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小世界都在顫抖著,隨著張碩放開了修為,氣息猛的拔高了,法老看著眼前的張碩從一道普通的身影一下子就變成了一道高山一般,這種神靈般的感覺讓法老都要崩潰了。

「碾死你就猶如碾死一隻螞蟻一樣。」張碩對著法老說道,同時以著一道蘊含著法則力量的攻擊碾壓了下來。

轟轟轟!!!

整個小世界寸寸崩潰,而法老也在這樣的攻擊下被直接碾殺,連一絲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看得是趙符3人都驚呆了。

而小世界的崩潰,對於在小世界內的眾人都是極其危險的,不過張碩的修為太高,所以這樣的小世界崩潰對於張碩來說都沒有用,張碩僅僅只是一揮手就將眾人一起轉移了出去。

小世界的崩潰,整個金字塔的核心都崩潰了,那麼金字塔也不可能留下。

張碩4人一出來就看到了不遠處的金字塔倒塌下去了,而那些考古隊伍也都是一片慌亂,大部分人都在向著外圍跑去。

整個金字塔倒塌,造成的破壞是非常大的,沙塵衝擊下這些帳篷沒一個能夠擋得住的,甚至不少人都被沙塵衝擊過來而被掩埋在了沙子之中。

「救人。」張碩此刻臉色有些蒼白,雖然又從新的將傷勢壓制了下去,但剛剛解開傷勢壓制的這麼一小會就讓張碩感覺到消耗極大,比起平時使用的力量都要消耗的都要強。

所幸的是傷勢沒有加重,至少讓張碩有了一定的迴旋,而張碩也發現自己在動用了法則的力量后,整個世界的法則都被自己的強**則所影響了。

這個世界自然是有一定的特殊法則的,不然也不可能出現鬼怪之類的東西了,而這個世界的法則自然是比不上修真界的法則的,但畢竟還是法則,而在張碩的法則引動下,它已經開始出現了一些演化。

此刻張碩感覺到了靈氣涌動了起來,這種情況讓張碩都沒有想到,在這樣的靈氣涌動之下,張碩知道這個世界的靈氣要增強了,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好處方面,張碩可以利用靈氣恢復傷勢,甚至增強的靈氣也能讓張碩能夠在這方世界將修真體系傳承下去。

而壞的一方面自然是融合了靈氣法則的體系下,鬼怪法則體系怕也會得到不小的成長,以後出現的鬼怪怕真的是極其強悍的存在了。

張碩對於未來這個世界會如何並不清楚,但此刻張碩是沒有太多的時間進行考慮的了,此刻在喬治等人忙於救人的情況下,這次的考古算是結束了。

連金字塔都沒了還能考古出什麼來?可能可以挖出大量的木乃伊,但在這沙漠之中,金字塔的坍塌就形成了一種塌陷體系,張碩可以知道這金字塔的殘骸用不了幾天就會陷入沙子裡面去。

而事情結束,張碩自然也不在這裡待著了,在與教授等人告別一聲后就與趙符兩人回到了華夏。

這次什麼好處都沒撈到,結果還動用了合道期境界的法則力量,結果給了這方世界帶來了未知的變化。

張碩在別墅中閉關恢復著,隨著靈氣的不斷增強,張碩閉關的別墅上空頓時出現了無數的靈氣洶湧而來形成了迴旋旋渦。

而靈氣帶動的雲彩形成了一種雲彩異象,被城市裡的普通人看著都感覺到十分的新奇,而修鍊者們則是感覺到了張碩這裡修鍊產生的異動而心驚。

張碩在沙漠中做的事情已經讓修鍊界都知道了,畢竟喬治3人雖然不是大嘴巴,但被詢問之後還是沒能隱瞞多少。

而張碩的實力自然是非常強大的,不然也不會在一招之下幹掉法老,同時連小世界都崩潰了。

至於這個世界的變化,很多修鍊者都感覺到了,只是他們都沒有懷疑到張碩的身上而已,而張碩修鍊產生的異象在一個月後就消失了。

張碩感覺到傷勢得到了不少的恢復,只是靈氣還不夠,但隨著布置的聚靈陣在源源不斷的吸收靈氣,張碩覺得可能在位面交易網恢復的時候,自己可能就能恢復傷勢了。

而這一天剛一出關,趙符就找來了。 「老趙啊,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張碩看到趙符還是有些高興的,畢竟大家一起並肩作戰過,而這段時間的閉關恢復后,張碩的傷勢也恢復了不小,而趙符也在靈氣復甦下也得到了不少的提升。

「難道沒什麼事情就不能來找你喝酒嗎?」趙符一臉苦笑道,而後用拳頭打了下張碩的肩膀。

「你這傢伙不是要拯救世界嗎?哪裡會有時間來找我喝酒。」張碩白了白眼,邀請趙符在家裡喝茶。

「你知道的,這也是修行的一種,沒有一點實戰的話,那麼修行也是非常緩慢的,在戰鬥中突破才能走得更遠。「趙符對著張碩說道。

趙符雖然不是中二的去拯救世界,但他這種修行方式與拯救世界還真的是沒有什麼區別,而張碩也知道趙符來找自己,最大的可能就是遇上棘手的事情了。

「那麼說說看,這次遇上什麼了?鬼王還是殭屍王?」張碩說道。

「殭屍王,一頭從南疆里出來的毒僵,被我們困在南疆的十萬大山裡了,不過他的實力很恐怖,我們都奈何不了他,而他想要出十萬大山來禍害,在十萬大山中不知道什麼地方挖出了大量的屍體製造成殭屍,雖然這些殭屍實力都不如這個毒僵,但勝在數量越來越多,我們應對已經感覺非常的棘手,所以想請高手來幫忙鎮壓他,而我知道的高手裡,張碩你是最強的。「趙符對著張碩說道。

這樣的情況,張碩也沒有太多的想法,畢竟就算是一頭帶著特殊毒屬性的殭屍,在張碩看來並不算什麼厲害的東西,頂多是靠著十萬大山這些複雜的地形才讓趙符等人無法將它消滅掉。

「行,這段時間閉關出來確實有不少空閑時間,去逛逛也好。」張碩點頭說道。

聽張碩這般好似去旅遊一樣,趙符聳聳肩,立即為張碩進行安排,特別是機票方面,以著趙符的身份,一下子就準備出了專機,讓張碩與趙符兩人能夠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南疆。

南疆之地在經過了一系列的發展之後,自然已經沒有古時那麼蠻荒了,但繁華程度肯定是比不上中原之地的。

趙符帶著張碩一路風塵僕僕的趕來,趙符可沒有張碩這般能夠有飛行的能力,只是趙符在一些關係上非常的不錯,所以能夠通過各種關係便利。

一來到十萬大山的邊緣地帶,張碩就看到了不少人已經封鎖了這片區域,這裡算是十萬大山的一處入口處。

而在這處入口處不遠的地方則是一處苗寨,這座苗寨建立在這裡可以說是比較深的了,想要出去都很麻煩,畢竟路都不好走。

而這座苗寨建立在這裡,自然沒有受到多少漢化,雖然也與外面進行過聯繫,但風格上保持得非常好。

而不用趙符說,張碩都能夠靠著神識感應出這座苗寨之中有著大量的蠱蟲,這些蠱蟲都被人為的控制著,都隱藏在一些十分隱秘的區域,不是知道的人,只要不注意都發現不了。

「張碩,這座苗寨里的女人基本上都是蠱巫,所以最好的話不要得罪他們,還有他們的一些習俗。」趙符對著張碩講解道。

雖然說張碩的實力很強,但有些時候不是將實力的地方,貿然靠著實力來得罪人還是很有危險的。

「嗯,我知道了。」張碩點頭說道。

對於敵人,張碩絕對不會放過,但對於一些陌生人,特別還是在別人的地盤上,張碩也是入鄉隨俗了。

而趙符這些外來者能夠封鎖十萬大山的幾處入口,自然是無法與這處苗寨分開的,畢竟沒有苗寨中的蠱巫幫忙,人手上是絕對不夠的,而且還是在別人的地盤上,要是來太多的外來者,還是容易引起誤會的。

而毒僵的事件,其實也是苗寨中的寨主請人來幫忙的,畢竟整個苗寨都無法處理這件事,所以才只能請外來的高手了。

阿朵奶奶是苗寨的寨主,一副和藹的老奶奶形象,但你要是覺得她是心慈手軟之輩,那麼就大錯特錯了。

蠱巫雖然不刻意去害人,但只要是招惹了他們的人或者是犯了他們的忌諱,基本上吃的苦頭不會少,而要是得罪的深了的,基本上都是不死不休的。

不過在對待客人方面,阿朵奶奶還是很客氣的,也沒看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來。

「啊符啊,這位就是你請來的高手嗎?想不到這麼年輕,看來中原大地那邊的修鍊者依舊是卧虎藏龍啊。」阿朵奶奶在看到張碩的時候也是十分的驚訝的。

張碩與趙符的年紀看著就沒太大的區別,而趙符已經算是年輕一輩的高手了,能夠比得上他的只有老一輩了。

而張碩同樣這麼年輕,能夠讓趙符請來,那麼只能說張碩的實力是真的得到趙符的認可的。

「阿朵奶奶,您別看張碩年輕,張碩的實力可是相當強悍的,沒有看過他出手的人,根本就想象不出他的厲害,就算是我師父可能都不是張碩的對手。」趙符一臉敬佩的對著張碩說道。

從張碩施展出驚天威能一指滅了法老后,趙符就知道張碩的可怕了,而張碩的實力極限到底是哪裡,趙符都不清楚,但趙符相信張碩的實力怕是天下第一都說的過去。

「什麼?張碩比袁老道還要厲害?」阿朵奶奶都被驚到了。

她可是十分清楚袁老道的實力的,那絕對是遠超她的,雖然說蠱巫方面依靠蠱蟲太重,前期成長不錯,後期成長不行,除非能培養出強力的蠱蟲來,但阿朵奶奶的實力還是不錯的,就算是趙符都遜色一些。

只是蠱蟲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會有所限制,比如對上殭屍,蠱蟲的毒就沒用了,特別是毒僵完全克制了蠱蟲,這才有了趙符的到來。

張碩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他也不是年輕人了,雖然有年輕人的樣貌,但是對於修真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張碩而言,他的年紀已經很大了,與趙符一樣喊阿朵奶奶就顯得有些喊不出口了 「那個……趙符說的有些誇大了,不過一頭毒僵,我想來還是可以應付得了的。」張碩說道。

一頭殭屍在張碩眼中真的不算什麼,哪怕是變異的殭屍,即便還是殭屍王,張碩還真的沒放在眼裡。

而隨著靈氣的復甦,張碩的傷勢恢復的越好,自然能夠解開壓制的傷勢以及境界就越久,只要一瞬間就能解決它。

「好,張碩你這般自信,那麼我也就放心了。」阿朵奶奶也算是閱人無數,對張碩的情況她雖然看不出什麼來,但還是看得出張碩在與她相見的情況下有些不適應的感覺。

阿朵奶奶與張碩趙符兩人吃了一個便飯後就離開了,此刻苗寨中的高手基本上都不在苗寨內,因為毒僵的情況,讓這些高手都去輪流封鎖十萬大山,至少是不能讓它從苗寨這個方向出來。

張碩與趙符兩人開始組織了幾個高手前往十萬大山狙殺毒僵,而其中有一名趕屍派的高手,他帶著幾頭殭屍能夠當肉盾,再加上一名正一教雷法高手還有一名苗寨的蠱巫少女。

這名蠱巫少女對十萬大山還是十分了解的,畢竟在這裡生活了十幾年,而成為了蠱巫后也沒少進十萬大山中找毒蟲進行練蠱,所以對十萬大山內的環境還是十分了解的。

而有了幾次的交手后,蠱巫少女也是對毒僵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在尋找毒僵的情況下,她還是能夠做出不少貢獻的。

「彩花,前面應該有一座古墓吧?它是不是躲在這古墓中了?」趙符對著蠱巫少女彩花說道。

彩花便是這名蠱巫少女,在一路尋找下,帶著眾人來到了一處古墓之上,而看著這處盜洞都開著的古墓,彩花看了看後點頭說道:「有痕迹,他就在這裡。」

彩花在尋找毒僵方面還是非常不錯的,至少她是真的確定了這頭毒僵的位置,不然也不會找到這裡來了。

「嗯,在裡面。」張碩說道。

在張碩的神識感應下,這處古墓中發現了好幾頭殭屍,其中有一頭綠油油的殭屍正是眾人尋找的目標。

這頭殭屍與其他殭屍都在休眠之中,殭屍也不是不休息,在休息中它們都在吸收著古墓中的陰氣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而張碩都確定了毒僵的位置以及數量后,眾人也開始行動了起來,雖然說張碩的實力還不是其他人所清楚的,但他們都相信趙符,至少趙符肯定沒有騙他們。

「那我們開始下起吧。」在一番準備好之後,趕屍派的這位老者立即控制著殭屍下去了。

有幾頭殭屍在下面探路做肉盾,至少讓眾人有個緩衝的情況,不然一下去怕都會直接被毒僵偷襲。

「不用這麼麻煩。」張碩說道,隨手就打起了幾個結印。

當張碩結印完成的時候,窄小的盜洞猛的擴張了出來,同時一道階梯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是土系神通還是法術?」

正一教的雷系道法修鍊者都看傻眼了,張碩這一手控土的能力絕對在他的雷法之上,雖然說土系道法在攻擊上不如雷系,但在防禦上還是很強的。

可道法的修鍊都是有針對性的,至少每一種法術都是有相應的作用的,而不是現在這樣隨心所欲的控制。

「是法術。」張碩說道。

而張碩用的這一手,可以說直接就讓眾人對張碩有些刮目相看了,這一手玩的可以說沒有一定的實力是做不到的,此刻他們都相信張碩的實力,正如同他們相信趙符一樣,張碩確實是一名高手。

「先讓我的殭屍在前面探路吧。」趕屍派老者說道,控制著殭屍先行進入,而後張碩走在前方,眾人也都跟在了張碩的身後進入。

在有了張碩開拓的洞口后,眾人進入也沒有那麼麻煩了,可以說這麼一進去都十分的輕鬆,不然爬盜洞的話還要弄的一身土。

而張碩用法術開拓盜洞的情況馬上就被盜洞內的毒僵給發現了,畢竟毒僵雖然在沉睡中吸收陰氣,但也不是閉死關的那種,只要有一些動靜的情況下他就能夠反應過來。

而毒僵在發現了生氣后馬上就知道有人來了,在十萬大山外與趙符等人交手了幾次,毒僵的警惕性還是很高的,成長到他這種程度自然是有了一定的智慧,所以毒僵很容易就感知到了幾個熟人。

吼!!

毒僵大吼一聲,一時間那些在它身邊沉睡的殭屍都蘇醒了,這些殭屍都是毒僵特意從十萬大山中找出來的屍體,然後在自身的毒血下成為的殭屍,哪怕實力上遠遠不如毒僵,但卻是能夠給毒僵一定的幫助。

而張碩等人一下去,馬上就聽到了毒僵的這一聲怒吼,接著毒僵便帶著大量的殭屍沖了過來,都不用他們深入古墓中去尋找毒僵。

「來了好啊。」雷法道士直接就是一道掌心雷轟了過去。

在古墓中陰氣極重,對雷系道法的施展有一定的限制,如果是在外面的話,特別是天空晴朗的情況下,施展雷法可能還有機會拉下一道落雷,如果是在雷雨天的話,那麼必然能夠拉下落雷了,而在這裡就不用想了。

轟!!

掌心雷轟在了其中一具殭屍的身上瞬間給將它轟暴了,畢竟這頭殭屍只是普通的殭屍而已,想要躲過掌心雷還是有不小的難度的。

而毒僵一點都沒有什麼不良的反應,掌心雷轟中的殭屍周圍的幾具殭屍雖然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但對毒僵而言完全無效,它的身體抵抗力更加的強。

「這頭毒僵實力看來不錯哦。」張碩看了眼毒僵說道。

你的心我的心 這頭毒僵能夠擋得住掌心雷的轟炸,那麼就說明他成長到了已經無視一些克制自己的能力了,不然也不會無視掌心雷的地步了。

而張碩也是一道掌心雷轟了過去,在趙符以及趕屍老者都沒有動手的情況下率先發威了。

張碩的掌心雷比起雷法道士的掌心雷要兇猛多了,張碩在對雷法的領悟性以及實力上都要強,自然發出的雷法就更強了。 轟隆!!

毒僵一下子就被轟得倒飛了出去,而它身後的那些殭屍也被卷了進去,直接就撞翻了一地。

張碩這一出手就顯示出了強悍的實力,這樣的實力放在其他人眼中可就是十分恐怖的了,他們都奈何不了的毒僵,在張碩這一手下就被轟成重傷。

「他要逃了。」

錯愛成癮,閃婚總裁太高冷 張碩原本以為一招下,毒僵基本上也是廢掉了,結果沒有想到毒僵居然在被自己重創了之後就果斷的逃跑了。

有了智商的亡靈生物就變得不一樣了,低級亡靈生物哪怕面對比自己還要強悍的目標,他們也都要全力以赴的出手,可一旦有了智慧,那麼就算是亡靈生物也會懼怕死亡,所以毒僵逃了。

「逃了?」

眾人都想不到毒僵居然這麼狡猾,一看不對頭就馬上逃了,而此刻就算張碩不動手,其他人也紛紛動手將這些普通的殭屍給消滅掉了。

普通的殭屍基本上都是沒有智商的,所以就算他們被消滅了一部分,剩下的也都在本能下向著活人發起攻擊。

而這些普通的殭屍自然是沒有什麼實力,面對趙符等人的攻擊,一個照面就被清理掉了。

張碩靠著身法追了上去,只到了前方墓室的一角就停下了,看著角落裡的那個盜洞,這毒僵的狡猾明顯還在張碩的預料之外。

進入盜洞去追?張碩覺得沒必要,毒僵能逃得過一時也逃不過一世,而且張碩已經通過神識鎖定了他的位置,此刻他正是要逃出到其他山頭上去的。

「我們去追。」張碩對著眾人說道。

毒僵的狡猾也是讓趙符等人很意外,先前他們就算是將毒僵給逼回十萬大山中也是十分的小心,深怕中了屍毒后遭殃,畢竟這毒僵的屍毒可不一般。

而毒僵的表現一直都是很強勢的,趙符等人逼退毒僵都廢了不少力,也是因為毒僵強勢的戰鬥力,現在一個照面就跑了,自然是讓眾人對毒僵都十分的意外。

在張碩的帶領下,眾人立即出了古墓進行追擊,毒僵的位置其實也並不算多遠,雖然毒僵可以一直待在地下,但只要不是陰氣聚集之地,那麼基本上還是很難成長的,所以不是什麼地下他都待的。

眾人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在山林中狂奔追擊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沒多久就來到了一處荒地的位置上。

這時張碩等人都看到了滿身是土的毒僵,此刻毒僵是非常狼狽的,雖然這些土讓他看起來非常的狼狽,但其實都不算什麼,真正讓他狼狽的還是張碩之前對他的攻擊,讓他受到了不小的傷勢,這樣的情況他在精氣神上都十分的差,張碩等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吼!!

當毒僵看到張碩等人的一刻是十分憤怒的,不過對於張碩的出現一樣是十分的恐懼的。

「這次你還能跑?」張碩手中已經雷光閃爍,在追上了毒僵的一刻,張碩就已經決定不能將他放走了。

毒僵在看到雷光的一刻,僵硬的身體猛的沖了上來,知道無法逃走後,毒僵也就沒有在做無謂的逃跑,直接就殺了過來。

轟!!

張碩手中的雷霆轟了過去,這次不僅僅是轟向了毒僵,還將他包裹著不給他逃跑的機會。

毒僵一下子就被困,面對無數的雷霆侵入體內,毒僵掙扎著、慘嚎著,但卻是沒有一點用,在張碩的雷霆之力下被轟成了灰燼。

殺死了毒僵,這一趟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原本還覺得是個能夠掙扎一兩下的對手,結果除了狡猾一點外,完全是沒有一點的威脅。

「任務完成了?你們看看還有沒有遺漏什麼的,別到時弄的麻煩。」張碩對著趙符4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