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人修煉的功法不同、基礎和天賦不同,相同的境界修爲,星輪裏凝聚的星元也有強有弱,但這種強弱之分是有限度的,不可能天差地別。

所以老方就完全無法理解。

高崗同樣看傻了眼,心裏面泛起一種強烈不妙的感覺!

但不管他們理解不理解,聶鋒都不會給他們充足的反應時間,在甩出鋼針射殺那名星武獵人之後,他猛然躍身而起,揮起斬將刀朝着高崗凌空斬落。

這把引發血殺爭端的星器戰刀再次透出赤紅色的光芒,環繞刀身的烈焰比之先前更加兇烈熾熱,有力地證明聶鋒的星能力量不但沒有耗損乾淨,反而更加雄渾強大!

高崗畢竟是戰鬥經驗豐富的高級黑鐵武士,當聶鋒揮出的烈焰戰刀破空臨頭的時候,他從震驚錯愕中醒過神來,立刻向後飛退。

一邊退,他一邊大聲喊道:“聶兄弟,這是個誤會…”

聶鋒置若罔聞,一刀斬空他穩穩地跳落在地上,旋即再度騰身而起,追着高崗又是三刀連斬,刀刀不離高崗的要害!

聶鋒還沒有修習過這方世界的刀法技藝,但是他在地球上的時候,對於刀、劍、槍、棍、弓等武器的掌握,都已經達到了宗師級的地步。

極限武道,不單單是對自身力量的極致追求,對於各種冷兵器的運用,同樣有着極高的要求。

他的刀法並不華麗炫目,甚至簡單直接到了極點,無非是劈、斬、切,但無論是出手的角度和力度,都是對戰機的精妙把握,連續三刀殺得境界高出一層的高崗狼狽不堪,步步後退根本不敢招架抵擋。

因爲他手裏的戰刀,完全阻擋不住斬將刀的鋒銳,硬碰硬的結果必然是一刀兩斷,沒有任何的懸念。

一把星器,可以說完全抹平了雙方之間的境界差距,甚至還有反超。

不單單如此,斬將刀揮舞之間所挾帶的刀勢氣焰,更是將高崗壓迫得都透不過氣來,膽魄都爲之所奪!

聶鋒怎麼會如此之強?

此時此刻的高崗真的後悔到了極點,早知道自己會落入到如此境地,他就應該提早對聶鋒動手,說不定早就偷襲得手了。

但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後悔藥賣,高崗左支右絀也無法擺脫被動的局面,他的額頭上冒出了豆粒大的汗水,忽然大聲吼道:“老方,你在幹什麼?快來幫我!”

他相比聶鋒唯一的優勢,是還有位幫手在。

老方當然聽到了高崗的求助,然而他卻沒有立刻撲過來圍攻聶鋒,而是看了看不遠處那具同伴的屍體,猥瑣的臉上露出猶豫掙扎的神色。

“混蛋!”

高崗被聶鋒殺得汗流浹背,見到老方猶豫不定,不由急火攻心破空大罵道:“不殺了這個小子,你回去之後能有好?老子第一個不放過你!”

他不罵不要緊,這一罵反而將老方罵醒了,後者不再猶豫,扭頭就跑。

天大地大,都不如自己的命大!

老方能夠活到現在,不是因爲他有多麼強大,而是他非常懂得惜命保命。

救援高崗說不定會將他的命給搭進去,老方纔沒有那麼蠢!


而且就算最後能夠殺死聶鋒,他也不相信高崗的人品。

屆時把他也給滅口了,那全部的好處不是都落在高崗一個人的手裏面?

推己及人,老方做出了自認爲最正確的選擇。

高崗差點吐血!

他很清楚老方性格奸猾,但應該懂得脣亡齒寒的道理,卻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在關鍵時刻選擇逃跑,將他往火坑裏猛推了一把!

這位已經成爲光桿司令的獵隊首領,遍體生寒。

恰恰在這個時候,聶鋒尋找到了破局的機會,突然踏步前掠,戰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筆直地斬向高崗的胸膛。

高崗頓時大驚失色,他的反應已經慢了半拍,想要躲閃都來不及,只能揮刀格擋聶鋒斬來的刀鋒。

鏘!

伴隨着一聲清脆的震鳴,刀刃相撞,高崗手裏的這把武器瞬間斷爲兩截。

但他總算是爲自己爭取到了一線生機,避過殺劫扭身朝着右側方向飛竄。

這個時候的高崗已然徹底喪失了鬥志,他只想着以最快的速度遁逃,遠遠地逃離聶鋒這位凶神惡煞。

然而握在聶鋒手裏的斬將刀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如附骨之蛆般跟着轉變方向,彈指間追上了高崗,閃電般地從他的左肩上掠過。

下一刻,高崗的整條手臂無聲無息地被斬落下來!

“啊~”


刀氣烈焰灼燒着傷口,巨大的痛苦讓他不由自主地發出慘烈的嚎叫,腳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

“老子跟你拼了!”

遭到重創的高崗終於意識到今天他是在劫難逃了,兇悍血氣陡然爆發,奮起全力朝着聶鋒反撲過去,用剩下半截的斷刀狠狠地捅向聶鋒的腹部。

高崗所用武器也算是凡兵的極品,灌注了大量的星能之後透出凌厲的刀芒,雖然只有半截刀身,同樣具備了強大的殺傷力。

可惜這只是他最後的光芒了!

面對高崗的亡命反擊,聶鋒不避不閃,揮起斬將刀一舉斬下了對方的頭顱。

一寸長,一寸強,他的戰刀可是完整無缺的。

高崗無頭的屍體在慣性作用下繼續向前衝出兩步,隨後頹然倒下。

臨死前,他想到了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

第一更送上,求票票和鮮花支持!! 跑,跑得越遠越好!

老方的腦海裏面只有一個念頭,他拼盡了吃奶的力氣,只想遠遠逃離上狼丘。

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對這位星武者而言無疑是人生中最大的噩夢,他甚至在心裏面發誓,只要能夠平安回到南遠城,那這輩子死在城裏也不出來了。

老方比誰都懂得生命的可貴,他還想活到百歲!

噗哧!

然而一支疾射而來的羽箭,在瞬間擊碎了老方的夢想,鋒利的隕鐵箭頭從身後射中了他的右腿,穿透肌肉自前面透出,頓時鮮血飆射。

“啊~”

他慘叫一聲,立刻向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高崗死了?

這一刻老方心中的後悔和絕望真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他原本還指望高崗能纏住聶鋒,讓自己有脫逃出去的機會。

萬萬沒有想到,機會是有了,卻是如此的短暫!

虧你還是高級黑鐵武士!

老方又氣又恨又痛,出於求生的本能和對聶鋒的恐懼,他又拼命掙扎着爬起來,拖着受傷的腿繼續逃命。

嗖!

又一支羽箭射來,射中了他完好的左腿!

老方再一次栽倒在了地上,心裏面剩下的只有冰涼的絕望了。

在他身後不遠處,聶鋒正手持神臂弓不緊不慢地追了上來,如同狼王捕羊,根本不擔心獵物會脫逃出去。

這是最後的目標!

當聶鋒站到老方前面的時候,後者已經完全喪失了抵抗的勇氣,涕淚縱橫地求饒道:“聶兄弟,聶少,聶大爺!您放過我吧,求求你了!”

雙腿中箭他無法下跪,只能用腦袋磕地來求得聶鋒的同情。

「玄學」玄門少女在末世 ,說道:“你也算是星武者?”

身爲武者,自當有一顆堅韌不拔、不屈不撓之心,這個老方奸猾卑劣又貪生怕死,真是將星武者的臉都給丟盡了!

老方哪裏敢反駁,他胡亂地從懷裏掏出隨身攜帶的錢幣,嘶聲說道:“聶爺,我把錢都給你,我在南遠城錢莊裏存着三百金幣,全部都給你,還有…”

他顫抖着拿出了一塊星牌:“只要你肯放過我,我這裏面的二十七個星點也全部轉給你,通通都給你!”

星牌!

聶鋒心中一動,他知道星牌裏存儲的星點是能夠當面交易的,但必須要星牌持有者注入星能進行操作,他人拿到不屬於自己的星牌是沒有用的。

老方生怕聶鋒不相信,他急忙往星牌裏注入了一絲星能,果然只見星牌表面上迅速亮起了兩金七銀總共九點輝光。

七點銀光代表七個星點,兩點金芒則代表二十星點,這是星牌顯示星點的特殊功能,是無法僞造的。

聶鋒沉聲問道:“那個猛虎幫的人現在哪裏?”

老方知道聶鋒問的是誰,爲了活命他是半點都不敢隱瞞:“被我滅口了…”

這個答案沒有出乎聶鋒的意料之外,也算是解掉了一個存在的隱患。

他點點頭說道:“既然是這樣,那我送你上路吧。”

什麼?

老方眼珠子都瞪了出來,不敢置信地哭叫道:“你不要星點了嗎?你殺了我,這塊星牌就報廢了,裏面的星點你一個都得不到的啊!”

他以爲聶鋒不懂得星牌的使用方法,歇斯底里地對聶鋒解釋。

逍遙小村醫 :“我知道,但我不會放過你的。”

聶鋒當然可以先假意答應放過對方,等到星點入手之後再殺人滅口,但他根本不屑於用這種欺騙的手段來獲得星點,因爲這有違他的立世之道。

身爲男兒,自當俯仰天地無愧於心,爲了二三十個星點出爾反爾,那他同躺在地上的老方又有什麼區別?

“你…”

老方完全想不通, 棺人,別鬧


噗哧!

沒等他將最後的遺言說出來,聶鋒拔出斬將刀砍下了他的頭顱!

“有什麼話,跟高崗說吧。”

斬殺了老方之後,聶鋒不屑地瞥了屍體最後一眼,轉身離開。

在這蠻獸橫行的蠻荒之地,他根本不需要毀屍滅跡,過不了多長的時間,一切的痕跡都會被自然的偉力徹底抹平。


當然,屬於聶鋒自己的戰利品,他肯定是要帶走的。

上狼丘這一戰,聶鋒連同獵隊總共獵殺了三十二頭青鋒狼,外加一頭狼王。

一頭狼有四顆犬牙,一顆犬牙能兌換一個星點,單單是普通青鋒狼他就能賺到一百二十八顆星點,還不算包括能核在內的其它材料。

至於狼王,價值只會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