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蘿浮公主和洛雅曼妙的身姿一閃,化為一白一紅兩道神光,衝出了屋子。

嘭咚!

這個時候,屋門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轟開,柳纏風的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他問道:「沒事吧。」

「沒事。」

林寒搖了搖頭,隨即和柳纏風來到屋外,發現天穹上,兩道身影在進行恐怖的大戰。

蘿浮公主,被譽為大晉千年前的女帝轉世,有著無上的風姿,此時她踏步在高空之上,渾身散發一種璀璨的星辰寶輝,將其襯托得如同一位九天星神,擁有絕世風華。

這種絕世的氣質,林寒曾在南宮鏡月身上感受過一次。

兩人,都是年輕一代中最為驚才絕艷的天之驕女,不僅容顏傾絕天下,武道資質,也是蓋絕當代。

洛雅身上的紅色衣裙,此時綻放著如血般的光華,讓她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膚,都是映成了紅色,讓她身上的妖嬈和嫵媚,帶上了一份血腥的詭異。

「聞名整個大晉疆域的蘿浮公主,果然名不虛傳。」

洛雅紅唇輕動,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不過那一雙魅惑的眼眸,看著蘿浮公主,卻是帶著一份忌憚。

就在林寒和柳纏風走出屋子的短短几秒鐘,她們兩人已經在高空之上交手了數百招,不過,並未分出勝負。

林寒有些心底發寒。

這洛雅,竟然有著媲美蘿浮公主的強橫實力,恐怕修為,也是踏入了化龍境九重天的巔峰層次。

想到了自己前些時日還和這嫵媚的女魔頭買賣靈晶,討價還價,林寒就是一陣后怕。

幸好小白及時從四聖圖中蘇醒,不過,自己或許真的會不明不白就死在了這洛雅的手中,或者,成為她的魔傀。

但無論哪一個,都不是林寒希望看到的結果。

「實力……我需要強大的實力。」

林寒看著高空上那兩道仿若神明的身影,每一道,都是綻放無量神光,有著無上風采,他頓時心中生出了無窮鬥志。

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而不用總是畏畏縮縮,聽從他人擺布。

「林寒,你先離開這裡,我去相助蘿浮公主。」

柳纏風擔心林寒的安危,畢竟,如今林寒可以算是蘿浮公主的貴客,而且,他從林寒身上得到幾套高等聖術,對林寒自然上心。

林寒道:「柳莊主,你去吧,不用擔心我。」

話落,他怕柳纏風分心,將蘿浮公主剛才交給他的那龍靈玉佩在柳纏風眼前晃了晃,道:「有蘿浮公主的貼身玉佩守護,沒有人能傷害到我。」

「這枚玉佩……」

柳纏風眼珠子一瞪,似乎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

林寒有些奇怪,道:「這玉佩怎麼了?」

柳纏風立馬搖了搖頭,收回了眼神中一閃而逝的異色,連忙道:「沒事,既然蘿浮公主給了你這麼一尊護身寶物,那本莊主,確實不用擔心了。」

「唰!」

話音落下,柳纏風整個人身上散發一股龐大的氣勢,他看上去像是個中年書生,但此刻,他恍若一瞬間變成了一位蓋世強者,英偉無比,沖向高空。

林寒看著柳纏風離去的背影,總覺得柳纏風剛才的反應有點奇怪。

蘿浮公主不就給了自己一塊護身玉佩嗎,難道這龍靈玉佩,還有著什麼特殊的含義?

林寒沒有多想,而是朝著宅院外走去。

他知道,西門清雪應該沒有走。

這裡已經變得十分兇險,不是他們應該待著的地方。

林寒可不相信,洛雅只是一人來此,此處宅院周圍,恐怕潛藏著不少魔柯神教的高手。

而果然,就在林寒剛剛踏出宅院的瞬間,他看到了,西門清雪被一個個身披黑衣、渾身魔氣環繞的魔柯神教高手圍攻。

一張魂魄狀的元符,有著巴掌大,正漂浮在西門清雪頭頂上空,灑下五彩之光,形成一個蛋殼狀的光照,將西門清雪守護在中央,抵擋著一群魔柯神教高手的圍攻。

不過,西門清雪一張絕美的臉蛋上滿是蒼白之色,本是高貴清冷的美眸,此時也是生出了一絲惶恐。

「哈哈哈,沒想到這神武錢莊內部,還有著這麼一個大美人,待會將其生擒回去,兄弟們都可以好好樂一樂。」

一個魔柯神教的高手冷冷出聲,目光帶著一份貪婪。

此人叫做傲無常,是魔柯神教聖使麾下的十大魔衛之一。

他一身黑色大袍披身,臉上有著一道猙獰的疤痕,此時他渾身魔氣環繞,十分邪惡,盯著西門清雪的婀娜身姿,眼神肆無忌憚,舔著嘴唇,滿是貪婪之色。

西門清雪臉色蒼白,但一雙美麗的眸子卻滿是堅決的冷意,她嬌聲冷喝:「等林寒出來,你會死得很慘!」

「林寒?哼,就是那個身上有著聖級武學的小子?」

傲無常顯然之前就潛伏在神武錢莊,自然也知曉一個神秘金色面具少年在真龍比斗場中的逆天表現。

而這些時日因為銀勾門閥中的天才薛羽,因為乘坐西門清雪的七彩香車被眾多大勢力的強者誤殺后,銀勾門閥家族的力量介入此事,鎮殺了不少當日出手的大勢力強者。

而這一風波,讓林寒之名,卻是意外得響亮了起來。

本來坐在七彩香車中的人,應該是那金色面具少年,但現在,讓眾人沒想到的是,薛羽成為了金色面具少年的替死鬼。

因此,在各方勢力的關注下,那在真龍比斗場上出盡風頭,以神宮境修為,橫掃四象境比斗台的神秘金色面具少年的身份,被徹查了出來,正是林寒。

而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林寒曾經和薛羽交過手,而且將薛羽擊敗的事情,也是暴露了出來,讓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這突然冒出來的林寒,到底是誰,竟然在神宮境三重天,就擊敗了大晉真龍榜上排名第九十六的年輕天驕薛羽。

這件事,比林寒橫掃真龍比斗場中四象境比斗台的消息,還要震撼。

想想都知道,林寒在神宮境就能擊敗大晉真龍榜上的天驕,他若是踏入化龍境,絕對要橫掃整個大晉真龍榜。

這種戰績,恐怕在林寒這個年齡的大晉六傑,都是無法企及。

而隨著這件事情的發酵,林寒的身份,也是被人挖了出來。

原來,林寒原來竟然是乾坤劍宗的弟子,似乎得罪了楚驚才,被楚驚才乾綱獨斷,逐出宗門,成為了一個流浪武者。

有人暗中冷笑不已,若是乾坤劍宗中那些老怪物們,知曉了林寒的潛力,比大晉六傑中的任何一人,都要恐怖,不知道會不會氣得吐血。

畢竟,楚驚才和斷天涯雖然看似掌控了整個乾坤劍宗,但真正決定整個乾坤劍宗的,還是那些隱藏在宗門深處修行的老怪物們。

不少大勢力替乾坤劍宗感到惋惜的同時,也是心中生出別的心思,不少大勢力,想要招攬林寒,但他們發現,林寒竟然隱藏在神武錢莊中不出來了。

不少人認為,神武錢莊的莊主柳纏風,起了愛才心思。

那些大勢力知曉神武錢莊的後台和秘密,都是收手,他們就算敢得罪大晉皇室,也絕對不敢得罪神武錢莊。

而這,也是為什麼林寒這半個月來,能夠一直在默默在神武錢莊深處修行,但卻是無人打擾的原因。

「那叫做林寒的小子,確實驚才絕艷,但他終究只是一個小小的神宮境武者。」

傲無常聽到西門清雪說到林寒的名諱,眼神深處流露出一絲忌憚,但他很快便是猙獰一笑,道:「我們聖使大人,早就潛伏在這宅院深處,你口中的林寒,現在恐怕早就死在了我們聖使大人手中。」

「哦,是嗎?」

一道淡漠的聲音陡然響起。

「誰?」

傲無常神色猛地一驚,因為就在那淡漠聲音響起的瞬間,他感到一股死亡危機,降臨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猛地轉身,視野中,看到了一柄劍,一柄銹跡斑斑的劍,充滿著無匹的鋒芒,刺向他的頭顱。

「魔龍拳!」

危急時刻,傲無常大吼出聲,雙拳轟出,一大片的魔氣在虛空凝聚除了一條條黑色蒼龍,咆哮著,沖向那柄銹劍。

「鏘!」

但那柄銹劍,看似平凡,但卻是具有無上鋒芒,直接刺穿了十八頭黑色蒼龍,隨即「噗嗤」一聲,將傲無常的頭顱刺裂,血液瞬間染紅了他整個身軀。

「啊!」

傲無常發出憤怒大吼,但卻是無濟於事,很快生命力消失,屍體倒在了地上。

堂堂一位化龍境一重天的強者,卻是被林寒一劍擊殺。

「好強大的劍意!」

傲無常死亡的一瞬間,另外幾個圍攻西門清雪的魔柯神教高手紛紛倒退,神色驚疑不定。

嗡!

一道青衫身影在傲無常屍體旁顯現出來,手握那柄銹跡斑斑的長劍,星眉劍目,一張俊朗的臉龐上殺意不減,道:「所有人,都留下來吧。」

唰!唰!唰…

幾乎就在這瞬間,林寒手中長劍爆發璀璨劍芒,鋒芒畢露的劍意,刺裂長空,瞬間洞穿了宅院外的所有魔柯神教高手。

「劍心通明,是一位少年劍王!」

這一刻,遠處正在激斗的神武錢莊和魔柯神教高手,手中的動作都是微微停滯,發出驚駭之聲。

西門清雪看清楚林寒的身影,本是蒼白的美麗容顏上,頓時綻放出喜悅之色,她婀娜身軀一動,來到了林寒身旁,淡藍色的眸子帶著一份俏皮,道:「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

「林寒,這個叫做西門清雪的女娃娃,竟然覺醒了五行本命元符,這個小地方有這種元符魂師出現,真是讓本帝意外,只不過這女娃娃沒有合適的人指導,修行的功法也是十分低級,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天賦。」

小白的聲音在四聖圖中響起,帶著一絲急切道:「林寒,這女娃娃的在魂師一道上的天賦很罕見,只是缺乏對應的功法,既然這女娃娃是你的小情人,那本帝就大出血一次。」

話音落下,林寒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一套叫做「五行素女功」的古老功法,從四聖圖世界中飛出。

林寒將這功法古籍抓在手中,並沒有立馬交給西門清雪,而是先收入懷中。

他有些不放心,因為,小白可是萬古前的一尊蓋世老魔頭,它為什麼忽然對西門清雪這麼一個陌生人這麼大度?

難道,只是因為西門清雪是自己的師姐?

林寒總覺得小白沒這麼好心,所以他沒有著急將那功法給西門清雪,而是放在自己的儲物戒指中,等到此次風波結束,好好查探一下再說。

對此,小白似乎早就料到,它有些氣憤,道:「林寒,你竟然怕我害這女娃娃?哼,本帝雖然萬古前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但本帝所殺之人,都是該殺之人,本帝還沒落魄到對一個小小的女娃娃有什麼企圖。」

林寒沒有管小白,而是拉著西門清雪的白皙玉手,朝著安全的地方飛馳而去。

他們兩人現在的修為,太過低下,在這裡,幫不上什麼忙。

林寒不相信,神武錢莊屹立大地這麼多年,連一次小小的偷襲都解決不了。

而過,就在林寒和西門清雪剛走到一處無人的宅院中時候,一道充滿龐大力量的蒼老聲音,在天地間響起:「小小的一個魔柯神教聖使,也敢在我神武錢莊中放肆,簡直不知死活。」

轟隆!

下一刻,林寒和西門清雪都看到了,一隻由白光組成的百丈大手,從神武錢莊深處抓出,橫貫天穹,一下子就將正在和蘿浮公主、柳纏風大戰的洛雅,給直接轟飛。

洛雅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秀髮凌亂,氣息有些萎靡。

她身上紅色衣裙微微裂開,但依舊流淌著紅色如血的神光,絕對不是一件普通衣裙,而是一尊寶衣,不然剛才那一擊,洛雅恐怕已經隕落。

洛雅看向剛才那白光大手抓來的方向,眼神中的嫵媚早就消失,露出深深的忌憚,道:「沒想到,小小的一個一級域大地,神武錢莊竟然派遣了一位造化聖境的強者坐鎮,這次是我失算了。」

嘩!

洛雅化為一道紅光,消失在了神武錢莊的上空。

那白光大手的主人,並沒有出手阻攔,而是默認了讓洛雅逃走,似乎在忌憚著什麼。

「退!」

這個時候,神武錢莊各處,一個個魔柯神教的高手,也是紛紛散去。

一場巨大危機,轉眼就解決了,快得有些不可思議。

神武錢莊,一座偏僻的宅院中。

西門清雪吞服了幾顆靈丹,恢復了一些力量,她靈動的眸子望向神武錢莊的深處,想到了剛才那橫貫天穹的百丈大手,嘀咕了一句,「神武錢莊,果然深藏不露。」

林寒也是點點頭,目光有些凝重,道:「剛才那白光大手的主人,其修為,恐怕比大晉第一強者晉帝,還要恐怖。」 大戰來的快,結束得也快。

風雲主城中,不少暗中窺伺此次大戰的各大勢力,都是震撼莫名。

他們本來以為,此次魔柯神教潛伏這麼久,怎麼也能給神武錢莊帶來一些傷害,甚至是蘿浮公主,恐怕都要隕落。

但結果沒想到,神武錢莊中,竟然隱藏了那麼一尊恐怖的強者。

只是一招,就將那摩柯神教的強大聖使,給打成重傷,倉皇逃走。

不少大勢力的人都是暗暗心驚,看來,神武錢莊中,水真的很深。

……

…………

三日後。

林寒告別柳纏風,並且向蘿浮公主保證,半年後,必定會去大晉皇都,參加神武學府的考核。

隨即,林寒從神武錢莊離開。

就在他踏出神武錢莊的一瞬間,林寒魂力散發開來,頓時感應到了無數股殺念,在四周的街道上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