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心為魔,魔身降臨。』

林寶寶心中輕輕低喃了一聲,拳頭漸漸攥了起。

「有了它,就算那個李霄長老暗算我,我也絲毫不怕!」

感受到那股強大而隱晦的力量后,林寶寶第一次感覺到一種安全感,這是林寶寶的底氣!

第二天清晨。

林寶寶早早地起床,修鍊了《魔猿煉體訣》之後,林寶寶感覺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好了不少。

往常,可都是白靈來叫林寶寶,他才肯起床的。

青山之上,林寶寶順著小路,向下走去,遠遠地,林寶寶就看見了一道倩影,他馬上跑了過去。

啪!

林寶寶一手拍在某人的屁股上,大聲叫道:「靈兒師姐,早啊!」

白靈直接一個激靈,回頭看了眼林寶寶,這才鬆了口氣,隨口說道:「小師弟,小小年紀,就不學好。」

「啊?」

林寶寶裝瘋賣傻,一臉茫然。

白靈瞥了林寶寶一眼,但也沒說什麼,可能林寶寶真的不懂這些吧。

「靈兒師姐,你怎麼了,我看你今天怎麼無精打採的。」林寶寶伸手,摸摸白靈的額頭。

白靈翻了個白眼,嗔怪道:「別提了,昨天晚上不知道哪來的吼叫聲把我吵醒,再就沒睡著。」

說著,白靈還揉了揉眼睛,顯然是昨天失眠了。

林寶寶一臉尷尬,他自然不會告訴白靈,昨天那個叫聲,是他發出的。

「什麼叫聲,我怎麼沒聽見。」林寶寶說道。

白靈道:「昨晚整個宗門的人都聽見了,而且蒼嵐宗宗主剛才還親自下令尋找這隻昨天吼叫的妖獸,聽聲音,它一定是一隻二品前期妖獸,實力不俗,要是不早點除掉的話,會威脅到宗門弟子的安全。」

「這樣啊。」林寶寶點點頭。

二品前期妖獸?

林寶寶心中一笑,當他使用『魔之寶體』的時候,就已經到達了這種程度。

若是將《魔猿煉體訣》的全部能力釋放出來,短期內,甚至能夠超過二品

中期妖獸的實力。

「靈兒師姐,你拉著我幹什麼?」林寶寶被白靈牽著手,向著遠處的山峰走去。

「我們現在是內門弟子,內門弟子會有宗門所分配的宗門任務,昨天沈公子叫我去見宗主,估計是要給我們分配任務了。」一邊走著,白靈對林寶寶說道。

宗門任務?

林寶寶眉頭皺了起來,跟著白靈走向遠方。

蒼嵐大殿,此刻,正有一名中年男子立在正中央,男子雄姿英發,眉宇間流露著一股威嚴和霸氣。

他就是蒼嵐宗的宗主,王戰。

「對於這次宗門任務,你們還有什麼疑問嗎?」王戰身前,好幾名內門弟子低頭拱手,齊聲回答:「沒有。」

王戰輕輕點頭,道:「好,去吧。」

噔噔噔!

那些內門弟子,一個個身手敏捷,嗖的一下就消失在蒼嵐大殿之中。

又一批內門弟子離開,王戰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想見的人,竟然還沒到。

就在此時,蒼嵐大殿,出現了兩個大小不一的腳步聲。

「靈兒師姐,一會我們就在這和宗主見面嗎?」林寶寶牽著白靈水嫩的小手,輕輕問道。

白靈壓低聲線回答:「小聲點,宗主就在前面了。」

轉過一個拐角,二人向前方的大門望去,只見大殿之中,王戰正負手而立,等待著他們。

「白靈,林寶寶,你們進來吧。」

雄厚的聲音響起,彷彿貫穿了整個大殿,這聲音中,都夾雜著王戰雄厚的靈氣。

林寶寶的臉色一變,眼神微顫。

在看見王戰的那一刻,林寶寶就感受得到,這宗主,絕對不是一般人!

他的實力,絕不在那天遇見的死老頭之下,甚至比那沈通天還強!

他是一名,武師!

「內門弟子白靈,見過宗主!」

「內門弟子林寶寶,見過宗主!」

「嗯。」王戰對白靈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將所有的目光都匯聚在了林寶寶的身上。

宗門裡的事情,他作為宗主,自然一清二楚,他知道,林寶寶這個人,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你們兩個,都是最近才成為內門弟子的,我想,你們應該清楚自己的實力!」王戰站在二人面前,負手而立,說道。

二人表示默認。

穿越紅樓之庶長子 王戰繼續說道:「本來這個任務,不應該交給你們這些內門新人,但是,你們的師兄師姐都去執行其他宗門任務,這個任務,也只能由你們完成。」

說著,王戰拿出一張羊皮紙,交到白靈手裡,道:「這次任務,也是對你們的一次考驗,希望不要讓我失望。」

拿到羊皮紙,白靈的身體一顫,臉色有些難看,因為只有難度極大的任務,才會有這種任務密函。

「情況就是這樣,能不能活著回來,聽天由命,你們下去吧。」說完,王戰就轉過身,不願再多看二人一眼。

林寶寶拉了拉白靈的手,白靈這才反應過來,同林寶寶遠去。

等待林寶寶和白靈走了之後,在大殿的一個角落裡,正有一道身影注視著這一切:「宗主,看來,隱患很大啊。」

這一道身影走出,此人名叫,梁卓,是蒼嵐宗的大長老。

王戰微眯著眼睛,嘴角露出一抹不屑地微笑:「我王戰,二十歲就突破武師,三十歲成為蒼嵐宗宗主,他對我還構不成什麼威脅。」

王戰無比自信,的確,現在的林寶寶對於王戰來說,的確太弱了!

可梁卓走上來,對著王戰說道:「宗主,不是在下不提醒宗主,林寶寶成長太快,我看登記的時候,這小子還只是一個沒修武的普通人,而現在他都能將李虎擊敗。」

「倘若再給這小子幾年時間的話,他會不會突破武師,甚至,超越宗主你呢?」梁卓猶豫了一下,這麼做對他很冒險,他衡量了一下,還是將此話說出。

「你!」王戰指著梁卓,想說什麼,想到林寶寶的表現,又忍了下來。

的確,林寶寶表現出的天賦,的確驚世駭俗,倘若再給林寶寶幾年時間,說不定,林寶寶真的能夠超越他。

梁卓說道:「宗主,養虎為患啊!若是這小子強大起來,宗主你還控制得住他嗎?」

「到時候,說不定他會搶你的宗主之位啊!」

梁卓說道。

王戰雙眸一瞪!

宗主之位!

別人王戰可以不在乎,但是宗主之位,是王戰最看重的一件事情。

他的位置,誰都不能指染!

「看他這次表現,若是真……我會做出決斷。」王戰一吭,他想要天才,可不想讓天才,超過他王戰。

……

「靈兒師姐!到底是什麼任務啊!」一出大門,林寶寶就嚷嚷著,要看任務內容。

白靈的臉色很難看,她沒想到,第一次執行宗門任務,就是這種難度的!

「是獵殺任務!」

白靈打開羊皮紙,一臉陰沉地說道:「在青石山脈的中心,出現了一隻名為:三頭妖魂狼的凶獸,需要我們前往,將其斬殺。」

「凶獸?」林寶寶搶過羊皮紙,果然,上面寫的和白靈說的一模一樣。

「凶獸,就是性情殘暴的妖獸,它若不除,就會威脅到生活在青石山脈周圍的人們。」白靈說道。

凶獸?

正好,林寶寶還想試試自己的聖光劍法!

況且,如今林寶寶有《魔猿煉體訣》作為底牌,根本不怕什麼破凶獸!

「一個凶獸而已,師姐放心,有我林寶寶出馬,一定能完成這次宗門任務!」林寶寶自信地說道。

看著林寶寶雄心壯志的樣子,白靈不禁撲哧一笑,隨口說道:「行了行了,我知道小師弟厲害,不過這些事還是讓師姐來。」

白靈縴手落在林寶寶的小臉蛋上,捏了捏:「到時候,你只需要跟在師姐屁股後面,抱緊師姐大腿就行了。」

「才不會呢!寶寶很厲害的!」林寶寶不甘地道。

「我知道我知道。」白靈開心地笑著。

因為,白靈並不知道,那日是林寶寶擊敗了李虎,如今林寶寶的實力,早已比她白靈高好幾個等級。

林寶寶反駁無效,只要嘟著嘴,一臉不甘。

「師姐,我們出發吧。」林寶寶想到可以外出歷練,整個人都興奮許多。

白靈嗔怪一聲:「著什麼急?師姐穿成這個樣子,你讓師姐怎麼保護你。」

今日的白靈,一席白色長裙,顯然行動不太方便。

林寶寶盯著白靈,不禁道:「師姐真的好漂亮。」

「走,跟師姐回去換身衣服,另外,我們說好了玩遊戲,玩完石頭剪刀布,一個時辰后出發。」白靈笑盈盈地說道。

「都聽師姐安排!」林寶寶拉起白靈的手,向遠方走去。

白靈的房間里,時不時傳來二人的對話聲。

「下次你還出剪刀嗎?」

「當然了,我說到做到,今天我會一直出剪刀。」

「給師姐親吧!」

「木嘛木嘛木木木~~~」

連敗幾十場后,林寶寶舔舔嘴唇。

「小師弟,喜不喜歡被師姐親啊~」白靈笑盈盈地看著林寶寶,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

看見白靈誘人的模樣。

好暖!

白靈師姐,絕對是老天賜給我的獎賞。

「還,還好吧。」林寶寶裝作懵懂的樣子,輕輕點頭。

白靈咯咯咯一笑,摸摸林寶寶的腦袋,認真地說道:「接下來,我們就要去青石山脈了!你一定要聽師姐的話,聽見沒有?」

「嗯!」林寶寶點頭。

林寶寶背著大鐵劍,拉著白靈的小手,走出房間,他們的目標,青石山脈中心,三頭妖魂狼!

只不過,他們沒有看見,就在他們二人離開宗門的時候,正有兩道身影密切的關注著他們。

在二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悄然跟了上去。

青石山脈,樹木茂盛,妖獸縱橫。

「小師弟,抓緊了,千萬別走丟。」白靈緊緊攥住林寶寶的小手,表情十分凝重。

的確,在這種環境之下,像林寶寶這樣的小孩子,很容易走失,被妖獸吃掉。

林寶寶撅撅嘴巴:「靈兒師姐,寶寶其實很強的。」

上一次,林寶寶已經來過一次青石山脈了,不過,白靈不知道而已。 森林裡,寂靜無比,二人腳步踩在那厚實的地面上,發出沙沙的響聲。

時不時傳來幾聲蟲鳴鳥叫,讓人有一種自然之感。

落堂春 慕先生的小女僕 靈兒師姐,也太小心了吧!

看著白靈小心翼翼的模樣,林寶寶雖然覺得沒必要,可心裡還是暖暖的,因為白靈是為了保護林寶寶才如此小心翼翼。

「小師弟,我們在這休息一下吧。」二人來到了一處空地,這裡光線很好,適合休息。

「好啊。」林寶寶笑道,往身邊的大樹便一靠。

白靈靠在林寶寶身邊,一對美眸,時刻觀察著周圍的一切,忽然,白靈的眼眸略有變化,臉頰也漸漸紅了起來。

「小師弟,你在這裡等等師姐,師姐過去方便一下。」

「不讓我看嗎?」林寶寶撅撅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