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家老闆就讓我傳達在本店消費的客官!”這小二摸了摸頭便不在言語。

“知曉了!去吧!”馱着背的修士看了一眼這小二,便搖了搖手緩緩而道,神情之中多了一股凝重。

“趕緊吃吧!吃玩我們再去詢問!”

“好!”

那渾身纏着紗布的修士說道,隨即白毅等人便大口吃喝,片刻之後便再次向着屋外走去,這次是來到了一間藥鋪之中。

爲首的是那馱着背的修士,只見此人走在白毅等人的最前方,下一步便獨自站在收銀臺前,看向掌櫃,再次確認四周無人才緩緩開口道。

“不知客官要些什麼藥材,本店乃是依山而建,因此這藥材也是多的數不勝數!”這老闆看向這修士,一臉的笑容。

“天圓地方,無盡天地,無盡寶藏!縱使一脈全毀!吾心依舊不改!”

“唉···”這店家老闆聽到這話,猛然身體一顫,看向自己四人,隨即便是嘆了一口氣,神情之中也是充滿了一股惆悵與追憶。

“你們還是趁早離去吧!你們可知那盜聖世家白家之修與四重天的大劍門的弟子也來到這宜城了!不僅僅是他們,更有不少家族的精英也全部混入了這宜城,更是展開了無數調查!

我們盜雲之修這一脈也無多少族人了!你們四人還是趁早離開吧!這趟渾水莫要參與,否則定會命喪於此啊!這宜城現在看起來是如此風平浪靜,但是這一切都是寶藏未出的假象!

一旦這寶藏出世,整個宜城也是一場血雨啊!人人都想得到寶藏,但是想要得到這寶藏又豈會如此簡單?必定要有大攻略,大機遇者才能得到啊!

你們手中的地圖未必就是真的,或許別人也有相同的一份!因此你們也莫要高興的太早!我已退出江湖,不管世事了,一心一意只想在這宜城之中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並且給我們殘留的血脈一些建議罷了!


至於你們聽不聽那是你們的事情!但是至於我說不說那就是我的事情了!”這店家老闆看向白毅緩緩而道,白毅看的出來這店家並無壞心,從他的言辭之中更是能知曉,這店家的曾經也是這盜雲之修的血脈族人!

不僅僅是這些信息,從他話語之中白毅更是能感覺到,這如今平靜的宜城不久便會爆發一場激烈的廝殺!

衆人之戰,不爲其他,只爲寶藏!

“一日是盜雲之修,終身是盜雲之修!感謝老闆的告知,我等也有自己的心中報復!這趟渾水,我們四人是攪定了!”那馱着背的修士看向這店家神情堅定道。

“老夫就知道這樣!樓上還有空房!你們四人都去我樓上短住吧!住在客棧如今也不安全了!這也是我唯一能爲你們做的事情了!”這店家看向這面前的四人緩緩而道。

“如此便多謝了!”

隨後,白毅等人便向着這藥鋪的閣樓走去,這閣樓並不是客棧的賓館,這偌大的房間盡是上下高低牀,這一看,便是知曉這店家經常留人在自己的閣樓之中居住!

“此人當年也是我們盜雲之修!但是在一場尋寶之中,身受了重傷,上天有眼,保住了性命!從那以後便再也無法尋寶,這一聲疾病更是需要長時間的調理,因此與草藥結緣!

如今開了這家店鋪,也成爲了我們盜雲之修的耳目!不過那白家之修與大劍門的弟子都來了,看來這寶藏並不簡單!不一定是我們所知曉的那件絕品神兵利器!”

“你的意思是!或許我們此次尋寶的時間與另外一件寶物撞在了一起!如此便顯得更加混亂了!還是說不僅是我們要尋的寶物相撞,而是衆多修士要尋的寶物都與這件大的寶物撞在了一起,因此這宜城才顯得如此不太平?”

“沒錯!應該就是如此!若是這件寶物比我們的神兵利器還要貴重,那麼我們也可以改變目標!”

“我贊成!”

“附議!”霎時間這三位修士全部都看向了白毅,等待着白毅的表態。


“我同意!我雖修爲有限,但是必定會接近全能的去爲三位前輩提供一些幫助!”白毅連忙說道,隨即表態。

“你這一路發現了多少耳目?”那馱着背的修士疑惑的問道。

“我能看到的可疑之修一共有十二人!每一個修士的具體方位我都清楚!”白毅一臉自信道。

“什麼?你這究竟是什麼神通,居然還能知曉每一個修士的具體方位?”

“在乾坤門之中也算是把這風盾之術修煉到了小成的境界!方圓十里的範圍之中,一切都是實質化!百里的範圍之中也能感應到一些細微的動靜!”白毅笑了笑道。

“什麼?百里的範圍能感應!十里的範圍可以實質化?你······”聽到這話,這三位修士皆是一臉的震撼與駭然之情,心中對白毅的神通感到了一絲驚奇與期待,在他們眼中白毅是一個探測的最好幫手,他們一定要借用白毅的神通來探測自己想要的東西!

白毅心中也是感到一絲驚愕,那自己要尋找的寶地,雖然不在這宜城,但是這宜城的座標也在這自己的地圖之中,換句話說,白毅此刻已然偏航了,正在走另一條路線,但是這路線的最終也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地!

“明日,你帶領我等去暗殺這些耳目!一來爲了鎮壓別的修士!二來爲了表明我們的手段!三來也是再次證明你的神通之力!”

“好!”白毅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他們出了久良城貼着海邊一路向南,大概行了十多裏終於到了枯葉漁村,正好有一個漁民正在岸邊張羅漁網,星雲忙過去問道:“請問你知道怎麼去玄冰城嗎?”

漁民聽到聲音擡起頭看看星雲,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長久在大海中打漁的緣故,他的眼睛裏似乎也是一片汪藍,“玄冰城嘛,那裏可是不歡迎外人的。”

這玄冰城是被放逐的前朝魔法師們所建,從此他們過着與世隔絕的生活,不再與其它地方來往,不過就算如此,這些握有世界鑰匙的魔法師們仍是龍之國甚至獸族最大的隱患,唯恐他們有一天再次崛起重拾世界。

“我正要出海,你們要是想去,我帶你們去吧。”漁夫這麼說道。


星雲他們一聽,欣喜地說道:“太好了,謝謝,非常感謝。”

“不用客氣。”漁夫把漁網朝船上一丟,然後就上了船,“走吧。”

星雲他們於是紛紛上了船,幾個人擁擠在一條小船上出了海,今天的天氣晴朗無雲,是個打漁的好天氣。據漁夫所說,玄冰城的魔法師偶爾會來到他們村莊跟他們換取一下糧食和生活用品,“他們的生活一定很拮据。”漁夫這樣說道,一羣養尊處優的魔法師,現在卻苟且偷生的活在一個什麼也沒有的小島上,多少有些讓人同情。他們漁民偶爾也會上那個島上歇歇腳,跟當地的居民,也就是魔法師們互通買賣,但是玄冰城卻是不讓外人進的。

他們行了很久,眼前忽然出現了一片濃霧,大霧如同一道牆壁一樣立在大海之上,彷彿另一邊就是個不同的世界。

“玄冰城就在這片濃霧裏。”漁夫停下划動的船槳,然後對星雲他們又說道,“要等到太陽到頭頂的時候我們纔可以進去,先在這裏等一等吧。”說完漁夫把漁網朝着大海里面撒去,等到把漁網全都下到海里了,他就在懷裏拿出一個菸斗,裝上菸葉點了起來。

“不知爲什麼看到這片濃霧我就想起迷霧叢林。”星雲看着眼前的大霧心裏有一種怯怯的感覺,看來是上次在迷霧叢林留下了陰影。

“我也是。”夜幽也同樣說道,看來大家的感覺都一樣,眼前的這片濃霧應該也是由魔法召喚而來的。

“不好意思,今天起得太早還沒睡醒。”說着漁夫在船上躺下來,嘴裏還吐着菸圈,一副悠閒的樣子。

看到漁夫這個自在的樣子,他們都一派羨慕,上次像這樣悠閒的打發時間都不記得是什麼時候了。

漁夫小憩了一會兒,便伸了個懶腰站來說:“該收網嘍。”漁夫使勁拖動漁網,一隻只鱗光閃耀的魚兒掛着漁網被拉了上來。

那些落入船裏的魚兒還不甘心的跳動着,星雲他們也跟着這跳動的魚兒歡悅起來:“哇,真的好多魚啊。”

漁夫看着這些一臉驚喜的孩子笑了笑,他又拿了些菸草放到菸斗裏,然後點燃放在嘴裏嘬着,一股白煙徐徐的從他嘴巴里冒出來。這時漁夫擡頭看看太陽,此時的太陽已經快漫過頭頂了,“嗯,差不多了。”漁夫說道,他的眼睛望向眼前的濃霧。

星雲他們也順着他的目光望過去,只見一縷華光穿透了濃霧,濃霧彷彿宮殿的大門一樣被開啓了,從中間展開了一條寬敞的道路。

“這就是通往玄冰城的路嘛!”星雲看着眼前壯觀的景象,大霧彷彿被分開的洪流,仍在不停翻滾着。


漁夫點點頭,然後划着船向濃霧開出來的道路走去。

星雲仰着頭看着天空,天空只剩下一條蔚藍的直線,兩旁的霧氣如同斷裂的峽谷,高聳在兩旁。

“好壯觀的一線天啊。”星雲不免驚歎起來,這景象真是令人稱奇。

小船如一片枯葉,順着道路漂向了玄冰城。

在行了半晌之後,天空上突然下起了雪,雖說應該已是入冬,可下雪也未免太早了吧。

“奇怪了,剛纔不還是晴天的嘛。”星雲他們擡頭看看一線天,只見頭頂上竟已是烏雲密佈。

大概行了有一里的路程,他們終於看到了島嶼,不過眼前的景象可是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這是個什麼島啊。”妮悠一臉納悶地看着眼前。

“確實有點…獨特。”風嵐也說道。

只見眼前是一個冰雪世界,上面什麼也瞧不見,全是厚厚的冰層,天空上飄灑着鵝毛般的大雪,積雪看上去已經很深,像是已經下了很久。

小船漸漸靠到岸邊,星雲看到水面以下竟然也都是厚厚的冰層,這真的是一個島嘛,還是說這是一大塊浮冰。

“這裏就是玄冰島了,玄冰城就在島的中央。”漁夫哈着煙,眼睛望了望前面。

“非常感謝。”星雲跳上島嶼,只見腳下的積雪竟然已經快沒到膝蓋,他一個不留神險些滑倒,這腳下的冰雪倒是軟綿綿的。

夜幽和清新他們也相繼上了島,眼前的大雪阻礙了視野,看到的只是白茫茫的一片,絲毫看不清前方的路,更看不到那個所謂的玄冰城。

“好了,我就送你們到這裏了。”漁夫說道。

“謝謝您,非常感謝。”星雲他們不停對漁夫表示感謝。

漁夫和藹的笑了笑,回道:“不用客氣,那我就先走了。”然後他對星雲他們擺擺手,船槳對着岸邊輕輕一推,小船便駛離了小島。

星雲也對着漁夫揮手告別,然後一直目送着他劃遠。

忽然星雲覺得腦袋被什麼打了一下,就有什麼涼涼的東西鑽進了他的脖子,不禁讓他打了個寒顫。

“哈哈哈…”妮悠在一旁大笑着,剛纔她團了一個雪球朝着星雲丟了過去,直接命中他的後腦勺。

“妮悠!”星雲氣呼呼的叫了一聲,他甩甩身上的雪,然後俯身也捧起一把雪直接朝着妮悠撒了過去。

“啊——”妮悠驚叫着朝清新身後躲去。

“好了,你們別鬧了,我們還得去找玄冰城了。”清新說道。

妮悠躲在清新身後,看着星雲咧嘴壞笑着。

“這雪大得也有點離譜了。”撒隆看着玄冰島,這洋洋灑灑的大雪着實讓人感受到了冬天來臨。

“是啊,走吧。”夜幽踏着積雪朝前走去,每一步雪都埋到了膝蓋的位置。

星雲他們頂着風雪朝前走去,身後雪地裏留下一串串腳印,眼前的世界仍是茫然一片,可是就在這風霜之中,在這飄落的雪花之中,似乎除卻寒冷還夾雜着另外一些東西。 「你認不認識之前拿出『神靈草』的那個修士?」楊恆對藍田尊者問道,同時朝著拍賣行的方向走去。

「認識!不過沒什麼交情。他和我一樣是個散修,以前盧海城見過他一次,他應該就是盧海城的。」藍田尊者回道。

盧海城和辛龍城的距離並不是很遠,來回一個多月就夠了,而且和楊恆他們先前殺三個修士的方向相反。

楊恆心裡馬上就做出了決定,拿出一件尊級上品法寶,說道:「你幫我去一趟盧海城,用這件法寶把他手上的『神靈草』給我換過來。你現在出發的話應該遇不到戊興尊者他們。」

他接著拿出一顆「尊靈丹」,「這顆丹藥就給你了,你先找個地方把這顆丹藥煉化了再過去也可以,說不定路上會有什麼意外。你回來之後如果在這裡找不到我,就到道田城的楊氏丹藥去。」

藍田尊者看到楊恆手裡的東西,驚訝地半天沒說出話來。

一顆「尊靈丹」可以讓他突破到至尊境界中期,雖然和他現在的修為只相差一個小境界,但是實力和地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激動地從楊恆手裡接過兩樣東西,朝著城外走去。

楊恆到了拍賣行之後,讓柳源尊者幫他找了一個住的地方,然後在旁邊布置了一個陣法,把他剛剛得到的三個空間戒指拿了出來。

他在三個戒指里找了一番,很快就找到了瘦高修士使用的那個靈火戰技,「紫焰離火訣」,尊級中品戰技。

楊恆考慮了一下之後,還是打算修鍊一下這本戰技。

雖然他現在用八級靈火來施展這個戰技,威力不一定有天火圈大。

但是只要他的靈火進化到了九級靈火,再施展「紫焰離火訣」的話,威力就要比天火圈大多了。

過了兩天的時間,他已經可以非常嫻熟的使用這個戰技之後,便把周圍的陣法給收了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沒過多久,戊興尊者帶著兩個修士就找到了拍賣行。他看到楊恆之後,立即喝問道:「我們明玉宗那個跟你一起從包廂離開的修士是不是被你殺了?」

「你是不是在開玩笑?他是無妄境修為,我怎麼能殺的了他!」楊恆有些莫名其妙地回道。

「他是跟著你出去的,如果不是被你殺的,人怎麼不見了?」戊興尊者眼裡寒芒閃現,似乎已經認定了人就是楊恆殺的。

「我又沒讓他跟著我,現在你們的人不見了就說是我殺的,你們明玉宗也太霸道了吧?」楊恆冷哼道。

戊興尊者眼裡的怒火越燒越旺,正欲發作的時候,柳源尊者走了過來,對楊恆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前兩天參加交換大會的時候中途離開了,他們明玉宗的一個弟子在後面跟著我。後來那個修士不見了,他們現在說是被我殺了。這件事根本就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他們現在咄咄逼人。」楊恆回道。

柳源尊者聽了楊恆的話,臉色馬上就變陰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