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華軒兒和蘇紫涵好像約好了一般,同時哼了一聲,有同時看向對方,動作好不默契。

陳凡笑了笑,對華軒兒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

華軒兒看景盯着蘇紫涵慢慢地走了過來,眼神中滿是不屑的神色,而反觀蘇紫涵更是誇張,下巴太得老高,根本就睜眼去看她。

“那啥哈。”陳凡撓了撓後腦勺,有些無語的寄出了幾個字,“你看你們不是挺墨跡的,我看你們乾脆結拜姐妹吧》”

“去死。”

兩個人又是異口同聲的說出了這句話,心中也是泛起了一絲波瀾。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再吵了。小妹,我們現在是有求於人,不能這樣的。”

一隻旁觀的蘇傲雲這是趕忙當起了老好人,開玩笑,現在自己和妹妹可是統一戰線的,但是前方的女人看樣子和陳凡關係不錯,所以只好出此下策,來打打圓場了。

陳凡嘿嘿一笑,蘇搖勻是身份一絲,他自然是知道的,心中不由的對他高看了一眼。

而但凡被陳凡所高看的人,無一不是當世的豪傑,此是後話,不在箱體。

蘇紫涵聽了自己哥哥的話,臉色才稍微好看點,勉強的對着華軒兒笑了一下。

華軒兒也是一笑,想起來自己剛纔的舉動也是一陣臉紅,自己居然爲了了一個才認識幾天男人而吵架,說出去一定是笑死人了。

“對不起,我剛纔的確是有些魯莽了。”


就這樣,在兩人的道歉聲中,陳凡一衆人也眉開眼笑了,當然身後的那羣僱傭兵也是哈哈的大笑,好黃的表情使得陳凡非常喜愛自己這個起了名字的僱傭兵團。

“走,去奴隸市場。” 幾個人一邊走一一變說說笑笑,轉眼之間就到了奴隸市場,陳凡帶領着衆人來到胖子的攤位前,看到了十幾個人,冷笑道:“這就是你給我帶來的人?你的這些人都是金子做的嗎?我花了那麼多的錢就只買這麼點人?”

胖子看見陳凡身後帶了一羣人,還有一個明顯就是大小姐的女孩子,心中更是對陳凡敬畏了。一個這麼短的時間就可以找到傭兵團和這麼苗亮的姑娘的人,絕不簡單。

趕忙賠笑道:“呦,瞧您說得,我怎麼會是那樣的人,要知道這可是我精挑細選來得,等我說完之後包您滿意。“

陳凡點了點頭,看着那十幾個奴隸,心中閃過一絲堅毅,自己一定要讓它們過上好日子,當然,前提是有那個實力。

胖子滿臉堆笑的向陳凡行了個禮,就走到幾個女奴隸的面前,指着他們說道:“公子,您請看。這裏的可都是我們抓的,這絕對是精靈族的美女,相信你一定會喜歡的。“

陳凡仔細的坦言望了望,“恩“了一聲,沒有任何表情的看着他們,彷彿在他眼前的不是天玄大陸中鼎鼎大名的精靈族美女而是一堆骷髏一般。

雖然陳凡表面上並沒有對這幾個精靈族的美女感興趣,但是他像那羣墮落天使們可能會感興趣的。

眼前的幾個精靈族美女吧,都是苗條的身材,長長的睫毛,明亮的眸子中滿是楚楚可憐的神情。

豐滿的胸部往下看便是不堪一握的***,不是很豐滿的臀部也是很有曲線之美。

陳凡看着她們屯輪到,這幾個女子想必放在精靈族之中也是絕色吧,可是爲什麼這個胖子會將這樣的美女送給自己呢?雖然說自己的錢是不少,但是光買這幾個奴隸恐怕都不夠的。

想了想,陳凡便明白了,看來這個胖子也是挺會做人的,這樣的人才可是不錯的,但是就是這個長相嘛,怎麼看怎麼不像好人。

明白過來後,陳凡看着胖子正盯着自己,眼神之中的神色讓他非常的受不了,擺擺手,說道:“這幾個不錯,公子我要了,你繼續。“

可是,這個時候腰間的疼痛感瞬間疼的陳凡呲牙咧嘴,,輕聲地罵道,兩個臭女人,你們是約好了的嗎,一人一邊,來收拾我。

“嘶~輕點,輕點……”

“哎呦喂,你們給我點面子吧,好歹我現在也是人家心目中的財神爺呢。你們這麼一鬧不就是吧我的光輝形象給毀了麼。“

蘇紫涵對華軒兒笑了笑,兩人現在很是默契,讓外人看不出一點的端倪來。

他們兩個在陳凡的兩邊站着,都是樓着陳凡的腰,但是兩個人隱藏的很深。

基本上看不出來她們在搞小動作,在外人眼裏可能都會覺得陳凡現在的豔福不淺,兩個大美女在旁邊和他做着曖昧的動作,讓人唏噓不已。

華軒兒也不說話,只是加重了手上道,用力的往左邊一擰,可恨的程度就不用說了。

就算是這樣陳凡依然還是那副雲淡風清的神色,彷彿萬物都不爲所動似的,可是隻有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痛苦。

華軒兒,你個小丫頭片子,胡搞什麼呀,老子的紫涵掐我我也就忍了,你還敢弄我,竟然還用上了你的鬥氣,好,看我以後怎麼弄你,小爺現在先不收拾你。

“咳咳”陳凡抖了抖身子,將身上的那兩隻“非禮”的手給甩開之後,緩緩的走到胖子身後的那幾個精靈族少女身邊。

用手擡起其中一個貌似少女的精靈女子的下巴,認真地看了兩眼。

“不錯,可以幹活”

陳凡猶如一個大尾巴狼似的冒出了幾個字。

“額”胖子一頭冷汗,心中想到這個公子哥的審美觀點是不是有些不正常,但是依然是笑容滿面,商人,不管長得怎麼樣,對面的顧客長的怎麼樣,都要有“笑容”

雖然有的時候這個“笑容”通常都是以非常悲劇的結局收場,但是胖子並沒有忘記這一點。

陳凡繼續看着那個精靈族的女子,半響之後,問道:“胖子,這個女人叫什麼名字?我發覺我現在對她很感興趣,你不要告訴我不知道哦。”

胖子想了想,說道:“公子的眼光真是不錯,這個精靈族的女人還是這裏面的頭頭呢。但是叫什麼名字,這個我還真是不知道。”

陳凡點了點頭,沒有責怪胖子,既然用帝國的語言對精靈族的那個人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精靈族的女人突然猛地擡起了頭,不可思議的看着陳凡,眼中滿是驚訝。

說了幾句在場的人都聽不懂的話,又是看着陳凡,此時已經沒有了厭惡的神色,滿是不可相信與質疑的表情。

陳凡笑了笑,在衆人的不敢相信的神色中,和那個精靈族的美女接吻了。

雖然只是嘴對嘴的碰了一下,但是這在衆人的眼中也是幾乎不可能的。

要知道,精靈族可是最忠實身子的純潔的,它們認爲這是它們的神給他們的,不讓讓別人玷污,除非是自己親愛的人,其他的人絕對不允許。

他們被玷污了身子之後,一般都是會自殺的,這也是爲什麼,現在精靈族的女子越來越少,越來越貴的原因了。

但是剛剛的神奇一幕竟然是真真正正的發生在了圍觀衆人的眼前。

一個高傲的精靈族女子竟然自願的和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在大庭廣衆之下接吻了,發生了緊密的接觸。

片刻的寂靜之下,衆人都是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激情,紛紛讚歎道:“厲害呀,真不愧是我們華夏國的人。”


“英雄出少年”

“哦,精靈族終於經不住誘惑了”

……


精靈族的女子似乎是好像聽懂了衆人的話一般,潔白無瑕的臉上上紅雲飄起。

一種異樣的媚態使得陳凡都有些心動,蹲下身子,走到女子的身旁,附在她的耳旁輕聲說了幾句,女子羞答答的低下了頭,最終似乎還說着什麼。

陳凡玩味的看着精靈族的女人,笑了笑,站起身子來,對着胖子說道:“不錯,這個奴隸我要了,好有什麼比她好的沒有?

胖子笑了笑,心中的石頭終於被這個公子哥的舉動打消了,說道:“當然,您看,這是那個獸族少年的隨從門,都在這了。您要是要的話,就都帶走吧。“

陳凡笑了笑,在中人的目送中緩緩離去,身後是一大半的奴隸。

卻沒有了蘇紫軒和蘇傲雲兄妹,陳凡回頭望了望身後的衆人,有看向了遠方,喃喃的說道:“紫涵、傲雲還有小丫頭希望你們以後會過得好,我們這就要離別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想見了。“

隨後,想着帝國的城門外走去。

而京城中的某一個角落,蘇紫涵正在那裏哭泣不止,華軒兒正在那裏安慰着。

一旁的蘇傲雲也是目光迷離,陳凡,再見了,你放心,我一定會變得強大,一定會去幫你的,你放心。 陳凡四處望了望,見沒有什麼多餘的人,就看着身後的衆人,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話,“你們看到什麼事情都不要吃驚。”

“恩”人羣之中不只是誰說了句話,但是轉眼之間便沒有任何的聲響了

陳凡笑了笑,摸了下下巴,玩味的笑了笑,“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不要眨眼哦”

衆人只覺得身邊的場景變換了一下,都以爲陳凡實在玩什麼把戲,都有些不以爲然,這些當然只是那些僱傭兵的看法,至於那羣奴隸它們可能現在還沒有搞清楚事情的狀況。

“好了,這裏就是你們的新家了。”陳發年徑直走到精靈族女子的面前說道。

又看了看那一臉冷峻的獸族少女和幾個獸族大漢,笑了笑,說了幾句別人聽不懂的語言。

“不用費心了,我會說你們的語言.。還有,不用假惺惺的了。”那個狐狸少女說道。

陳凡聳了聳肩,餵奶的說道:“好,既然你這麼說了,我也不費心了。現在我想問你,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少女“哼“了一聲,有些不屑的說道:”你們不是都喜歡來強硬的麼,來呀。不用說這些假惺惺的話了,不管你怎麼說我都是不會對你有一點感覺的。“

陳凡撓了撓頭,眼前的這個小狐狸可真不是一般的難搞,比起那個卡利亞來還要傷腦筋。,看來自己要說服她可是要點口舌了,現在可是有的受了。

“我真的是好人,你要相信我我。“

“我沒有見過說自己是壞人的人。你見過嗎?“

“額~我可是真心要救你們的,不信你問旁邊的那個精靈族的大姐姐啊。“陳凡甩了誰頭,說道。

“你們可定時有不可告人的祕密,肯定是你和她有了某種約定。不然你是不會讓我問她得.”

陳凡現在可是真的沒有辦法了,看來只有拿出自己的殺手鐗了。

“你姐姐是不是卡利亞?“

果然,那小狐狸聽了這話,眼神中滿是憤怒之色,氣沖沖的說道:“你把她怎麼了?我告訴你你要是感動她的一根汗毛,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陳凡笑了笑,這句話他好像是在豹子一族那裏聽到過,但是結果,那個豹子一族來的所有人都被自己給滅了,連那個大長老也死了。

但是,現在說話的人不一樣,是卡利亞那個小狐狸的親人,自己可是不能做出什麼壞事來,要不然她一定是回傷心死了。

對着小狐狸少女身旁的幾個大漢說道:“放了他。“、


“我覺得你現在是自身都難保了,爲什麼還敢說出這樣的話呢?你是真不發我把你給那什麼嗎?“陳凡一臉猥瑣的威脅着她,他就不相信這個小狐狸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得主。

少女臉色有些難看,不就是不太健康的臉色現在又是有些發白,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病入膏肓的柔弱少女。

陳凡看見這個有些病態的美人,只覺得與印象中的的那個絕美的狐媚女子重合了,彷彿前方的女子 就是前幾日和自己說笑的那個可愛女子。

輕笑了兩聲,陳凡也不多解釋什麼了,反正日後她們相見就什麼誤會都沒有了,現在自己還瞎操什麼心呢,由她去吧。

陳凡早就看見了不遠處的那羣狼崽子們正在操練,老狼也在那裏,而那個小狼現在正在呼呼的睡着大覺,雖然是這樣,但是小狼的身子上還是有個小“霸天”在躺着。

“老狼!我在這裏,我回來了。”陳凡大聲的喊道。

正在操練的傢伙們聽到聲音後先是一愣,隨後便是驚天動地的歡呼聲,她們用着用舉動來表達她們對陳凡這個珠子的中心。

“呵呵”陳凡聽到笑聲,臉上也是精神煥發了,終於有了一種到家了的感覺了,現在這個價雖然還有缺少點人氣,但是現在不會了,他已經帶人過來了。

老狼聽到聲音便趕了過來,而它身後的小狼也是迅速地追着母親,但是它們卻沒有料想到那個不起眼的“霸天”竟然已經道了陳凡的肩膀上。

“呵呵,霸天,有沒有聽話呀。”陳凡摸了摸蹦到自己肩膀上的小霸天,關心的問了問,即使這個小霸天不可能完全聽得懂他說的話。

那個獸族的少年看着陳凡的表現,眼中散發出異樣的光芒,一個人對魔獸如此,相比對奴隸應該不會差吧。

老狼有些驚訝的看着霸天,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她早就從霸天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與衆不同的力量,這是與她自己完全不同的,也是與魔獸的力量。

邁着小碎步來到陳凡的面前,問道:“有什麼事嗎?”

陳凡呵呵一笑,現在的老狼真是把這裏當場了自己的家,居然問自己有什麼事,不過他轉念一想,這樣也不錯,上下一心,是成爲無敵軍團的一個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