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之前,老婆婆活着的時候,這些村民可是沒有一個敢進老婆婆家裏來的。現在,老婆婆沒了之後,竟然會有這麼多人來幫忙料理後事。經過村民討論我才知道,原來這都是衝着那個大嬸兒的面子,村子裏不管有大大小小的事兒,那個大嬸兒都會去幫忙,所以這些人過來,也只是回禮而已。

方大師還在那邊裝模作樣當神棍,跟着那些吹手一起吃吃喝喝的。這些吹手跟我們坐一起,也不是第一次了。看到我們之後,那幾個吹手的面色變得非常精彩,像是激動又像是害怕。

不過我看到的卻是,他們的中線更加的傾斜了,死相已生,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一個月之內這幾個人都得死於意外。

“幾位小哥,最近過的可好?”方大師顯然也看出來了這一點,故意朝着他們這麼問道。

“兩位先生,這事兒完了之後,能找你們單獨聊不?”說話的應該是個頭,他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一臉希冀的看着方大師。

“行,不過今晚上,你們先把這個戴上。只管吹打你們的,不管發生啥事兒,你們都當沒看見。”方大師說話的時候,直接掏出幾張符遞給了這幾個。那幾個人看到符的時候,也是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不過還是把符接了過去。

方大師遞完東西之後,變得和平時一樣,跟這幾個人開始談天說地的。這幾個人哪兒有那個心思跟他說,但是他一個人還是說的相當開心。

正在這個時候,有個小男孩兒過來,說是囡子找我有事兒。這個小男孩兒我認識,就是村長家的那個兒子。當時我和方大師也在村長家住過,見過這個小男孩兒。小男孩兒看上去有些害羞,說完後之後就跑的不見影子了。

聽說囡子找我,直接起身就朝着堂屋走去。現在老婆婆死了,囡子身爲老婆婆的孫女,這個時候應該是在守孝纔對。

剛到門口,就看見老婆婆的那張正對着大門的黑白大照片,照片里老婆婆的眼神直勾勾的瞪着我,好像在埋怨我把囡子帶回來一般。

“葉子哥,這是給你的。”囡子看到我進來之後,遞過來一張紙低聲的朝着我說道,說完後之後,竟然直接把我給推了出來。看她那意思,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這紙裏是什麼。

看到那張紙之後,我就知道肯定是水彩畫。因爲這紙還是我給囡子買來畫水彩畫的,所以我認識。

當我把這張紙展開之後,裏面的內容也着實有些嚇到我了。

這張水彩畫裏的內容,跟之前囡子畫的潘曉瑩的幾乎是一模一樣。平臺上有一個大紅棺材,而大紅棺材裏面裝着一個人。不過這回畫裏大紅棺材裏面裝的並不是潘曉瑩,而是囡子的奶奶,剛剛死去的老婆婆。 樂天站在外面發獃,他估計這些年輕人不玩到午夜是不會罷休的,他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九點多……

難道自己要在這個吵鬧的環境裡面待上幾個小時?

「小哥哥你在這做什麼?」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傳過來。

樂天嚇了一跳,扭頭一看,一個女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後。

他微微皺眉,頭重新扭過頭去。

「小哥哥……你不喜歡我嗎?為什麼不看我?」女人幽幽的聲音傳來。

「我看你做什麼?」樂天哼了一聲。

女人彷彿有些驚訝,她走到樂天的身邊,樂天瞄了她一眼。

「小哥哥你不喜歡我嗎?別的小哥哥都很喜歡我的。」女人慢慢的說道。

「我喜歡男人。」樂天哼了一聲。

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聲音,一個男人跌跌撞撞的從樂天剛剛鑽出來的那個暗門鑽了出來。

他彷彿沒發現樂天和這個女人一樣,自顧自的衝到角落。

愛情原來那麼傷 樂天看了他一眼,這個傢伙從懷裡拿出了一些粉末,放在錫紙上點燃……

他挑了挑眉,又一個人廢了……

樂天身邊的女人表情有些憤怒,她看了看這個男人,慢慢的走過去。

這個男人的手機突然響了,他好像有點迷迷糊糊的到處摸,好一會才接起了電話。

「喂!」他眯著眼睛,癱坐在陽台的地面。

電話里不知道說著什麼,樂天依稀聽到了一個女人哀求的聲音。

「什麼?孩子病了?病了就病了唄……老子沒錢!你愛上哪去上哪去!別來煩老子開心!」這個男人迷迷糊糊的說道。

樂天眉頭緊皺。

「小哥哥……你很開心嗎?」那個女人走了過去。

「開心……美女!要不要和我一起開心啊?」男人扔下電話,慢慢地睜開眼,看到面前這個身材豐滿的女人,他還笑呵呵的。

「要呀!小哥哥……我最喜歡你這樣的男人了,我們一起看看小河談談心吧。」

女人幽幽的說道。

男人點點頭,掙扎著站起來,他有些迷茫的看著陽台下面的小河。

樂天微微皺眉。

「不要害人。」他輕聲說道。

女人突然轉過身……

「這樣的混蛋!留著有什麼用?讓他的女人繼續遭罪?還是讓他的孩子繼續挨餓,連醫院都去不了?」她看著樂天。

「這是他自己走的路,是他今生的孽……你無權插手。」樂天看著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是個鬼……

「是嗎?我就是要插手!你能把我怎麼樣?」女人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樂天一動未動,這個男人已經廢了,出手救了他,無非就是讓他多吸點毒讓他的老婆孩子多遭點罪……

說起來……這樣的人還不如死了。

那個男人搖搖晃晃的,看起來有點站不住,身邊的女人彷彿在低聲說著什麼。

樂天冷眼看著這一幕,他倒不是不能插手,只是實在沒有這個必要!

「啊!」

一聲慘叫!

這個男人直直的掉入了水中,那個女人獃獃的看著小河面冒出來的那個水花,久久不動。

「為何要害他?」樂天問。

「我的男人就是在這裡死的……」女人幽幽的回答。

樂天挑了挑眉。

「他在死之前……就是在這裡掐死了我!然後他自己吸毒過量掉下了小河。」女人抬頭看著樂天。

樂天皺眉。

冤死的鬼最難處理,也是他最不想碰的東西,因為一旦你和它們有了交集,你就必須解開它們的怨,否則這些東西會一輩子纏著你。

除非你用雷霆手段徹底消滅它們。

雷霆手段樂天一般是不會用的,但凡一個靈變化成了怨鬼,那必定是有原因的,就拿眼前這個女人來說,樂天根本無法出手強行消滅她。

這涉及到了一個因果的問題。

剛剛自己看著那個吸毒的男人死去,估計就已經讓自己的陰德大損,如果再強行出手消滅這個怨靈,樂天估計自己的整個右臂在下個月圓之夜都會消失!

寵妻無度,傾城狂妃 這是樂天不能接受的。

「看我做什麼?煩不煩人……老子只是來透口氣,你們特么就來煩老子!不知道老子現在見不得這種事嗎?」樂天破口大罵。

女子看著樂天,她突然笑了。

「多謝大師成全……」她給樂天直接跪下來。

「有什麼心愿?說!」樂天哼了一聲。

「求大師找到剛剛死去那個男人的家人……幫那個女人一把!」女鬼幽幽的說道。

樂天一愣。

「難得你還有一份善心,我答應你。」他點點頭。

女鬼抬頭看著樂天。

「幹嘛?我都答應你了,別太過分啊。」樂天皺眉。

「求大師為我念誦一段往生經!」女鬼給樂天叩了個頭。

「你已經達到了怨鬼的層次,往生經無法對你有超度的效果。」樂天看著她。

女鬼沉默的跪在地上。

「罷了!既然如此……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希望你來世可以有一段好的結果。」樂天沉思了一下,開口說道。

女鬼面色一喜。

「多謝大師……」

樂天伸出手,低聲呵斥道:「還不過來!」

女鬼眼前一亮,她在原地飛快地旋轉,然後化作一道煙霧飛到了樂天的手上,樂天的手上有兩片柳葉,女鬼飛來之後,這兩片柳葉飛快的將她包裹住。

樂天長舒了一口氣,好在這個女鬼不是太難纏。

柳葉可以緩慢的將她的怨氣吸走散掉,只要自己找到剛剛那個男人的家人,這個女鬼怨氣消散就可以轉生了。

樂天探頭看了看小河,剛剛那個男人估計是必死無疑了,他的屍體都沒有浮上來,估計要被人發現也要等好幾天。

「嘟嘟……嘟嘟……」

手機鈴聲響起,樂天扭頭看了看旁邊。

那個男人的手機掉在角落。

樂天撿起來看了看,上面的標註寫著老婆。

「喂?」他接起電話。

「你在哪呢?孩子真的要病死了……他可是你的孩子啊!你真的不管他了嗎?」 七日囚歡:總裁大人別太壞 電話里傳出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

「你在哪裡?」樂天問。

「你……你是誰?張明呢?」電話里的女人一愣。

「什麼張明?這個電話是剛剛一個男人賣給我的,那個男人他吸毒沒錢……」樂天說道。

電話里可以清晰地聽到這個女人絕望的哭聲。 樂天還真的是費了不少的勁才套出了這個女人的住址,居然就在這不遠處。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看看。

重新鑽回了迪廳,震耳欲聾的音樂再次包圍住了樂天。

樂天四下看了看,蘇紫萱這個女人居然在跳舞?

可把樂天嚇了一跳。

他急忙擠過去,貼在蘇紫萱的背後。

蘇紫萱還以為又是哪個咸豬手湊過來了,結果一回頭是樂天。

「你幹嘛?」她奇怪的問。

「身上帶錢了嗎?」樂天問。

「做什麼?」蘇紫萱摸了摸口袋。

「急用……帶了的話先借給我用用,下個月發工資了再給你。」樂天伸著手。

「只有三百。」蘇紫萱將錢拿出來。

樂天看了看,三百也是錢啊,他接了過來。

「我要出去一趟,你在這盯著這幾個人,如果他們要走,你馬上打電話給我。」他大聲地吼道。

「你要去幹嘛?」蘇紫萱看著樂天,。

「我要去解救一位無知的少女!」樂天吼完轉身就跑。

蘇紫萱愣住了,解救無知少女?這傢伙不會是想去那種地方吧?

她有心要跟過去,可是看了看不遠處那幾個還在發瘋的年輕人,她也只能留下來。

樂天衝出了迪吧,這裡簡直太特么恐怖了,這些人就不怕耳朵聾了嗎?

三百……

估計是不夠,樂天左右看了看,這大晚上的……賺錢也沒地方賺啊。

他路過一棟居民樓。

情籤豪門 「咚!」

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在樂天的身後響起。

樂天奇怪的扭頭看了看。

就看到一個男人估計是摔的不輕,手上還拎著一個黑包,正趴在地上好一會一動不動。

「喂!死了?小偷?強盜?偷情?」

樂天用腳碰了碰這個傢伙。

這個男人哼了一聲,終於慢慢的爬了起來。

他看了看樂天,臉上露出了緊張的神色。

「滾開!」他呵斥道。

「你是個小偷吧?你偷東西居然還這麼囂張?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喊人。」樂天看著這傢伙。

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拿出了一把小刀,對著樂天揮舞了兩下。

「你要是敢喊,我現在就宰了你!」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真的假的?你嚇唬人的吧……本來偷東西最多拘留,殺人可是要償命的,你考慮清楚了?」樂天看著他手上的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