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湯瑩,雖然面容上有點嗔怒,不過跟李明說話的語氣還是很溫柔噢!嗯,字的在尾音的部分,略帶了一個上升的輕音節。

李明不禁一顫,弱弱地說:“是你找我麼?”

湯瑩用手肘頂了一下李明的脅下,柳眉一蹙,嗔怒地戲說:“你傻瓜了麼?”

“不是啊!我是說,是你找我有事麼?還是別的人找茬來了?”李明,徐徐地低下了頭,若有所思地說着,心裏不禁想起昨日那個猥瑣而又噁心的禿頭——張主任。

“張主任在校長室等你,剛纔我已經去過一趟了,跟校長也解析過你的情況,可那傢伙還是堅持要校長處理你,朱校長可能也是出於不好圓這個場子吧!”頓了頓,湯瑩攏了龍額後的頭髮,不屑地說:“那禿頭,還真的敢參了我一本!”

“呃!不是吧!他連你也參了?”李明驚訝地問,真沒想過張主任追求女生,還真有一手,居然還會把自己想追求的女生告到校長那裏去!

“哼!”湯瑩高傲地冷哼了一聲,眼角里一抹陰鷲一掠而過。

不一會兒,李明跟湯瑩便來到了校長的辦公室門口,李明望了湯瑩一眼,湯瑩輕輕地攤了攤手板,示意李明可以進去。

“咔!咔咔!”李明禮貌地敲着朱校長辦公室的房門板,在這個學校除了湯瑩,恐怕就剩下朱校長最關心李明瞭,不光是關心,而且還有點欣賞和提攜的味道,就在那次李明剛從醫院回來的時候,並當着全校師生面前講話,在衆多的懷疑聲音中,朱校長也確實地幫李明震住了場子。而就在兩天前,當李明被警察局的人拉起審問的時候,朱校長也確實地爲李明拖了接近兩堂課的時間。

所以,李明對朱校長還是敬重,尊敬,感激的,在敲門的時候,李明只是輕輕地敲,沒有很大的用力,生怕驚動到裏面的朱校長,而帶來一個不好的印象。

在敲了大概三次門之後,房門被打開了,張主任一臉陰翳、奸險的目光首先投向了湯瑩,嘴裏淫邪地一笑,說:“湯老師!你怎麼這麼遲呀!校長正在裏面等得不耐煩呢!”

看着,張主任這淫邪的笑容,以及不懷好意地望向湯瑩的目光,李明真的很想一拳就打過去,將他的牙齒打掉幾顆,打得以後都再也不敢再露齒奸笑。但是,礙於裏面坐着的就是朱校長,而且這裏又是學校,李明也就只有忍了,吞了一沫口水,用仇視的目光瞥着張主任。

湯瑩不屑地白了張主任一眼,她心裏明白自己在路上根本就沒有耽擱過,而且就那麼點路何來遲,和“校長不耐煩”呢?旋即,湯瑩對張主任冷傲地說:“爲什麼,你自己不去?!偏要讓我去!”

李明一聽,原來是張主任差使湯瑩來課室叫自己的,而且還無故責罵起湯瑩來,旋即心想:“這不是明擺着欺負湯瑩麼?”

當張主任還一派校領導的造派站在門外的時候, 說完話的湯瑩乾脆就一把推開了門。

門從張主任的手裏,立即脫了開去。

湯瑩的這下舉動,讓張主任有點措手不及,本來他還打算再站在朱校長室的門口,狐假虎威一番。

誰知道,湯瑩根本就不買他的帳,推開了門,順便也推開了攔在門口的張主任,徑直地往着朱校長的位置走去。

李明,冷冷地瞥着張主任,一直一直的瞟着,直到進入了朱校長的辦公室位置。

待到,李明走過,張主任淫邪地一笑,心想:“讓你拽,就讓你拽,看你還能拽多久!待會,等我把你的遲到、曠課的紀錄都擺到朱校長的面前時,你就知道了求我幫你了!還有你……你個湯瑩,居然不領我的情誼,呵呵!包容壞學生遲到,你這個問題可大可小呢!到時候,你可別求我來幫你說話噢!哈哈哈哈!”

朱校長的辦公室,是一個二進的房間,先是在外面有一個會客廳,而安排在裏面的那個房間纔是朱校長的辦公室。李明隨便掃了一眼,發現這個會客廳擺放齊整,而且每個空置的角落,或者桌面,都擺着一盤綠色的盤栽,牆上一個大大的書櫃,擺着各種各樣關於教育,學習的書,而更多的是一些教育心理學,學生心裏學之類的書籍。李明看着看着,越發覺得這朱校長,還是一個很注重教育方法和學生心裏的校長,從中亦看出了他對每一個的學生的關懷與呵護。

湯瑩首先走進了朱校長的辦公室,往着朱校長,恭敬地笑了一笑,然後說:“朱校長!您好!”


“朱校長!您好!”跟在湯瑩後面的李明,見到朱校長後訕訕地道,略帶了點歉意,雖然這次李明來見朱校長,主要是因爲張主任對李明的故意刁難造成,不過在李明看來卻是自己又一次地麻煩到了朱校長。

“湯老師,李明同學,你們好!”朱校長向着他們點了點頭,徐徐笑道,臉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一塊高齡人專用老花眼鏡的後面,一雙慈祥的眼眸,向外散發着一種安詳的氣息。

李明瞄了一下旁邊,發現剛好有兩張辦公椅,便跟湯瑩分別坐了下去。

這是,跟在最後的張主任進來了,見湯瑩跟李明坐到了一起,而且自己已經找不到第三張可以坐的椅子了,那便意味着他要站着,而李明跟湯瑩就舒舒服服地坐在那裏。霎那間,張主任立即變臉,頓時目露兇光,一邊嘴角微微上跳,惡兇兇地道:“校長都還沒讓你們坐,誰讓你們就坐了呢?你們這是幹什麼!?”

“呵呵呵!張主任,湯老師講課經常要站着,也確實是很累的!?”朱校長寬慰地笑着,給湯瑩打了個圓場,並且暗示張主任不要再追究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情了。

可是張主任,奸邪的鼠目一瞪,口水橫飛地說:“湯老師是……累一點,但那李明坐着聽課,聽了一天的,怎麼都應該坐吧?而且,見到咱們朱校長了,”說到這裏,張主任對着朱校長拋了一個媚眼,然後又說:“你作爲學生的老師都沒叫你坐下,你怎麼能坐下呢?一點尊師重道都不會!應該是我跟湯老師坐,而你是站在旁邊聽的。”說完,張主任有點驕傲地朝着李明撇了撇嘴,然後裝着很自己很高高在上的樣子。

李明一看張主任這樣子,就覺得他是欠抽的那種類型,再加上張主任剛纔明顯在調侃的那些話語,如果不是朱校長就坐在旁邊,李明早就一拳打了過去了,憑什麼朱校長都還沒急,你區區一個訓導主任就來急了呢?這明顯是一個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校園現代版演繹。

李明緊緊地攥着拳頭,將本來就握在手裏的扶手,再握得緊了一緊,剛好李明這兩天正在練習手指的握力,無意間將椅子的扶手捏得,嘎嘎作響!他在擬製,擬製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張主任聽到這聲音,感覺就好像有人在送着骨頭一樣,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張主任,如果你站着覺得膩了的話……”李明語氣平淡地說着,不過語氣中的怒氣,卻在不知不覺之間外露了出來,大有一種霸氣外露的架勢。

本來,李明是想說:“如果你站着覺得膩了的話,我可以立即讓你躺下!”

湯瑩見李明好像有點要幹架的傾向,便立即從旁打岔道:“明!別說了!”

畢竟,李明在校長的辦公室裏幹架,是她絕對不允許在李明在朱校長的面前發生了,縱使她也知道李明確實是一個很能打的人,而且打起架來一板一眼的也一點都不含糊,而且,就剛纔張主任那個做派,如果不是有朱校長在自己的面前,湯瑩也會馬上給張主任狠狠的一腳,因爲本來湯瑩就是個很有本事的女生,她也同樣看不慣這種狗仗人勢,狐假虎威的做派。正所謂,要拽,你也得有拽的資本,如果沒有,那只是自討沒趣而已。

而此時,湯瑩決定讓這隻狐狸再拽一拽,並且已經有了怎麼讓這隻狐狸自討沒趣的打算,當然了,前提是這隻狐狸離開朱校長的辦公室。

湯瑩,徐徐地伸出了精緻的玉手,直接就跨過了兩張椅子之間的間隙,搭到了李明攥緊在椅子扶手的手掌上面,然後使溫柔地揉了起來。籍此,湯瑩希望能緩和一下李明心中盛怒的怒氣,在旁人看來,他們就像是一對即將要結婚的情人,相偎地坐着,然後跨國椅子的扶手牽着對方的手一樣。不過,在湯瑩看來,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她根本就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而且是一種即興的隨心而動。

朱校長把這一幕看在眼裏,並沒有立即說什麼,繼續微微的笑着。反而,又是那張主任又要開始的鬧嚷嚷,他衝着李明就說:“喂!李……”

“算了!算了!張主任,你就先站一下吧!李明同學也是一時心急,纔會坐到這個位置上。而且,他也是看到湯老師坐下來了,他才坐的。我也不是他的老師,也談不上什麼不尊師重道的東西,我只是這個學校的管理者而已。張主任,你也身爲學校的管理者,就辛苦你先站一站吧!”朱校長從旁,打岔道,說話只見眼裏一陣嚴厲之意掠過,旋即又回覆了慣常的慈祥微笑。

“好!好!好!”張主任被朱校長忽然爲李明打圓場,感到一些詫異,嘴裏不停地的叨着,他萬萬沒想到朱校長竟然讓他站着,而李明卻能坐着。

過了一會,張主任平靜了一下心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才說:“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把昨天發生的事情跟校長你說一下!讓校長來給一個說法,看看到底是我這個主任做的不對了,還是李明做的不對了!”

李明不屑地將瞟開了眼睛,表示對張主任所說的話,甚是感到不屑,還好湯瑩此時始終握着他的手,不然的話,李明也很難保證自己不會一拳打到張主任的臉上。

“嗯!你說吧!”朱校長,氣定神閒,和顏悅色地點點頭,然後說。

張主任於是便添油加醋地將李明昨天遲到,然後又將李明說的預備鈴說成了上課鈴,後來,張主任更將昨天在辦公室要求李明寫遲到檢討,遭到李明的拒絕,和湯瑩爲李明分辯的這些事情,說成李明的惡意抗衡訓導主任的教導,藐視學校紀律,再者,湯瑩則理所當然地被張主任說成是故意包庇學生的遲到、曠課等違紀行爲!後來,張主任更是拿出了李明以往的全部出勤記錄來,徹底地在朱校長的面前添油加醋地誣告了一番。

最後,張主任更是要求朱校長處分李明,在校會上通報,而湯瑩的話,張主任則要求朱校長嚴肅處理,起碼要在每月的教師大會上,通報批評!

聽完張主任的闡述後,朱校長淡淡地笑了笑,然後用手捎了捎額上的頭髮,朱校長的頭髮也有點稀疏了,發線長的比較靠後,故此,捎起來確實有點滑稽的感覺,但,很快朱校長緊緊地皺着的眉頭,便讓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他正在爲張主任的闡述而感到頭大!

“校長我……”李明正要爲自己分辯,不過朱校長很快便揚起了手,打住了李明的話。

朱校長,託了託眼鏡,然後才嚴肅認真地說:“張主任,李明同學,以前確實是有很嚴重的遲到、曠課記錄,不過那個已經是過去了的事情了。現在,我幾乎每天巡查課室的時候,都看到李明同學在低頭苦讀着。現在,李明都已經是高三畢業班的學生了,離高考也不遠,學習是他的首要任務。張主任,我覺得你是不會該捉的,和不應該捉的都沒分清楚吧?”

“朱校長……我……”張主任,正要分辯,卻立即又被朱校長打斷了。


“湯瑩老師,李明同學,你們先出去吧!去外面去坐坐!”朱校長擺擺手,做了一個往外扇動的動作,示意湯瑩跟李明先離開這個房間,去會客廳上等等。

這確實讓張主任感到有點意外,本來他以爲自己拿了足夠的證據,以及,自己一雙很會添油加醋的嘴,肯定能讓朱校長立即明白到李明和湯瑩目無紀律的嚴重性,可事實上,朱校長此時的反應卻剛好跟張主任心中所預想的效果相反。加之,李明和湯瑩現在被校長叫到外頭去,而讓他卻被朱校長留了下來,這很顯然,朱校長並不打算處分湯瑩和李明,取而代之的卻是把張主任留下來談話。

換着以前,張主任這樣去參一個學生或者老師的話,朱校長是一定會先尊重張主任的意見的,因爲若果朱校長不是這樣做的,那麼張主任下次就不會再把這些細微的信息反饋到朱校長的耳裏,而且這樣很打擊張主任在學校裏的威信。不過這次,張主任的如意算盤打錯了!

誰讓李明是朱校長心目中很欣賞的一個學生呢!而且,李明自從從醫院回來,便如脫胎換骨了一般, 盛世芳華:嫡女不吃素 ,就算李明遲到了,也只是無心之失!

李明跟湯瑩從椅子上起來,既然朱校長都已經這樣說了,那自己何況不順着他的意思做呢?

還好,李明跟湯瑩出去的時候,湯瑩已經鬆開了攥在李明手上的纖纖玉手,不然的話,如果讓張主任這小氣袋,看到李明拖着湯瑩的手走出朱校長的辦公室,大概會被氣得七孔流血。

李明打開了門,擺了擺手,示意湯瑩先行,湯瑩也不跟李明客氣,既然李明都已經做出了女士優先的紳士風度,那她又爲何不順從一下呢?

於是,湯瑩跟李明便一前一後地離開了朱校長的辦公室,而來到辦公室外面的會客室上面。辦公室的門,很快就被張主任悻悻地大力關上。朱校長的這個辦公室的隔音設施還算不錯,起碼李明和湯瑩坐在於它只有一牆之隔的會客室內,卻根本聽不到張主任和朱校長到底在說着什麼。

無聊之下,李明乾脆雙手繞在胸前,不自覺地翹起了二郎腿來。湯瑩看着,李明就如款爺一般的做派,不禁“噗哧”一笑。

“怎麼了?瑩……瑩!”李明往着湯瑩如玫瑰花般綻放的笑容,不禁不解地問。

“哦?呵呵,沒什麼,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很好笑!”湯瑩用手抿住了半邊的嘴脣,轉開了頭,不再望着李明,不過,稍過了一會兒,湯瑩又開始笑了起來。她真的沒想到,這李明確實得到了朱校長的信任和關愛。即使,要面對張主任的告狀,而且誰都知道這張主任在教育局裏有人,但朱校長也願意爲李明強出了頭。像張主任這樣,告別人的狀,可到最後還連累到自己的情況,確實也不多,湯瑩大概覺得張主任的做次,實在是太幼稚,太無聊,太滑稽了,太可笑了!

過了片刻,李明和湯瑩都沒有說話,畢竟這裏還是校長辦公室的地盤,他們打從心底裏還有十分尊重的,太過放肆的事情,也做不出來,甚至連隨意的聊天,暫時他們也沒有這個興致。

驀地,朱校長辦公室裏的黑影,開始大動作地動了起來。


李明驟眼一看,正是張主任在大幅度地揮動着手臂,想必……裏面的情況,已經達到了一個幾乎失控的狀態。不過,李明心底裏也知道,自己平時用來對付接頭無賴小混混的招數,在朱校長的辦公室裏實在難以施行,就算想幫朱校長几句,恐怕也有點難度。

又過了片刻,張主任氣沖沖地趕了出來,嘴裏碎碎地念道:“……”

…………

現在已經是晚上3點多了,我設置了一個明早12點的定時更新,6000字更了,明天要去深圳,希望能有空爲大家再多更幾章書吧! 終於,趕在12點前發了,哈哈!

……………………………………………………………………………………………………………………

驀地,朱校長辦公室裏的黑影,開始大動作地動了起來。

李明驟眼一看,正是張主任在大幅度地揮動着手臂,想必……裏面的情況,已經達到了一個幾乎失控的狀態。不過,李明心底裏也知道,自己平時用來對付接頭無賴小混混的招數,在朱校長的辦公室裏實在難以施行,就算想幫朱校長几句,恐怕也有點難度。

“嘭!咔嚓!”一聲悶響,朱校長辦公室的門被一股不知道從那裏來的力量猛然推開。

張主任氣沖沖地衝了出來,指着李明嘴裏悻悻地大罵道:“你說他是好學生!就這個天天不上學,逃學,曠課,藐視學校紀律的人是好學生。”

“張主任,你說的是以前,我說的是現在!我已經觀察了許多天了,他最近確實改過自身了,我有幾次早上巡課堂的時候,都看到他在孜孜不倦地溫習着!而且,你說的那件響了上課鈴,他才踏進課室門口的事情,我已經問過那節課的任課老師了。當時,李明確實是在預備鈴的時候已經來到課室門口了,我看你不會連預備鈴跟上課鈴都分不清楚吧?”朱校長,從一旁不露自威地說着,語氣不急不許,但卻帶着一種讓人不可抗拒的力量在跟張主任爭辯着。

顯然,朱校長是站在李明這邊的,或者他也是覺得張主任在小題大做,或者無理取鬧,這麼小的事情,根本就沒必要鬧到校長室來。

李明看着張主任,不停地在自己的面前指指畫畫的手指,真的很有衝動一手將它攥住,然後狠狠地捏斷,張主任還在泡沫橫飛地說着,語氣強硬絲毫不把朱校長的勸慰放在心上,而且,還說的越來越過分,甚至連李明的家庭環境也差點扯到了。

家庭環境?

這個,好像跟學校的紀律沒有關係吧?

不過,張主任就是把這些東西都扯上了,大概的意思,我想大家都懂的,就是看不起李明窮孩子,但是,窮孩子就可以讓你隨意的欺負,或者蹂躪了麼?答案,在李明的心裏卻是否定的,在李明看來,他現在迫切想證明自己並不比其他的學生差,他只是受到了打擊而頹廢了兩年而已,而現在,他已經細心革命了。除了武力,李明真的想不出用來震住張主任的方法。

湯瑩見李明站了起來,真的很怕李明會對張主任動手,於是便一直緊緊地攥着李明的肩膀。湯瑩攥得非常的緊,甚至連李明都感到有點疼痛,因爲張主任那說話的模樣實在太過之讓人討厭了,這個讓湯瑩甚至也有點作嘔的味道。

“你說他是好學生是不是?你說他如果參加高考能不拖低我們學校學生的平均分是不是?那好,我現在就出3道題目給他做,如果他答得對一道的話,那麼這件事,我就當一筆勾銷。但,如果他做不出來的話,那學校不處理,我就找到教育局去處理!”張主任惡兇兇地道,語氣甚是倔強絲毫不帶一點回旋的餘地。


張主任在教育局裏有人,這是朱校長知道的,不然的話,憑他這個水平,能當個普通的教師已經不錯了,還能當上學校的訓導主任麼?這根本就是天荒夜談!

朱校長聽了,不置可否,霎時間無語了,無奈地搖了搖頭,心想這李明到底是怎麼得罪了這小人,爲了這點小事居然夠膽說搞到教育局去,他用一種詢問的目光望了望李明,以示等待李明自己的看法,到底接受不接受張主任所提出的條件,此時,如果李明搖頭的話,朱校長還是會幫着李明給他推了這件事的。畢竟,鬧到教育局去,再下來都已經是李明畢業的時候了,到時候朱校長最多就是打幾個報告,推搪說自己沒協調好學生跟老師之間的關係,再稍微解析一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好啊!你出!隨便你出!題目必須是你現在自己出的,不可以參考任何的課本,只要是你張主任出的題目,我李明若是答不上的,那我明天就再也不回學校,如果我答得上了,那你從明天開始以後也不準回學校!你敢不敢玩!”李明爽快地答應了張主任的挑戰,應該說是挑釁,神情也甚是激昂,不過還好,後面有湯瑩拉着他。


旁邊的湯瑩拉了拉李明的衣袖,不住地搖了搖頭,黛眉輕蹙地望着李明,嬌脣緊抿,表示對李明剛纔誇下的海口有點擔心。

李明轉過頭,認真地對着湯瑩點了點頭,然後拍了拍湯瑩的玉手,表示讓她別爲自己擔心,自己有足夠的信心可以答對張主任出的題目。

其實李明心裏知道,張主任以前是教過數學的,不過根據被他教過的學生所說,他教數學的水平一塌糊塗,而且本身的解題水平也是一塌糊塗,就是經常拿一些似是而非的東西來糊弄學生,濫竽充數一下。所以,如果是由張主任親自在沒有參考書可以參考的情況下出題的話,李明還是有把握將張主任出的爛題答對的。而且,自從李明將劉夢倩給自己買的那部數學高考習題集做完後,便一直都很想找一個機會驗證下自己到底到了怎麼樣的水平,而張主任這次願意在這種情況之下出題,剛好可以用來作爲李明的“試金石”。

張主任,聽了李明的話後,先是一愣,他沒想到李明這麼快便答應了自己的條件,他本來以爲自己讓李明做題,肯定會將李明震住,誰知道,李明還開出了比他還要狠的條件,而且離開了教育第一線這些年來,張主任自己也深切的知道,自己的出題水平確實也不咋的。萬一,到時候的題目出的難度不夠,真的讓李明答了出來的話,自己恐怕也難以給自己圓場。

“難道到時候真的要從此不回學校了?”張主任心想,他在琢磨着到底該不該給李明出題,很快一陣緋紅便漲到了臉上來,將他露在外面的臉容裝點得面紅耳赤,對於李明提出的條件,現在他已經不能反悔,畢竟也是他自己先提出的條件,難道就由自己反悔了!?

湯瑩見張主任,霎時間沒有反應,便從旁調謔道:“怎樣啊?張主任,你是怕李明答出了你的題目,還是怕以後都不用回來學校了呢?”

湯瑩的這兩句話,剛好說到張主任心坎的痛處,每個字都如一把尖尖的刺刀一般讓張主任感到刺痛,想了片刻,最後張主任還是在迫於無奈的情況下,點了點頭…… 重寫了,底稿忘記帶回來,吐血哦!瘋狂的碼字吧!

…………

被湯瑩這樣一說,張主任確實有點難堪,如果只是李明的話,他還好混弄一下,不過現在加了湯瑩進來,無疑把張主任逼到了懸崖的邊上。

“哇啊哈哈哈!!”張主任,仰頭大笑,以此來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安與害怕,他此時真的有點顧慮李明所開出的條件,萬一李明真的答上了自己的題目,那他不就以後都不用回來學校,張主任想了一想,終於想出了兩個限制李明的條件來,讓李明不得放肆。

“如果,你能在十五分鐘內,答出我出的三道題,我以後便在你回來學校的時候,不回來學校!”張主任微微地笑了笑,那奸邪的笑意在嘴角處一抹而過,接着對李明說。

“呵呵!哦?十五分鐘嗎?”李明聽了張主任立即附加的條件,似笑非笑地說着,表面上裝得好像在思考的模樣,但心裏卻在暗暗竊喜,李明自己心裏清楚15分鐘對於他的來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他可以將15分鐘乘以15倍,30倍,甚至60倍,只要題目出的不是很刁鑽,時間根本就不是問題。

朱校長見張主任給李明開出了有點苛刻的條件,他也不想這件事情鬧大,畢竟無論張主任還是李明兩人朱校長都不希望他們不回學校,於是便從一旁給打岔道:“啊!那個……張主任,我看你也別跟李明同學一般見識了,你也知道,你是學校的棟樑之才……”說到這裏,朱校長頓了一頓,想了一下,纔想出了怎樣形容張主任是棟樑之材的詞語來,然後緊接着又說:“你對學校紀律方面的貢獻,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那個萬一……你不回來學校了,那我一副老軀,你看怎麼管理這學校呀……這事不如先算了吧!”

張主任一聽朱校長這樣說,不禁原來弱小的膽子,反而壯了起來,接過朱校長的話說:“朱校長你放心吧!”

不過,很快張主任才壯起的膽子又被李明的勇氣打爆了!

李明蹙了蹙眉,從一旁打岔道:“張主任,你說,如果我能在五分鐘內,完成你出的三道題目,你又該怎麼着?”

“什……什麼?”張主任愣了一愣,才聽清楚李明的話,本來他以爲十五分鐘已經夠嚇到李明,沒想到,李明比他還狠,居然開出了五分鐘的條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