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控室里的電子設備在磁暴波下就像觸電一樣,顯示屏先是跳動著,隨後畫面變成一條條紋絡,最後更是冒起了火花。

而其他艙室里情況也是如出一轍,所有人都是捂著耳朵和腦袋在地上來回翻滾著,面容扭曲變形。

很快,那些體型較弱的人鼻子開始流血,眼睛也布滿可怖的血絲。

「啊……」

當第一個人不堪折磨而暈死過去的時候,那種無孔不入的磁暴波終於停止了。

理查德馬丁從地上艱難的爬起來,抹了一把嘴巴上的鮮血,頭暈眼花的走到控制台前,抓著通訊器有氣無力說:「我……我是理查德·馬丁……我命令……即刻全速後撤……」 在磁暴波停止的間隙里,偵察艦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逃出了這片海域。

等退到安全地帶后,理查德馬丁沒能控制住身體,一個踉蹌又倒在了地板上。

嘴角有鹹味,用手摸了下,是鼻子又流血了。

有士兵過來把他扶了起來,「長官你沒事吧……」

「沒事……」

理查德馬丁搖搖腦袋,問道:「情況怎麼樣了,有沒有出現人員損傷?」

同樣鮮血糊了一臉的士兵,說:「報告長官,三組的亞倫中士處於昏迷狀態,其他人都恢復過來了。

另外偵查、監測、衛星通訊等電子設備損壞率達80%以上。」

理查德馬丁點點頭,「讓設備組的人先搶修通訊。」

說著他的目光穿過總控室的強化玻璃,朝南郡島方向看去,目光里有掩飾不住的駭然。

一般情況下人是無法聽到超聲波的,不過在特定的頻率下例外。比如將100萬赫茲的聲波壓縮到20赫茲到2萬赫茲範圍,人類的耳朵就能夠聽到;

如果要形容它是什麼樣,大概就是比用指甲刮黑板難聽一百倍的那種,恨不得把腦仁都抓出來。

這種高頻率聲波非常恐怖。

它可以在極短時間內摧毀人的意志力,讓人瘋癲、精神失常甚至於自殺。

不過超聲波武器因為各方面技術條件限制,目前還無法應用到戰場上,更別提像這樣大範圍殺傷了。

理查德馬丁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但是這種令他恨不得飲彈自殺的超聲波讓他打心眼裡感到驚懼、恐怖。

他發誓,這輩子都不想第二次聽到那種聲音了。

……

就在英國偵察艦剛剛退出來的時候,澳大利亞一艘攻擊艦、一艘護衛艦也跑了過來。

相比於英國,澳大利亞要狂放了很多,絲毫不顧海洋守護者協會告誡的200海里的安全線,幾乎是開足馬力,長驅直入。

後果當然是非常嚴重。

在大地磁暴的作用下,兩艘艦船上的電子設備「噼里啪啦」一陣響之後、全部報廢。

隨後武器系統鎖止,輪機控制系統宕機停擺,直接拋錨在了大洋里。

當然也不能厚此薄彼,大地磁暴過後,送了30秒的超聲波給他們。

「啊……fuck……快停下來啊……」

「……」

兩艘船上接近600名官兵,此時無一例外的抱著腦袋大吼大叫,眼角充血,鼻血橫流,腦門青筋暴漲。

……

日苯過來的也是一艘偵察艦,他們比較狡猾,派了兩架無人機到危險區上空轉悠了一圈。

然後「哧哧」兩聲,無人機冒出一陣白煙,一頭栽進了大海里。

他們不死心,又派了兩架無人機進去,結果還是相同。

就在日苯艦船上的指揮官猶豫著要不要派第三波的時候,耳邊傳來了怪異的響聲。

吱————

送了40秒超聲波給日苯人。

多出的10秒算是為蝴蝶名器「小泉彩」附贈的。

超聲波30秒就到了邊界線,40秒幾乎是人類的極限。

當超聲波停止后,艦船上99%的人都是口吐白沫,眼睛、鼻腔往外大量滲血。

和這幾個國家有相同遭遇的還有美國、俄羅斯、德國等6個國家。其中法國艦船開到半路上不知為什麼又返航了,而中國乾脆就沒去。

……

當得知南太平洋發生的事情后,各國政府為之震怒,美國、英國甚至想到了動用戰術核彈,不過命令終究是沒有下達。

大地磁暴在現代戰爭中有多恐怖自不用多說,超聲波更是防不勝防。

最關鍵是,艦船上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磁暴波從何而來?

萬一旦動用戰術核彈把對方惹怒,人家跑家門口使用磁暴波,後果不堪設想。

一句話,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南郡島只是對方的一個「玩物」,就算摧毀了又能怎麼樣?以人家展露出來的實力,沒了南郡島還可以建個北郡島或者西郡島,沒必要跟對方死磕。

總之,南郡島和各國海軍的第一次試探性交手,就這麼虎頭蛇尾的結束了。

韓義不知道,讓水下機器人整整防備了三天。

為了防止哪國政府想不開,動用核武器製造海嘯覆滅南郡島,還在四個方位設置了「反衝擊波儀」。

三天後,聯合國那邊的海域審批下來了,在簽字生效后的第一時間、韓義讓機器人在島內架起了從製造商交易平台上購買的離子炮——射程50000公里。

也就是說,從南郡島可以打擊到任何一個國家的本土。

任何人再敢不經允許擅自進入南郡島海域,他就敢發射離子炮。

……

在金陵待了半個月,期間何瀟瀟帶大貓小貓回來了一趟,然後又回了燕京。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主 何瀟瀟走的第二天韓義就去了深城。

諸天之龍脈巫師 沈心的話讓他徹底放飛自我,道德已經無法再約束他,如果有的話,也只是一份做人的底線。

……

5月初的深城清爽宜人,沿海大道上一輛銀灰色捷豹正風馳電摯著。

駕車的是一名年輕帥氣的小夥子,而後座上手捧智能顯示器的正是林慧兒。

「好車就是不一樣,開起來真穩。」年輕人讚歎了一句,跟著問道:「姐,這車買多少錢啊?」

林慧兒頭也不抬說:「120萬。」

「這麼貴啊! 今夜有喜:誘拐腹黑BOSS 姐你現在真是發達了。」年輕人誇了一句,然後朝倒視鏡里林慧兒那張美艷成熟的臉看了看,眼睛里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

林慧兒嘴角翹起,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心裡是不是在想你姐不過是傍大款的小三對吧?」

「沒有,怎麼會呢!」年輕人趕緊否認,「姐你別多心。我就是感慨一句。」

林慧兒笑了笑,說:「是也沒關係。你姐本來就是傍大款,而且還是沒臉沒皮的那種。」

「呃……」年輕人被林慧兒一句話噎的臉通紅。

年輕人是林慧兒的堂弟,林海南。因為是在海南出生的。

從小跟林慧兒關係就好,上大學的費用還有一部分是林慧兒支持的。

去年大學畢業后北漂了一年,今年實在混不下去了到深城投靠林慧兒來了。

今天剛到深城。

聽到林慧兒自黑,林海南囁嚅了一下才問道:「那……他多大了?有50歲嗎?」

「60多。」

「呃……那個……現在人保養好,60多也不算老哈!」林海南再次被噎了一下,然後乾笑道:「那……他對你好嗎?」

「還行。」

看著林慧兒一臉毫不在意的表情,林海南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最後問:「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啊?」

「打算啊?」林慧兒想了想說:「混一天算一天吧。等將來他不要我了,我就回去找個老實人接盤……

前面路口下去左拐。」

等下了沿海大道,很快看到了前海壹號。

「哇……這裡真漂亮。」林海南透過前擋風玻璃看著前海壹號周邊景色驚嘆不已,「這裡房價很貴吧?」

「看樓層還有面積,普遍在10萬一平左右,最高的要到20萬。」

「比燕京中心地段房價還貴。」林海南驚嘆不已,隨後問道:「姐,你在這裡租的房子嗎?」

「差不多吧……」

上了電梯后林海南感覺不對勁了,因為林慧兒按的是最頂層。印象中,這種地段的頂層好像都很貴的。

來到進門口,林慧兒囑咐到:「今天就先讓你住家裡,不過記得不要胡亂走動,也不要亂動東西,知道嗎?」

「嗯!」林海南點點頭應聲到。

「滴——」

門開了…… 韓義在來深城的路上一直在考慮兩個問題——6G以及太陽能電池。

他有能力獨立發射衛星,不過場地方面是個問題,南郡島填充出來的土地都有用途,再單獨劃出一塊來用作衛星發射中心、其他項目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除開6G,商業用太陽能電池技術已經完全成熟了,包括大貓號飛機使用的氫燃料也擁有成套技術。

現在主要就是要儘快把這兩項技術投入到商業開發當中去。

不過無論是6G還是太陽電池,都會面臨著很多巨頭企業的競爭,他們不會把電訊跟能源這兩項傳統行業拱手讓人。

可以預見的是,接下來會是一場你死我活的商業戰鬥,其激烈程度絲毫不亞於真正的戰爭,甚至猶有過之。

……

此時一樓客廳里環繞著vitas的Звезда,正好到了高潮部分,那激情嘹亮的歌聲彷彿能穿透人的靈魂。

沙發上,閉著眼睛的韓義雙手環胸,在音樂填滿整個耳朵時、實際上腦海里正在看製造商交易平台。

他正在上面尋找目前地球能用得上的設備技術。

可惜,相比地球的科技來說、上面的物品大多都太超前了,比如各種超科幻交通工具、武器、星際戰艦、腦電波通訊器等等;

還有一個壓縮食品,只有膠囊那麼點大,就能維持碳基生命一天的能量所需。

「咦,這個不錯~」韓義誇了一句,看看價格,60粒裝12塊,蠻便宜的。

順手買了一盒。

很快手上一沉,真開眼一眼,手上多了個巴掌大的透明玻璃盒,三層綠色的膠囊整齊排列在裡面。

用手摁了一下盒子,玻璃蓋自動掀開,捏了一粒放到嘴裡,一股青草味填滿了口腔,還不等他細細品嘗,膠囊便已經融化。

很快他便感覺一道氣流從咽喉處流向四肢百骸,身體里隨之也湧起充沛的力量,感覺非常舒服。

韓義欣喜不已。

說實話,有時候明明不想吃飯的時候,偏偏肚子又餓,只能強迫自己進餐。就好比做實驗的時候。

有了這個膠囊,以後會節省很多時間。

就在他剛打算繼續研究的時候,門口隱約傳來了開門聲。

……

屋內流淌的音樂聲讓林慧兒知道,韓義過來了。

她第一時間就想讓林海南回頭。

「姐,拖鞋是哪雙啊?」

林慧兒一拍腦袋,無奈道:「最底下有一次性拖鞋。」

換好鞋轉過玄關,果然,韓義端端正正坐在水晶吊燈下的沙發上。

跟過來的林海南,還來不及驚嘆房子的豪華就愣住了。

不是說60多歲的老頭嘛,怎麼家裡還有個年輕人?

硬著頭皮走過來的林慧兒,問道:「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10點半。」說著韓義瞄了眼她身後大包小包的年輕人。

林慧兒就解釋了一下,然後又趕忙說:「帶他過來吃個午飯,下午就住到員工宿舍了。」

韓義笑了笑說:「沒事。就讓他住家裡吧!」

林海南很快便知道坐在那裡的年輕人是誰了,心裡頓時掀起了驚天巨浪,他怎麼也沒想到堂姐口中的「大款」居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