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應聲而起,常要被他從土地中拔了起來,高光在陽光的沐浴之下格外的耀眼。

風。

微風。

一道微風吹過,有人動了。

兩道身影快速的衝刺着。

一道道鬥氣不斷的從他們兩個人的身體中保用而出,呈現在天空中。

兩道色彩鮮豔的鬥氣在天空中編織成了一個大網。

一紫一綠的兩種鬥氣在空中交織着。

而兩道身影也是在不斷的碰撞着。

陳凡的胳膊動了,他的眉毛也是動了。

不過確實皺得更加的深了。

那個少年也是動了。

刀動人動。

人刀合一。

陳凡有些無奈地看了一眼面前的這個少年,這真的是一個天生適合在戰鬥中生存的少年。

爲了戰鬥他可以不顧生命。

爲了戰鬥他可以奮不顧身的和陳凡硬拼。

陳凡也是知道少年現在進入了一個境界。

但是他的境界層次還是有些低的。

相對於陳凡來說少年的層級他已經是達到過得了。

“給我開!”

只聽陳凡一聲大喝,少年的身子已經是倒飛了出去。

口中的鮮血狂噴,身子就好比斷線的風箏一般在空中劃出一個有沒的弧度。


近了。

更近了。

“嘭”

少年的身子終於是落到了地面。

地面上一陣塵土飛揚,黃沙漫天。

陳凡也不知道這個少年死不死的了。

因爲他已經是盡了全力了。

剛纔的攻擊已經可以說是他將所有的攻擊都湊到了一起。

將無數的力量集中到一個點。

用這個很是渺小的點去攻擊少年的那龐大的鬥氣。

沒錯,陳反映了。

他在少年的上方成功的破開了少年密不透風的阻擋。

更是把那一層鬥氣給破開了。

黃沙依然是漫天飛舞,而陳凡已經是落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地面之上。

都市縱橫之猛將出動 ,不住的喘息着。

一道道白色的氣息從他的嘴巴腫迸發出來,在空中停止一會便是消散了。

他真的是消耗了很多體力。

“可惡的糟老頭子,連個藥都不給老子留一點,就只有一酒算得了什麼呀。”陳凡坐在地上,無奈的發泄着一肚子的佈滿。

那個破軍老頭子只給了他一個酒葫蘆,但是連一顆丹藥,一瓶藥液都沒有給他。

這可是讓現在的陳凡鬱悶不已。

雖然只是鬱悶,但是陳凡並不害怕。

他知道他還有一個護身法寶。

那就是桃源祕境。

他可以通過進入桃源祕境來逃避敵人的追殺。

但是他同樣知道那樣只可以躲得一時,躲不了一世。

他還是打算真刀真槍和敵人去戰鬥,在戰鬥中去突破自己。

”咳咳“一個有些沙啞的生硬響起,但是這個沙啞的聲音卻是使得陳凡的目光重新回到了那片土地上。

總裁的傻妻


“咳咳咳”

又是一陣猛烈的克塞生,陳凡又是一笑。

這個傢伙看來是死不了的了,專業那是命大。

“你真的好…..好強。”漫天的黃土之中,一個有些衣衫襤褸的小夥子走了出來,姘頭薩法的,很是邋遢。

但是小夥子的那份容貌卻是可以當得上一個乞丐王子了。

“NI也不錯,都成這樣了都還沒死,我卡你都快成打不死的蟑螂了。”陳凡瞥了一眼這個不住的科學的傢伙,心中中就是有了一絲愉快,剛纔這個傢伙那孟校長,終於被他給打趴下了,這種滋味可是膨體有多爽了。

“那又是怎麼樣,那不是被你給照樣打到了。”少年走了出來周,依舊是假期長刀,不過倡導的光澤卻是黯淡了不少,似乎是在暗示着這個傢伙的身體情況。

陳凡尖刺,真是對這個傢伙佩服得五體投地,爲了一個交易居然是這麼拼命,真是個頑固的傢伙。

要知道紅樓的那些個傢伙可是有着一個種植的,那就是打不過就跑。

雖然陳凡曾經看過的那本書上,斜着幾條堂而皇之的宣言。

不過意思還是那幾句。“打不過就跑,跑了之後再去殺他,讓別人知道我們紅樓不是好惹的,一個人打不過一羣人上……”

一大堆好像根本適合流氓頭子一樣的訓話般的教條就是出現在了紅樓的書本上。 熱。

很熱

但是卻是有着兩個漢語餘下的人在那裏矗立着,影子在陽光的照射下的拉的很長

兩個人依舊是那麼站着,沒有動作。


但沒事兩個人的嘴巴確實沒有閒着。

“你說我們兩個這樣到底累不累?”陳凡黑石我奶的瞥了一眼那個依然是拿着長刀轉被攻擊的傢伙,很是可憐的看着後者說道。

“很累”少年臉上的汗珠劉臉上留下,一滴一滴的打溼了衣服,甚至還是有汗水滴落到了地上,一滴滴汗水使得黃土上濺起了一絲兒灰塵。

“那你還跟我玩,早跟你說了我不想玩了。”陳凡很是無奈的看着依舊是那個姿勢沒有動作的少年,憤怒的說道。

“你坐下,我動手。”冷冰冰的語氣從少年的口中被髮出來,但是陳凡卻是對這個冷冰冰的語氣有些煩躁。

“好,你既然喜歡玩,那小爺我就跟你好好玩玩,你讓在此暢一下被人打倒的滋味。”陳凡甩了甩頭髮,飄逸的廠牌竟然是沒有飄起來,頭髮已經是溼透了。


集合陳凡的衣服一眼。

如果脫下曬上一會兒的話,陳凡相信衣服上出現的東西會成爲炒菜的一種調料。


“來呀。”少年還是那副萬年不變的冰冷臉色,就連語氣也是沒有絲毫的轉變,不過再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神中多了一股熾熱。

那是對戰鬥的渴望。

陳凡無奈的苦笑了,苦澀的笑容使得他的形象有些狼狽不堪。

破破爛爛的衣服,灰頭土臉的形象再加上略微帶着點頹廢的笑容。

實在是讓人有些無語。

“那就戰吧。”讓陳凡想不到的是,少年竟然是提前他一步開口說話了。

“好,我來了。”

陳凡哈哈一笑,一股沖天的戰意從天的身子重衝了出來。

“好。”

少年也是一聲大喝,一股不下於陳凡的戰意衝了出來。

“哈哈”

陳凡哈哈一笑,身子略微移動,隨後便是爆射而出。

“嗖嗖嗖”

三道鬥氣從陳凡的身旁掠過。

那是那個少年的鬥氣。

陳凡雙手及我,誅邪長槍也是一陣嘶鳴。

“鏘”

它,也想戰鬥。

“來得好。”

陳凡又是一聲大吼,手中的長槍當空飛舞,無數次的危險都是被陳凡一一化解。

“哼,再接我一招。”

少年突然出聲喝道,而陳凡也是一陣驚訝,旋即他便是看到了少年樑上的那一抹笑意。

“不好。”

暗叫了一聲不好之後,陳凡不是加速低於少年的攻擊。

可是在少年的可以出生之下,陳凡的動作依然是有些慌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