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歆眉頭一皺,然後便是在林冕失望的目光中搖頭道:“我沒錢,我的錢都是我大哥在管,因爲最近是他在指導我修煉,我幾乎用不了什麼錢的。”

“好吧,沒事,我自己再辦法就是了。”林冕喪氣的垂下頭,無奈的笑道。

“我去和我大哥說說好了,讓他借給你。”沈歆眉頭一揚,突然說道。

“不——”

話到嘴邊,林冕卻硬生生將之後那個“用”字給嚥了下去,自己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小狼因爲救自己而開啓自身的神祕力量沉睡不醒,本來林冕想說將獵殺到的妖獸骨骼皮毛賣掉,不過賣到的金幣卻少之又少,連一份青木符的製作材料都買不起,迫不得已,纔想着找歆兒借錢,沈家是風陸鎮三大家族之一,借出個一萬塊錢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沈毅,他,會借麼?”

林冕用充滿希冀的眼神看着歆兒,小心翼翼的問道。

沈歆自信的昂首道:“當然,我大哥最疼我了,他要是不聽我的話欺負我,娘就會收拾他。”

“好吧。”

林冕微微點了點頭,說道:“那謝謝你了歆兒,我真的是急需用錢,很快就會還給你了。”

“嗯……冕哥哥要感謝我的話,就陪我去櫻花谷吧。”,沈歆撅嘴道,“我們都好久沒去過那裏了。”


櫻花谷是林冕偶然發現的一處小山谷,因爲那裏開滿了桃花,並且四季如常,所以沈歆便取了這個名字,兩人有時也會來玩玩。

對於沈歆的這個小要求,林冕是一定會滿足的,當即牽起沈歆的柔軟小手,一路朝桃花谷而去。

在桃花谷待了近一個下午之後,林冕將沈歆送回了風陸鎮,沈歆是沈家的千金,稍微不對勁便會是引起沈家的注意,天色快要黯淡下去,林冕也不敢冒險讓沈歆一個人留在陰暗森林中。

送回沈歆,林冕也是將心情放緩,回到了藏身山洞,借錢這事兒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林冕絕對不會找歆兒想辦法的,不過因爲突發因素魔斑虎導致小狼的沉睡,林冕必須得放下那點臉面了。

盤坐在地,林冕結起修煉手印,開始了一夜的枯燥修煉。

……

“呼……”

林冕緩緩睜開眼,深深吐出一口濁氣,黑色眸子再度變得神采奕奕,扭頭一看火堆旁邊的小狼,仍然是緊閉雙眼,沒有絲毫要醒過來的樣子。

無奈的搖了搖頭,林冕站起身來從納戒中拿出一塊熟肉吃了,轉身離開山洞,他今天約好了和歆兒見面,借錢的事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很快趕到和沈歆約好見面的地點,隔着老遠林冕便是見到歆兒俏生生的站在林間空地上,心裏忍不住一喜,只要歆兒能出沈家,那借錢的事多半是有希望了。

林冕微笑着和沈歆打了個招呼,然而下一刻,林冕的笑容就凝固下來,臉色瞬間變得有點奇怪。

只見得沈歆身旁的大樹後,緩緩走出一個削廋青年,那青年模樣隱約間和沈歆長得有點相似,此時正嘴角帶着一抹讓人捉摸不透的笑意望着林冕,這人,不是沈家大少爺沈毅又是誰?

林冕立刻駐足,往後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沈毅,後者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股強大威亞,讓他很不舒服。

“呵呵……”

沈毅望着林冕,背靠樹幹,瀟灑笑道:“小傢伙,不用那麼緊張,我這個妹妹說要借錢,所以我覺得我有必要跟過來看看。”

沈歆垂着頭,臉頰微紅,對林冕說道:“對不起冕哥哥,我大哥偷偷跟上來的時候我沒發現。”

林冕搖了搖頭表示不在意,然後目光一轉,看着沈毅,低聲問道:“是我要借錢,有什麼問題就找我。”

沈毅嘴角一撇,道:“小子,我妹妹百般維護你,我可不敢找你麻煩,只是想讓你幫一個忙罷了,當然也不是白幫,作爲報酬,我會借錢給你。”

“什麼忙?”林冕愕然道。

沈毅站直了身子,神色有些奇特,沉聲道:“幫我搶劫王家的商隊!”

“什麼?!”

繞是以林冕的定力,也忍不住失聲驚呼道,旋即滿臉黑線,怒道:“你是不是瘋了,不想借錢給我就算了,這種爛藉口你也說得出?”

沈歆也是小手一巴掌打在他大哥的背上,撅嘴道:“大哥你真是壞人,故意讓冕哥哥去完成不可能的事!”

風陸鎮王家雖然不是什麼恐怖的大家族,但是以林冕的實力去打劫王家的商隊那簡直就是找死,押運貨物的人至少也得在煉體境六重以上,林冕這點實力,給別人塞牙縫都不夠。

而那沈毅卻像是早料到林冕的想法,輕哼一聲,道:“小子聽我說完,我會攔住他們商隊實力最強的一人,剩下的小雜魚就交給你。”

“不用談了,你讓我煉體境四重去搶劫至少是煉體六重的商隊,這是找死你不知道麼?”林冕眉頭緊皺,慍怒道。

聽到林冕這話的沈毅也沒有生氣,手中一縷光芒閃過,下一刻已然是將一抹紅色光團扔了過來。

這是一枚火紅色的妖獸獸核,獸核之上刻畫着晦澀的古怪紋路,雖然林冕不認識那紋路,但那獸核傳來的波動卻是很熟悉,是符文的波動,而且,是不屬於一階符文的波動。

“這是一枚二級符文,血騰符,能夠在十分鐘之內提升你的肉體強度,讓你在十分鐘內擁有煉體境七重的實力。”

沈毅握緊右手又送開,道:“如果你能夠按我說的去做,事成之後我就答應借錢給你,同時,還會讓你進入我沈家的武技閣中挑選一部三級以下的人級武技。”

林冕的心臟徒然顫抖了一瞬,不得不說,沈毅給的這個報酬實在太誘人了,林冕現在最缺的就是武技。

一部強大的武技,能夠在相同等級的對戰中佔盡上風,甚至還可以越階戰鬥,武技的強大,當真是恐怖至極。

“沈家爲什麼要這麼做?”林冕擡眼看向一臉波瀾不驚的沈毅,問道。

沈毅目光如炬,冷聲說道:“這個你別管,就說你願不願意做這件事,不行我就去找其他人,歆兒的面子,我可是給足了……”

林冕嘴角一揚,手握符文指着沈毅,聲音中帶着無比的飛揚自信,道:“好,我答應了!”

…… 風陸鎮東北方向幾百裏之外,有着一座小型城市名爲鷹城,其下管轄着方圓數百里的村鎮,而在鷹城之中,那千寶坊的總部,也是設立在這裏。

“王雷三當家,這便是你要的東西,按之前的約定,我千寶坊的貨款是否也可以儘快付清了?”

車水馬龍的街道旁,鷹城千寶坊總部大門外,一名身材幹瘦的老者安然站立,老者臉上一對鷹目放射出一縷亮眼精光,讓人知道,如果隨便看輕這老者,應該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而老者口中的王雷三當家,赫然便是風陸鎮三大家族王家的第三位家主,擁有着入靈境五重的境界,在風陸鎮也是排得上名次的強者。

王雷對自己實力很有信心,但是在這個老者面前卻絲毫不敢放肆,拱手道:“萬長老請放心,我王家所欠貨款,定會在三天之內付清,還請長老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多多擔待。”

那被王雷稱爲萬長老的老者也是撫了撫自己早已花白的鬍鬚,朗聲笑道:“哈哈……好說好說。”

兩人略微寒暄幾句之後,王雷便是帶着車隊,往城門方向離去,而萬長老注視王雷一行離去的方向,眉頭不爲人所察覺的一皺,隨即恢復正常,搖了搖頭轉身回到了身後的樓閣之中。

……

林冕手裏握着沈毅交給他的那枚二級符文血騰符,心情壓抑不住的有些激動起來,自己算是個一級符文師了,不過這種二級符文他卻還是第一次碰。

二級符文所需要的材料更苛刻,紋路更復雜,並且靈魂之火的提煉能力也要求更高,實力必須得是八重煉體境才能夠嘗試着製作二級符文,要不然只會是浪費精力浪費金錢,現在的林冕距離那一步還差的很遠。

按照和沈毅的約定,王家的商隊會在今天正午抵達這片樹林,到時候沈毅會拖住實力最強的王家三當家王雷,自己趁機將商隊付之一炬,任務聽起來很是簡單。

但林冕要燒掉那些貨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護衛的王家家丁有十數人,即便林冕勉強提升自己的肉體強度達到七重的實力,面對那麼多的煉體境六五重,也會有一點無力。

身後的樹叢忽地搖動,沈毅縱身躍到林冕身邊,低聲提醒道:“準備好,他們來了!”

林冕的身子徒然緊繃,右手掌心的符文開始運轉起來,一股溫熱漸漸從手心傳遍全身,莫名而來的力量感讓得林冕手心滲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汗水。

“已經煉體七重了麼?”

林冕握了握拳,感受着比煉體境四重更強悍的七重肉體,心底隱隱有些澎湃。

沈毅輕輕一按林冕的肩膀,隨後右腳重重一踏,整個人飛掠而出,朝另一個方向奔去。

林冕見狀,也是毫不猶豫的跟了過去,兩人一前一後不緊不慢,很快便是看到了緩緩往風陸鎮駛去的王家商車隊。

車隊共有十數人,爲首的一人正是三當家王雷,而其身後,也是每四個人押送一輛貨車,一共三輛馬車,每個人都是有煉體境五重的實力。

沈毅扭頭與林冕對視了一眼,林冕立刻會意的微微頜首,饒了一個遠路,直奔王家商隊的後方。

“都提高點警惕,今天的貨物對我王家來說非比尋常,都把眼睛放亮點!”

森林中傳來王雷沉悶的大喝聲,令得所有護送貨物的王家子弟精神都是一振,絲毫不敢分心。

唰!

野蠻醫妃 ,刀尖劃破空氣,直插入商隊其中一個王家弟子的心臟,那弟子還沒得來及叫喊就已經吐血而亡。

“誰?!”

王雷暴喝一聲,環顧了一下四周,眼睛突然掠過一縷殺意,對身後還沒完全亂了陣腳的商隊低聲喝道:“看好貨物!”

說罷便朝着一個方向追了過去,留下十多個弟子在原地戒備。

那一枚匕首自然是沈毅射出來的故意刺激王雷的,王家三位家主當中,王雷的性子最爲暴躁激動,凡是有任何人敢對王家不利,第一個站出來的總是他,也正因爲是王雷負責運送商隊,所以沈毅纔敢對王家動手。

眼見王雷走遠,林冕戴上黑色蒙面斗笠,右手微曲,身體繃成了一張弓,腳掌猛然踏動地面,猶如一支離弦的箭衝向離自己最近的一名王家弟子!

唰!

裂風爪覆上那名弟子的喉嚨,林冕用僞造出的聲音大聲威脅道:“把你們的東西都交給我,我可以不殺他!”


林冕只有十三歲,身材並不算是很高大,但此刻在他跟前的那名王家弟子也是嚇得雙腿直髮抖,他能夠感覺到,這個身高還不如自己的神祕人,能夠在瞬間將自己擊殺。

“……殺!”

咻!

人羣中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下一刻,一支鋼鐵箭矢暴射向林冕的眼睛,凌厲破風聲中,林冕本能往後一退,箭矢穿透身前那名王家弟子的喉嚨,那王家弟子甚至還沒來得及呼救,竟是直接被一擊斃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心中並不是特別焦急。

“敢來劫王家的東西,好大的狗膽,那就是找死!”

車隊前方,一名手持長弓的男子走了出來,男子約摸三十歲,臉上一條長長的疤痕從眉角一直蔓延到下顎,剛剛那一箭,想必正是從他手中射出來的,爲了殺掉林冕,絲毫不顧自己人的性命,也是一個狠角色。

刀疤男子扔掉長弓,接過一柄精鋼長槍,冷笑道:“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趁早讓你上路!”

話音剛落,刀疤男便是一聲大喝,緊握長槍,猛然躍起朝林冕當頭砸下!

林冕眼神一凜,五指彎曲悍然迎接而上,他能夠感覺到這刀疤男和提升實力後的自己是一樣的境界,煉體境七重,放在風陸鎮三大家族中也至少是個武師級別的人物了。

“黃階一級武技,裂風爪!”

鐺!

金鐵相撞的聲音響徹而起,原本站在外圍觀戰的其他王家弟子此時都已經有點目瞪口呆,原本他們覺得林冕只是一個人,實力不過七重,而且刀疤男也是這裏煉體境七重的武師,收拾掉面前這個神祕人都不必自己這些人出手了。

但當他們看到眼前的神祕人竟然以肉體生生的硬撼刀疤男的鐵槍,驚訝之餘心裏也開始有點打鼓了……

刀疤男子也是被嚇了一跳,從長槍之上他感受到一股極其強悍的反震之力,如果不是本身實力夠強,恐怕武器已經是被震飛了出去。

不過這刀疤男反應也是極爲迅猛,落地之後就是往前擡槍突刺,槍尖閃爍刺眼寒芒,這一擊要是命中,林冕的腹部就會被戳出一個血洞,戰鬥也就宣告結束。

叮!

“什麼?!”

清脆的金鐵碰撞聲傳來,刀疤男子志在必得的一擊居然再次被林冕化解,槍身劇烈顫抖,一種不安的感覺隱隱從刀疤男心底涌現而出。

“這招裂風爪,可不是隻有進攻才能使用哦……”

林冕斗篷下的嘴角掀起一抹森冷笑意,趁着刀疤男子還沒恢復平衡,貼近他身前,身體內那一縷微弱的靈力被調動起來,縈繞在右手五指指尖,以一種刁鑽詭異的弧度直取刀疤男的喉嚨!

林冕的五指在刀疤男瞳孔中迅速放大,靈力席捲刀疤男的面門,讓他有瞬間的失神,而正是這一瞬息之間,林冕的五指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