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賓客們也拱手微笑說道:“恭喜孔家主,雙喜臨門。”

孔家尷尬的回禮笑道:“謝謝諸位,同喜同喜。”

此時的趙雍才明白父親的意思,看來這個公子早就知道了一切,而且自己的兒子竟然還是公子的弟子,那趙家以後不是插上翅膀了嗎? 趙乾坤的內心也是一陣狂喜,能和公子搭上線,又能和萬家做成聯橋關係,看來以後的趙家不用在看那些世俗目光了。

就在衆人恭喜孔家主的時候,孔秀兒走到趙西風面前說道:“對不起,我還是不能答應你。”

這一句話讓當場的賓客都是一愣,這孔秀兒要做什麼?對方已經答應了。


“我能問爲什麼嗎?”趙西風問道。

“因爲這三件事,不是玩笑,我父母也不知道我身體的事情,他們以爲我修煉緩慢,其實我體內含有一種寒毒。”孔秀兒解釋道。

孔軍和衆人聽後又是一驚,這到底怎麼回事?

“秀兒,你說你身體有寒毒?”孔軍驚訝的問道。

“是的父親,其實在我12歲的時候,我就發現了,只是我給你們說的時候,你們說那是一種能力,時間久了,那種寒毒就開始侵蝕我的靈力,所以我也沒有和你們說。”孔秀兒解釋道。

這一下,全場都安靜了下來,要知道寒毒那可是致命的,而這孔秀兒竟然能活過20歲,也算稀少的。

“秀兒你放心,不管真假,我一定會娶你。”趙西風正色說道。

“謝謝你,我不想耽誤你的感情,希望你能找到屬於你的幸福。”孔秀兒說完,就向着內堂走去。

淚水劃過兩位年輕人的臉頰,沒有人去說什麼,修仙者壽命悠長,兒女私情只不過是年輕人的一種衝動。

“孔伯伯,我想帶着秀兒雲遊大陸,如果您要阻攔,我趙西風任您打罵。”趙西風說完,就追向孔秀兒。

孔軍愣愣的呆立在當場,內心也是一頓的酸楚,這都什麼事兒啊,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怎麼還聽到自己的二女兒體內有寒毒呢?

衆人也不知道怎麼去化解這尷尬的場面。

這時趙乾坤爽朗一笑說道:“這是年輕人的事情,我們這些老傢伙就不要參與了。來,孔家主我們準備送親吧。”

“是啊,年輕人的事情,還是交給他們自己吧。”衆人附和道。

內堂中,孔秀兒來到孔星兒面前。

“二妹,你怎麼哭了?是誰欺負你的?”孔星兒掀開蓋頭問道。

“沒事大姐,我是爲你高興才哭的。”孔秀兒勉強微笑解釋。

這時孔霞兒奶聲奶氣的說道:“纔不是呢,大姐都是那趙西風弄哭了二姐,你要替二姐報仇。”

聽到小妹的話,孔星兒拿下蓋頭,抄起長鞭就打算衝出內堂準備弄死這個趙痞子。

“大姐,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趙秀兒連忙阻止道。

“說什麼說,你是我妹,誰要動你一下,今天姑奶奶也不成親了,就劈了那趙畜生。”孔星兒發狠的說道。

“對,我支持大姐,劈了那趙畜生。”孔霞兒起鬨到。

剛進入內堂的趙西風傻了,這是要殺自己?身體瞬間僵硬,呆呆的站在內堂。

孔秀兒也是無語了,連忙拽住大姐:“大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現在不能出內堂的。還有你霞兒沒人欺負二姐,你跟着起什麼哄,二姐哭是因爲二姐時間不多了,所以纔會哭泣。”

孔星兒聽到這裏,轉過頭去,呆呆的看着孔秀兒。

“秀兒,你說什麼時間不多了?到底怎麼回事?”孔星兒問道。

孔秀兒看到大姐也冷靜了下來,就將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到孔秀兒體內有寒毒,孔星兒一下變的好像失去什麼一樣。

就在三個姐妹不知所措的時候,“咚咚咚”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異界大建設 秀兒開門,是娘。”孔夫人帶着趙西風說道。

當房門推開的時候,孔秀兒看到後面的趙西風,連忙將孔夫人拉進房門,然後“咣噹”又關了起來。

“男人不能入內,你在內堂等着吧。”孔秀兒說道。

趙西風一聽,連忙回到內堂,就那麼呆呆的站着。

“秀兒你告訴爲娘,你身體的寒毒是真是假?”孔夫人問道。

“是真的,當時我和你說過,我身體寒冷,每到子午夜時,體內就異常的虛弱,您說我是成年了,可是我查了那麼多醫書,上面的症狀都和我的不一樣,後來我在一本雜醫論上看到,我中的是寒毒。”孔秀兒解釋。

房間也是寂靜一片,呆萌的孔霞兒也不知道她們在聊什麼,對她來說,什麼都是新奇的,所以也有了一個外號小魔女。

“秀兒,你喜歡趙西風嗎?”孔夫人問道。

“娘,你這是什麼意思?”孔星兒問道。

“嗯,第一次撞見的時候對他還有些印象,談不上喜歡。”孔秀兒解釋。

“我不喜歡,他可是睜眼瞎,而且名聲也不好。”孔霞兒氣鼓鼓的說道。

孔夫人看着小兒女那氣鼓鼓的樣子,就撫摸着她的臉頰。

“我們家霞兒太小,不懂這些,等你長大後,就會明白的,而且我們家霞兒可是喜歡公子那樣的英雄人物不是嗎?”孔夫人微笑說道。

“嗯,就是。還是娘懂我。”孔霞兒一臉正經的說道。

看着孔霞兒那奶聲奶氣的樣子,房間內也緩和了很多。

“秀兒,那你是否願意接受趙西風呢?”孔夫人再次問道。

“這……女兒還沒想好,女兒只想遊歷一下大陸,起碼這樣的生活是我一直想要的。”孔秀兒再次解釋。

孔夫人微笑的點了點頭,抓住孔秀兒的手,推開房門,就向內堂走去。

孔星兒不明白孃親這是要做什麼,剛想阻止,門就別關上了。

孔霞兒兩個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然後又看向大姐。

“大姐,孃親帶二姐做什麼去了?”孔霞兒問道。

“不知道,我們等等吧。”孔星兒解釋。

就在兩人走向內堂時,孔秀兒突然明白孃親的意思,只是她還沒有做好任何的準備。

傻站着的趙西風看到孔秀兒後,心臟跳的更加劇烈。

“西風,今天是我大女兒出閣的日子,本來我也不想參與你們年輕人的事情,但是我不想讓我的二女兒活在家族權勢上,我將她交給你了,雖然時間短暫,希望你們能幸福的在一起。”孔夫人說道。


趙西風一聽,連忙跪下磕頭:“多謝伯母成全,我一定會好好守護秀兒的,請您放心。”

“嗯?你還叫我伯母?”孔夫人不滿道。

趙西風連忙改口說道:“多謝岳母大人成全我們。”


旁邊站着的孔秀兒臉色一陣紅韻,那美麗的模樣讓趙西風都傻了。

“去吧,好好的履行自己的承諾吧。”孔夫人微笑說道。

趙西風拉起孔秀兒的手,朝着孔夫人深深作揖,然後就飛向天空。

衆人看到趙西風牽着孔秀兒的手,離開孔家都傻了,這難道是成了? 孔軍看到也是一愣,難道夫人真的勸動秀兒了?只是秀兒的病也會給趙西風帶來不少的困擾吧?

就在孔軍思考的時候,趙乾坤走了過來說道:“親家公,我們什麼時候坐下來談談呀?”

“趙世伯,只是這秀兒的病?……”孔軍剛說出口。

趙乾坤擺手說道:“無礙,讓他們去吧,我們修仙之人早就看淡了這些,只是這習俗不能改變,你看呢?”

“是,既然世伯都這樣說了,那我們有時間定一下吧。”孔軍說道。

房間中,孔夫人也將秀兒和趙西風的事情解釋了一下,小丫頭霞兒卻一直嘟着臉,因爲在她眼中,這個趙西風就是一個不入流的二世祖。

“孃親,你的意思我懂,只是我怕妹妹一時還接受不了。”孔星兒說道。

“娘是過來人,來,將頭冠戴好,這蓋頭不要在掀開了,這是等你夫君掀開的。”孔夫人微笑的給孔星兒整理頭冠。

孔星兒聽到孃親的話,小臉也開始泛紅了起來,如果被外人知道,孔星兒這個母暴龍還這樣小女人一面,估計全部吐血身亡。

姜衍可不知道後面發生的事情,他現在正開心的拋撒着資源。

半個時辰後,喧天的鑼鼓聲在明陽城上空響起,城內的修士們都歡呼起來,有的修士朝着天邊放起了法術,炸開的火花就和煙花一樣美麗。

“來了,接親的隊伍來了,”一名家僕喊道。

看着浩浩蕩蕩的接親隊伍靠近孔家,送親的賓客們也開始歡呼起來。

萬勇穿着紅色的喜袍,騎着一頭金黃色的龍駒馬,那威風勁十足,讓送親的隊伍也是連連點頭。

“新郎官萬勇接親儀式開始。”孔家管家喊道。

陸陸續續的人都開始拿出自己的道具,第一排一羣男丁高舉着長戟,腳下綁着長長的絲線。

“這是要做什麼?”姜衍問道萬娘。

“這是一種習俗,長戟和長線代表着長長久久,新郎官需要在長戟下跨過長線。”萬娘解釋道。

“哦,還有這樣的習俗,有趣。”姜衍微笑的看向那裏。

當萬勇走過長線時,一羣丫鬟拿着火盆走了過來。

“這個我懂,跨火盆!”姜衍連忙說道。

“夫君,這可不是跨火盆,這是打火盆,表示這生活紅紅火火,等星兒到咱們萬家纔有跨火盆的。”萬娘嬌笑回答。

這讓姜衍都不好意思在說話了,只能傻傻的看着。

萬勇用長棍將火盆打翻後,幾位孔家叔伯拿着一副字畫走到萬勇面前。

“清河一點紅,流放萬古今。”一名叔伯說道。

萬勇提筆在那書畫上寫着一排小字:燭夜似熒光,子孫萬代傳。

姜衍愣住,內心都想吐槽了,這明顯是一首污詩嘛。

“夫君,這是習俗,也叫勇過三關。”姬如雪解釋道。

“嗯,行了,你們兩個都懂,就是我不懂,我繼續看。”姜衍無奈的吐槽道。

看着姜衍吃癟的樣子,二女都握住嘴巴偷笑起來。

這時管家喊道:“見高堂。”

萬勇朝着上座的孔家和孔夫人深深一拜,然後又向幾位孔家叔伯長輩一拜。

“迎新娘!”管家再次高喊。

此時的鑼鼓聲又開始響了起來,衆人也開始歡呼了起來。

孔家的一位姑姑揹着孔星兒就走了出來,踩着那種蓮花步讓姜衍看的眼角一頓抽搐,這要是放到地球,估計那些二人轉演員都要下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