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涼亭,幻馨拿出了一個醫療箱,裡面的東西一應具象,看的李浩然微微愕然:「你準備這些東西幹什麼?」

「用啊!正所謂有備無患,就算是現在沒有用,以後說不定就有用到的時候,總比到時候現找要好吧……」

幻馨笑著說道,熟練的拿出工具,幫著李浩然擦拭著傷口,又塗抹上了一層藥膏,貼上了一個大大的膏藥,這才用紗布幫李浩然捆綁傷口。

她的動作極為熟練,像是經常這般做似的。

「好奇么?」

幻馨包紮完了,看著李浩然驚訝的眼睛,微微一笑輕聲問道。

李浩然點了點頭:「沒有想到,你竟如此的熟練,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練出來的……」

「嘻嘻!以前在大千城的時候,我是城內醫館的助手,經常幫著醫館的醫生給病人把脈看病包紮療傷什麼的!……其實,那個時候我學了不少東西呢!跟著南城的廚師學燒烤,跟著北城的點心老師傅做點心,跟著城主府的管家學習拳法……」


幻馨嘻嘻一笑,暢快的說著,當她說到一半的時候,眼神忽然黯淡了一下,不由扭頭看向了旁邊的瀑布,慢慢回憶著往昔愉快的日子,說出了以前她的一些經歷。

聽著幻馨的經歷,李浩然覺得這小丫頭還真是一個全能的人才,竟然什麼都學了一些,或許這就是家族女兒的好處吧,不用擔心江湖險惡,可以隨心的去做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可惜,一切都回不到過去了!」

說到最後,幻馨一嘆,扭頭看著李浩然擠出了一抹歡顏。

李浩然看的心頭一疼,略帶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又讓你想起了傷心的事情!」

「沒關係的,我已經沒有那麼的痛了!……師父說的很對,人活著就是要面對一切的,我既然有活著的勇氣,也有勇氣去面對以前的一切!嘻嘻,浩然哥哥,我師父說,在過一個月,就要送我去外面了,聽說你也和我一起去?」

幻馨說著,還故意笑著,以示她並未因為回憶往昔而傷心,話音雖然仍舊有淡淡的傷感,可她心裏面的包袱卻沒有先前那般的重了。

聽著她的話,李浩然一動,頓時知道吳道子定是聽到了什麼風聲,才會提前讓幻馨下山,去外面躲避一下風雨。

李浩然笑著,先是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點頭:「你師父的意思是,讓你提前下山,去等我!等過段時間,我下山的時候,也好有一個去處!……到時候,我帶著你去遊歷千山萬水,見一見這世間最美麗的風景!」

「啊……也好了!我先下山幫你打探一下環境,布置一下房間吃住的東西,然後你再下山也好,省的一個大老爺們礙手礙腳的……嘻嘻!你可不要騙我啊,說好了要帶著我去遊歷千山萬水,見一見最美的風景! 我在民國看風水[甜寵] !」

幻馨雖有失望,可還是因為李浩然最後的話而高興,她興奮的說著,伸出了小手指,勾住了李浩然的小手指。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歡喜輕靈的聲音響著,李浩然也跟著附和了起來。

接著,涼亭中傳來了一陣歡笑。

兩人談了一會兒,幻馨再三叮囑了一番,這才取了扁擔和水桶,去做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經過這一通聊天,李浩然心情好多了,也在想什麼,暢快的他也可以安心修鍊了。

啪噠!

「前輩,您來了!」


坐在涼亭又待了半個時辰,涼亭外才傳來一個腳步聲,李浩然扭頭一看,沒有一絲意外的看著走來的吳道子,笑著說道。

吳道子微微一笑,點頭說道:「你怎麼知道我要來?」

「幻馨既然說你要送她下山,我就想,您遲早會來找我的!」

李浩然微微一笑,平淡的說著。


在方才幻馨告訴他,吳道子要送幻馨下山的時候,李浩然就想到了現在的局面。

吳道子一笑,坐在了李浩然的面前:「看來營地裡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嗯!我想知道,您是站在哪一邊的?」

李浩然點了點頭,看著吳道子認真的問道。

吳道子並未回答李浩然的話,而是搖頭說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後天吧,我送幻馨下山,去幻變城,安置在一個叫劉楓的書畫大家的學堂裡面做學生!等你下山以後,去那裡找她吧!」

「嗯!那裡安全么?」

李浩然一愣,沒想到吳道子竟然將幻馨安排在了幻變城,不由問道。

大千幻變宗生死存亡,這一次說不定就要真的滅宗了,宗門麾下的兩座城池,大千城和幻變城定然也是天下武者爭搶的對象,在李浩然看來,留在荒野村落,比留在城中要好上千倍。

吳道子並不在意,淡淡一笑:「這個你倒是不用擔心!他們只針對大千幻變宗,宗門麾下的兩座城池早就暗投明珠了……」

「如此我就放心了!」

李浩然心神一動,當下也想明白了一些緣由,懸著的心也慢慢放下。

吳道子接著又問道:「李浩然,你到底有沒有得到他的傳承?」

「哎!他是用劍的,我是用刀的,您以為這有可能么?我總不能拋棄太昊傳承,去跟著他學劍吧?……倒是那任天涯,陰險無忌,若非忌憚他,恐怕我會死在那裡,成為任天涯的傀儡……」

李浩然一嘆,並未說出實情,帶著萬分惋惜的說著,接著又說起了任天涯的狠辣無忌,將他離去時經歷的一些事情一點點的說了出來,尤其是那一片死亡森林裡面的五千多戰屍傀儡,更是說的精彩非凡。

聽著李浩然的話,吳道子先是一震,接著眼中泛起了一抹震驚,然後更是露出了一抹厭惡,尤其是當他聽到那林中五千多的人,竟都是前去見雷風的青年俊傑的時候,眼中更是流露出了一抹痛惜。

「前輩,你可知道徐福這個人嗎?他是……」

說到最後,李浩然心中一動,看著吳道子問了起來。

當初徐福莫名醒來,嚇了李浩然一跳,接著徐福的離去更讓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才開口問了起來。

吳道子眼神一晃,認真的看著李浩然問道:「你確信,那個戰屍傀儡叫徐福?」

「是的!他告訴我的,說等以後他殺任天涯的時候,會請我做看客!」

李浩然點頭,認真的說道。

吳道子一嘆,眼中泛著回憶的目光:「他是一個傳奇,早在三百年前,他就是武師中的最強者,憑藉諸多手段,在六品武師的時候就可以虐殺武宗,當時將挑戰天下宗門的最強武師,生生殺出了他的威名,被譽為當時最天才的人,被天下宗門搶著收徒,最後他消失了,沒想到竟會來了這裡……」 第二百四十一章誕生兵魂

「……別人不知掉他的跟腳,我卻知道!他是無相天教日輪殿培養的教子,修鍊的是離神屍身道,一幅軀殼逆天無比!他肯被人煉成神屍傀儡,定有他的目的……」

吳道子嘆了口氣,慢慢的說著,說到最後的時候,忽然心神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由愣在了那裡。

李浩然則是震驚,沒想到徐福竟是無相天教的弟子,且還是什麼日輪殿的教子,這讓他對無相天教的構成生出了許多的好奇。

「前輩,無相天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

看著沉思的吳道子,李浩然拱手一抱,認真的請教道。

吳道子被問的一愣,接著微微一笑,抬手拿出了一頁紙,放在了李浩然身前的石桌上,笑著說道:「你自己看吧!我還有些事情,暫且離去!這一次,你若能不參與進來,最好不要參與進來,另外多看看我給你的儒門學宮的傳承,對你有好處的!」

交代了幾句之後,吳道子徑直離開了這裡。

坐在涼亭中的李浩然,抬手拿起了那張紙,只見上面寫的正是無相天教的一些情報,其中大部分和李浩然知道的相差無幾。

「……無相天教,以教主為尊,副教主掌管教內刑法判賞,左右護法維護天教尊嚴,下設日月星三輪聖殿,三輪聖殿又下轄有二十八分堂,分堂之列又有十二肖尊和二十四節使負責天下情報,且又有七曜星尊為天教教頭,負責教導天教弟子……」

看著上面記錄的新鮮內容,李浩然忽然覺得,他以前還是低估了無相天教。

許久,李浩然才將情報收了起來,正要起身離去的時候,忽然覺得這一片林地倒也算是安靜,復又坐了下來。

就這般,李浩然住在這涼亭之中,每日除卻修鍊筆墨華氣書之外,就是練習拳法,領悟爆裂拳意圖中的天人相分的意境。

修鍊的日子倒也算是安靜,除卻每日午時,都會和幻馨聊上一會兒,李浩然已經將這斷時間知道的東西忘卻,全身心的進入了修鍊之中。

這種修鍊的狀態讓他感覺很愉悅,他覺得自己每天都在成長著,都在進步著。

嗡!

終於,在一個月後,李浩然成功的突破了八品武師,進階到了九品武師。

他從九鼎學府內搶來的書籍已經用去了大半,這些書中蘊含的知識,更是讓李浩然頭腦開闊,智慧無邊。


「李浩然,一個月後宗門將開啟咫尺天涯境,到時候還請你按照這張地圖指示的路線,前往試煉地點!」

正在李浩然剛剛進階九品武師,且剛剛穩定的時候,一個大千幻變宗的長老將一封信遞給了李浩然,且還通知了李浩然下一次宗門試煉的時間。

看著手中的信,李浩然不由問道:「其他人也都是這樣通知的么?」

「嗯!你看了信自然就知道了,裡面有地圖,千萬不要告訴別人你的路線!」

長老叮囑了一下李浩然,這才轉身離去。

看著離去的長老,李浩然微微一嘆,將信封打開,不由愣在了那裡。

原來,這一次試煉前進的路線是隱蔽的,每一個人的路線都不相同,且路上還會安排一些宗門高手阻攔,唯有通過阻攔,在規定時間內達到指定地點的人,才可以進入咫尺天涯境。

且在路線的最後一段,將會有一場屬於試煉人員的淘汰戰,將會出現幾條重合的路線,在這條路線上,眾人有一定的幾率會碰面,碰面的人必須進行角逐,淘汰其他人。

看著信上的規則,李浩然淡淡一笑,將地圖看了一番,把路線銘記在心后,手中一團浩然正氣一閃而逝,緊接著信和信封都被點燃,燒成了灰燼。

「三次試煉!難道大千幻變宗要支持不住了么?亦或是……」

李浩然思考了一下,微微一笑,覺得自己太小心了,暗道事情總是要到來的,到時候他自然會面對,想那麼多也沒有用。

就這樣,李浩然又開始了修鍊。

進階九品武師之後,李浩然不僅要將體內的元氣積蓄到巔峰,還要嘗試用溝通正氣刀,準備將正氣刀融入他的血兵之中。

自從李浩然的一切氣力融合在一起,化成了浩然正氣之後,李浩然的血氣也變成了浩然正氣這般,從血色變成了乳白色的光芒,內中浮現的恍若真實的虛幻之刀,更是看起來聖潔無比。

在他獲得了太昊刀神錄后,就一直按照上面的經驗修鍊,原本他想要修鍊血兵的攻擊之法,可在太昊刀神錄上,卻說血兵攻擊容易傷到血兵的根基,使得虛幻之兵受損,在進階武宗的時候,極難和真實的兵器融合成功,使得武者無法進階。

他這才沒有修鍊,專心於武技,只等著血兵融合,化作了本命血兵之後,在學習攻擊的手段,那個時候也就不用擔心血兵受損了。

「正氣刀自從吞噬了雷劍之靈之後,似乎進入了沉睡……我且來看看,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李浩然將正氣刀抽出,平放在上面,連連呼應內中刀靈的時候,卻發現刀靈沒有感應,當即想到了可能是刀靈吞噬雷劍之靈後生出了變化,這才靜心調整精神,將心神融入正氣刀內。

心神進入了正氣刀內,李浩然的意念來到了一片溫暖散發著柔和光芒地方。

這裡就是刀靈所在,只見正氣刀的刀靈已經變化了模樣,從先前的陽剛正氣,化作了一種帶著雷霆之威的浩蕩正氣之光。

此光芒內有一道人影漸漸浮現,在點點雷光的作用下,正在變得清晰起來。

不過,令李浩然詫異的時候,刀靈的意識消失了,這道人影好似純凈的力量一般,沒有任何的思維,卻在發生著本能的變化。

「……刀靈化魂,遭逢心劫,劫滅靈消,始成為魂!此魂無天,無地,無我,無他,精純念頭,武者以意念融之,可增強武者靈魂意念之力!以氣、血、精、魂煉之,可化兵魂,此兵魂乃是武者第二魂,掌控由心……」

「……孕育出兵魂的刀,天地少有,在武者進階武宗時,可不藉助外力血兵,直接融為本命血兵!此兵雖無法誕生自己的特殊技能,卻可以和主人心意相通,直達天心,更能成長為武者的第二魂,此魂又叫血魂,孕養煉就之法早就失傳,吾也不得而知,而血魂到底有何妙用,吾更不得知……」

「……吾弟子,在此階段需仔細思量,是根據傳說,欲要成就那虛無縹緲的血魂,走上一條無人踏步的道路,還是要沿著我的道路,以九血融兵之法,鑄就蘊含九道天生技能的本命血兵,成就我一樣的高度……此事全在爾之心,非吾能左右……」

在看到這一團光芒的時候,李浩然心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這是他自己的聲音,此聲音正在將太昊刀神錄中,關於這團光芒,還有一些修鍊方法的內容講述出來。

「九血融兵之法雖然玄妙,可需要九柄至少是地階極品的血兵來融合才可……先不說我能不能得到,僅是這融合之法所要消耗的時間和資源,在短短的時間內我根本無法做到……」

李浩然那心中思量著,他本打算著儘快進階武宗,也好在這一次劫難之中,能夠有所擔當,保護他想要保護的人。

可卻沒有想到,自己的正氣刀竟然發生了這麼一絲變故,若是先前的那種狀態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九血融兵之法,那是他沒有選擇。

可現在,他有了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極為消耗時間的修鍊,以慢工出細活的功夫,成就蘊含有九種極致先天武技的本命血兵,一種是時間極短,只要他的元氣足夠,就可以直接成就武宗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