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祝融很少在不熟悉的地方睡覺。

即便是臨時更換休息地,他也會先將休息地附近的潛在風險「清理」一番再休息。

雪蓮對此也不奇怪,她舒服地躺在了草地上,接着就睡著了。

雪蓮睡着之後,祝融也沒有走太遠。

他們所在的湖邊周圍幾百米範圍內都是草地。

在草地環境當中只要一有「巨獸」出現,祝融便可以輕鬆發現。

哪怕他在休息也會第一時間醒來。

所以「巨獸」們對於他來說算不上潛在風險。

真正有威脅的還是眼鏡蛇。

祝融微微調整呼吸,隨後露出了嗅氣味的表情。

剎那間數百種氣味迅速地湧入了祝融的鼻子。

祝融耐心地分辨了起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他總算將附近五百米範圍內的所有眼鏡蛇都給清理了出來。

「五百米範圍內出現了兩條眼鏡蛇!」

「看來這片領地的眼鏡蛇密度還是挺高的!」

祝融默默地想着。

隨後,他吃了一些眼鏡蛇肉,緊接着便回到了雪蓮的身旁。

第二天清晨。

祝融早早地醒了過來。

「咯吱~咯吱~」

青草被咬斷的聲音不斷地傳來。

祝融舒服地伸了一個懶腰,隨後朝着草叢的方向望了過去。

一群大象正在歡快地吃着青草。

感受到祝融的注視,象群的首領迅速地望向的祝融。

見到祝融后,它的表情變得不自在起來。

猶豫了一會兒,象群首領還是對着象群發出了一聲長嘶。

緊接着所有的象群成員紛紛朝着另一片草地走了過去。

看着象群首領帶着象群離開,祝融滿意地點了點頭。

很快,雪蓮也被象群給吵醒。

她迅速地站起身,然後警惕地回頭望了過去。

看到象群離開,她才慢慢地放鬆了一些。

看着雪蓮有些緊張的表情,祝融也沒有立刻進行安慰。

以後這裏就是他們的家,雪蓮必須適應這裏的環境。

半個小時后,又有大量的亞洲野水牛進入了草叢當中。

它們見到祝融和象群之後便跑到了另一片草地。

緊接着犀牛們也紛紛跑了出來。

它們見到祝融之後也在第一時間選擇了避開。

見到這群體型龐大的「巨獸」紛紛避開他們所在的湖邊,雪蓮的膽子也漸漸地大了起來。

她看向眾多巨獸的眼神也漸漸地變得從容了起來。

見到雪蓮開始熟悉周圍的環境,祝融也放心了不少。

他走到湖邊,然後舒服地喝了兩口湖水。

在湖邊休整了一番之後,祝融也精神了很多。

「呼嚕嚕!」

他轉頭朝着雪蓮發出了邀請的聲音。

雪蓮立刻明白了祝融的意思,然後便朝着祝融點了點頭。

她知道該去熟悉領地了!

祝融熟練地打開了「探查之眼」。

緊接着,他便帶着雪蓮朝着原始森林的方向走了過去。

有了探查之眼的幫助,祝融的「領地熟悉」工作就方便了很多。

一個小時后,他便知道了領地內各種有蹄類野生動物的具體分佈情況。

他在領地內部物種很豐富,有蹄類動物的數量也很充足。

其中大象的數量在400~500之間。

牠們多數生活在科赫拉山脈的附近。

相比於平地的原始森林,大象更喜歡山上的森林。

除了大象,他的領地內還有600~700隻犀牛。

亞洲野水牛的數量也超過了500!

白肢野牛的數量略少,在300~400之間。

水鹿的數量只有200左右。

澤鹿的數量和水鹿差不多。

除此之外,原始森林當中還有500~600隻野豬。

整體而言,他的領地內部有蹄類動物的數量大概在2700~3100之間。

平均下來每平方千米會出現九十幾隻有蹄類食草動物。

「果然不愧是科赫拉!有蹄類食草動物的密度竟然如此誇張!」

作為一隻經驗豐富的虎王。

祝融曾經多次擁有過各種不同的領地。

在進入科赫拉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一片領地的有蹄類食草動物密度能夠達到這種程度。

這種數量的有蹄類食草動物足以同時供養十隻成年老虎了!

「怪不得周圍的流浪雄虎這麼多!」

祝融默默地想着。

「呼嚕嚕!」

雪蓮的聲音打斷了祝融的思路。

祝融瞬間回過神來,隨後便帶着雪蓮返回了湖邊。

回到湖邊之後,他並沒有和往常一樣泡到湖水當中而是舒服地趴在了草地上,然後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單從有蹄類食草動物的數量來看,科赫拉的確是老虎的天堂。

但是仔細分析一番之後,祝融就皺起了眉頭。

因為這裏有很多有蹄類食草動物並不能當成食物。

其中大象和犀牛幾乎都是不可捕獵的。

雖然死去的犀牛和死去的大象最終都會淪為老虎的食物,但是它們並不能作為老虎的主要食物。

所以祝融必須提前考慮好以什麼為主食。

他在倫滕波爾核心區當明星虎王的時候,一直是以白斑鹿為主食。

所以,他很清楚,正常情況下,五百隻白斑鹿就足以長期供養一隻老虎。

他在卡齊蘭加緩衝區的時候一直以野豬為主食。

所以,他也知道,正常情況下,四百隻野豬就足以長期供養一隻老虎。

可是科赫拉並沒有白斑鹿。

而野豬也不超過六百頭。

若是以野豬為主食,他們夫妻倆就會很難吃飽。

「難道要以亞洲野水牛和白肢野牛為主食?」

想到這裏,祝融第一時間望向了亞洲野水牛群的方向。

雖然他有能力捕殺亞洲野水牛和白肢野牛,但是長期捕殺和偶爾捕殺是兩個概念。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亞洲野水牛和白肢野牛的實力也不是吹出來的。

若是祝融長期以這兩種牛類做主食,那必然會引起牛群的不滿,甚至有可能會面對牛群的報復。

以他恐怖的實力倒是不懼亞洲野水牛和白肢野牛的報復,但是雪蓮卻沒有這麼強悍的實力。

「看來以後捕獵還是要謹慎一些!」

祝融默默地想着。

:大王這是在發什麼呆?

:考慮吃什麼好?

:好吃的太多了!不知道該怎麼選!

……洛於懶懶地坐在廚房的小凳子上,懶懶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在灶台前忙來忙去。

「你在做什麼?」洛於問道。

洛子言看了過來,軟軟回答道:「給妻主做的,娘要吃嗎?」

洛於想了想,伸手:「給我一碗。」

「好,娘,您等一下。」洛子言歡歡喜喜地答應了。

幸好自己這次做

《夫君個個美如花》287. 余小曼早就看出李新年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苦於客人沒有盡興,也不好出面阻攔,只能暗自著急,好不容易熬到尾聲,急忙出去買單。

等她買完單之後,看見李新年和齊宇兩個人居然互相攙扶著從裡面出來,而張君也搖搖晃晃地跟在後面。

李新年的意思是先把齊宇和張君送回去,可齊宇怎麼都不願意,非要跟張君打車回去,猜想兩個人接下來肯定還有節目,所以也不勉強。

齊宇和張君剛走,李新年就有點堅持不住了,覺得雙腿發軟,勉強走到了車跟前,一陣天旋地轉,一隻手急忙扶住車門才沒有坐在地上。

余小曼急忙一隻手攙住他的胳膊,另一隻手打開車門,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他勉強塞進了副駕。

「哎呀,喝多了吧。」余小曼鑽進車裡面,見李新年腦袋仰在座椅上呼哧呼哧直喘,於是問道。

李新年一隻手無力地揮動了一下,哼哼道:「喝多了,他媽的喝多了,這狗日的,真,真他媽的能喝。」

余小曼說道:「我看也差不多了,三瓶酒大不部分都是你們兩個喝掉的,張君最多喝了半瓶。」

李新年好像腦子還清醒,說道:「這婆娘的酒量也不錯,比顧紅厲害。」

余小曼哼了一聲,不服氣道:「我今天要是不開車的話,非把她喝趴下。」

李新年嘿嘿傻笑道:「我差點忘了,你也是女中豪傑呢,可惜……」

余小曼發動了車,問道:「去哪兒?」

李新年揮揮手,含糊不清道:「隨便,隨便去哪。」

余小曼嗔道:「這不是混賬話嗎?」遲疑了一下,又說道:「顧紅不在家,你一個人這樣子也不行啊,我乾脆送你去你媽那裡算了。」

李新年還是胡亂揮舞著手嘟囔道:「隨便,隨便去哪兒,反正,反正顧紅又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