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婉把自己的那把琴給拿了出來,打開琴箱,再次強調:「看可以啊,不準碰,否則我剁了你的手。」

凌宇立馬把手機拿了出來,對著這把琴拍了許多照片,有整體的,有細節的。

唐小婉秀眉緊蹙,搞不清楚凌宇到底想要幹什麼。

「對了,你什麼時候演出啊?」

拍完照片,凌宇問道。

「最早的一場是後天晚上。」唐小婉道:「你問這個幹什麼?想去看我演出嗎?我可以送給你一張票。」

「我對你們的西洋樂可沒什麼興趣。不打擾你了,早點休息吧。」

語罷,凌宇便離開了。

凌宇走後,唐小婉翻開了日記本,在日記本上寫下了一行娟秀的小字。

「這個男人很……神秘。我似乎已經被他吸引了,可是他被我吸引了嗎???」

唐小婉一連寫了一串的問號。

回到房間,凌宇便把拍攝的照片全部都發給了龍繼雲。

收到照片,龍繼雲馬上打來了電話。

「凌先生,我會讓人在國外找同一款琴來給你朋友。」

凌宇道:「我現在擔心的是時間不夠啊。她最早後天晚上就有一場演出。」

龍繼雲沉吟了幾秒鐘,道:「應該趕得上。」

凌宇道:「老龍,你雙管齊下,兩手準備。如果從國外找的琴來不及在後天晚上之前運回來,那就先給她找一把好琴代替一下。」

「我明白。」

龍繼雲道:「要說好琴,我家裡就有幾把,隨時都可以送過去。」

次日一早,唐小婉又敲開了凌宇的門,提出要凌宇再陪她出去找找看。

「我說大小姐啊,昨天我已經陪你把雲城市跑遍了,根本就沒有能讓你滿意的啊。你還要去哪裡找啊?」

唐小婉道:「去南灣市,我查過了,我們開車過去一個多小時就能到了。」

凌宇道:「你的要求太高了,去了也是白去,別瞎耽誤工夫了。」

「不嘛,人家就要去嘛。」

唐小婉抓住凌宇的手,搖搖晃晃,不停地撒嬌。

實在是拿她沒有辦法,凌宇只好點頭答應。他雖然還睡意昏沉,卻也發現了唐小婉的反差。

這娘們一開始恨不得撕碎了他,現在居然學會跟他撒嬌了,這轉變也太大了吧!

唐小婉昨天夜裡想了一夜,她其實很清楚就算是去南灣市,也很難找到稱心如意的琴,之所以還要去,就是要把凌宇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孤男寡女,又是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裡,很容易會發生些什麼。

唐小婉已經想好了她接下來的每一步計劃,一定要在離開雲城之前徹底揭露凌宇的渣男真面目,要讓蘇青璇離開凌宇。

二人驅車一個多小時,趕到南灣市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連續逛了幾家琴行,還是沒有找到一把能讓唐小婉滿意的琴,她提出不看了,走累了,想找個地方歇歇腳。

凌宇求之不得,陪女人逛街,對男人而言,那絕對是一件苦差事。

附近就有一家酒店,唐小婉直接把凌宇帶去了酒店,開了個房間,而且開的是一間大床房。

進了房間,凌宇便覺得有些蹊蹺,心想難道是這國外回來的女孩就是那麼奔放嗎?

「哎呀,我把車鑰匙丟在酒店的前台了。凌宇,你能不能幫我去拿一下啊?」

唐小婉已經脫掉了鞋子,坐在了床上,揉著腳底。

「我的腳好疼啊,走了那麼多路,累死我了。」

她故意把車鑰匙丟在了前台,為的就是支開凌宇。

「你傻了,打個電話讓他們送上來不就行了。」

「我、我很少住酒店的,都忘了有這個服務了。」

唐小婉看上去有些緊張。

凌宇打了電話,幾分鐘后,前台就把鑰匙送到了房間。

「我用一下衛生間。」

凌宇剛進衛生間,唐小婉便從床上跳了下來,赤著腳踩在地毯上,一顆心緊張極了,雙手忍不住地顫抖,拉開了包的拉鏈,把古雲飛給她的葯拿了出來。

隨後,她馬上泡了兩杯咖啡,其中一杯是給凌宇的,在那杯裡面下了葯。

在她看來,古雲飛的想法沒有錯,應該先廢掉凌宇的武力,讓他沒辦法傷害她和蘇青璇,心想萬一以後揭露他的真面目的時候,凌宇惱羞成怒,她和蘇青璇也不至於陷入險境之中。

凌宇從衛生間出來,唐小婉便更緊張了,端著咖啡的手還在發抖。

「給你也泡了一杯,陪我逛了那麼久,辛苦你了,趁熱喝吧,涼了就不好喝了。」

(今天依舊是四更,這是第一更。請大家把票投給我。有啥想法的,發書評給我,我會看到的。) 凌宇端起了杯子,唐小婉的一顆心瞬間跳的又快了不少,雙手抖得更加厲害,險些就端不穩杯子。

凌宇將那杯子送到嘴邊,突然又停了下來,皺著眉頭問道:「這玩意叫啥來著?怎麼聞著那麼苦?比葯還苦。」

「咖……咖啡啊。」

唐小婉緊張得一顆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真是個土老帽,你不會連咖啡都不知道吧?」

她只能以取笑凌宇來掩飾內心的緊張。

「這洋玩意我喝不慣。」

說著,凌宇便將那杯咖啡倒進了垃圾桶里,看到了桌上有放著的礦泉水,拿了一瓶喝了起來。

唐小婉懸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可卻有種失落,眼看著就要得手了,誰知道凌宇竟然沒有喝下去。

不過這也讓唐小婉意識到自己真的不是個做壞事的料子,剛才差點緊張死了,心臟要是不好,還真是承受不住。

「這小子是個渣男,對他沒必要那麼仁慈!」

唐小婉不停地在心裡告訴自己凌宇有多壞,以此來安慰自己,下一次絕不能再那麼緊張了。

「我累了,想要睡一會兒。你自便。」

唐小婉脫了外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在床上躺了下來,眯著眼睛,警惕著四周圍,她要看看凌宇這個人渣會不會乘人之危。

過了一會兒,她便聽到了躡手躡腳的輕微的腳步聲,隨後便是門鎖轉動的聲音。

她還以為凌宇是去把門反鎖起來的,睜開眼來一看,凌宇已經從房間里走了出去。

「他這是要去哪兒?」

唐小婉疑惑不解,心想那小子應該很快就回來了,可她在房間里等了很久,也不見凌宇的蹤影。

唐小婉又躺了下來,在床上睡了兩個小時。醒來的時候,凌宇依舊不在房中。

帶上東西,離開房間,唐小婉下樓去退房。

來到了酒店的大堂,剛一出電梯,便看到了坐在不遠處沙發上打盹的凌宇。

「他怎麼在這裡睡著了?」

退了房間,唐小婉走了過去,把凌宇叫醒。

「喂,走了。」

凌宇睜眼醒來,道:「走啦。」

「你怎麼在這兒睡著了?」唐小婉問道。

凌宇道:「你開了個大床房,裡面就一張床,哪有我睡的地方啊!」

「哼,你是那樣的正人君子嗎?我看不像。」唐小婉嘀咕道。

凌宇笑了笑,他的確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不過卻也不是什麼下流坯子。

如果想要女人,他會用正當的方式去得到,絕不會用卑劣下賤的手段,也絕不會強迫哪個女人。

回到車上,凌宇問道:「還要去南灣市哪裡看看嗎?」

唐小婉道:「不用了,這裡不會有我想要的琴。明天晚上就要演出了,今晚我們樂團會進行一次合練。我得趕回去參加綵排。」

回去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

唐小婉直接開車去了他們合練的地方。

雲城市這邊負責接待美國交響樂團的單位安排了他們住在市內的一個五星級酒店,並且安排了會議廳給他們排練。

二人到了酒店,唐小婉連晚飯都沒時間吃,直接便奔去了會議廳。

會議廳裡面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唐小婉一到,他們馬上便開始排練。

凌宇在會議廳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無聊地只好看著他們排練,以此來打發時間。

還真別說,以前他沒有聽過交響樂,更別說現場觀看凝聽了,近距離地觀看產生的震撼感讓凌宇驚嘆不已。

「這西洋樂還真是不能小覷,他們是有水平的。」

合練了一遍之後,接下來是自由練習,他們可以選擇留在這裡練習,也可以選擇回房間去。

絕大多數的成員都離開了,他們很多人都是頭一次來到這個國度,新鮮的很,趁著夜色迷人,誰願意被束縛在這裡啊,都打算出去逛逛。

只有唐小婉和一個金髮碧眼的洋妞留在了這裡,還在一遍又一遍地練習著。

那洋妞是彈鋼琴的,長發披肩,膚白勝雪,坐在那裡,看上去挺文靜的一個女孩,彈奏的時候,長發隨著音律的節奏而甩動拋飛,非常的投入。

唐小婉拿到了樂隊給她的新琴,自然沒有自己的使著順手,為了明晚的演出效果,她要儘快熟悉這把琴,所以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練習。

「嘿,小婉。」

彈鋼琴的白人女子站了起來,走到唐小婉的身旁,看著坐在角落裡的凌宇。

「那個小帥哥是你的男朋友嗎?模樣還真是不賴啊。」

「什麼不賴啊!傑西,你什麼眼神啊?他就是個癩蛤蟆,一直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二人用英文交流,唐小婉研究過凌宇的背景資料,以為凌宇不會英文,所以毫不避諱,卻不知全都被凌宇聽在了耳中。

凌宇倒也不生氣。

傑西道:「我不想彈琴了,枯燥無味,在國內的時候,我們就每天練琴,來到這裡,我們應該出去走一走。我聽說這裡的夜宵都很好吃,這裡是你的故鄉,你帶我出去逛一逛好嗎?」

唐小婉也彈膩了,這把琴的質量實在是很一般,無論怎麼拉,都演奏不出她期望的效果。

「其他人呢?是不是已經出去了?」

「是啊,我實在是坐不住了,快走吧。」

傑西朝著坐在角落裡的凌宇招了招手。

凌宇走了過去。

「小帥哥,可以邀請你一起去嗎?」

「沒問題,今晚這頓我請客。」

凌宇用流利的英語回答。

唐小婉一陣錯愕,沒想到凌宇不但會英語,還說的那麼好。

三人離開了酒店,也沒開車。

凌宇帶著他們在大馬路上溜達了一會兒,便看到了一個路邊的燒烤攤兒,擺放著七八張桌子,已經坐了一大半的人。

「就這兒吧。別看是路邊的小攤兒,吃夜宵啊,就得到路邊攤來吃。你們老外用餐講究什麼餐廳的格調環境什麼的,這裡沒那麼多講究,吃的是個味道,是個氣氛。」

他們三人剛一坐下,就已經被鄰桌的一夥兒花臂紋身大漢給盯上了。

已經是秋天,白天時候的氣溫還有些高,不過到了晚上,氣溫驟降,已經讓人能夠感覺出寒意。

鄰桌的四個壯漢卻依舊是光著上身,身上紋龍繪虎,一個個脖子上還掛著大金鏈子,留著板寸,看上去很不好惹。 「大哥,這洋妞不錯啊。胸da屁股圓,皮膚還那麼白,絕對是極品啊。」

鄰桌的幾個紋身男絲毫不掩飾他們的猥瑣,褻瀆的目光不停地在傑西和唐小婉的身上打量著,絲毫不知收斂,話語之中流露出的儘是污言穢語。

「三虎,洋妞有什麼好的,皮膚雖然是白,可是太粗糙了。你看看旁邊那個,人家多俊俏啊,身材雖然沒那麼火辣,不過盈盈堪堪一握的手感才是最好的。」

「哈哈,我三虎就是願意被悶死在兩個大白球中間,我高興,我樂意!」

「他們在說什麼?」

傑西雖然聽不懂中文,不過卻能從那些人的語氣、表情和眼神當中看出些端倪,她的長長彎彎的眉毛皺了起來,面色慍色。

「別理他們,不過是一幫小流氓而已。我們不主動招惹他們,這裡那麼多人,他們不敢亂來的。」唐小婉用英文和傑西交流。

「兩位妹子,相請不如偶遇,哥哥們這裡有酒有肉,還有大腿可坐。你們要是喜歡晚點特別的,咱們還能來玩個吃雞遊戲。哈哈哈,快過來吧。」

「凌宇,瞧你挑的這是什麼地方!怎麼儘是這種人啊!」唐小婉柳眉倒豎,心情極度不悅,低聲埋怨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