩個人的了,所以就只能拿這些東西,還希望你們兩個人千萬不要嫌棄纔是。”

於樑連忙擺了擺手。

“說什麼呢?我們怎麼可能會嫌棄,而且在這種地方能夠吃到這些東西,已經非常不錯了。”

此時擺放在兩個人面前的是一大塊兒動物的後腿肉,有點兒像野兔肉,雖然量不是很多,不過他們兩個人今天晚上總算是不用餓肚子了。

老大爺呵呵一笑。

“這個需要再烤一下,下面的袋子裏我還給你們裝了一點點粗鹽巴和調料,這些都是我自己弄的,雖然味道肯定比不了外面,不過加上會好吃很多。”

於樑開始連連點頭。

“老大爺,剛好我房間的火堆也沒有熄滅,你進來咱們幾個人一塊吃吧。”

另外一邊的烏拉也開始邀請。

愛你很甜 是啊……進來跟我們一起吃。”

對面的老大爺輕輕搖了搖頭。

“這個就不用了,眼看着明天就要離開這裏,所以我得先跟這裏告別,這裏搭載了我太多太多的心血,我要跟這裏的一切都好好道個別。”

當老大爺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和烏拉兩個人全部都沉默了。

主要是因爲他們完全找不到什麼理由,再繼續拉攏老大爺。

關鍵問題人家老大爺說的這些好像也並沒有什麼毛病。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和烏拉兩個人這纔對着面前的老大爺點了點頭。

“真的太謝謝你了,老大爺!”

將大爺送走之後,於樑手裏拿着這條沉甸甸的動物後腿,突然之間就熱淚盈眶了起來。

當然說他哭了有點誇張。

不過內心卻是一陣溫暖的感覺。

一旁的烏拉很明顯也看到了於樑的情況,轉過頭直勾勾的盯着於樑,臉上的表情充斥着一絲不解的味道。

“怎麼了?是不是想起了什麼事情?”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輕輕搖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奈的。


“沒什麼……我就是有點兒奇怪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意思,行了行了,咱們趕緊過去吧,好不容易纔有這麼點好東西!咱們可千萬不能浪費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烏拉連忙開始不停點頭,此時從烏拉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現在的烏拉還是非常激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