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你不想上學,好,我供你吃供你喝,你說你想做生意,我把我所有的錢都給你,就算你說虧了兩元錢,我罵過你一次打過你一次嗎?你居然拿這錢去賭博,你對的起我嗎?你對的起死去的爹孃嗎?”

“嗚嗚……”

唐燕蹲在地上抱頭痛哭,自從出來工作之後,家裏面的一切開銷全都指望着她,可是誰又體會過一個二十剛出頭的小姑娘所承受的壓力。

“姐,別哭了,我錯了還不行嘛!”

唐國強勸慰了一句,看着唐燕仍然還在失聲痛哭,於是跑到林風面前。

“你就是我姐的老闆吧?”

“是的,怎麼了,你現在不應該去安慰你姐姐麼?”

林風皺着眉頭說道。



“你是不是看上我姐了,不然你今天不會和她一起來,替我把這錢還了,我允許你和我姐交往,如果你要是在給我十元八元的,我姐就是住你家也無妨。”

唐國強吊兒郎當的說道。

好像只要能給他錢,他就能把唐燕賣了一樣。

“哦,來你離我近一點來。”

林風對着唐國強招招手。

“你姐剛剛打的是你哪邊的臉?”

啪!

啪!

嗵!

林風對着剛站過來的唐國強左右開弓,接着一腳把他踹在地上。

“人渣!”

“既然你姐下手太輕,我就替她好好教訓一下你,姐姐是用來愛的,不是讓你來糟踐的!”

林風尤不解氣,上前拽着唐國強的衣領又扇了幾巴掌張。

吱…咯吱!

在林風教育唐國強的時候,一陣急剎車的聲音傳來。

一輛麪包車停在不遠處。

“誰敢打我道哥的人!”

緊接着車上下來幾個壯漢,爲首的道哥道老六的聲音傳來。

“呀,原來風哥也在這裏啊!”

還沒等林風答話,道老六一陣小跑來到林風面前,親切的伸出雙手握着林風的手。

西裝男一看不對啊,老大你來到不死應該關心關心我們這些小弟麼,怎麼還和仇人握上手了。

“道哥,就是他打的我們啊!”

西裝男哎呦一聲,以示自己受傷不輕。

“啥?這…這都是誤會,都是誤會吧!”

道老六有些尷尬的說道。


“人是我打的,不過開始我也不知道他是你道哥的人!”

林風微微一笑,江城還真小,沒想到在這裏海恩能遇見第一次借自己高利貸的人。

“對呀,我就說是誤會嗎,怎麼,風哥認識這小子?”

道老六看着地上被打的臉腫的老高的唐國強說道。

“算是吧,他不是借了你們錢麼!”

“哦,是的,這小子愛賭,已經借了我們幾回錢了。”

道老六說道。

“哎,行吧,他借你們多少錢,今天我替他還了。”

林風扭頭看了一眼眼睛都已經哭紅的唐燕,嘆了一口氣。


本來姐弟兩個相依爲命,碰上弟弟走正道的還好,兩人一起努力,不說大富大貴,至少日子過得會很溫馨。

要是碰上唐國強這樣的,不弄得家破人亡纔怪呢。

“這小子借了我們可不少,不過對風哥來說肯定都是零錢。”

道老六滿臉笑容的說道。

“行了,別拍馬屁了,直接說他欠你多少錢?”

林風嗤笑一聲,看來有錢真是大爺啊!

“他實際借了我們三元五角錢。”

“嗯!”

林風說着從口袋裏面掏出一個五元的出來。

“給你吧,餘下的就當是利息了,你們不就是按照這樣算的麼!”

“那哪行,怎麼能收風哥你的利息呢!”

道老六連忙擺手。

“行啦,就別和我矯情了,我口袋裏現在沒有零錢了,你讓我掏零錢給你我也掏不出來。”

林風把錢塞到道老六的懷中。

聽聽,有錢人就是這麼霸氣,管這一元的都叫零錢。

道老六心中對林風的崇敬猶如黃河上的浪花,一浪更比一浪高。

“那…那老六就拿着了哈!”

道老六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甜了。

“嗯,不過我和你說一件事,以後你要是在借錢給他,我可就不會像今天這麼好說話了,到時候我就要找你了,不光是你們,你和你同行也打聲招呼,以後誰要是在敢借錢給這小子,我剁這小子兩根手指頭,連帶着借錢的人剁一根。”

林風冷冷的說道。

“風哥放心,這事包在我道老六的身上了。風哥這樣做太對了,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小子沒錢去賭。”

道老六哈哈一笑,諂媚的說道。

“對了, 鑽石男神:替身嬌妻來襲 ,我可以去幫忙。”

“你去做保安?你做這一行不是做的好好的麼?”

林風挑挑眉毛,放着好好的黑澀會老大你不去當,跑去當什麼保安,你腦子壞掉了吧。

“哎,風哥你有所不知,這一行現在管控的越來越嚴了,誰不想轉型幹一些風險小的事,關鍵現在法律比較健全了,一般人都會去正規公司貸款,我們這些人生意越來越差了。”

道老六哭喪着臉說道。

“這樣啊,那我回去考慮考慮!”

林風點點頭,既沒有拒絕也沒答應。

“好好,那我等着風哥的電話哈!”道老六低頭哈腰的說道。

“唐燕,走吧,先跟我回去。”

林風拉着唐燕的手說道。

唐燕臉一紅,默默的跟在林風的旁邊。

不過林風確實沒有多想,看着唐燕楚楚可憐的樣子,此時林風就把她當做妹妹一樣看待。 “林風,謝謝你!”

車上,唐燕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

“沒事,你是我員工,員工家屬有事,還不就是我的事啊!”

林風微微一笑。

“剛剛的錢你就從我工資裏面扣吧!”唐燕神色低迷的說道。

“那不行,一碼歸一碼,工資是工資,在說我要是給你扣完了,你每個月還能不花錢了。”

關鍵是我踏馬還給道老六的錢,系統沒給我算積分啊,看來還是要的發工資系統纔會算積分。

“沒事,我省着點夠花了!”

“不行,我說不行就不行,對了,不說這個事了,我又成立了一個公司,你以後就負責後勤這一塊的事吧,回去之後你也別去賣房子了,抓緊在招一些人,在說就是別墅你一個人也打理不過來,不能拿我的錢不幹活吧。”

“嗯!”

唐燕低聲應了一句,現在林風已經解決了她的後顧之憂,她肯定要全身心的投入到這上面來,不能在一心二用了。

至於售樓部的提成,沒有了就沒有了,大不了自己在多省吃節用一些時間。

唐燕已經考慮清楚了,回去之後他就去勞務市場多顧一些人,工資算在自己頭上好了,本來林風給她開一個月一元錢她也不值這個價,哪有幹保潔的一個月能拿一元錢的。

在車上,林風接到了陳江河的電話。

陳江河和江雨琦去萬創集團談的很不順利,雖然見到了韓志春,但是他要價太高,根本不想賣公司。

林風直接讓蕭頂天把車到公司,因爲陳江河還要當面和林風彙報一些事情。

“林總,事情大概就是這麼個情況,我和江副董也在商量,現在我們只能直接從二級市場購買萬創的股票,強行去吃掉他。”

辦公司裏,陳江河皺着眉頭說道。

江雨琦則是看着和林風一起進來的唐燕,看着她兩眼通紅,還有些浮腫,若有所思。

難道是林風的妹妹,可是兩個人長得沒有一樣相同的地方啊。

憑藉着女人的第六感,莫名的感覺林風和這個女人有些事情。

“行啊,你是行家,都聽你的,你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


林風淡然一笑,讓他一個計算機專業的去理解這些股票,有點天方夜譚。

“不過從二級市場購買股票,如果數量太多就會觸發預警,所以我們還要成立一個公司,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