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事情.一定有內情.

洛斯閑閑翻過一頁書:「隨你不過我要是有事.記得隨叫隨到.不要耽誤了.」

這語氣如此理所應當.

還有點欠扁.慕樂暗自想著.

不過這話給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說.而且人家洛奈也沒有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答應得很迅速:「我知道.不會耽誤的.」


「恩.」

然後事情就這麼拍板決定了.

關鍵是洛奈的動作實在迅速.當天晚上就離開了.

反正她肯定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現在也只是通知他們一聲而已.慕樂不過是洗了個澡.再出來.發現客廳里所有的水果都消失了.

尼瑪洛奈你這狠心的.好歹給我留幾個草莓啊..

慕樂只覺得客廳空蕩蕩的.頭頂似乎還有烏鴉飛過的「呱呱」聲.

「走這麼快.急著投胎啊.」慕樂轉身回房間.雖已開春.但是空氣中還是有幾分冷意.慕樂趕忙上床上躺著.拉過被子蓋好.

洛斯推開浴室門.毛巾搭在頭上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慕樂稍微直起身子:「洗完啦.」


洛斯不經意間抬眼.


然後就愣住了.

連呼吸都重了幾分.

「怎麼了.」慕樂眨眨眼.不解.

洛斯的眼睛都差點被鏟屎官頭上撲閃著的白色耳朵萌瞎了眼:「鏟屎官……你有這愛好.」

隨即反應過來.想起這幾天一直聞到的那種香味和今晚洛奈突然說要搬家的舉動.

「什麼愛好.」慕樂疑惑低頭.突然被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一條細細的尾巴閃瞎了她的鈦合金狗眼.

這……這是啥.

順著尾巴的來源.慕樂只覺得自己屁股上好像是多了點什麼東西……

上帝.到底發生了什麼.

慕樂驚恐的地睜大眼.看著洛斯一步一步很閑適的朝自己走過來.

如果忽視他眼裡危險的光芒.慕樂一定會覺得他只是很平常地走過來要自己給他擦頭髮而已……

頓時覺得她這輩子日子就要到頭了.大概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洛……洛斯.我們先冷靜思考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好不啊.」

「喂喂你不要壓過來啊..」

「你給我恢復一點理智啊混蛋.」

「嗷~~~~~~」

隨著一聲慘叫.某個房間的聲音突兀的劃上了休止符.

隔音法術就是這個時候用的嘛.

這種天地失色日月無光的日子……絕對媲美髮情期……慕樂只覺得自己已經選擇狗帶.可是尼瑪為什麼自己體力突然好了這麼多.不管被怎麼翻來過去的揉捏都沒有暈過去.

這不科學啊摔.

她什麼時候體力這麼好了.

渾身無力的趴在床上喘著粗氣.慕樂無意間瞄見洛斯起了身.

這是.終於要解放了嗎.慕樂簡直感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再這麼折騰下去她真的要因為縱yu過度早早去見上帝他老人家了呀.

唔.方向好像不對.

壁櫃的那個格子.

洛斯伸手把抽屜拉開.裡面靜靜躺著上次管家大人給送的那個神秘的箱子.慕樂幾乎已經忘記還有這種東西了.現在突然這麼被翻出來.那種「天要亡我」的感覺又回來了.

洛斯對那把鎖似乎挺有興趣.拿在手裡把玩了一下.然後手一捏.那鎖就成了渣渣.

「裡面是什麼.」不得不說.都這個時候了慕樂的好奇心還是那麼強烈.

洛斯臉上的笑容簡直晃瞎了慕樂的眼睛:「都是好東西.你很快就知道了.他們很貼心.」

..慕樂不解.

洛斯單手托著箱子走過來.遞到慕樂面前.

一瞬間好想眼瞎..

各種尺寸的嗶..和嗶..和嗶..都是些什麼東西.居然在某些嗶..上還標註了各種口味任君挑選.慕樂只覺得自己感受到了來自獸人國度的森森惡意……

她上輩子一定是無惡不作的大壞蛋.稱霸壞蛋界一百年不動搖的那種.

不然這輩子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鏟屎官.既然你的表情這麼激動.我就勉為其難陪你一個個試試吧.」洛斯臉上寫著「既然鏟屎官這麼感興趣我也不是不可以」.慕樂連笑的力氣都沒有.弱弱開口:「其實我對這些沒興趣……」

「恩.」很危險的聲音.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遠在獸人閣的洛落好不容易處理完堆積的文件.抬頭的時候默默算了一下日子.

恩.好像就是今天了、

祝祭司大人和慕樂有一個……不.應該說是很多個美妙愉快的夜晚.

恩.還是順便為慕樂點一支蠟燭好了.畢竟她們也算是朋友.

世界那麼大.慕樂一定不是算得上「悲慘」的那類人嘛.沒事的.

黎小圓算起來.似乎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過慕樂了.

這是要消失的節奏.

這天給慕樂打了五個電話都沒人接.黎小圓覺得自己還是應該主動上門去瞧瞧.離笙上次沒有和洛斯一起回獸人閣.所以對「某些事」並不知情.因此也沒有阻止黎小圓.

按了門鈴半天沒動靜.黎小圓有點不淡定了.

花店沒人.屋子也沒人.

如果是出門旅遊.慕小樂絕對是事先要通知的.

離笙停好車上樓.發現黎小圓站在門外皺眉.

屋子周圍有法術的波動痕迹.

「屋子裡沒人.離笙你能聯繫洛斯不.」聽見腳步聲.黎小圓桌轉身看著離笙.

「沒人.應該有啊.屋子有祭司大人法術的味道.」離笙疑惑的說.

「有人.我都按了那麼久門鈴了.要是慕小樂在家早就來開門了.」黎小圓否認.突然想起自己似乎有一把備用鑰匙.

因為幾乎不用.黎小圓倒是一開始的時候忘記了.

掏出鑰匙直接開門.

「等等小..」那個「圓」字還沒有說完.黎小圓就已經打開了門.

某些聲音逸了出來……

「不……不要……慢一點……不要了嗚……」

走廊轉角處.黎小圓似乎看到了一抹瑩白的肌膚一閃而過.這是……客廳play.慕小樂這聲音.似乎來不起了啊……

黎小圓眨眨眼.淡定退出.關上門.

「快走.不然一定會被洛斯人道毀滅的.」黎小圓拉著離笙就走.

離笙耳朵比黎小圓還尖.此刻臉成了大紅布.幾乎說不出一句話.只覺得自己死期已到.

祭司大人的現場版……他的人品怎麼會如此爆棚……

以後要是沒辦法陪在小圓身邊怎麼辦啊……

另外一邊.慕樂迷迷糊糊開口:「大門那邊……有聲音……呃啊……慢點……」

洛斯將慕樂抵在牆上.半個身子的重量都掛在他身上:「你聽錯了.」

濡濕的聲音.以及摩擦發出的水聲讓慕樂根本無法思考.

上帝.求拯救啊.. 二人打坐一會,開始各自恢復魂力。

徐默的回覆速度稍快一些,起先睜眼,見身姿如仙的白狐兒還在入定,便拿出些果子和一隻雞吃起來。

無盡深淵嘶吼依然,眼前茫茫霧氣氤氳,前路會在何方?

此次蠻獸園之行意外進入蟠仙洞,是徐默始料未及的,想到之前在蟠仙洞現世時的古怪情形,徐默不由得想起天象圖與這蟠仙洞該是有些聯繫。

孤絕崖武瘋子不就是捕龍者的傳人嗎?如此算來,捕龍者也是他的師尊了。

徐默想到此不禁抹了抹油嘴朝無盡深淵大喊:“師尊也給我派個神獸唄!”

但迴應他的,只有無盡的回聲。

深淵之中的一處黑暗石洞之中,一雙黃澄澄的眼睛亮起,微微眨了眨眼。

忽聽“嗷!”的一聲,便見石洞之中竄出一道火影。

火影浮在半空,向遠處的甬道口望去,兩個如螞蟻般的人影在霧氣之中若隱若現。

“譁!”

一對十丈長的火焰翅膀展開,撲打着向上飛去。

剛扔下最後一塊雞骨頭的徐默猛覺一股熱浪襲來,心生警覺,立即對仍在打坐的白狐兒道:“師姐,有危險!”

白狐兒一睜眼,便被嚇了一跳,在她眼前赫然浮着一隻巨大的火鳥。

火鳥的頭部扁平,鋒利的巨喙冒着一股火氣,如甬道洞口般大小的亮黃巨眼有些好奇的望着二人。

徐默運起魂力抵抗着火鳥身上散發出的無盡熱力,驚道:“這是傳說中的赤火翼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