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神幾秒,群里的人開始瘋狂撤消息。

只留到歡迎南意的那層樓。

然後蔣羽帶頭走隊形,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的用小愛心歡迎大佬。

正排著隊形歡迎人呢,班主任端著保溫杯過來了。

視線掃了一圈,看了眼前排女生,張口點了幾個女生的名字。

南意也在其中。

王義東開口,痛心疾首:「廣播站讀稿的總不讀咱們班的,你們幾個去把麥搶過來。然後可勁兒讀。」

這話點醒了王婉瑩。

這才想起來,早晨因為蔣羽拔她氣門芯耽誤事了。

頂着壓力弱弱舉手:「老師,我忘記把稿送到廣播站了。」

全班同學:……

王義東差點拿鞋底抽她。

王婉瑩是不犯錯的好學生,當即拉着離她最近的南意去彌補錯誤:「我們現在去讀稿。」。 看著自己的兒子,神逆叮囑道:「這項任務你需要和劫魚配合,你們要穿過那陣型已亂的圓陣,達到界門!」

神逆說著,目光轉移,洞穿無盡混沌和無數攻擊,最後鎖定在那通天神塔上。

「陸壓利用劫火,釋放了一絲劫力,但那還不夠!並不足以令玄念世界產生量劫,到達界門后,你要令劫魚釋放他的劫力。」

逆劫已不再是那個懵懂無知的三歲孩童,他馬上明悟了神逆的深意,不過他還有一點擔憂。

「之前煉寶時,小魚不是耗盡了他的劫力嗎?」

「砰!」

恰逢其時,一團血霧爆開,原來是祖龍一掌拍死了一名玄念混元。

見狀,神逆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就讓玄念修士的死氣、怨氣,化作玄念大劫的養料!」

逆劫懂了,小臉繃緊,一身的肅殺之氣,微微鞠躬以示領命。

正當逆劫要衝向戰場,神逆攔住了他,遞給了他一個葫蘆,正是七彩葫蘆藤中最後一個葫蘆!

混沌葫蘆!

「此寶看似平凡,實則不然,混沌葫蘆,沒有強大的威能,也沒有逆天的功能,但,祂是一柄鑰匙!」

「鑰匙?」

逆劫、素卿、二聖、三王,包括分散在神逆後方的獸靈高層齊聲發問。

神逆頷首:「對,就是鑰匙!一柄打開界門,進入混沌萬界的鑰匙!」

逆劫雙目泛光,有了混沌葫蘆,他就可以打開界門,長驅直入玄念世界,造下殺劫!

素卿聞言則是靈光一閃,疑雲頓生,能夠打開界門的鑰匙,為什麼會在洪荒?

神逆將混沌靈寶交給了逆劫,後者毫不畏懼地沖向戰場!

神逆目送逆劫的離開,感受到素卿深藏眼底的擔憂,一向寵愛素卿的神逆沒有前去安慰,反倒是說:「上了戰場,便是一名戰士!此次吾皇庭傾巢而出,你我都不例外!」

素卿聞言,絕美的嬌顏閃過一絲堅毅,金紅后袍翩飛間已然化作一副素白戰鎧!

身穿鎧甲的素卿又是另一番別樣風情,神逆賞心悅目,嘴角勾起,素卿以為神逆會淫詩一首,沒想到神逆卻說:

「毀滅玄念不過是開胃小菜,朕有預感,隨著毀滅玄念,朕會親手開創一個嶄新的混沌時代!」

「就是因為混沌葫蘆?」

素卿美眸中透著異彩,神逆和其對視一眼:「對,朕不知打開界門的鑰匙為何會在吾洪荒,但既然是一份大禮,豈有不收之理!」

神逆不再說話,靜靜的掃過戰場,有了祖龍和龍族、鳳族等四聖族高層這股生力軍的加入,混沌、厲獸、陸壓三支大軍的壓力驟然減少。

內外夾擊之下,一時間佔盡上風。

如此戰況,一直都在神逆的意料之中。

正所謂有長必有短!

從神逆知曉玄念世界有十二萬九千六百尊時起,便斷定玄念世界不是一個平衡的混沌大千界!

超量的混元修士對玄念世界來說,已經成為了一種負擔和累贅!

極度追求數量的下場,導致了玄念世界的靈寶匱乏、混元修士們道軀羸弱。

與之相比,皇庭群臣們的修為境界大多都是混元金仙巔峰,半步混元的至強也是不在少數。上品靈寶人手數件,極品靈寶也是隨處可見。

更不用說在逆戰法、獸戰法、體戰法三大體修之法之下的道軀力量是何等強大。

越級戰鬥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如果不是那奇妙的「化實為虛」,玄念世界的混元,沒有一絲優勢!甚至根本配不上混元之名!

掃視完畢,神逆滿意的點點頭,此戰已定!

現在就看逆劫和劫魚能否造下殺劫!

此次進攻玄念世界,表面來看,是神逆要毀滅玄念世界以煉製混沌靈寶。

而實際上,神逆要用玄念世界驗證兩個猜測。

其一便是劫魚,其二則是混沌葫蘆。

自從在大道之河相遇盤古,神逆便對無量量劫格外關注,神逆猜測劫魚就是無量量劫!

至於能夠打開界門的鑰匙——混沌葫蘆為何出現在洪荒!

這擺明了是有「人」想看到洪荒和混沌萬界大戰!因為那個人知道神逆不會放過任何一次壯大自身、壯大皇庭的機會!

洪荒和混沌萬界大戰,誰會得利?

目前來看,看不出端倪,大道?天道?盤古?好像都有可能!

「夫君,劫兒的行動被發現了!」

素卿略帶焦急的聲音傳來,打斷了神逆的遐想。

抬眼望去,逆劫在劫魚的配合下,周身瀰漫著數丈高的劫絲黑霧!

那些劫絲如同永不停歇、吞噬一切的深淵,吞噬著已經隕落的玄念修士的死氣怨氣、殘留的殺意、以及濃濃的不詳和毀滅!

隨著吞噬,劫絲越發密集,成為一股股萬丈劫氣,劫氣磅礴匯聚,大有演變成實質性的劫力的趨勢!

玄念混元們目睹這恐怖的劫氣呼嘯而過,睚眥欲裂!

「攔住他!他的目標是界門!」意霄的大喊響徹戰場,「不能讓他接近界門,速速將其斬殺!快……」

「和本老祖戰鬥也敢分心?」

祖龍一劍劈下,凌厲的劍芒硬生生的堵住了意霄的嘴,意霄喘著粗氣,死死盯著祖皇劍和祖龍。

經過幾輪交鋒,意霄發現眼前的祖龍不似那個玩火的和那個瘋子,那樣強大,不由得起了殺人奪寶的心思!

祖龍閱人無數,他早看出了意霄在打什麼鬼算盤。這倒合了祖龍的心意!

戰至此時,皇庭至強還沒有斬殺一尊混元中期的玄念道尊!

論硬實力,三十多位混元中期的道尊們絕對不是皇庭至強的對手,奈何玄念修士們太多了!

檮杌曾推斷「化實為虛」這一意念之法有時間限制,無法隨意使用,這便是冷卻期!

在這個冷卻期,玄念混元們無法將已經隕落的現實化作虛無!

只要抓住了冷卻期,群臣一戰定乾坤也不是不可能!

但玄念混元們實在太多了!

百萬名道君似乎不會化實為虛,但那萬名道尊,卻是人手一個化實為虛!相當於每個道尊都有一萬多條性命!

意霄在陸壓的進擊下釋放了一次化實為虛,現在他剛好進入了冷卻期!

「來吧,迎接死亡吧!」

祖龍暗自說道,明面上他規規矩矩的與意霄戰鬥,龍皇劍和霄漢道輪於混沌中碰撞無數次,可暗中他早已攥緊龍拳想,匯聚龍族氣運!

意霄見祖龍表現出的戰力不足為懼,於是分出一絲心思,神識投向逆劫,他太清楚那個少年身上蘊含的力量了!

劫!量劫!

不,現在的力量還達不到量劫那種可怕的程度!

但如果他將這股劫力投放在玄念世界?

玄念生靈心底中的邪惡、罪孽、貪慾,和玄念世界中的殺戮、戰爭是孕育量劫最好的溫床!

劫力之下,玄念世界遲早會進入量劫時代!

必須阻止!

當然,經過意霄的提醒,意皓、意清率領數十名混元道尊已經在前往阻攔逆劫的路上了。

意霄還沒來得及安心,只聽得一道龍吟!

「祖龍珠出!洪荒四海,龍入混沌,傲世九吟!」

祖龍珠調動龍族氣運,龍通四海之下,洪荒四海的本源隨之而來,在這片混沌中急速擴大,形成四片汪洋!

龍族高層在四海中的戰力瞬間提升,昂首擺尾間布下四座大陣!

祖龍龍吟!

蒼龍陣蒼龍吟!

盤龍陣盤龍吟!

金龍陣金龍吟!

異龍陣異龍吟!

除此之外,又有霜龍吟!隱龍吟!凌龍吟!霸龍吟!

九小龍結陣,怒龍吟!

這便是在無盡歲月中,龍族的底蘊,龍之九吟!

蘊含無限道的龍之九吟攻擊於意霄為首的全體玄念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