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孟落日等人剛剛從皇宮中出來,所以對於孟落日的話,她還是相信的,當他知道了石壽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玉牌丟失的事情之後,反而平靜了很多。

“俊候向來做事兒公道,你們不妨真的就去俊候府吧。”

小夥計也在旁邊勸說,只要能把這幾個惹禍的傢伙送走,他就要燒高香了。

暫時雨瀟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雖然她在石壽的面前頗有地位,可是和其他的王公貴族還真的沒有什麼太多的交往,何況,在長安城中的很多紈絝子弟都曾經吃過他的苦頭,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曾經打過誰家的公子哥了,如果找其他人,還真的未必能夠幫助他作主,落井下石的可能性倒是不小。所以最後他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孟落日的提議。

幾個人很快就來到了一個高大的院門前,經過了通稟,很快就被傳喚到了府中,王昭君的父母都在俊候府中居住,聽到了遠在塞外的女兒有消息了,當然是馬上有請了,幾個人走進了俊候府,看到了在廳堂中央的一個小男孩的時候,不由得都愣了一下……

(本章完) 第3006章

而且,對方當初他們,從此以後不會再煉製這種毒藥和解藥,讓這種毒藥和解藥成為他們專屬的!

但是她又想到一件事,很有可能對方馬車內坐著的人,自己就是一名厲害的煉丹師,所以手上有如此厲害的解藥!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能解釋對方為何能解了他們的毒了!

想到這裡,青衫女子不甘心的看著身邊的兩個同伴,顯然也是在傳音商量著什麼。

三人沉默許久,最後青衫女子看著悟雲問道:「剛才是我們的不對,不應該打劫你們,希望前輩能原諒我們的錯,還給我們一些空間戒指!」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看出來,不能跟悟雲等人為敵了,別說悟雲的實力,他們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打不過!

就是坐在馬車內沒出來的煉丹師,輕鬆解了他們向來無往不利的毒藥,要是真的打起來,怕是對方隨便一把毒藥,就能讓他們這些人喝一壺的!

最後,三人和其餘人商量好決定,直接給悟雲賠禮道歉,希望對方能歸還他們一部分空間戒指,想要全要回來想想他們也知道不可能的!

「呵呵……現在知道錯了啊!剛才不是那麼凶嗎?」悟雲聞言笑著問道。

「前輩,對不起,剛才都是我們的錯!」青衫女子聞言咬牙跪在地上說道。

「前輩,對不起,我們錯了!」接著其餘人也紛紛跪在地上說道。

悟雲被這陣勢嚇了一跳,他跟著墨九狸久了,也不太喜歡被人跪著了,因此直接手一揮把所有人扶了起來!

「我看你們一個個長的也不差勁,實力也不低,為什麼在這裡做山賊打劫?」悟雲看著青衫女子等人問道。

聞言,對面的青衫女子幾人臉色微微一變,他們並不想把自己的事情說出來,但是現在他們所有人身無分文文,如果墨九狸等人不把空間戒指還給他們一些!

那他們可能未來一段時間的日子都沒辦法過下去了!

「想問我們的事情做什麼?」青衫女子身邊為首的另一個大漢看著悟雲問道。

「好奇的,你們要是能滿足我的好奇心,說不定我心情好會還一些空間戒指給你們!」悟雲看著對方故意說道。

「你說真的?只要我告訴你,你就能還給我們空間戒指?」大漢聞言瞪著悟雲再次問道。

「我只是說如果我心情好的話!」悟雲笑著道。

「我們也不想在這裡當劫匪,但是我們也沒辦法,我們都是被人追殺,或者是走投無路,或者被家族遺棄的人,所以只能留在這裡混口飯吃。」

「如果你們不搶我們的空間戒指,我們只是求財是不會傷害你們的性命的,所以我們也是很無奈!」大漢看著悟雲頓了頓的說道。

「原來你們原本不是一起的啊,我還以為你們都是一起的呢!」悟雲聞言淡淡的說道。

「雖然我們原本都不認識,但是我們在這裡從來沒有濫殺無辜過,我們殺的那些人,都是些惡人!」大漢繼續說道。 在大廳中的竟然是之前在街道上讓棒槌給扔出的那個小傢伙:

“你不會就是王梓笑吧?”

齊天瞪大了眼睛問道。看到那個小傢伙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齊天一拍大腿:

“那還比個什麼勁兒啊!”

孟落日和別赤也都笑出聲來。俊候府的人一個個都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孟落日才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王昭君的弟弟俊候年紀不大,但是做事非常的沉穩,他也知道自己是靠着姐姐的光纔有了今天的地位的,他的這個身份在任何人的眼中都缺乏說服力,因此行事很低調,這也博得了孟落日等人的好感。

俊候笑着和雨瀟說道:

“雨瀟姑娘不用擔心,既然石公公已經知道了你的事情,我回頭到宮裏說一聲,重新辦個玉牌就是了。”

有人幫助解決,雨瀟也就不鬧了,何況到底是不是齊天偷了她的玉牌她自己也不是非常的清楚。

家信交給了俊候,然後孟落日和別赤兩個人還拜會了一下王昭君的父母。

尊老愛幼是中國人的傳統美德,孟落日當然也不會落下。最重要的是,孟落日還有一些話要和兩位老人說。

王昭君的事情瞞得了別人,可瞞不了王昭君的家人,在歷史的記載中,王昭君的女兒可是曾經來到過中原,而且王昭君的弟弟也幾次到匈奴中去,作爲漢朝的使臣看望自己的姐姐,如果今天不把這個事情真的說明白,以後也是一個麻煩。

在內室中,孟落日將王昭君的真實情況和兩位老人說了一下,兩個老人大吃一驚,對於女兒遠嫁塞外,他們已經是非常的不滿意了,可是沒想到竟然在匈奴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和很多傳統的老人一樣,對於漫天風沙、條件艱苦的匈奴他們沒有什麼好的感觀,因爲女兒到那個生僻的地方生活,他們還暗自垂淚。但是當聽說了女兒可能到另外的一個比大漢朝還要繁華的世界的時候,兩個老

人的心裏更加的矛盾了,不知道應該是高興還是傷心。

高興的是,女兒可能不會吃那麼多的苦了,傷心的是,以後要和女兒永別了。

孟落日安慰了一番,同時也把在他們所生活的那個花花世界和他們介紹了一下,聽着孟落日的介紹,兩個老人終於算是露出了笑容。

俊候也在旁邊聽着,等到孟落日說完了,俊候忽然說話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好地方,我想不如讓梓笑也出去闖一闖。”

孟落日等人吃驚的看着俊候,不知道爲什麼他會忽然做出這個決定。這可不是出去闖一闖的問題,而是永別。經過了幾次在時間隧道中的旅行,孟落日已經明白了,進入了時間隧道之後一直是在向前延伸的,想要重新回到他們曾經走過的地方,幾乎沒有任何的可能。

另他們感到意外的是,兩位老人竟然也對兒子的決定非常贊同。本來對於王梓笑,孟落日的印象就不錯。軍營中已經有了棒槌和齊天這兩個讓人不省心的傢伙了,多這麼一個小傢伙也無所謂了。

既然已經這樣決定了,衆人告辭了兩位老人,由俊候陪着來到了外面的院子裏,在院子中很多的僕人都圍攏在左右,嘰嘰喳喳的小聲議論着什麼,在場地的中央發出了拳腳相加的聲音。

不用進去看,孟落日等人就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了。推開了家丁就看到兩個小傢伙插拳繞步的打在了一處。

這種耗費力氣的活兒,當然不會是齊天,動手的兩個人是棒槌和王梓笑。

之前在大街上的爭鬥中,王梓笑是不知道棒槌的深淺,貿然出手,所以才吃了虧,這一次他可是加了十二分的小心,他的身法本來就比棒槌快很多,所以根本不給棒槌抓住他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兩個人還能夠維持一段時間的僵持。

孟落日瞪了一眼齊天,棒槌平時不善於言語,輕易也不會和人爭鬥,在孟落日的心中,兩個小傢伙動手,一定是這個壞小子挑撥

的。看到了孟落日眼中的責備,齊天連忙大叫冤枉:

“白日夢,這次可不是我挑撥的!別回去讓老孟頭點我!”

齊天的喊聲也驚動了打鬥的兩個小傢伙,看到侯爺和孟落日等人都出來了,兩個小傢伙也都住手。

王梓笑上前一步,向孟落日拱了拱手:

“不用責備這個小偷,真和他沒關係,是我不服,主動要和黑小子比試的。”

俊候看了看院子中的幾個人,然後對僕人們說道:

“給雨瀟姑娘安排個住所,我一會兒要進宮去辦些事情。梓笑,你跟我來,我有事情和你說。”

“行!”

王梓笑回答的非常乾脆,剛走出兩步,忽然好像想到了什麼:

“二叔,要不先讓他們幾個也住在家裏吧,這黑小子真有本事,我有機會和他再切磋切磋?”

“跟我來!”

俊候不置可否,將王梓笑帶進了廳堂中,自然有人給孟落日等人安排了座位,他們就在院子中等着消息。

沒有用太長的時間,所有的事情賭搞定了,王梓笑的身上多了一個小包裹。接着還有一輛馬車被拉到了院子裏。

俊候笑呵呵的對孟落日說道:

“以後我姐姐那裏就麻煩各位多照應了,梓笑這小東西,也要麻煩你們多多管教,這車上,裝的是一些金銀之類的,俊候府成立時間不長,東西也不多,希望你們不要嫌棄。”

孟落日連忙表示謝意,只是在心中還暗自疑惑,在他們走出門的時候,俊候再三的囑咐自己的姐姐的事情,包括兩位送出門來的老人,也同樣是對王昭君念念不忘,而這個將要同樣和他們永別的王梓笑,好像沒有更多人關注他。

聽王梓笑叫俊候是二叔,應該是他們的本家人,怎麼感覺王梓笑和這個俊候府有點格格不入呢。

孟落日把疑惑埋在了心中,和別赤一起帶着三小,向長安城的城門走去……

(本章完) 第3007章

面子什麼的,他不在乎,他只知道再不把空間戒指要回來的話,他們這些人可就慘了!

悟雲聞言覺得也沒啥好問的,他也就是聽點八卦!

「小師父,我們走嗎?」悟雲回頭問著墨九狸道。

「走吧,這些過去后還給他們!」墨九狸把剛才萬虎遞進來的空間戒指遞給悟雲道。

悟雲看了眼對面的青衫女子等人說道:「你們讓開!」

青衫女子等人聞言猶豫了下,還是把路給讓開了,萬虎兄弟駕車從人群中走了過去,悟雲隨後一拋說道:「這是你們的空間戒指!」

剛才說話的大漢聞言,立即伸手接住,只是當他們看到裡面的東西時徹底傻眼了!

因為他們所有人的空間戒指一個不少,都在裡面,不僅如此裡面的東西也一件沒少,就連靈石都沒燒一顆,這讓青衫女子等人回過神來后,忍不住看向已經走遠的馬車!

他們實在不明白墨九狸等人為什麼,沒有拿他們的任何東西,特別是為首的青衫女子,眼中迸射出一道光芒,似乎做了什麼決定似的!

收回視線,看著眾人說道:「我們回去!」

對於墨九狸等人而言,這不過是一段小插曲,不管是墨九狸和悟雲都沒有放在心裡!

只有萬虎兄弟,直到離開黑山範圍才鬆了一口氣,兄弟兩人看了看悟雲,和車內的墨九狸,他們覺得或許奉墨九狸為主,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

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似乎輕易就實現了!

雖然他們的主子現在實力不強,甚至很弱,但是他們相信主子絕對不是一般人的,早晚有一天主子能變的很強!

離開黑山後,沒用多久,墨九狸幾人就來到了楓葉城,墨九狸在城外把馬車收了起來,四個人步行入城!

楓葉城跟烈風城一樣,進出不需要任何費用和憑證!

萬虎和萬山直接帶著墨九狸和悟雲去了楓葉城傳送陣的地方問了一下,得知明天就有傳送陣的時候,四個人直接找了一間客棧!

定好了房間,墨九狸四個人在大廳內用餐,吃飯的時候,墨九狸發現這客棧人似乎不少,而且不少人都在等著明天乘坐傳送陣的!

「小二,為什麼這麼多人等傳送陣?」墨九狸給了小二幾顆靈石然後問道。

「客觀,您一定是剛來我們楓葉城吧!」小二收起靈石看著墨九狸熱情的問道

「恩,剛到!」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我就說呢,客觀你們不知道,其實這些人並非是來我們楓葉城的,這都是從楓葉城附近的小城趕來這裡乘坐傳送者的,他們全部都是前往百香城的……」小二聲情並茂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給墨九狸幾人說了一遍。

墨九狸這才知道,原來是百香城的城主暴斃了,所以三等城池的百香城現在城主之位剛好空缺著,在天空之城本來就是強者為尊,城主之位更是如此!

從來沒有傳承的規則,向來都是能者居之! 其實王梓笑和王昭君家本來並沒有什麼關係,只是這孩子命苦,從小就成爲了孤兒,被王家收養。王昭君遠嫁塞外,他的兄弟因此而飛黃騰達,自然就要考慮未來家裏的事情,王梓笑喜歡和一些江湖人打交道,這讓王昭君的弟弟非常的不滿意,同時也擔心將來自己的孩子繼承自己的位置之後,這個王梓笑會有異心,所以在王昭君還沒有入宮的時候,這小傢伙就不是特別的招人待見。

瞭解了王梓笑的身世,孟落日也總算是明白了爲什麼俊候,已經王昭君的父母,對於王梓笑跟出來並沒有任何不捨的意思了。

眼前就是一汪深潭,呼韓邪坐在深潭的旁邊,想着自己的心事,孟掌櫃走到了他的身邊,也靜靜的坐了下來:

“你還是對這些人的話有什麼懷疑麼?”

“沒什麼可懷疑的,我已經是這個樣子了,用不着懷疑什麼,死馬當作活馬醫吧,不過看到了他們的手段,我那點懷疑早就已經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呵呵,是啊。”孟掌櫃本來就是闖蕩在江湖上的人,對於這種冒險,他還是非常熱衷的,“真不知道將來我們能夠怎麼樣,不過我私下裏打聽過,能夠加入到這個隊伍中的,一般都是做過了什麼功績的人,或者是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我現在只是因爲是您曾經的護衛,就加入了進來,心裏還真是有點忐忑。”

呼韓邪奇怪的看着孟掌櫃,兩個人雖然曾經是主僕,可是彼此心中都明白,他們之間完全就是兄弟。沒有什麼可以瞞藏的:

“孟兄,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要給自己博點功績,讓自己的加入

不要那麼的有名無實。”

“呃?”

呼韓邪奇怪的看着孟掌櫃,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億萬爹地超給力 老孟頭的視線放到了西邊天空中的那一片火燒雲的上面:

“自從我來到了這裏之後,我就一直有這個想法了,這兩天趁着孟落日出去給俊候送信的時候,我也和若離、小五小六在周圍瞭解了一下。”

呼韓邪目不轉睛的看着自己的這位兄長,老孟頭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可不只是侷限在匈奴大漠的那點地盤上,就是到了中原,他也是耳目衆多,雖然現在他已經不是那些綠林人的盟主了,可是虎走威風在,他要是說一句話,還是很多人要買賬的。呼韓邪不知道他經過了這幾天的調查發現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只聽老孟頭接着慢悠悠的說道:

“我聽說孟落日他們就是發現了那個莫名其妙的珠子,所以纔跟着昭君公主遠赴大漠的,珠子的作用我也清楚,所以我們這幾天就一直在留意着有關一些珠寶的事情,呵呵,不過,雖然我們沒有發現和之前昭君公主的那個相似的東西,卻有了一個另外的發現。而且就在距離這裏就不遠的地方,明天出發,我打算今天晚上行動。”

呼韓邪沒想到自己的這位老兄竟然還有這個心思,而且到了現在才和自己說:

“馬上就要出發了,不要橫生枝節了,還是早一些離開比較好,免得誤了事。”

“不會誤事,如果不做出點什麼來,在這個隊伍中,我還真是有點不安心啊!”

說完,老孟頭從地上站起來轉身就走,身後飄蕩着他的說話聲:

“如果有人發現我們不再了,你幫助我們解釋一下!”

呼韓邪想要阻止一下孟掌櫃,但是張了幾次嘴,都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只是輕聲的嘆了口氣。

在這個軍營中,感覺到有壓力的何止是孟掌櫃的幾個人,就是呼韓邪自己都感到壓力很大。

鳳求緣:一人心兩廂情 馬前卒等人對

人非常的和善,包括軍營中所有的人都笑呵呵的,簡直就是一個親密無間的大家庭一般,而自己這幾個人加入到其中來,寸功未建,沒有人說什麼,可是他們自己感到心裏過意不去。

夜色中,四個身影好像是四隻大鳥一閃即逝。當他們停下了身影的時候,已經是來到了長安城外的一個高大的莊院門口了。

“是這裏麼?”

孟掌櫃低聲的問着身邊的小五,小五點了點頭:

“沒錯,就在他們家後面的宅子中,據說是他們的鎮宅之寶,手背森嚴。”

孟掌櫃點了點頭,心中還在暗自的苦笑,自己退居二線已經有些日子了,沒想到現在還要偷雞摸狗的重操舊業。

腳下沒有絲毫的停滯,躍過了高大的院牆,進入到了院子中,若離和小五小六三個人緊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