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好事成雙,我在送你一個響!”

啪…葉銘嘴巴狠毒,出手更狠,又是一巴掌,把佐宇另一邊臉也抽腫起來,此時佐宇真的變成了一個豬頭。

“豬頭,你不是很猛嗎?怎麼不還手!”

葉銘將佐宇打成豬頭後又送了他一隻熊貓,隨後一陣瘋狂的拳打腳踢,壓制得佐宇毫無反手之力,戰鬥從一開始就變成了一邊倒了。

“真沒意思,該結束了!”葉銘無奈嘆息,如同不滿對手太弱一樣,裝逼範十足,氣得佐宇渾身顫抖。

“看我必殺一擊…撩陰腿!”葉銘剛猛霸氣的吼了一句極度陰損的招式。

嘶…一腳踢在佐宇下陰,全場立即響起吸氣聲,如同葉銘一腳是踢在他們身上一般! 第十二章北陵巨城天才戰

染血的漆黑荒戰台上,蒼涼之意撲面而來。彷彿聽到了鐵血征伐的聲音,站在荒戰台前,北辰宇的戰血不自禁的沸騰。

下至部落,上至巨城、乃至王國、皇朝,都有著荒戰台。這荒戰台乃是萬族皆有之物,據說,就是那神靈的國度之中,也有著荒戰台的存在。

只是,無人知道荒戰台的來歷,只知道荒戰台亘古有之,與天空之城的歷史一樣悠久。不知為何,看到荒戰台之後,北辰宇心神震動,宛若那次被天辰戰甲吸入般。

恍惚間,北辰宇意識彷彿進入了一片莽蒼古戰場。耳邊充斥著殺伐之音,無盡戰兵宛若潮水般對撞,鐵血殺氣瀰漫疆場。北辰宇看到了神靈喋血,魔靈爆碎的場面。

只是一瞬間,北辰宇便從那種狀態退了出來。眼底充斥著震驚,北辰宇感到天生符文隱隱發燙。剛才在那片戰場,他看到了當初負責熔鑄唯一荒體的三道身影!

那三道身影傲立虛空中,抬手間千軍萬馬灰飛煙滅,是比之神靈還要強悍的存在!

「木頭,愣什麼呢。」柯夜雪將北辰宇從發獃中拉了回來。抬眼望去,只見荒戰台上已經站了兩人。


一名身著金色戰甲的男子,身形魁梧,目光宛若冷電。還有一人身披藍袍,英武不凡。

柯夜雪開口道:「那名金甲男子便是此次北陵城負責人,藍袍男子為洛家家主。」

北辰宇點點頭,落雲郡城的實力遠非北陵巨城可比,即使是排出的測試負責人,也有著中位的實力。

抬頭看去,只見金甲男子掃視下方,眸綻冷電,傾注了荒力的聲音響起道:「我名洛鎮海,是此次北陵巨城天才戰的負責人!廢話不多說,下面我宣布規則!」

看著漸漸安靜下來的人群,金甲男子『洛鎮海』繼續道:「首先,是這一次天才戰的方式!」


「每一次的天才戰,方式都不盡相同。」柯夜雪在一旁解釋道。

「這一次的天才戰,將會採用試煉的方式。此次開啟的,將會是甲級試煉!」

嘩!

此言一出,廣場瞬間陷入了沸騰。竟然是難度最高的甲級試煉!


柯夜雪也柳眉微蹙,看到北辰宇不解的樣子,她開口解釋道:「試煉的話,根據不同的殘酷程度,分為不同的等級。 你比時光更薄凉 。」

擔心的看著北辰宇,柯夜雪又道:「試煉的地方是靈界,雖然死在裡面只是受到重創,但是你要小心。」

「會的。」北辰宇知道靈界,那是一個精神力的世界,使用神念感召便可以降臨。當然,至少有著出體期的神念強度才可以進入。每一座城在靈界都會有著對應的地方,在這座城的轄區內,所有人的降臨處都在一處。

「這一次的試煉報名者共有五百八十二人,最後會決出十六人。」負責人淡淡道:「好了,都排隊領取天才戰徽章,進入靈界吧,佩戴天才戰徽章的人會降臨到一處。」

達到出體期就可以參加天才戰,雖說沒有可能得到前三,但是只要表現好,便會被大家族看中。這對於一些出身低的人來說,無疑是一步登天的好事。故此,報名參加的人很多。

隨後,參加天才戰的人都到前面去領取天才徽章。領到徽章的人則是到各自所在的分組坐下,準備意識降臨靈界。

「北辰宇,第三大組,編號三七七。」一名負責分發天才戰會長的女子微笑道。除了第六組外,每一組都是一百人。編號的第一個數字是組號,後面的則是在小組內的號碼。

拿上徽章,北辰宇對柯夜雪投去一個放心的笑容,向著三組的地方走去。意識降臨靈界,身體將會陷入沉睡狀態,變得毫無抵抗能力。故此,進入靈界都是在很安全的地方才會進行。

如今是天才戰,有著眾多中位湧泉境的強者在場,當然不會發生安全問題。

柯家其他幾名天才與北辰宇都不在一組,來到三組的地方,北辰宇盤腿坐下,開始感召靈界。


將身心放空,使之達到寧靜的狀態。神念變的敏銳,不多時,北辰宇便感受到了那一個世界的存在。第一次感召靈界,一股浩瀚滄桑的氣息席捲而來。稍稍平靜心緒,北辰宇的意識化作本人的形體,降臨在一處空間內。

這處空間內什麼都沒有,北辰宇好奇的打量著四周,只見冥冥中有一道意志在與他溝通。

「人類,將你的檔案補充完整。」這是一道威嚴的聲音,不帶一絲感**彩。

隨著這道聲音落下,一塊青玉板出現在北辰宇面前。北辰宇好奇望去,只見上面是一組信息:

靈界姓名:

種族:人類

職業:荒者

修為:荒元境出體後期

體質:無法檢測

……

看著這塊玉板,北辰宇心中一動。他也聽柯夜雪說過,靈界中,每一個人的名字都會顯現在頭頂,而這個名字是可以自己取得。

北辰宇隨口道:「靈界名字——逆。」

「命名完成,其他信息是否立即完善?」那道浩渺的聲音再度傳來。

「否。」北辰宇毫不猶豫的說道,他可不想耽誤了試煉。

下一刻,他便出現在了一處廣場上。環視四周,北辰宇發現這裡和外面的世界完全相同,不禁微微驚嘆。

因為這裡是天才戰的地方,所以每個人的靈界名字並不會浮現。

周圍已經有不少人進來了,中央的荒戰台上,負責人還沒有到。北辰宇站在那裡等待著,眼角的餘光突然瞥到一個人。

只見一臉囂張的張永夜向這邊走來,雖然是張家家主三個兒子中最不成器的一個,但是他也有著出體後期的修為。很快,張永夜就來到了北辰宇的面前。

不少人都認識張永夜,看到張永夜徑直向北辰宇走去,其他人都紛紛側目。

「小子,等會兒進去了最好不要讓我遇到你!」此時的張永夜都快要氣瘋了,他一直注視著柯夜雪,以他遊歷花叢的經驗,自然看出了柯夜雪對北辰宇有意思。此時單獨降臨到靈界,自然是出聲威脅。

淡淡的看了張永夜一眼,北辰宇冷聲道:「同樣的話送給你,如果讓我碰到你,就準備在床上躺幾個月吧。」不知為何,北辰宇發現如果有人打柯夜雪的主意,他就會變得極為不悅。如今看到心懷不軌的張永夜,更是恨不得直接拍死。

「哼!我們走著瞧!」張永夜怒哼一聲,轉身離去。

離開的張永夜並沒有回自己的組,而是來到了第二大組。

「二哥!」來到一名枯瘦少年身前,張永夜帶有幾分畏懼道。就連大哥他也不怕,唯獨怕自己的二哥。只不過,想到柯夜雪對北辰宇的態度,他的心裡便妒火中燒。

「什麼事?」張永明看向自己這個不成器的三弟,他知道,張永夜沒有事情是不會找他的。

張永夜咬咬牙,怨毒的掃了北辰宇一眼。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挺自信,但是那刺殺就是他張家策劃的,張永夜對那些刺客的實力無比了解。他自認不是北辰宇的對手,壓低聲音說道:「二哥可還記得那天導致計劃失敗的人?」

「哦?」張永明被提起了一絲興趣,開口說道:「他也參加了?」說著,張永明眸中流露出一抹殺意。不知為何,在那次刺殺之後,「那位」竟然不與他們張家合作了,連原因也不肯提,為此張家可是失去了強力的一個盟友。

「是的。」張永夜眸中掠過一抹喜色,指向三組的方向,「二哥你看,就是那個小子。」

看向北辰宇,張永明眸中劃過一抹冷意,開口道:「知道了。」

沒來由的,北辰宇感到一陣寒顫。

就在這時,荒戰台上漸漸浮現出一道人影,正是那名負責人。

洛鎮海揮手招來一塊玉板,上面顯示著:五百八十二/五百八十二

滿意的點了點頭,洛鎮海看向下面的參戰者。從來沒有人能夠掌控靈界的運行,但是只要憑藉人皇玉璽等寶物,便可以與靈界簽訂契約,在靈界中開闢一方附屬位面。這裡,便是洛國專門開闢出來進行天才戰的位面。

這一片北陵巨城附屬位面的掌控權,此時便屬於他。他在這裡具有著生殺大權,只要一念間,下面這些人就會受到這方附屬位面的攻擊,全部化為飛灰。洛鎮海十分享受這種感覺。

心神一動,六扇波光粼粼的光門便出現在了六個組前。洛鎮海掃視下方一眼,淡淡道:「都進去吧,你們會被隨機傳送到一個地方。外面的人可以看到裡面,都好好表現,說不定就會被那個大家族看中。」

「好了,都進去吧。」洛鎮海淡淡道。

一個個參戰者沒入光門,宛若進入水面一般。

北辰宇向前走去,只見眼前景色一陣變換,他出現在了一處山林中,周圍並沒有其他人。

此時靈界外的廣場上,一塊總光幕,十六塊巨大的分光幕亮起。

廣場上的觀眾都在尋找著名氣大些的天才,或者是親近之人的身影。 “啊…”佐宇終於再次發出人聲,雙手捂住下面臉龐扭曲的蹲了下去!

“好!”

“銘哥好樣的…”

“銘哥威武!”

……

葉家弟子全都歡呼起來,這些騎士高傲的態度他們早就不爽了,這次葉銘狠狠揍了對方一頓,他們沒有憐憫,反而感覺出了一口惡氣。有人甚至想…直接斷(碎)多好呀!

葉俊與葉壯也在感慨,葉銘的實力跨步太大了,已經遠超他們兩人了,若是交手,他們甚至懷疑自己走不過十招。


“好了,輸贏以分,繼續訓練!”李瑞的喝聲此時響起全場,無喜無悲,聽不出他有什麼情緒。

“我不服!剛纔我大意了,我要從新來過。”佐宇發出不甘怒吼,眼中露出仇怨。

“輸了就是輸了!”李瑞雙眉倒豎,露出威嚴,並沒有再給佐宇機會。

他這樣的話立即讓葉家人產生好感,畢竟佐宇是“自己人”他幫忙說話也無可厚非,葉家的人最多也只有不滿而已!

最後李瑞降下靈威籠罩全場,訓練繼續,佐宇封印被解開後他就不在理會。

“死!…”佐宇突然暴起,被仇恨充斥的他直接撲向葉銘一掌蓋下,天地靈力匯聚,全力一掌帶着殺意,要將葉銘打死。

鏘…一道青色劍芒橫過,光束劍在白天同樣耀眼到刺目,天地靈力都被這一劍斬開,威力堪稱恐怖。

噗…佐宇右臂被斬斷,鮮血淋漓拋飛,地上也流淌一大灘血跡。

“啊…”佐宇慘叫,捂着斷臂後退,面色蒼白,同時還很惶恐!

鏘!李瑞收劍,冰冷話語傳出“毫無騎士榮譽,此次不殺你,以後你不在是公主殿下的親衛騎士。”

“李瑞,你敢傷我?我是佐家爺爺是佐家長老,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佐宇此時以經發瘋了,右臂被斷,此時還在淌血。

“把他帶下去,逐出葉家!”李瑞吩咐其他騎士,神情冰冷沒有畏懼佐宇的話!

佐家雖然是帝國王族,但他並不在乎,想佐宇這樣不成氣候,沒有榮譽感的騎士根本不配留在公主身邊。

“好好好…你們給我記住了!葉家,李瑞,你們都得死。”佐宇被帶走時幾乎已經癲狂,和一個瘋子差不多。

葉銘神色一冷,佐宇打傷他,剛纔他揍了對方一頓已經解氣。但他居然有危害葉家的打算,這已經觸及他的底線了,葉銘心中涌起了殺念。

“還愣着幹什麼?趕緊訓練!”李瑞一聲暴喝震醒葉家衆人。

葉家人立即唯唯諾諾,剛纔的場景給他們的震撼太大了,誰也沒想到事情會發現成這個樣子。

李瑞的鐵血無情深深印入他們腦海,對自己的人居然也如此狠,果然很符合“魔鬼教練”這個稱呼!此時葉家子弟光是看一眼李瑞都感覺寒蟬若驚,這就是威勢,佐宇的斷臂此時還掉在地上,鮮血淋漓,無人問津,卻又很好的震懾了衆人。

葉銘也很驚訝,沒想到李瑞行事如此果斷,不過對此他也沒有意見,佐宇已經觸犯他的底線,葉銘已經沒有放過對方的打算!

隨後的訓練都在壓抑中度過,葉家這樣弟子雖然經常打架,但何時見過這樣鮮血淋漓的場面?毫不客氣的說,他們不過是溫室之中的花朵而已,還沒有經歷過任何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