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吧,我怎麼會那麼倒霉,放個屁還在真砸到腳後跟,我又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缺德事,今天不就看了一下美女嘛!啊…!」周雲峰腦海中飛速的想到。

本來周雲還有很多事情要想的,可惜沒機會了。

「砰!」

……………………………………………………………

天玄大陸,天玄歷10049年.

天雲帝國,天武郡雲嵐城城東周家,

周家南苑主卧室外的走廊上,此時聚集了十多個人,其中有一個身穿華服約有30多歲的男子,正不停的在走廊上來回走動,在走動的過程中,還不時的看卧室的門,顯的他此時極為緊張。

「嘯戰,你能不能消停消停,你走來走去的,把老子眼睛都晃花了!」坐在旁邊的看上去有五六十歲的老者對中年男子吼道。

「是啊,二哥,你先坐一會兒,二嫂不會有事的!你就不用擔心啦!」另一個年齡略小的男子說道。

「三弟啊,你二嫂正在裡面生孩子,我能不緊張嗎?」華服男子有些急躁的回答道。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是什麼事情把周家這幾位跺一跺腳,雲嵐城都會震三震的人物聚集到這裡?

坐在旁邊的老者就是周家老家主,青龍軍團前任軍團長周戰天,兩個中年,人分別是周家現在的實權人物家主周嘯戰,和周嘯沖。周戰天一共有三子一女,分別是周嘯軍、周嘯戰、周嘯沖、周韻靈,周嘯軍為長子,現任青龍軍團軍團長;二兒子為周家家主,執掌周家;三兒子周嘯沖主要負責周家的生意。

「哇….」

就在周嘯戰的話剛落口,房間里就傳去出了一陣小孩的哭聲,緊接著房門被打開。

「恭喜家主!賀喜家主!夫人生了一個少爺!」只見一個老婦手裡抱著一個孩子,滿臉的興喜一邊走一邊說。

「玉如怎麼樣了?」周嘯戰高興的看了一眼孩子,緊急著問道。

老婦知道家主是擔心夫人,忙道:「家主放心!母子平安!」

老婦話還沒有說完,周嘯戰已經閃身進屋了。

只見床上正躺著一名女子,一臉倦容,臉色蒼白,但蒼白的臉上洋溢著不可抑止的欣喜和滿足,稱托出了女子的另一種美。

「玉如,你還好吧?」周嘯戰急急的走到床前,關心問道。

「戰哥,我沒事,我想看看孩子!」林玉如虛弱的說道。

此時周老爺子正抱著小孩,滿臉的歡喜。聽到屋內的對話,滿臉不舍的將孩子交給老婦人,道:「快,給二夫人抱過去!」

老婦人忙應了一聲,接過孩子轉身進屋,來到床邊將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在林玉如的旁邊。

林玉如欣喜的看著小孩,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孩子的臉,臉上洋溢的全是母愛。

這時周老爺子已進屋,對林玉如道:「玉如辛苦你了,為我們周家添一丁啊!「

「爹,我是周家的媳婦,為周家生兒育女是本分,有什麼辛苦不辛苦的!「

這時林玉如旁邊的小孩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啊,我這是在哪裡?我不是摔死了嘛!難道我人品爆發沒摔死?「周雲峰心裡暗想,接著」辛苦「的轉動了一下頭。

他看到一個不算豪華但不失品位的房間,房間里男男女女的站著幾個人,最吸引周雲峰的要數那個老頭,周雲峰看他一眼,就知道那絕對是一個不好惹的主。

想到這裡,周雲峰心裡咯噔了一下,因為他看到的人,穿著都不是現代的,而是有點像中國古代服飾,周雲峰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於是周雲峰抬起自己的雙手,當看到自己那雙粉嫩粉嫩的小手時,心裡頓時哇涼哇涼的。

同時他也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確實被摔死了,現在應該是穿越了。

「戰哥,給我們孩子取什麼名字,你想好了沒?「林玉如道。

周雲峰聞言,又「辛苦「的把頭轉到另一邊,他看到了一張洋溢著母愛的臉。

「這應該就是我這一世的媽吧!」周雲峰暗想。

「就是啊,二哥你要我侄兒取個什麼名字?」周戰沖笑道。

「哈哈,這個你們放心,我早想好了,他們這一輩是雲字輩,男孩就叫雲峰,女兒就叫雲珊。」周嘯戰大笑道。

「雲峰,雲峰,周雲峰!不錯!就這個名字了,老夫的第三個孫子就叫這個名字。哈哈!」周戰天滿意的笑道。

這時周雲峰的頭早已轉過來了,聽到這個自己的新名字,

「不錯,算不幸中的萬幸吧,總算有一樣東西沒變,還好還好!」周雲竊喜的想到。

周雲峰現在勉強分清了說話的那幾個人,笑的眼睛只有一條縫的那個應該就是這一世的老爸,旁邊的那個是自己的叔,那個一看就知道不是一個好惹的主的老頭,就是自己的爺爺了。

靜候錦年 「有點累了,想睡覺了,小孩的大腦就是不行,才一會兒就抗不住了,我鄙視!」周雲峰心想道。

周雲峰鄙視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小孩就是他自己,看來小孩確實……………

…………………………………

時間如流水,一晃六年過去了。

周雲峰來到天玄大陸也有六年了。

周雲峰也了解了天玄大陸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這是一個武風盛行的世界,將強者為尊詮釋的淋漓盡致,大陸上的人修鍊的是鬥氣,當然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修鍊,這要看體質。

大陸上修鍊的等級分為:武徒、武士、武師、武君、武王、武皇、武帝、武尊、武聖、武神。

前九大階,每一個大階又有九個小階,至於最後一大階武神,在天玄大陸屬於傳說般的存在,鮮有人知它的劃分。

根據體質的不同屬性又主要分為: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大屬性,其中風、雷是變異屬性,有這樣體質的人比較少。

大陸上絕大部分人都是單一屬性,但也有一部分天才是多屬性,比如周家老爺子周戰天就是風雷雙屬性,大陸上所有修鍊者統稱為武者。

周家發展的歷史並不長,是在老爺子周戰天手裡發展起來了的。發展到周雲峰這一代才第三代。但周家在雲嵐城來至天雲帝國的的影響力,絲毫不比帝國那幾個發展了幾百年的家族小……………

今天正好是周雲峰六歲的生日,也就是說周雲峰來到天玄大陸整整六年了,這六年周雲峰時常會想他來的那個地方—–地球,想他原來的父母,而每次過生日的時候分外的思念。

所以才出現了天雲山脈里的那一幕…………………………..。

我對錢真沒興趣 「唉!來了六年了,不知道老爸老媽過的怎麼樣?知道我死了,不知道他會傷心成什麼樣?死老天,我不就是看看美女嘛,至於讓我放屁都砸腳後跟嗎?」周雲峰躺著地上,嘴裡叼著一根草,對著天空,大聲罵道。

「MD,色字頭上一把刀,一點不假,女人就是一種危險動物,特別是美女,以後一定要遠離危險。」周雲峰自以為是的狠狠自言自語道。

說完周雲峰站起身來,拍了拍衣服道:」出來這麼長時間,該回去了,不然娘要開始到處找人了。」

說完就以一種不該出現在六歲小孩身上的速度,向天雲山脈外奔去…….. ?第二章三超一中

周雲峰從山上飛奔而下,在周家大宅的後邊的林子中停下,他小心的向四周看了一下,確定沒人後,才走出來從圍牆下邊的一道小門閃身進去,巧妙的躲開了裡面的兩個守衛。

「你個臭小子,又跑到哪裡瘋去了?」周雲峰剛踏進自己的小跨院,就有含有一絲怒氣的聲音傳來。

周雲峰聽到聲音心裡一驚,心裡想道:「怕什麼來什麼,又被抓現行了!唉!」

但是周雲峰馬上換上了笑臉,道:「娘,你在這裡啊,我沒亂跑啊,我剛才去找二哥玩去了。」

「好啊!哥哥,你去玩都不帶上我,你這個壞哥哥,臭哥哥!哼!」這時從房間里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

你是我的幸福嗎 從房間里走出兩個身影,走在前邊的是一個頭上扎這兩個小辮子的小女孩,看上去有三四歲,此時正一臉怒氣、嘟著小嘴看著周雲峰,後邊是一個有十四五歲一身丫鬟打扮的女孩。

當周雲峰看到嘟著小嘴的小女孩,也只能搖著頭,一臉的苦笑。這個小女孩是比他小兩歲的妹妹周雲珊,當時小雲珊出生的時候時候,周嘯戰一看是一個女孩,想都沒想就直接取名叫周雲珊,還吹噓了一下,說他當初多麼多麼明智,想的兩個名字一個都沒浪費。

小雲珊在周家的地位可了不得,在周雲峰這一代,就她一個女孩,那在家裡是絕對的公主。平時古靈精怪的,又愛捉弄人,很多時候讓周雲峰這個兩世加起來有三十歲的人都大感頭痛。

「雲珊乖,到娘這裡來。你真的找你二哥玩去了?我去你二哥那裡找過,他說你沒去過。」林玉如起身去抱小雲珊,一臉不相信的說道。

「好了,今天是你六歲的生日,就不和你計較了。你先準備一下吧,今晚的晚宴,你爺爺會出席,要好好表現!」周雲峰正準備說什麼,林玉如又道。

天玄大陸,人有兩個年齡很重要,那就就六歲和十六歲。六歲的時候就很為小孩測屬性,然後修鍊相應的築基功法,築基期分為分為前期、中期、後期、圓滿四個階段,築基成功了才能真正成為一名武者。歷史上已知最快是半年就築基成功,也有人終其一生都還卡在築基期,這就要看個人的天分。

而十六歲就成年了,要進行成年考核,再根據各人的實力和特長,安排將來的發展方向。這次的考核極其重要,直接關係到一個人在家族的地位。

周戰天從二十年前辭去青龍軍團軍團長后,一直就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在周雲峰記憶里,加上他自己出生那次一共見過老爺子四次,第一次是周雲峰出世,第二次是小雲珊出世,第三次是三叔周嘯沖的兒子周雲天出世,第四次也是最近的一次,就是三年前大伯的二兒子周雲虎六歲生日的時候。

從這些可以看出周老爺子對修鍊的看重。所以周雲峰對老爺子要出席他六歲的生日一點也不奇怪。但是對能再次見到這個以前叱吒風雲的爺爺,還是有點激動。

周雲峰:「娘,我知道了」

林玉如:「等一下,我就讓人來叫你!娘先走了。」

林玉如說完就抱著小雲珊,帶著丫鬟,往小院外邊走去,當走出小院門口的時候,小雲珊突然回頭給周雲峰做了一個鬼臉,做完就「咯咯。。。「的笑。

周雲峰看到小雲珊那張天真可愛的臉,心裡突然有了一種觸動,獃獃的在院子里站著,過來一會兒。

「既然上輩子已無法挽回,那就好好珍惜這輩子吧!珍惜眼前的一切!守護眼前的一切!「周雲峰心中暗暗決定。

想到這裡周雲峰感覺到其所未有的輕鬆。

周雲峰轉身向屋裡走去,心裡想著晚上的測試,心裡充滿了期待,上一世周雲峰就是一個武術愛好者,內心深處也是一個好戰分子,只是在當時的那個年代被壓制了。

所以在周雲峰知道天玄大陸的情況后,心裡有一種不幸中的萬幸的感覺,如果穿越到一個科技比地球上科學還先進的世界,那就真正的是悲劇中的悲劇了。還好落後些,以前學的東西也能用的上。

其實周雲峰在剛出生不久,就已經開始修鍊了。在周雲峰出生的頭幾天,周雲峰還不太能接受自己穿越這個事實,一睡醒了剛出生的小孩嘛,除了睡就是吃啊,嘿嘿)就想著上一世的事情,在周雲峰慢慢接受這個事實后,考慮自己怎麼在天玄大陸混的時候,突然腦海中出現了一篇功法,內容是「天之初,混沌化五行,則為金木水火土;然,五行合,可逆為混沌。單行之體,可吸納天地靈氣以全其行體…………………………………………」。

但不知道這篇功法叫什麼名字,到後來周雲峰才確定,這篇功法屬於他的故鄉—–地球,因為在天玄大陸雖也講五行,但是沒有土,而是地。各屬性分別的是金、木、水、火、地、風、雷七大屬性。

這篇無名功法也被周雲峰視為「親人」—–家鄉唯一的「親人」。

周雲峰從無名功法上了解到,混沌之力駕於五行之力之上,如果是五行之體,可以修鍊出混沌之力。但五行之體太過稀少,所以讓世人對混沌之力只有嚮往而不能得到。

讓周雲峰感到驚奇的是,這篇無名功法居然可以讓單屬性的人,通過吸收天地之間不同屬性靈氣來改變體質,從而成為五行之體。這讓周雲峰感到不可思議,人的體質是天生的,可以通過修鍊和吞食靈物除體內的雜質來改善體質,從而能更好更快的吸收天地靈氣,從來沒有可以通過修鍊改變身體五行屬性的。

這也不怪周雲峰感到不可思議,就是讓盤古宇宙的那幾大神知道,也會感到不可思議。

當時周雲峰也不管那麼多,既有之則練之,反正都是死過一次的人的還怕什麼,大不了再死一次。

…………………………….

修鍊了快六年,堅持每天都吸收天地靈氣入體,周雲峰也不知道,現在自己應該算是哪個等級,但是他覺得應該不低於武士。

這要是讓別人知道,絕對是眼睛掉一地,沒有修鍊任何鬥氣,就**就達到了武士。當然這種事就只有在周雲峰身上才可能發生,沒有誰願意白白浪費六年改善體質上而不修鍊鬥氣。

其實周雲峰一直對天玄大陸的鬥氣充滿了好奇,所以想到今天晚上一過,就可以修鍊鬥氣了,也對今晚的測試充滿了期盼。

…………………………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

「三少爺,夫人叫你去大廳。」剛才跟在林玉如身邊的那個丫鬟來到門口道。

「好,我知道了,小秋姐姐」周雲峰答道,然後就起身向門外走。

當周雲峰來到大廳時,發現人都到齊了,就差他這位今晚的主角。

周雲峰走到桌子的最上邊,對著坐在最上邊的老者道:「爺爺好!「

周戰天大笑道:「哈哈,峰兒乖,你可是今晚的小壽星啊,快坐到你娘旁邊去。「

但周雲峰並沒有馬上到林玉如旁邊去坐下,而是轉身道:「大嬸好、三叔好、三嬸好。」

說完就高興的跑到林玉如旁邊坐下。

「哈哈,好,好,峰兒真是一個有禮貌的孩子!人都到齊了,開始吃吧!「周戰天高興道,說完就帶頭動筷子。

………………

小半個時辰就在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用餐中慢慢流逝,這時桌上已被收拾乾淨,換上了清香的茶水,一家人一邊飲茶一邊聊天,顯的格外溫馨。這種情況在別的大家族是更本不可能發生的,這應該也算家族成員少的一種好處吧,沒那麼多爭權奪利。

半個時辰后

「好了,今天晚上就到這裡吧,老夫先走了,嘯戰和峰兒跟我走。」周戰天說完,就起身向門外走。

「是,爺爺爹)」周嘯戰和周雲峰道。並起身跟在周戰天後邊往門外走。

周戰天一行三人,出了大廳的門就向後院走去。

三人來到後院的一座有四層高的閣樓前,周戰天看著閣樓道:「這時我們周家的藏書閣,周家所有的書籍都在裡面。」

聽到這話,周雲峰眼睛一亮,對閣樓里的東西充滿了好奇。

這時閣樓的大門被打開了,有一個面貌慈善的老者走了出來。

敗家子別惹我 「見過老爺,見過族長,見過三少爺」老者躬身道。

「鐵叔鐵爺爺)好」周嘯戰和周雲峰對老者躬身道。

眼前這個老者看起來普普通通,毫不起眼,如果你真覺得他和藹可親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啦。在二十多年前,他鐵雄的名字絕對是可以嚇小孩夜晚不哭的「法寶」。鐵雄是周戰天當初在青龍軍團時的親兵衛統領,跟隨周戰天南征北戰數十年,可以說周戰天有今日的地位,鐵雄是功不可沒。二十年前,周戰天隱退,親兵衛都堅持繼續跟隨,最後連鐵雄在內的十一人都加入了周家。二十年前這十一人的修為就都在武王以上,又因為是周戰天的生死兄弟,所以他們在周家的地位相當特殊。

所以對於鐵雄,周嘯戰和周雲峰是打心底里尊敬。

「好了,上三樓吧」周戰天嚴肅的說道

一行四人就向樓上走去。在二樓到三樓的樓梯口時,

「嘯戰你護住峰兒。」周戰天轉身對周嘯戰道,說完就轉身登上樓梯。

周嘯戰聽後點了點頭,隨即周雲峰就感覺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周嘯戰身上發出,並把周雲峰罩在裡面。

周嘯戰做完這些后,轉頭對周雲峰道:「峰兒,隨為父上去。「

周雲峰跟在周嘯戰身邊,在進入樓梯口的時感覺。好像是穿過一個水門一樣。

「難道這個是什麼類似於陣法的東西?」周雲峰心裡暗暗的想。

在進入三樓后,周嘯戰就收了氣勢,印入周雲峰眼眶的就只有一張高1米,長4米,寬2米左右的木桌子,在桌子的左邊分兩排放著幾本書;右邊有一個石台,石台上有一個直徑20厘米的透明玻璃球,旁邊還有幾個矮凳。這時周戰天和鐵雄都站在玻璃球旁邊。

「峰兒,到爺爺這裡來。」周戰天慈愛的看著周雲峰道,

這是鐵雄已把放有玻璃球的石台搬到旁邊一個矮凳上。

周雲峰放小跑的來到周戰天身邊,一臉好奇的問道:「爺爺這個玻璃球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