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舒小聲的說:“人家長大了,懂事了,臘月二十八買了禮物,一臉笑的上門了,絕口不提鬧矛盾的事情,還有古語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所以,就和好了。”

青梅說:“你不會是看中了人家的禮品吧?”

語舒說:“你別說,我就是看中了他的禮物。”

心雨說:“你眼睛框子大,能讓你心動的肯定是不一般的禮物,我估計是豪車。”

青梅笑着說:“快說說,是什麼好東西。”

語舒笑着說:“心雨猜對了,一輛蘭博基尼!”

青梅說:“人家這纔是真正的富豪,你的寶馬呢?”

語舒說:“原價退回4S店了,我查了一下,他送的這款橘黃色的跑車,是限量版。”語舒將圖片發給心雨和青梅。

心雨說:“小東西語舒,你就是運氣好,啥時候有這樣一輛車開開才過癮。唉,你的另一輛寶馬,不要總是放在那裏,也要經常開開。”

語舒說:“那輛寶馬是黃曦遺物,我不想動它,一看見車,我就想起他來,心就痛。我還是認爲我的車好,儘管便宜。你喜歡蘭博基尼,你可以開一段時間,我不喜歡炫耀,開這種車,走到哪裏,人們都會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你,尤其是女孩子。”

心雨說:“哪天開開,我不怕人們的眼光。”

青梅說:“我們一起開,你開一個月,我開一個月。”

半天沒有說話的新寶說:“心雨,你想要我可以送你一輛,不知道跟語舒那輛一樣的還有沒有。”

心雨說:“新寶,你知道那車有多貴嗎?你哪來那麼多錢?”

新寶說:“只要它不超出兩千萬,我就可以全款買回來。”

心雨說:“我還沒有看出來,我老公還是一個款爺,那行!你也不必買最好的,就一般蘭博基尼,你給我買一輛。”

新寶笑着說:“咱要買就買最好的,不買過時的。”心雨開心的笑了。

青梅說:“你們都有有錢的情人和丈夫,我只能試試我的老林了。”她拿出手機,給老林打電話,先向他拜年,然後,告訴老林,語舒他們都來梅鎮陪她過年,老林連聲說好,最後,青梅可憐的說:“我看語舒和心雨都開着蘭博基尼,嗯,那車看着特別上檔次……嗯,不用買,我就是跟你抒發一下感想,行,具體多少錢我沒有問,我想到自己也買不起,問他幹啥,你給我買?那行,我問了給你打電話,好,那就掛了。”

青梅一臉笑:“老林說讓我去看車,講價,價講好了給他打電話,他把車提好,什麼都辦好了交給我。”

語舒笑着說:“老林對你還是真愛,他一直還是關心你,閆東如果不是老林,你就差點上當。”青梅點頭說語舒說的對。

他們進了國鬆他們家的大花園,他們才知道語舒說的是真話,國鬆他們家有專門的停車場,他們將車停好,大家下車,語舒就喊心雨和青梅去看自己的新車。語舒就問國鬆這車多少錢,她兩個姐妹也想買,國鬆說:“這是限量版的,一千八百六十八萬裸車,什麼都辦好,一千九百多萬。”

語舒當時就把車鑰匙遞給心雨讓她開去操場轉幾圈,青梅帶着虎子上車坐着。嘉悅看着說:“我什麼時候纔有這樣一輛車?美死了!”

子豪笑着說:“嘉悅,你喜歡是不是?我送你!”嘉悅說:“子豪,你能這樣說,我就滿足了,這車得多少錢保養呀!我們不買,留下錢養兒子。”

國鬆父母迎了出來,語舒將她的朋友,一一的介紹給他們,孫琳和嘉悅,他媽媽已經很熟悉了。大家說笑着走進內院,進入客廳,大家被碩大的客廳驚呆了,嘉悅說:“叔叔,你家客廳很適合搞派對耶!”

國鬆爸爸說:“是的,以前經常搞派對,後來年齡大了,就搞得少了,有了語舒和你們,週末的時候,你們來這裏玩,搞派對。”

兩個女傭上來,給大家上茶水,思語對這裏很熟悉,因爲,他們家用的是中央空調,所以,客廳很暖和,思語就隨便跑着玩,語舒覺得非常輕鬆。

一會兒,青梅和心雨也進來了,心雨將車鑰匙遞給語舒,笑着說:“豪車就是豪車,開着就是爽。”大家都笑了。

虎子就帶着思語在大廳裏跑來跑去的玩,國鬆也跟着跑,他爸爸笑着說:“你看看,他就像個孩子,多大的孩子他也能玩到一起去。”

語舒說:“他在幫忙照看兩個小東西呢!”

一會兒,國鬆的媽媽喊吃飯了,大家隨語舒去餐廳,餐廳有七八十個平方米大,擺有六張餐桌,今天弄了兩席,除了語舒他們,國鬆還叫來了另外四個好朋友,男女分別坐一席。國鬆請語舒安排一下,語舒說女席,國鬆媽媽和心雨坐了上席,其他人隨便坐,男席國鬆父親和嘉欣坐了上席,其他人隨意做。嘉欣說子豪大一些,讓子豪坐,語舒笑着說:“今天他指定不能坐上席,他自己知道。”子豪就笑了,嘉悅也讓嘉欣坐上席。

大家坐定後,國鬆父親站起來大聲說:“今天感謝各位小朋友不嫌棄寒舍簡陋,光臨我家,我首先祝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裏心想事成,健康快樂!同時,感謝語舒小姐對犬子的不棄,國鬆能與語舒和大家成爲朋友,就是一種進步!感謝大家!來,我們共祝新年快樂,喝一杯!”

國鬆爸爸與大家共同喝了兩杯後,國鬆對大家表示歡迎,與大家共同喝了兩杯。

然後,語舒站起來,笑着說:“值此新春佳節,我以半個主人的身份,也祝大家新年快樂,陪大家喝兩杯!”大家就起鬨說:“女主人,太謙虛,應該罰兩杯。”語舒笑着說沒有新春佳節的時候,就罰人的,大家先共同喝兩杯。

由於氣氛友好,餐廳寬展,所以大家也就放量的喝,國鬆媽媽主動過來要照料思語吃飯,思語就去她那裏,語舒就放量多喝了幾杯。 大家在國鬆家裏吃好喝好,一起帶着虎子和思語去國鬆家花園走走,看看在冬水中寂寞的游來游去的金色鯉魚,看看兩樹開滿黃色花朵的臘梅。

孫琳就說有些累了想回家,然後,心雨也說累了,青梅就說:“客走主人安,語舒我們就告辭吧。”

語舒就同意了, 獨家妻約 ,青梅推辭半天,國鬆母親很堅持,她也就收下了。思語這裏,語舒讓思語說了聲:“謝謝奶奶。”就收下了。

大家前面走,語舒留在後面跟國鬆母親說話,國鬆母親說:“語舒,他們都要去親戚家拜年,有事情忙,你和思語可以留下,我們都能幫你帶帶孩子。”

語舒說回去給思語洗洗,給他換套衣服,讓他睡一覺,早上起得早,然後說有時間就過來。國鬆母親也就不強留,讓國鬆送語舒母子回家。

國鬆就問語舒開哪輛車,語舒讓國鬆開他的車送他們回家,蘭博基尼就不開了,她回家後還是開自己的車。國鬆愣住了,他以爲語舒多心了,生氣了,就笑着問語舒:“老師,你今天不高興嗎?”

語舒說:“高興呀!你們招待這麼好,怎麼可能不高興?”

國鬆說:“那你爲什麼不開好車?”

語舒一下笑了,趕忙解釋說:“開自己的車,便宜,有些磕磕碰碰也不心痛,開好車,我心裏一直緊張,生怕有剮蹭。”

國鬆笑着說:“哎呀,老師,不就是個車嘛,剮蹭了又怎麼樣?買車就是爲了開嘛!過年,正好顯擺一下。”

語舒笑着說:“國鬆,我知道你的心思,你聽我的,我還是喜歡開自己的車,有一份感情在裏面。”國鬆只好開自己的寶馬送他們母子回家。

子豪和嘉悅讓大家回去休息會兒,下午五點來他們家聚會,孫琳說自己肚子有些不舒服,估計到不了,嘉悅就說:“你特殊情況,可以隨意,到時候看,如果情況好,還是來。”大家答應着紛紛開車離去,嘉欣開車把青梅送回家。

嘉欣將孫琳送回家,交到他媽媽手裏,他就說子豪讓他去幫忙,就想走了,孫琳說:“你一不會洗菜,二不會炒菜,讓你去幫什麼忙?不如在家陪我。”

嘉欣說:“媽你看給她弄點什麼藥喝,我一會兒就回來。”他媽媽就讓他去給妹妹幫忙,嘉悅換了身紅色西服,拿上手機就笑着走了。

嘉欣媽媽說孫琳有可能涼了肚子,給她找了個暖手寶煨在小腹處,把空調溫度調到最高,讓孫琳睡在牀上,過了一會兒,她感覺到舒服多了,也就睡着了,一覺醒來,已經是晚上七點,她起來,嘉欣媽媽趕忙給她下碗水餃吃。

吃過飯,已經七點半了,孫琳就給嘉欣打電話,手機關機,她以爲嘉欣手機沒有電了,就給嘉悅打電話:“嘉悅,你們還沒有結束?”

嘉悅說:“我們這裏已經結束了呀!結束有半個小時了。”

孫琳說:“嘉欣還在你家啵?他手機關機了。”嘉悅馬上反應過來,嘉欣下午吃飯都沒來,說孫琳身上不舒服,他要照顧孫琳,這會兒孫琳又在找他,還電話關機,嘉悅馬上反應過來,嘉欣肯定又去幹見不得人的勾當了。

嘉悅趕忙說:“他手機沒電了,剛纔出門,一會兒就會到家。”嘉悅想不起來她哥能跑到哪裏,就算了。

晚上十點半,孫琳又給嘉悅打電話說,到現在嘉欣還沒有到家,會不會出事情了,要不要趕快報警。

嘉悅趕忙說:“他平時也不得罪人,不會有事情的,我給他幾個朋友打電話,讓他馬上給你回電話。”

這一下,嘉悅突然想起來了,很有可能在可兒那裏,有可能可兒就沒有回家。嘉悅趕忙給可兒打電話,電話接通後,她不讓可兒說話,直接說:“讓嘉欣接電話!”

嘉悅帶着酒意說:“嘉欣你死哪裏去了!孫琳已經報警了,大家四處找你!你就作吧,這次看你怎麼過關!”嘉欣趕忙說馬上回去。

十點五十,嘉欣回到家,孫琳已經將門反鎖上了,他又不敢大聲的敲門,小聲的敲了幾遍,孫琳也不理他,他只好打開嘉悅的房間,在嘉悅牀上睡。

第二天早上,孫琳起來了,他趕忙進屋,孫琳冷冷地說:“我已經想好了,從今天開始我去住賓館,直到別墅裝修好,然後住別墅,再也不想與你住一起,更不想跟你睡一個牀,我還怕你弄髒了我的牀,更怕你把孩子影響壞了。你的海誓山盟呢?”

早上吃飯,孫琳對嘉欣父親說:“爸爸,我今天想搬到賓館去住,不想住在家裏了。”嘉欣爸爸就問嘉欣怎麼了。

嘉欣尷尬的笑着說:“沒有什麼, 朕的皇後太凶殘 ,孫琳就生氣了。”

孫琳說:“媽媽幫忙評個理,他昨天跟我說去給子豪幫忙,結果根本沒有去嘉悅他們家,一直到晚上十點半過了,纔回來。你問他去哪裏了?”

他媽媽問他:“你去哪裏了?你說呀!肯定又去鬼混了吧?”他爸爸也盯着他。

嘉欣說:“也沒有去哪裏,就是直播平臺有幾個東北員工沒有買到火車票,沒回家,昨天去看看他們,一起吃了個飯。”

孫琳說:“那是一般員工嗎?那是秦可兒,是他的前女友,他寧願去陪前女友,也不願意在家陪我,我昨天非常不舒服,左盼右盼就是不見他回家,那麼夜深他們孤男寡女,誰知道他們幹什麼去了!我先住賓館,等別墅裝修好了,住別墅,就不跟他住一起。”

他爸爸說:“沒有長進的東西,今天面壁思過,哪裏也不許去,既然孫琳不願意與你住一起,你就住到三樓去,孫琳,你還是住家裏,條件好一些,你媽媽照料你也方便些。”

嘉欣媽媽說:“好孩子,你就住家裏,要趕出去,也是把這沒用的東西趕出去!你說,是你跟那個可兒兩人在一起,還是幾個人在一起?”

嘉欣說:“他們三個人加我,一共四個人,我們就是吃飯,喝了點酒。我沒有陪孫琳,我錯了,以後改正。”

他媽媽說:“就是那個狐狸精惹的禍。”他父親說:“好好的琴行不努力經營,搞什麼直播平臺,上次差點出大事,開年把平臺關了!你聽見沒?”嘉欣只好趕忙答應“是”。


子豪和嘉悅回來,嘉欣正將自己的東西朝三樓搬,嘉悅儘自己臥室一看,被子亂糟糟的,一股酒氣,一嗓子就哭起來了,把她爸爸媽媽嚇一跳,問她怎麼了,嘉悅哭着說:“嘉欣昨晚睡我牀上,弄得一股酒氣,牀我不要了,他弄髒了,嗚嗚。”

她媽媽跑進臥室一看,確實亂糟糟的,一股酒氣,又將嘉欣罵一頓,趕忙找乾淨被子、牀單和枕頭,把嘉悅牀上東西全換了,又打開窗子敞氣,又打空氣清新劑。忙活了半天,才弄好,將嘉欣喊出來說:“嘉欣,你下次再敢進你妹妹屋,把你腿打斷。”

嘉欣說:“她就是作,她前天睡我房車,還跟子豪擠一起,也沒有說什麼髒呀!”

嘉悅說:“我跟子豪睡一起咋啦?子豪是我小情人嗎?他不敢見人嗎?我們戀愛,是爸爸媽媽和你都同意了的。”

嘉欣趕忙不說話了,他怕惹火了嘉悅,啥話都朝出說,比如買房車借的錢到現在一分沒有還。他只好回到房間看書。今天本來是要去給舅舅拜年的,嘉欣面壁思過也就去不了了,嘉悅媽媽就笑着說:“嘉悅,你今天沒有別的事情吧?你帶着子豪去給舅舅拜年。”

嘉悅說:“那可是哥哥的任務,怎麼派給我了?有什麼好處呢?”


她媽媽說:“送你一輛車,怎麼樣?”嘉悅笑着說:“媽媽你又哄我呢,好好的送什麼車?”

她媽媽說:“你爸爸說你的車陳舊過時了,過兩天就給你換輛車,你自己選,我們就是要獎勵聽話的,成器的,媽媽今天給你個大紅包,怎麼樣?”

他媽媽就遞給她一個一萬塊錢的紅包,又遞給子豪一個,子豪不好意思接,老太太讓他拿上。孫琳聽他們說走人家,就說自己好了,也要去。

老太太說:“嘉欣面壁,你一個人怎麼去?”孫琳說:“讓他去了,再回來面壁思過是一樣的。”老太太笑着說:“那你去跟他說。”

孫琳上樓去跟嘉欣說去舅舅那裏拜年,嘉欣趕忙笑着下樓,將早已準備好的禮物拿上車,他讓孫琳上車,孫琳說坐子豪的車,不上他的車,姑嫂兩個坐一輛車,有說有笑的。

他們到時,舅舅家已是賓朋滿座,他們不願意來拜年,就是每次來,他舅舅家人客總是很多,因爲,他舅舅是個廳長,手上很有點權利,見了嘉欣很喜歡打官腔,所以,他們不願意來。今年,他舅舅看見孫琳和子豪一起來了,趕忙滿臉是笑的,喊他的女兒風兒出來,陪嘉欣他們,風兒正在師大讀書。

隨着答應聲,從樓上下來一個長相清秀的姑娘,年齡與嘉悅相仿,熱情的向孫琳和子豪問新年好。嘉悅就介紹這姑娘是她舅舅的獨女,叫風兒。然後,向風兒介紹了子豪和孫琳。風兒就請他們上樓去自己房間裏玩兒。 嘉欣和孫琳他們上到二樓,風兒原來住着一個套房,外面是個小會客廳,裏面是臥室,他們落座後,風兒看着孫琳說:“難怪表哥洗心革面,專心專意的了,原來找了個小美人兒。”又看着子豪說:“悅姐,你這子豪不光有才華,長相也帥氣呀!怎麼好事都讓你們兄妹遇上了?”

嘉悅笑着說:“風兒妹妹取笑了,聽說你談了個年輕有爲,長相帥氣的大學生老闆?也讓人很羨慕呀!”

風兒邊給大家泡茶,邊說:“你說的那個早已過時了,我已經換了兩三個了,這年頭,誰還抱住一個男朋友表演從一而終呀?不過,後來兩個,越來越渣,不說了,我正在物色新的獵物呢!”

嘉悅說:“我還是喜歡從一而終的,我就愛子豪。”

正說着話,子豪的電話鈴響了,一看是心雨的,就接通了,心雨邀請他和嘉悅去他們家聚一聚,子豪說他們正在做客,具體情況要看嘉悅安排,一會兒給她回電話,然後,掛了電話,就把情況告訴了嘉悅。

嘉悅說:“風兒妹妹,你在家也沒事,家裏又鬧,不如我們一起去玩玩兒,怎麼樣?”


風兒說:“我正愁沒地方去呢,你就帶上我。”嘉悅說:“這是小意思,你就跟我們一起去,可好玩。”

他們喝過茶,就起身下樓,風兒找到她父親說是跟嘉悅去玩,她父親就同意了,然後,笑着說:“舅舅太忙了,孩子們對不起了,過兩天專門接你們一家過來玩。”

風兒自己開一輛車,嘉悅和孫琳坐子豪車,嘉欣攔在子豪車前說:“子豪,等會兒,我有話跟孫琳說。”子豪等着,他去對孫琳說:“孫琳,我也想去。”

孫琳說:“腿長你身上,想去就去,跟我說幹嘛?”

嘉欣哼唧半天說:“你給爸爸打個電話,幫忙解釋一下,怎麼樣?“

孫琳笑着說:“原來你還是有害怕的人呀!那好,以後有什麼,我就給爸爸說,行吧,你就跟我們去,晚上回家,我跟爸爸當面說。”嘉欣當場笑了,趕忙去開車。

他們到時,語舒和青梅已經到了,國鬆也來了,風兒一眼就看見國鬆,國鬆也看見了風兒,兩人打了個招呼。

風兒是認識語舒的,她原本想回去的,可是,一想又有些不妥,所以,就留了下來。嘉悅就將她正式介紹給大家,大家都說歡迎風兒,風兒一一向大家問好。

大家都是熟識的好朋友,國鬆看嘉悅跟思語做遊戲,北森跟虎子下軍棋,子豪跟新寶下圍棋,心雨跟孫琳交換懷孕感受……只有風兒一個人孤單的坐在沙發上玩手機。

語舒走過去,笑着跟風兒打招呼,笑着說:“風兒,挺有詩意的名字,這名字是你的正式名字呢?還是網名?”風兒知道是語舒搶走了自己的男友,語舒什麼也不知道,出於禮貌她還是回答了語舒的問話,“這是我的名字,正式名字,我的全名叫夏風兒,母親給我起的名字,希望我能過得像風一樣無拘無束,自由自在,所以,你看我就有些獨立特行。”

語舒喜歡她的直率,笑着說:“我叫宋語舒,以前是師大的老師,後來出來應聘擔任了一個培訓學校的工作。”

國鬆看見他們在一起,害怕風兒出言傷了語舒,就趕忙過來,挨着語舒坐下,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語舒說:“老師,有些尷尬,我還是說了,以免你矇在鼓裏,她就是我的初戀,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風兒,原來她跟嘉欣他們是表兄妹。”

語舒笑着說:“不好意思,國鬆說過幾次你,我還不認識你呢,國鬆靠近我時,他並沒有說有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