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酒樓大部分都是傭兵身份,所以大致一看,便知道怎麼一回事,都紛紛把目光投向了兩方人馬中。

烈禹喝着酒,只是偶爾掃視了一眼這兩方人馬,對於火狼傭兵團的作爲,只是冷眼相看,這些人中,最強的也不過後天巔峯而已。

那名叫做蒼克的火狼傭兵團領事繼續說道“話已至此,我們可不管你們喝什麼、吃什麼,三天之內你們必須全部撤離東城。”

說完有些狂妄的走出了酒樓。

“曹隊長!”

廣執臉色漲紅的看了看曹盧。

曹盧眉頭緊鎖,凝重的道,“這事馬上稟報磐團長,哎!火狼傭兵團的人既然敢這麼說,我想定是有什麼行動了。”

廣執點了點頭,馬上回去稟報。

酒樓中,在兩大傭兵團都離去後,方纔恢復了熱鬧。對於那些小勢力的傭兵團來說,這兩大傭兵組織要火拼,對他們來說沒有多大關係。

…...

呂仁傭兵團裏,一個院子中,呂仁傭兵團首領磐安,正眉頭緊皺。

“要我們離開東城?那是不可能的事,以後兄弟們吃啥?他火狼傭兵團也太霸道了,孃的,大不了就拼個魚死網破,我不相信他們還真的能夠一口吞掉我們。”

呂仁傭兵團的副團長,孟浩聲音粗狂的大聲道。

“這件事情,馬傅怎麼看?”磐安望着另外一邊,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中年人問道。這中年人也是呂仁傭兵團的副團長馬傅。


呂仁傭兵團有一名團長,兩名副團長。都是先天境界的武者。

馬傅沉吟了一下,凝重道“團長,火狼傭兵團實力強大,傭兵更是達到五千,而且你們也知道,他們一共有五名先天武者。如果我們與他們硬抗的話,我們吃虧甚大。”

“但我想,竟然他們放出話來了,那就足以讓更多的小勢力傭兵團感到恐慌,甚至其他兩大傭兵組織都會有所猜疑。我們現在可以趁這個時候,與其他小股傭兵勢力聯盟,就算抵不過,但,火狼傭兵團想要吃掉我們,也絕不會那麼輕鬆。”

磐安點了點頭,對於馬傅說的話,他也想到了這一點“恩,這事情你們好好準備一下,三天…時間對我們來說有點緊。但不到最後,我們也絕不會妥協。” 聽說火狼傭兵團要併吞呂仁傭兵團在東城的所有勢力,那些小股勢力,都恐慌了起來。傻子也知道火狼傭兵團的野心。

所以便有少數的小股傭兵團便與呂仁傭兵團聯合了起來,但更多的卻是保持中立,火狼傭兵團實力強大,很多勢力也唯恐遷怒於他們。

…...

據瞭解,父親那位好友端木雲,是楚國十大家族之一的端木家族如今的家主。端木家族在楚國的昭陽城,而據這裏也有一定的距離。

烈禹沒有急着立刻離開新羅城,而打算在新羅城中多逗留幾日。

天色尚早,晨中的陽光還不算火辣,新羅城中繁華其不亞於吳國的玄天城,甚至還勝而猶之。

新羅城中心位置,最有名的丹藥店鋪之一的‘萬方閣’,‘萬方閣’共分爲三層。

今天烈禹沒有像昨日那般傭兵打扮,而是像往常一般,身穿平常衣袍。擡着頭,看了一眼‘萬方閣’三個字後,便擡腳向臺階走了進去。

“也不知道那株藥草是什麼,跑了幾家店都沒有人認識,希望這家店裏面的店主能認識吧。聽說這家店裏面的店主還是楚國萬家的產業呢!”

記得上次在萬獸森林中,烈禹無意間看到了一株特別的草藥,最爲奇特的是,這株草藥旁卻有一頭先天妖獸守護。烈禹也是因爲那妖獸守護藥草的原因,才覺得這藥草肯定不凡,一般有妖獸守護的奇花異果,就一定不凡。但這草藥烈禹卻不認識,最後和那妖獸大戰了一場,才搶到了這株藥草。前面烈禹跑了三家店鋪,可沒有一家店鋪認識這種草藥,看這‘萬方閣’的規模和口碑,他們應該認識這株藥草。

拾階而上了的烈禹,剛剛跨進大門,身體驀然一驚,接着耳邊便傳來了一聲破空之音。

一個包袱急速的朝着店外飛去。

烈禹全身緊繃,身上的武氣爆發,那包袱也直接被震飛出去。

“對不起,對不起,這位客人,實在抱歉…….”一個穿着侍者服飾的夥計,連忙上前給烈禹道歉,一個勁的鞠躬。

烈禹眉頭微皺,掃視了一眼店裏面,沒有開口。最後看了個大概後,便擺了擺手。

烈禹道,“沒關係,我來你們這裏,是想問問,你們這裏除了賣售丹藥,可還否收售一些妖獸的內丹?”

烈禹在萬獸森林中與好幾頭先天妖**過手,還斬殺過四頭先天妖獸,兩頭先天聖階前期,一頭先天聖者中期,還有一頭是先天聖者後期的妖獸,那個先天聖者後期的妖獸,烈禹可是花了很大功法才把其斬殺。

“收。”青衣小夥計嗯了一聲,隨後伸手做引路狀,那意思,是請烈禹進入到店鋪的裏面詳談。

“收什麼收!喂,你,就說你呢,誰讓你碰那包袱了?”一個有些粗狂的漢子對着烈禹嚷嚷道,他穿着一身傭兵服飾,左手持着一把寬厚長刀。

此刻,正高舉着長刀往烈禹這處指着,而他的右手上,則是還拿着一個雕工比較精緻的木盒。

在他的面前,還有一個正滿臉煞白的中年漢子,漢子的身上,是粗布衣服,還有一條妖獸的皮毛圍在腰間,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獵戶。

這個像是獵戶的中年漢子的眼睛,正眼巴巴的看着那藍色包袱,但是不知爲何,卻不敢去撿,臉色煞白之中是焦急,滿腦門子都是汗。

烈禹沒有搭理這個傭兵,直接無視,而是對着夥計續道,“我手裏這顆妖獸的內丹,是高級貨,所以…….”

“小的明白,我家能做主的小姐就在樓上,小的這就去通報?”那夥計擡眼仔細的看了看有些年輕的烈禹,雖然看起來,烈禹的年齡不大,但看烈禹那強橫的氣勢,讓那夥計相信,這位公子哥所說的高級貨,絕對不低,臉上的笑容越加燦爛。

倒不是說烈禹話裏的高級內丹生意讓他這個樣子,實在是烈禹剛剛在進門碰到包裹時,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讓這個經常與各色人接觸的小夥計知道,這位主,應該是一個高手,那麼,這樣一來,旁邊那位蠻橫的傭兵,要是再對着這位瞎吆喝,可就有好戲看了。

想着想着,青衣小夥計的臉上,笑的越發燦爛。

“去吧。”烈禹點了點頭,話沒有說完,便皺起了眉頭,蓋因,這個夥計那一副看好戲的表情,讓烈禹注意到了。

烈禹自然不會懼怕那個只有後天玄氣後期武者境界的傭兵,而是不想多惹事端,還有,就是一種態勢……不屑。

但那一邊剛纔對着烈禹嚷嚷的傭兵,看着烈禹沒搭理自己,臉色一陣漲紅,自己火狼傭兵團什麼時候被這樣無視過?

隨後怒氣衝衝的緊走幾步到了烈禹這裏,長刀指了指烈禹,再次道,“我和你說話,你沒聽見?怎麼,小子!你難道沒聽過我們火狼傭兵團?”

火狼傭兵團?

烈禹聽到這個名字,不由得心中一怔,暗想,難道這個囂張至極的傭兵,就是昨天聽說的火狼傭兵團的?不過想想也就釋然,火狼傭兵團在新羅城有數千之多,而且又這麼囂張跋扈的。

對於火狼傭兵團烈禹也只是好奇罷了,以他先天境界的修爲,實在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件事情上。

搖了搖頭,嘴角一笑,烈禹直接轉過身子,四處看着這“萬方閣”一樓的擺設。

“好好……你有種!你找死是吧!等着吧…”那傭兵臉色鐵青,不過,掂量了一番,還有點智商的他感覺到了敵我實力上的差距,烈禹身上透露着的他探測不出來的氣息,讓他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撂下這句狠話,那傭兵便氣急敗壞的走了出去。

而傭兵剛走,那邊的那個看起來像是獵戶模樣的中年人便趕緊走了過來,彎下腰臉色竊喜的撿起藍色的包袱。

烈禹看着那傭兵的背影,若有所思….雖然他不想惹事,但如果一會兒這傭兵要是真的再來的話。烈禹不介意打打這隻傭兵團的囂張氣焰。 …...


“這位公子,你先看看本店貨架處是否有你滿意的丹藥,我這就上去稟報一聲。”那夥計臉上笑盈盈的道,直接把稱呼改爲公子。

隨後,那名夥計便與一樓的另外一個夥計打了聲招呼,便上了那在拐角處的木質樓梯。

“小哥,你還是快走吧,剛纔呵斥你的是火狼傭兵團的一名隊長。火狼傭兵團裏面的傭兵幾乎都是武者,他們經常在東城橫行,少有人管的了他們。你看他那樣子,很明顯一會兒會找你的麻煩,你還是快走吧,不然那幫兇神來了,小哥你就慘了,俗話說好漢架不住羣狼,你還是快走吧……”

眼瞅着那夥計上了二樓,旁邊那名看起來像是獵戶的中年漢子,小心翼翼的拎着手上的藍色包袱,快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返回來對着烈禹小聲的道。

隨後,整個人慌慌張張的奔出門去。

而烈禹,也是趁着這個時候,放出了神識,好好的感受了一下中年漢子包袱裏面的東西,發覺那裏面應該只是一顆等同後天巔峯左右的妖獸晶核,而這名漢子本身也有後天中期的修爲。對於一名後天玄氣中期的武者來說,有一顆後臺巔峯的妖獸晶核那就是非常幸運的了。

一般妖獸中,沒有達到先天的妖獸,在體內會有一顆晶核,而一旦達到了先天級別後,晶核就會轉換於內丹。

內丹,更加珍貴!

便收回了武氣,直到看着那中年漢子下了臺階消失,烈禹掃視一下週圍擺售的丹藥與內丹之類的,隨後走了過去。

這貨架上面擺放的都是一些比較普通的丹藥,和一些妖獸晶核。

禦鬼 ,那名夥計就下了樓,對這烈禹道“我家小姐有請,公子請吧!”

“恩。”烈禹點了點頭,便直接往閣樓二樓走去。

一般向‘萬方閣’的普通交易都是在一樓的交易,只有大客戶,或者交易量比較大的纔會到二樓交易。

二樓,烈禹剛一走進二樓,入眼簾的便是一個大大的貨櫃,光是從丹藥的藥瓶豪華程度、做工,以及多擺放的櫥櫃精緻,就可以看的出來二樓比一樓要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整齊的橫列在那裏的不僅僅只是丹藥,包括一些品階高的妖獸晶核,甚至是先天妖獸的內丹,烈禹也都看到了兩枚。更讓烈禹想不到的是,連一些功法祕籍,這上面都有着不少,都是一些比較珍貴的東西。

在二樓中此刻有三個人,一名頭髮泠白,但精神煥發,身穿一襲乾淨白袍,年齡大概有六十多歲左右的老者。另外還有一男一女也在其中。

那少女的嬌柔豔麗,娥眉秀眼,面色白哲細膩。身上穿着一件淡藍色的衣服,脖間搭配着一條紅色紗巾。看上去非常漂亮,舉手投足之間讓旁邊那名男子微微失神。

看上去這名少女的年齡也不大,十五六歲的樣子。但身材婀娜,說不出的美態。

在少女旁邊有着一個公子哥般的青年,雖然看上去蠻英俊的,但臉色蒼白,一看就是那種經常進入煙花之地,弄得身體虛弱不堪的樣子,此刻他正對那少女講着什麼事情。

不過那名少女在看向這名男子的時候,隱隱有着一絲厭惡。

看得烈禹走上二樓,那名老者擡起頭,看了烈禹一眼後,說道“這位公子,想必就是夥計剛剛說的有高級火的人吧,不知道公子所謂的高級貨是什麼?”

這時,就連那邊正在聊天的兩名男女也把視線轉移過來,看到烈禹後,都有些訝異。

那公子哥看了一眼烈禹之後,便收回視線,繼續和那少女攀談着。

“在下是想要出售幾枚妖獸內丹。”


烈禹點了點頭,隨即把事先準備好的木盒拿了出來。

老者瞳孔一亮,看向烈禹的眼光就不一樣了。而那名正在紊紊叨叨的公子哥還以爲烈禹說的是普通晶核,頓時不屑的嗤笑一聲。可立刻就看到烈禹拿出那個小木盒,小木盒並不精緻,但那流露出來的氣息卻讓那公子哥把想嘲笑的話嚥了回去。

毒醫來襲之少主當道 ,那老者掃視一眼,驚呼道“果然是妖獸內丹,啊,這是白角獸?這顆是內丹又是什麼?羚雪瞳獅、紫青蛟龍。

烈禹此時整整拿出了五顆內丹,每一顆都是先天級別妖獸內丹,老者傻眼了,原本他還以爲,這面前這位面色沉穩、氣質不凡的公子頂多就是幾枚後天巔峯的晶核,或者一顆珍貴的普通先天妖獸內丹就不錯了。沒想到人家拿出來整整五顆,而且都還是先天妖獸的內丹,甚至看那內丹,都是比較強大的妖獸內丹,甚至還有一枚是先天聖者後期的紫光蛟龍。

老者看向烈禹的眼神立馬變成了恭敬,不說這些內丹是不是這個青年親自獲得的,但是能一次性拿得出這麼多妖獸內丹,就足以證明了對方絕不簡單。

老者滿臉微笑,恭敬的對着烈禹道“恩,都是比較好的妖獸內丹,我是這裏的掌櫃,那是我們‘萬方閣’的小姐。”

老者指了指不遠處那名少女,然後滿臉堆笑“‘萬方閣’絕對會給公子一個公平的價錢。”

這時,那名少女也走了過來,看到烈禹手中的妖獸內丹時,臉上的笑容更甚,她身後的那名公子哥也跟着走了過來。

“恩,還有,我在一處地方偶然得到了一株植物,卻不知道此物到底是何物,不知道掌櫃的和小姐了否認識。”

烈禹從懷裏又取出一個木盒,打開木盒,那老者便看到了那株植物。

青色葉子,纖細的枝幹上,枝葉並不多,那葉子也僅僅只有六片罷了。根部是的非常的短,光溜溜的沒有一絲嫩芽。


億萬征服:總裁的粉嫩小妻 ,接過木盒仔細的端詳。

半響,老者突然問道“這位公子,不知道此物生長在什麼地方?”

烈禹想了想,便如實的回答道“沼澤地帶,有一頭先天妖獸守護。”

“沼澤地…啊,九天青葉,這是九天青葉。”老者想了想驚呼一聲,嘴裏唸叨着“不過這葉子只有六片,那應該就是六天青葉了。居然是罕見的六天青葉。” 烈禹聽那掌櫃的說道什麼九天青葉,六天青葉什麼的,自己卻從來沒有聽說過。

“劉老,真的是六天青葉麼?”那名少女也看了那株青色葉子一般植物。

劉老臉色漲紅的道:“不會錯了,這種六天青葉,每隔千年長一片葉子,六天青葉,集天下萬物之靈,通常生長在土地肥沃的地方。”

劉老如若珍寶的捧着木盒,“這六天青葉啊,可以煉製一種七極丹藥。用處非常廣闊,這種靈藥只存在與古籍中才有,我也是在一中古籍中看到過。”

少女也點了點頭,九天青葉他也是聽說過,九葉化形時,九天青葉甚至會引來天地異象,雖然這只是六天青葉,但也是正規無比了。想到這,便不着痕跡的望了一眼烈禹。

那劉老讚歎一番,便向烈禹問道“這六天青葉非常珍貴,不知道公子可否出售?”

烈禹笑了笑,搖搖頭“既然劉老的都說了,這九天青葉珍貴無比,那在下又怎麼會出售呢?呵呵,這五枚先天妖獸的內丹就賣給你們萬方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