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唐鋒不去玩,是因爲唐鋒有着很多話需要問唐影,雖然說之前唐影也是和唐鋒說過了很多他來皖江市的事情,但是唐鋒回去了之後,還是有些想不通唐影爲什麼要那樣做,所以也就是想要再繼續的和唐影多聊一會兒了。

唐影也是知道唐鋒的意思是什麼樣的,對於之前堵車的時候,唐影就是看出了唐鋒是有着很多話想要和自己說的,但是畢竟那個時候楊夢穎和唐璐也都是在車上,說一些關於神祕特使局的話題,會對她們造成不利的現象,所以唐鋒那個時候也就是一直忍着沒有說出口。

大概到了十二點半的時候,楊夢穎和唐璐兩人才回來,通過這麼長的時間,唐影肯定是能夠看清楚她們玩的肯定很開心很高興,於是看着她們一回來之後,就拿了兩瓶飲料給她們了。

“唐影,快點快點,快點煮吃的吧!我都已經好久沒有吃到你煮的東西了。”唐璐喝了一口水之後,對着唐影說道。

“呵呵,剛纔你們出去玩的時候我煎了幾塊餅,現在還有,你們要吃麼?”唐影笑了笑,對着唐璐說道。

“要要要,快點給我,我餓死了。”唐璐這個時候還真的就像是一個飢渴難耐的叫花子一樣,完全不注意她校花的形象,說道。

唐鋒看着自己的妹妹這個樣子,也還是真的感覺到了有一些懷戀小時候他們三個人一起玩的時候,雖然說那個時候的他們都很青澀,但是對於現在的唐璐還有楊夢穎來說,她們兩個也還真的是長大了,變了一個人似的。

“你慢點吃,別被噎着了。”唐鋒看着唐璐狼吞虎嚥的吃着餅,於是提醒道。

“呵呵,唐鋒哥哥,你難道還不知道小璐從來都是這樣吃東西的麼?”楊夢穎說的有了些誇張,苦笑道。

“夢穎姐姐,你說我什麼呢?我什麼時候吃東西這樣吃過了?”唐璐邊吃着邊說道,那樣子真的是要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好好好,不說不說,你慢點兒吃就可以了,反正碗裏還有這麼多,慢點兒吃總是好的。”楊夢穎淡淡地道。

對於唐璐,有的時候她也還真的是不想要說什麼的,只是想讓唐璐明白,做什麼事情都是需要慢慢來的。

“唐影,你快點煮飯吃啊,我們都還等着吃你做的飯的呢!”唐璐吃完了一塊餅,於是道。

“這麼想着唐影煮飯幹嘛?難道我在家煮的飯就不好吃了麼?”唐鋒問道。

“你煮的飯那不叫飯,那叫做給豬吃的,唐影煮的飯既香甜又可口,讓人吃了還想吃!”唐璐隨意地說了一句,道。

唐影看着唐璐這樣說唐鋒,不禁苦笑了一下,心道,今天的唐鋒還真的是很尷尬的,開車被唐璐說,現在快要吃飯了又被唐璐說,這兩兄妹,也真的是絕了。

唐鋒被唐璐這麼一說,臉色瞬間就變得不開心了,不過他也是想想而已,並沒有什麼生氣。

“好好好,我煮飯就是了,唐鋒畢竟也是你的哥哥去了,這麼說他,小璐這樣可使不行的喔!”唐影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點頭道。

“喔!哥哥,對不起,剛纔我說的話有些太快了,導致了你沒有面子,不好意思,以後不會的了。”唐璐歉然地道。 時光流逝,漸漸地,到了一月二十二號了,楊夢穎等人,也是爲了高考必須要努力拼搏一次了,雖然說她們的成績現在都已經是很好的了,特別是楊夢穎,在唐影的每天補習功課之下,成績可以說是全校第二名的優異了,和唐影,也是僅僅只差了十分而已。

至於唐璐,現在也是穩定住了的,每一次考試都能夠獲得全校第三名,雖然說她沒有唐影的幫助,但是唐影覺得,唐璐能夠憑藉着自己一個人的實力,就能夠在每一次的考試獲得全校第三名的優異成績,已經是算得上非常的不容易了。

楊夢穎也是很佩服唐璐這個丫頭的,雖然說在生活上唐璐是一個性格開朗活潑的女孩子,但是要知道,如果是要在學習上面的話,那麼唐璐可還是有着一己之力的。

楊夢穎也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夠獲得全校第二名的優異成績是怎麼來的,那都是因爲唐影每天晚上都是耐心的教着自己那些成績相對來說較差的科目的,而唐璐,則是完全的靠着她一個人的實力獲得的全校第二名,所以,楊夢穎還是很佩服唐璐這位校花的。

相同的,還有着劉梓涵和陳佳語的成績也是上了來,現在她們倆的成績可以說是有着全校前五十的名次了,而且,緊跟着她們倆一起努力地,還有着許多普通班裏的學生。

劉梓涵的成績是在唐影的幫助下才得到提升的,對於唐影,現在的劉梓涵可以說已經是迷戀上了唐影,也是希望每個禮拜六下午能夠和唐影多待一會兒了。這裏的多待一會兒,不是指她願意看着唐影,而是因爲唐影能夠再給她多講解幾個題目,好讓她弄明白弄懂。

唐影的數學學習方法極爲奇妙,很多題目都是用的不一樣的方法來解題,而劉梓涵也是看上了唐影的這一點兒,也纔是跟着唐影希望唐影每個禮拜能夠給自己多講解幾道題目的,不過這樣的情況在唐影看來也是很好的,畢竟他的數學解題方法可以說算得上是連神祕特使局裏的特使員們都不喜歡的,既然沒有想到城市裏面既然有一個人喜歡。

而且這個人還是一個女孩子,所以唐影也是起了興趣,教劉梓涵一些自己的方法做題目。

唐影的數學解題方法雖然說算得上是簡單,但是解起題來的時候,還是有了一些難度的,可是令唐影沒有想到的是,劉梓涵每一次都是一過目就可以記住了,所以唐影也是看上了劉梓涵的這一點兒,才願意教給她這套數學解題方法的。


“好了,這個禮拜,你能夠把我佈置給你的作業全部做完就是了,五三不是也有着答案的麼?”唐影放下了筆,淡淡地道:“如果你遇上了不會的題目,可以看看答案,如果看了答案也沒有弄清楚的話,那麼就留到下個禮拜我再教你好了。”

“嗯,不會的,聽你講了這麼多節的課了,而且我也是學會了一些如何簡單的解題思路了,做出這些題目也是應該沒有問題的。”劉梓涵搖頭道:“況且,每次看你解題的時候,都是在一分鐘之內就解題完成了,這樣的速度,我以前可還真的是沒有見過,所以,我相信我應該也會那樣的。”

“嗯,有這樣的志氣是好的,但是你要明白,不是每一個人都是能夠駕馭得了那樣的解題速度的。”唐影點了點頭,繼續地道:“如果說非要那樣的話,那麼思維邏輯一定是要遠超平常人的,如果你駕馭不了的話,也還是不要去嘗試,畢竟那樣做題目可是會讓你失去原本的解題思路的。”

“放心好了,我會量力而行的,其實,說實話,最近聽了你給我講的課之後,我也發現我的數學成績上升的好快了。”劉梓涵點頭道:“我以前之所以成績沒有是上去,那是因爲我所有科目只有數學一門科目不好,所以纔會那樣的,但是現在你幫我補習了一下課程之後,我發現,我其他副科的成績也是跟了上來了。”

“那是肯定的,理科不是文科,文科的話只需要語文能力優秀,那麼其他那寫政史地成績也是會跟着上來的。”唐影說道:“但是對於我們理科生來言,語文成績雖然很重要,但是對於那樣理化生三門成績,固然也是相當重要的,這個你應該能夠理解吧!”

“當然理解了,我們理科生理綜成績自然的也是很重要的,只要是把數學成績提升上來了,那麼對於理綜,自然的也是上來了。”劉梓涵收拾好了書,繼續地道:“理綜這門科目可以說算得上是和數學掛的上鉤的,而對於文綜的話,那麼絕對的也是跟語文掛的上鉤的,你說是吧!”

“嗯,是的。”唐影點頭道。

“對了,唐影,現在馬上是快要過年了,你準備回家過年麼?”劉梓涵突然想了起來,於是問道。

現在也已經算得上是有二十二號了,今天過年是在一月二十八號,所以劉梓涵就在想着,過幾天應該學校裏面也是要放假的了,而放假之後,唐影應該也是可以回家過一次年的,雖然說唐影是楊夢穎的貼身保鏢,但是過年這樣的大團圓日子,唐影應該還是有着假期的吧,不然的話,楊夢穎那樣做也是太過於苛刻了一些。

對於他們高三過年放假,頂多也就是一個禮拜的事情,雖然說高三的假期很少,但是要知道,高三這一年,是所有學生當中爲了自己以後決定的發展而學的,假期少沒有事,但是要明白,只要六月份高考日一過,那麼對於高三的學生,想放多久的假就放多久的假。

所以劉梓涵這個時候也是想起了這個事情來了。

“我沒有家,你要我回哪去?”唐影淡淡地道。

劉梓涵驚訝地看了唐影一眼,好像是完全的不知道唐影是一個孤兒似的,不過這個時候唐影也沒有怪她,因爲畢竟唐影之前沒有告訴劉梓涵一些自己的事情,而劉梓涵也是不知道唐影其實是一個孤兒的。

劉梓涵這個時候也是很後悔自己爲什麼要這麼的問,但是後悔也沒有辦法了,話都已經是說出去了。不過還好的是,唐影也並沒有怪罪劉梓涵。

“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被我的母親放在了一個雪地裏,因爲那個時候我的父母正被人追殺着,而他們帶上我畢竟是會慢上許多,所以就把我放在了一塊雪地裏。”唐影繼續地道:“其實那個時候我也是理解我的父母的,他們被一羣人追殺,帶上我肯定是會有着一些難逃,而且那個時候我的母親也還是受了一點兒傷的,所以他們爲了讓我安全,就把我放在了一個比較隱蔽的雪地裏面,自己逃了。”

“這麼說雖然是有着一些說不過去,爲什麼做父母的爲了逃命還把自己的兒子放在一個冰天雪地的地方不管不問,但是我從來也沒有恨過我的父母,有的時候,甚至都還會感謝他們把我生了下來,因爲沒有他們把我生下來,那麼我也不可能會遇上你們這些人,不是麼?”

“呵呵,也是,但是,唐影,那你這麼多年都是怎麼過來的呢?”劉梓涵笑了笑,於是道。

“其實,母親在把我放在那片冰天雪地的雪地裏沒有一天,就有着一個人把我領了回家。”唐影解釋道:“你要知道,我那個時候畢竟還是幾個月大,所以肯定是有着好心人會解救我的,畢竟那樣的天氣,讓我一個嬰兒在那樣的天氣下生存下來,是沒有可能性的,不過那個時候還好的是,我母親給我的身上放了一塊玉。”

“而那個玉上面也刻有着我的名字,所以在就我的那個人看見了之後,就知道了我的名字,所以,這麼多年,也就是這麼過來的,那個人也是因爲我,沒有再繼續地娶老婆,所以,我還是很感謝他的,他也是把我當做了是他的兒子來看待的。”

唐影說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方雲,雖然說方雲是有着一些花心,但是方雲有着一個好處,那就是爲了唐影,爲了他的事業,沒有在他的妻子死了之後,繼續地去找別的女人。

“對不起啊,剛纔是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說的。”劉梓涵歉然地道:“如果你早告訴我的話,那麼我也不可能會說的,不好意思。”

“沒事兒的,這個我早就已經是習慣了,我們快回教室裏去吧,你記得把這一次我給你佈置的作業全部寫了,這些題目都是一些經常高考會考得到的,所以你要好好的完成。”唐影搖了搖手,說道:“如果不會的話可以看一下答案。”

“嗯,我知道了,那我們現在就回教室去吧,應該快要上晚自習了。”劉梓涵點了點頭,認真地道。

劉梓涵這個時候雖然說是有着一些後悔,但是聽了剛纔唐影的說明了,這個時候劉梓涵也還是沒有了很傷心難過,畢竟她是很理解唐影的。 唐影和劉梓涵很快的就回到了各自的教室,由於這一次唐影回來得很快,於是楊夢穎也就沒有多給唐影使用什麼別樣的眼神了,回到了教室之後的唐影,也是看着自己的課桌上已經有了一袋盒飯在那裏了,於是唐影也是看着楊夢穎笑了笑,點了點頭,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吃飯。

晚自習是六點四十纔開始上課的,而現在也是在六點三十五分,讓唐影吃完一碗飯那是絕對可以做到的,畢竟曾經在神祕特使局裏的時候,他們吃飯都是一兩分鐘就解決的事情,所以這個時候五分鐘的時間對於唐影來說,是完全的足夠的了。

“咦,老大,你怎麼這個時候才吃飯呢?”魏東這個時候從後門經過,對着唐影說道。

“哦,沒事兒,剛纔出去有事情去了,所以就讓夢穎給我帶了一碗飯進來吃了,對了,你拿着手機在看什麼呢?”唐影解釋道。

看着魏東一進來就拿着個手機看個不停,唐影覺得很奇怪,這個時候都快要高考了,魏東怎麼還拿着一個手機在手上面不放。

雖然說魏東的成績是完全的可以考上一所一本大學的,而且他的家境條件也是非常的雄厚的,所以唐影對於魏東也還是很放鬆的,但是現在看着魏東有事沒事的時候就拿着一個手機在班上面轉過來轉過去的,唐影也還真的是有些奇怪。

“哦,最近在手機上面看了幾本網絡小說,所以就花錢下載了起來,雖然說是有着盜版的書可以看,但是老大,你也理解我的,我這個人一般都是不喜歡看盜版的書籍。”魏東繼續地解釋道:“而且我身上也是有着一些自己的經濟來源的,所以有的時候我都還是選擇看一些正版的小說的。”

“嗯,正版小說也是很好的,畢竟裏面的內容都是作者自己創作出來的,而且還有着許多作者的留言在裏面的,所以看一些正版小說也還是很好的,畢竟現在的這個年代,已經是支持正版打擊盜版的年代了,你說是吧!”唐影點了點頭,隨和地道。

“嗯,現在許多的作者都是這樣的,畢竟誰願意讓自己的讀者看盜版的書籍呢!”魏東繼續地道:“不過,老大,平常看着你都不看小說,爲什麼現在說起小說來,你還是有着一些明白呢!”

“呵呵,這個,以前的時候經常看一些小說,雖然說每一章訂閱很要錢,但是弄個包月的玩玩,還是很便宜的,你說對吧!”唐影苦笑道。

“嗯,是的,我一般看小說看的都是一些關於商業性的文,對於那些都市小說和玄幻小說,有的時候也會看一些,你呢?老大。”魏東點頭道。

“我啊,什麼小說都看,玄幻啊都市啊,修仙啊什麼的,都會看一些,不過那也是以前的時候,現在的話,都快要高考了,哪還有時間看小說?”唐影回答道。

“老大你謙虛了,你的成績這麼好,難道說連看小說的時間都沒有了麼?”魏東搖了搖頭,於是道。

其實魏東對於唐影還是有着一些瞭解的,畢竟上一次唐影跟着自己去和自己的父親見了面之後,自己的父親也是很看重唐影的爲人的,而且還說到了唐影以後肯定會是一代天驕的,魏東聽着自己的父親這麼說,感到很滿意,因爲畢竟自己的父親也喜歡着唐影,而他也是對唐影擁有着一種崇拜的心理的。

唐影的成績,可以說算得上是能夠考上一個清華北大的,而這個時候魏東聽着唐影這麼說,他也是覺得唐影這也太謙虛了一點兒,以他的成績,看一個小說的時間應該還是有着的。

“好了好了,快回座位上去吧,準備要上晚自習了,我吃飯了。”唐影擺了擺手,說道。

“哦,那老大你吃飯吧,我就不打擾你了。拜拜!”魏東點了點頭,揮手道。

他的話一落音,就離開了唐影的座位邊,唐影這個時候也是看着魏東,心道,這小子以後也肯定會是一個商業界的人才的,雖然說現在的他還有着一些單純,但是畢竟年齡還小,不需要怕這些事情。

唐影三下五除二的就吃完了飯,這個時候,鈴聲也是緊跟着響了起來,唐影回到了座位上,開始整理着自己晚自習需要做的事情了。

不過緊跟着,這個時候諾亞從唐影的頭腦裏傳來了聲音。

“主人,進來一下,我有話要和你說一下。”諾亞突然地道。

唐影聽見了諾亞的話,很快的坐好了身子,閉上了眼睛,進入到了諾亞空間裏。

諾亞這個時候是把系統打開了的,當唐影看着屏幕上的一點一滴的時候,也是感覺到了非常的疑惑,爲什麼這個時候系統上會出現這樣的一副數據。

“諾亞,這個是什麼?”唐影問道。

“主人,這個其實是技能的轉換,如果你能夠學會這個的話,那麼對於你的修煉也是有着一些幫助的。”諾亞解釋道。

“有什麼幫助?”唐影繼續地問道。

“可以這麼說吧,如果說你學會了這個技能轉換,那麼對於還有着兩項技能,你就可以選擇一下其中的一項技能進行學習,而另一項技能的話,你就可以通過技能轉換來隨時的調配技能。”諾亞淡淡地道。

“那,我沒有學那個技能,我又該怎麼的調諧技能呢?”唐影還是沒有明白,於是問道。

“這個不用擔心,技能轉換的時候是可以進行一些技能步驟出現在你的頭腦裏的,雖然說有的時候會有些卡,但是隻要是我在裏面,那就絕對的不會出現那樣的情況,主人,這個你可以放心的,我只是看着這麼久你真的是很忙,所以恰巧我也是瞭解到了技能轉換這個技能,所以才和你說的。”諾亞解釋道。

“如果說你非要進行一步一步的來的話,那麼也是可以的,這個看你自己了,畢竟在我的眼裏,我是絕對的建議你去學習一下這個技能轉換,只要是技能轉換學會了,那麼以後用起技能來,也是有着一定的好處的。”

“好處?什麼好處?”唐影很疑惑,問道。

“好處就是在於你學會了技能轉換的話,那麼就可以在幫助你提升一下你的實力,雖然說你現在是在黃階中期階段,但是如果你學會了技能轉換的話,那麼只要是再學習一個技能就可以升階到黃階巔峯時期了。”諾亞繼續地道:“主人,這樣的話,那麼對於你來說,你想要提升到玄階階段就可以有着很方便的了。你怎麼看?”

諾亞在屏幕上顯示着技能轉換的步驟,可以說,技能轉換的方法每一點步驟都是有着很大的突破的,只要是唐影去學,那麼肯定是會學會的。

唐影在這個問題上也是糾結了很久,其實,本來他是想着要一步一步走的,但是這個時候諾亞卻又和自己說有着一個技能轉換的技巧讓自己學習,唐影還真的是很糾結了,但是想了想之後,唐影也還是覺得自己是可以選擇學習技能轉換的,因爲這樣的話,不僅是可以對自己起到一些幫助,而且還能夠很快的進階玄階實力。

“好吧,那我學習一下就是了,但是,還有着一個問題,諾亞。”唐影深思了很久,終於還是點頭道。

“什麼問題,主人?”諾亞問道。

“如果說我學習技能轉換的話,那麼是現在學還是等學了這個技能之後再去學好呢?”唐影繼續地道:“而且,就算是我學習了這個技能之後,那麼學習的時間需要多久?”

“主人,這個的話,你可以放心,技能轉換這個技能,一般的修煉者是很少有的,我得到這個技能的時候,也是在剛纔想清楚了一些問題纔得到的。”諾亞耐心地解釋道:“所以,你也是要珍惜一下技能轉換這個技能,畢竟這樣的技能很少有修煉者學習,甚至是可以說聽都沒有聽說過,不是說所有的雙修者都有着可能性得到的,而是因爲技能轉換是要看修煉者夠不夠修煉的。”

“這麼久我通過了觀察,也是覺得了你能夠修煉這個技能的,所以剛纔我想清楚了也就告訴了你,你能夠修煉技能轉換我很開心,因爲畢竟我可以在等着你到了玄階階段的時候轉化爲人的模樣了。”諾亞說道。

“那好吧,這個等我晚上回去的時候再研究一下吧,但是諾亞,我可要事先說明了,如果我覺得我不能夠修煉的話,那麼你可不要怪我。”唐影繼續地道:“畢竟這樣的技能對於我來說,還是第一次聽說。而且玄老之前也沒有告訴我有着這樣的技能的。”

“嗯,主人你就放心好了,以你的能力,一定可以學會這樣的技能的。”諾亞淡淡地道:“而且在你學會了之後,我會告訴你一個新的技能,怎麼樣?”

“等學會了再說吧!我先上課去了,拜拜!”唐影淡淡地道。 紫凝月再離開了皖江市之後,玄老每天可以說算得上是在暗中保護着唐影,雖然說唐影現在已經是能夠自己保護着自己的了,但是唐影在玄老的眼裏畢竟是一名出衆的弟子,而且還有着跨越實力的能力,這一點兒,讓玄老不得不重視着唐影。

雖然說紫凝月這名弟子也是有着很強的能力自力更生,但是對於唐影來說,唐影的實力,是玄老都有一些疑惑的,有的時候玄老在暗中看着唐影使用出那些不是停留在黃階階段的技能時,玄老也是有着一些疑惑的。

唐影明明是一名黃階中期的修煉者,爲什麼能夠使用出玄階階段的和地階階段的技能?甚至有的時候使用出的技能都和天階階段的技能很相似,這一點兒,讓玄老覺得很疑惑。

玄老之前收唐影的時候,也並不是因爲看見了唐影的這一點兒才收他爲徒的,而是因爲那個時候的唐影,可以說算得上是令玄老很看重了,但是後來這幾個月,玄老在暗中保護着唐影的同時,這纔是令玄老更爲疑惑的。


其實,在唐影幾次遇難之中玄老都是很想要出手相救的,但是每一次在玄老準備出手相救的時候,唐影卻使用出了一些不是停留在同一階層的技能,這一點兒,可以說是讓玄老百思不得其解。

唐影明明是一個黃階階段的修煉者,爲什麼卻又能夠使用出玄階甚至是地階階段的技能,而且還是很相似,完全的沒有一點兒疏忽哪個地方使用的錯誤了一些?

所以,這一次玄老也是想要等着唐影放假之後,帶着唐影出去歷練兩天,雖然說唐影現在的任務是保護着楊夢穎,但是玄老認爲,楊夢穎還是會在過年的時候放唐影幾天假期的,唐影和楊夢穎現在雖然是在高三階段,假期的時間很短,但是玄老認爲,即使是他們的假期很短,楊夢穎也是會抽出一兩天的時間給唐影放假的。


畢竟人家也是要過年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