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趙雲的身邊一股氣流產生,不少的碎石都是被擊飛,讓遠處的李易都是感覺到一股大風出來。

看到趙雲已經放出一部分氣勢,李易也就是放心了,等着貂蟬的到來。

他相信,只要貂蟬還在司徒府邸,就一定會出來,因爲她不管怎麼說也是紅色品級的存在,就算不是戰鬥職業,那無敵的魅惑能力,真是男女通殺。

也就除了太監以外,沒有任何剋星。因爲這是天生的,不是後天訓練的,也就是上天賞賜給她的力量。


不一會,本來嘈雜的司徒府一下子靜了下來,估計是趙雲的氣勢起了作用。

讓那些家丁和護衛都知道來了狠人,上去再多也是送死。

“踏踏。踏踏。踏踏。。。”輕盈的腳步聲響起,一個紅衣的女子款款的走來。

“美,真是太美了。”李易直直的看着她,一時間腦海裏一片空白,什麼樣的語言都是無法形容她,她就是美麗的化身,就如同白天的太陽,夜晚的月亮。

沒有任何事務可是媲美,集萬千美麗於一身,讓人無法自拔。

“美。。。”趙雲也是癡癡的說道,並且眼神有些癡呆,甚至還流出了口水。

怎麼說趙雲如今纔是十九歲而已,正式對女人充滿朦朧的年紀,以往一直在戰鬥,也就沒想過結婚生子之類的,乍一看到貂蟬這樣的美女,直接把持不住了。

“啪。。。”張讓見此,直接抽了李易一個耳光,把他給打醒了。

“你,你找死。。。”剛醒來的李易十分暴怒,正要攻擊張讓,忽然醒悟了過來。

原來是包裹裏的南華玉佩起了作用,只感覺到一陣清涼傳來,貂蟬的美麗也就是不那麼讓他着迷了。

這時南華玉佩發生了作用,把貂蟬的魅惑給阻擋了,讓李易時刻保持清醒,不被迷惑。

“呼,多謝。”感受到,自己恢復正常李易對着張讓雙手一拱,表示感謝。

“不可,不可,這些都是我該做的,主公不必如此。”張讓連忙避讓,他可不敢讓李易給他行禮。

“好了,站好嘍,受我一拜。”李易則是不管他,他是有恩就報有仇必報。

等李易看到趙雲的時候,心裏那個樂啊。

“哈哈,終於看到趙雲吃癟的時候,真是好玩。”不過等他看到張讓上前的時候,直接把他攔了下來。

他可不想讓張讓有所損傷,實在是趙雲實力太強,如果被張讓攻擊,會自動反擊,那反擊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已張讓的小體格,估計會直接秒殺。

“寶貝,看你的了。”想到包裹裏的玉佩,李易直接拿了出來,慢慢的走到趙雲的身前,把玉佩緩緩的放了過去。

“刷。。。”趙雲直接搖晃了幾下,讓自己清醒了過來,看着眼前小心的李易,十分不解。

“主公,我這是怎麼了,怎麼頭有些暈呢?”趙雲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你先去附近休息一下,這裏交給我和張讓。去吧。”李易直接讓趙雲下去了。

然後看向走來的貂蟬,這一次,因爲玉佩的保護,他可以好好的看看貂蟬。

發現真是美麗動人,女子的美麗都在她的身上體現。 王瘋子忍耐這些已經太久,如今總算有機會將心中所有忍耐的情緒都傾訴了出來。複製本地址瀏覽62%78%73%2e%63%63這位已經忍受折磨忍受五十餘年,被所有人視為瘋子的老人,在這一刻總算是獲得了短暫的寧靜!

終於能夠酣暢淋漓的醉倒一次,可以不用再受到心中的那些痛苦折磨。但王瘋子能醉,林白卻不能醉,因為他要做的事情如今不過是開了個頭而已!因為在禁蛇身上牽繫著陳白庵、魯燕趙和烏爾善這三條人命,不管山裡究竟是藏著什麼玄機,他都比必須進入其中。


「咦,王瘋子竟然喝醉了?」就在此時,手裡捧著幾個碟子的庄老闆推門進屋,看到趴在桌子上,鼾聲連天的王瘋子后,臉上不禁露出一抹詫異神色,道:「小兄弟,還真是有你的,這王瘋子可是出了名的能喝,沒想到竟然還是被你灌趴下了。」

「他不是能喝,是心裡藏了太多事,所以才會千杯不醉。算了,不說這些了……」

眼瞅著庄老闆看向王瘋子時候的那不屑眼神,再想想王瘋子所講的一應事宜,林白剛想替他辯駁兩句,但話說出口,卻也明白,如庄老闆這些人,對王瘋子成見已深,僅憑自己的幾句話,也難以改變現狀,便止住話頭,從錢包里又掏出一疊錢放在桌上,緩緩道:


「這些錢我就放你這了,以後他要是在喝酒的話,他喝多少你就給他多少。再過段時間,如果錢用完了,我會派人再往你這送的,就記在我的賬上好了。」

聽到林白這話,庄老闆臉上滿是震驚之色,他實在是沒想到,林白對這爹不疼娘不愛,多看一眼都覺得嫌棄的王瘋子,竟然會這樣高看一眼。不但先前就出重金給他求一醉,現在更是又拿出錢,說是要管王瘋子今後的酒錢,讓這老東西喝到飽為止。

也不知道這王瘋子究竟是跟這小兄弟講了什麼瘋話,還是灌了什麼迷.魂葯,才會如此。

「怎麼了,是有什麼問題,還是錢不夠?如果這些錢不夠的話,我還帶了卡,可以給你轉一部分。」見庄老闆久久無語,林白還以為是這庄老闆有什麼為難的地方,便疑聲道。

「沒有,沒有,錢足夠了。」庄老闆聞言連連擺手,眉開眼笑的又把錢裝進口袋后,向著王瘋子看了眼,感慨道:「這老東西這次是碰到貴人了,沒想到小兄弟你竟然這麼大方,要是等這老東西醒過來聽到這消息,怕是要高興死了。」

「這是他應得的東西。等王前輩酒醒了,你告訴他,就說我進山了。如果我還有命回來的話,當年的事情,我會替他討一個交代。」林白輕笑了兩聲,有些意興闌珊的起身,有關禁蛇的隱秘,已經從王瘋子口中盡數掏出,飯也吃了,再留在這裡,也是徒費時間。

「好,小兄弟你放心,我一定把你的話轉告給他。」雖然對林白的話,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庄老闆還是陪著笑臉,笑眯眯的把林白的囑託應承了下來,然後有些狐疑的喃喃自語道:「這山上是出了什麼邪門事兒,怎麼三天兩頭就有人往山裡跑。難不成現在外面的人膽子越來越大了,連野人都不怕了?看起來我是要轉運了,得趕緊再請幾個人幫忙才行。」

「庄老闆,你說在我之前也有人進山了?」話出口時,林白人已走到門口,但聽到這話后,還是折返回來,鄭重其事的望著庄老闆,疑聲發問道。

「可不是嘛,從上個月開始,隔三岔五就有人往山裡面去。」聽到林白的話,庄老闆不禁暗暗咋舌,自己剛說話的聲音只是自語而已,聲如蚊蚋,卻是沒想到,竟然被林白聽得這麼真切,但他也不敢多問這財神爺,只是笑眯眯的回答道。

一直有人在往山裡趕?!聽到這話,林白心中不禁一凜,他著實有些想不通,怎麼著會在這節骨眼上,有那麼多人進入神農架,神情瞬間緊張了些許,眼眸中更是露出一抹期待之色,將魯燕趙的容貌向庄老闆描述了一遍后,鄭重其事道:「庄老闆,你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見過!他進山的時間可不短了,就是在他進山後,進山的人才慢慢多起來的。」庄老闆沉思片刻后,一拍大腿,應承了句,笑道:「那位也跟小兄弟你一樣,出手闊綽的很,所以我印象就比較深。我記得他還跟我打聽了渡雲大峽谷。怎麼了,他是小兄弟你的朋友么?」

「我來這兒就是找他的,家裡人見不到他,擔心的很。」林白聞言后,眼眸中欣喜之色大作,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總算是找到了魯燕趙的下落,雖然只是確定了個大概,但是也能省下不少時間,平靜了下心情后,他又對庄老闆道:「如果我那位朋友再過來的話,你讓他千萬不要離開,就說是他的小師弟說的,讓他在這裡等他。」

「小兄弟你就放心吧,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了!」林白剛才那些錢可不是白花的,而且這囑託又不是什麼難辦的事兒,庄老闆當即便把胸口拍得震天響,義不容辭道。

林白聞言道了句謝,向著趴在酒桌上喊聲震天的王瘋子看了眼,轉頭便向著屋外趕去。

從王瘋子口中聽了那麼多有關神農架,有關野人和禁蛇的事情,以及得到了魯燕趙的消息,林白早已無法按捺得住心中的激動,急切想要趕往渡雲大峽谷,看個究竟。

不過讓林白沒想到的是,他剛走出農家樂的大門,卻是被庄老闆又喊住。然後胖乎乎的庄老闆,竟然硬給林白塞了兩瓶自家釀的燒酒,讓他留著上山禦寒喝。

對於庄老闆的好意,林白知曉若是自己不接,反倒不美,倒是辜負了這山裡人的一片淳樸熱心,是以也沒有推辭,便將酒接過來,寒暄幾句后,便向山中趕去。

和來時不同,走出岱家山之後,便已是進入了神農架原始森林的核心區域。而為了保護生態環境不被破壞,這一片並沒有被過度開發,是以山林間就只有一條蚰蜒小路。這是千百年來,生活在神農架的村民們,用他們的腳,一寸一寸丈量出來的道路。

不過儘管道路崎嶇,但林白的速度卻是一點兒都沒有降低。武道修為進入先天之境后,他的力量和爆發力,已經遠超常人,先天真罡在周身鼓盪,誅邪辟易,速度快到了極致。

只是短短半個小時之後,腳下的山路終於到了盡頭,而在林地間的某處空地出,正有一座破敗的龍王廟,正孤零零的立在山林中,接受著風水日晒,雨打雪壓。

這應該就是王瘋子說過的,挖出過禁蛇的地方了!看到那已經破敗不堪,沒有任何香火氣息的破廟后,林白心中不禁一動,緩步向著龍王廟走去,想要看看這曾經挖出過禁蛇的地方,究竟是有著怎樣的玄虛,又是否隱藏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奧秘。

但剛一走進廟宇內,林白卻是不禁暗暗吃了一驚,只見和破敗的廟外不同,廟內的土層就像是被人用推土機挖了一遍,刨地三尺過一般!而且在那些挖出的土層中間,正有一個大概只有胳膊長短的岩洞,黝黑森然的處於其中,想來這便是禁蛇曾經的棲身之地。

難不成除了自己之外,庄老闆口中那些之前進山的人,也是前來尋找禁蛇的?而且那些人應該對禁蛇的傳說知道的還比較詳細,若不然的話,也不會直奔這龍王廟!

因為林白可以篤定,以王瘋子的性子,是絕對不會把他知道的訊息告訴旁人的。看著地下深陷的那個大坑,林白神情不禁有些陰鬱,愈發覺得這神農架之中的形勢詭譎起來。

思前想後半晌,又繞著廟宇轉悠了大半晌后,林白也沒理清楚心裡邊那些紛繁的思緒,便也沒再多想,而是向著渡雲大峽谷緩緩行進而去。

不過林白此番的速度卻是降低了許多,而且身形更是非常注意隱蔽。因為龍王廟的發現,已充分說明神農架內絕非他一人,所以必須要異常的小心謹慎才行。

前行復前行,夜色降下之後,山林間靜謐一片,只有偶爾從山林深處傳來的野獸吼叫聲。向著黑魆魆的山脈掃了眼后,林白卻是緩緩停住了腳步,而後向一處靠近山麓的小溪流走去。

向著四下打量了一番后,林白隨手將溪流處一塊大石上的雜草樹枝清理了一下,點了堆篝火,然後盤膝坐下,吃了些乾糧,又喝了幾口庄老闆送的老酒,便開始屏息凝神的打坐養神,運轉法力開始在體內按照大小周天進行遊走,恢復接連奔波對身軀帶來的損耗。

山中形勢複雜,夜路怕是不好走,而且距離渡雲大峽谷所剩的距離也不是太多了,如果真如王瘋子所說那樣,這神農架裡面藏著許多不為人所知的事情,而且那些野人又藏著極大的蹊蹺。不管是尋找魯燕趙,還是尋找禁蛇,他都必須要早做準備,養精蓄銳才是。

雖然入夜後,山風漸漸變得凜冽起來,溫度更是急劇下降,但對於林白而今的修為而言,這些寒風卻是根本驚擾不到他分毫,只是盤膝落座,他便已神遊物外,內觀本心!

夜色漸深,山風漸起,吹得山林間葉片相撞,簌簌作響;溪水潺潺,奔波不止。而周圍除卻風聲和水聲外,就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幾聲獸吼,愈發顯得這夜色靜謐。 這些小嘍啰真的膽子太大了。

「你們是什麼人,這裡可是周家的地盤。」他們還不知道得罪的人,是他們這些人以前都是見不到的。

「周家,好一個周家,把這些人清理了,我不想在島上看到他們。」來人讓身邊的人,把這些以下犯上的人清理。

「他們只是一些不入流的,還不值大家把手弄髒,送他們離開島,永世不得進入。」洛夢櫻還是知道他們的手段,如果真的不說,他們只能死。

「少主,不可,讓他們離開就是對我們最大的隱患,還請不要插手我龍門衛的事情。」

龍門衛是守護島上安全的存在,他們這些人也只忠心洛夢櫻一家,其他人沒有人能力調動他們,也不敢和他們作對。

「龍門衛你們是龍門衛怎麼可能,那是傳說中的人,根本就沒有人見過他們。」

「你們臨死前可以知道我們的存在,你記得你還有活路嗎?」

龍門衛他們只是聽到過,想不到是真的存在。

那些人已經處理好了,離玥也好奇,她也不知道怎麼通知龍門衛,他們也不可能這麼及時過來。

「少主,龍門衛五隊聽候少主安排。」龍門衛的人都半蹲下來。

「都起來吧!」洛夢櫻是感謝他們的到來,可是他們還是好好的保護島上的安全,這樣他們在島上就是安全的。

「少主在上是坤,我們出不了島,我們聽到了主人還活著是不是。」龍門衛五團團長坤,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們這些人也一直很擔心,可是他們有自己的責任。

「活著,這樣我們把這些事情處理好了,就是你們主人,我父親就會回來了,島上的安全還是麻煩你們了。」洛夢櫻還是第二次見龍門衛。

「為什麼不讓主人回來,只要他回來,那些狼子野心的人,就要收心了。」龍門衛他們都是為了保護島上的人,是戰士不怕死的人,那些人要的東西,他們看不上,他們只要保護一方平安。

「你覺得父親回來就可以改變局面嗎?他們已經謀划已久,權利這個東西沒有得到就會想方設法得到,我不在乎權利在誰的手上,可是如果他們認為這樣就可以對付我們,那就讓他們好好動起來。」洛夢櫻不在乎勢力,可是不代表自己可以被人捏在手上。

「少主你現在的行蹤已經暴露了,如果沒有有能力的人保護你,讓我們這些人怎麼可以安心呢?」坤還是很擔心,如果少主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們這些人可是難辭其咎。

「如果我真的連自保的能力也沒有,有怎麼可以護島上所有人的安全呢?回去吧?」他們這些人跟著自己,只會更加惹人注目。

離玥還是不敢相信,那些身手不凡的人,真的是龍門衛嗎?

其他人看著他們的身手,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們剛剛想不到還要少主親自動手。

「少主,龍門衛的人一直都是注意島外的事情,就算我們的到來,只要沒有危險到島上安全的,他們也不會出動,可是怎麼知道我們有危險及時過來呢?」離玥就是想不明白,她有一種感覺和少主有關。

「怎麼不知道呢?我們在島上,那些人就不會錯過了,很快就知道了我們的所在,所以他們要對我們動手,你認為龍門衛就沒有人發現,只能說有人去攔住了信息,所以只是及時來幫忙。」洛夢櫻摸著手上的鏈子說。

「你是說龍門衛裡面也有人想要少主出事。」離玥震驚的問。

「如果是這樣,那他們為什麼會出現。」

「你還記得我們剛上島遇到的人嗎?我們可是留了東西給他們的,」

「少主是說他們母子,可是他們怎麼可能讓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龍門衛來呢?」

「你還看不出來嗎?那個婦人可是不是簡單的人,是她找了他們過來幫忙。」洛夢櫻本來只是猜測,可是龍門衛的出現,她知道自己沒有想錯。

「她有這樣的能力嗎?」

「離玥交待下去,那個孩子很快就會成為我們的成員,你們一定要照顧好他。」洛夢櫻就是一個讓他們自己選擇,如果她已經不在乎這些事情,那麼龍門衛就不會出現。

「是,少主。」離玥是看清楚了,洛夢櫻回來不只是為了清危險,還是建立新勢力,為了未來島上的主人。

「現在我們的行蹤,我們這樣走也沒有什麼用處,我們直接從這裡回到家裡吧!」洛夢櫻不能把危險帶給身邊的人,她不怕危險。

重生校花:帝少,請矜持 那我聯繫人,給少主準備好接待。」離玥不能讓洛夢櫻現在這個樣子回去,有人會認為這個少主,看著都不像。

「不用這麼麻煩,到我回到之後,舉辦一個宴會,請各大家族的人過來參加。」

「是少主。」

這樣就不用他們慢慢猜了。

「少爺,羽然到的少主已經回到島上了。」

「他們兩個人有沒有回來。」他們當然只的是辰曜和洛悠。

「他們只發現幽少主,其他人沒有發現,她好像有什麼安排,回到島上沒有直接回到主島,在那些小島上面好幾天了。」他們也看不懂洛夢櫻為什麼要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