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現在劉俊之,在三個月之後,無論這些傢伙的實力究竟修鍊的如何?

討划天涯冰宮,已經勢在必行。因為局勢越亂,對他們的好處越大。

不過在此之前,他要干一件事情。

那就是一個月後,袞州公開選拔袞州王的候選人。

這可以說是一個十分不錯的機會,不過選拔的標準,實力最低是武皇,所以劉俊之現在恰好屬於這一個標準。

同樣,這也是一個機會,一個可以快速掌握袞州的機會,而且對於劉俊之來說。

這個機會的成功率是十分的巨大。

除了對付各個世家的家主,以及那些大門派的掌門人有些困難,對付其他人,那隻能用呵呵倆字來形容,因為太簡單了。

不過明天的比賽,還是十分重要的。

武皇境界的比賽,以李元霸實力,全部碾壓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不過劉俊之還是擔心。關於武聖境界,那些人是否讓黑衣素問心,白衣素問心上場。

因為必竟這兩個人的實力,冠絕整個大陸。

所以他們是否上場還是一個問題,沒準根本就不讓他們上場。

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太為強橫,不管是誰,武聖名次的比賽,第一第二名肯定是這兩位。

經歷了一天的休整。

武帝的層次比賽在第三天正式的拉開了帷幕。

雖然比過兩場。但是那兩場只是初步的試探。

也就是說,帶有表演性質的比賽。所以這兩場比賽根本不作數。

真正的比賽,武帝層次的比賽今天才開始。

而眾人沒有想到的事情,就是紅楓山莊的一次竟然參賽了。

因為紅楓山莊不知道哪冒出來一個客卿長老。

看樣子十分年輕,而且拎著一對大鎚。

但是實力竟然是武帝九重,僅僅差一個境界,就可以登臨武聖。

而且這位武帝九重身上的元力濃厚。

而且看他的樣子,玉樹臨風,風流倜儻。

可是相比之下,他那一雙鐵鎚也太扎眼了。

這是下面武者對於這個武帝九重的評價。

可是太虛觀的白雪不這麼認為,因為能夠成為武聖,多一半兒的人,眼光都比較毒辣。

所以他們很清楚,明白的。

眼前這個武帝九重,可能應該是真正的狠人。

對於李元霸來說,劉俊之讓他上擂台,他也十分的無語。

可是也不得不上去。

只不過對於他來說,可能待會兒會不能盡全力,因為作為戰將,作為天下一等一的戰將。

他的招數基本上都是一招制人於死地。

況且八棱紫金錘,本身就有分量。 重生之傳奇農夫 基本上也沒有人敢接李元霸一錘。

因為基本上只要被八棱紫金錘打中,根本就沒有生還的可能性。

所以李元霸知道自己這一次要悠著點。 而且盡量不動用八棱紫金錘。

雖然都會讓李元霸的實力大打折扣,可是李元霸認為,這應該是值得的。

因為一旦打死了人,可就不好說了。

雖然說拳腳無眼,可是畢竟會傷了門派之間的和氣。

況且,對於下死手的人,他們也不會坐之不理。

所以李元霸很是無奈,只得將雙錘收入兵器袋之內。

至於這個兵器袋,是劉俊之提前給李元霸的。

昨天,劉俊之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秦天的那個系統說的,典韋,實力為武聖一重,也正是這一句話,讓劉俊之很快從幻境中脫離了出來,還沒有中那個怪物的奸計,越陷越深而無法自拔。

最後活生生的,無限的在夢境當中徘徊不前。

不過回來之後。就一直沒有典韋的下落,如果按照文臣武將召喚系統的說法,典韋已經現世,但是就不知道在哪,這也是一個十分不好解決的問題。

所以劉俊之現在決定擱置一下,雖然是心裡是這麼想的,可是實際情況卻不是這樣,因為他已經通知了暗堂的人,全力的尋找著一個名叫典韋的男子。

周影雪看著面前的這個男子,這個男子雖然長得十分的俊美,可是面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

而且這個中年男子往那一戳,一動也不動,就像死了過了。

而且自從周影雪來了以後,他根本沒有正眼看過一次。

因為他是緊閉雙目。

不過周影雪十分的痛快,將自己來找他的來歷說得一清二楚。

「放心,找到冷長老很容易,只不過你們兩個人之間,出現的問題,我們就不再管了,因為我的任務只是把人給你找來。」中年男子張開口說道。

作為一個不是這片大陸的人類。

張偉十分的感謝劉俊之。

因為他本來不是降臨在這方世界,而是降臨在一片大陸之上,只不過他剛剛到的那個地方,就被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打成重傷,幸虧作為頂級刺客,他十分的機靈。

雖然受了重傷,但是在那一刻,他也順利的通過了虛空之壁,來到了神武大陸。

只不過樣子十分的狼狽,掛在了一棵樹上。

正好當時劉俊之經過,於是便將他救了。

於是,他變成了暗堂的堂主。

主要負責紅樞山莊的情報工作,搜集所有袞州的情報。

而且張偉的手下也不少,而且這些人來自於不同的地方,擁有著不同的職業。

裡面有武者,也有普通人。

周影雪在得到了恢復之後,立即抱拳告辭,動作十分的迅速和流暢。

因為周影雪十分的清楚,在這裡,她顯得十分的壓抑。而且這種壓抑是無法釋放的,而且她也感到了十分重的壓力。

對於面前的那個暗堂堂主,周影雪竟然生出了根本戰勝不了的錯覺,而且這種錯覺一直的影響著她。

所以在說完事情之後,他立馬都選擇逃離了這裡。

「年紀不大,心性不錯,天賦也不錯,就是有點膽小而已。」張偉自言自語的說道。

「他可是紅楓山莊威望很高的長老,你這麼的嚇他。讓莊主知道不好吧。」黑暗之中,一個聲音悠悠地傳遞了過來。

「你剛才就在一旁看戲,你也不知道出來幫我打個圓場,古牧,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明顯是讓我出醜。如果不是傷勢未痊癒,這丫頭根本感覺不到我身上的壓力。」張偉說道。

從黑暗之中走出來一個男子,這個男子搭腔說道:「我要是幫你打圓場,豈不是生活很無趣。還是增加點樂趣的好,你看你把人家小姑娘嚇的,雖然他臉上沒有顯現出來,可是他的手有輕微的顫抖。顯然是怕了你。」

「他怕我,你可能真的看錯了,古牧,恐怕這丫頭也是個扮豬吃老虎的角色。你觀察人的能力不錯,很有當頂級刺客的天賦,不過,有點我要告訴你,那就是,不要被表面現象所迷惑,因為那可能是致命的。」張偉說道,作為頂級刺客,他觀察的人無數,也十分的能揣摩他們的心理。

恐怕剛才的哪個丫頭,才是真正的潛伏高手。

因為能夠自由的運用,伴豬吃老虎角色的人。這種人絕對不是善茬。

「受教了,看來我還是和你相差甚遠。」古牧幽然的說道。

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沒有想到這一點。

但是作為頂級刺客出身的張偉,能夠從中看一些東西。

如果不是知根知底的人,很有可能被周影雪表面的偽裝騙下去。

不過作為頂級刺客出身的張偉,卻是根本就不受這種騙的。

但是張偉也有看走眼的時候,比如說劉俊之。

因為他十分的清楚。那叫我才是狠角色。

能夠輕易的欺騙自己。

是個十分難纏的人。

劉俊之接連打了幾個噴嚏,他懷疑自己可能是感冒了。

不過以這個世界的水平,武者基本上是不會輕易的生病。

可是劉俊之又找不出來別的原因。

只能將它歸結為這一類。

場上的比賽正在進行當中,李元霸果然是十分的厲害。

就算他不動用八棱紫金錘。

這裡的人也很少,有人是他的對手。

因為他本來就天生神力。正是靠著他的天生神力,他可以十分輕易的將對手舉起來。

雖然會遇到很多阻礙,可是對於他來說。卻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因為他只要稍微認真一點,就能將這些武帝層次的強者,淘汰下去。

因為這個層次的強者,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遇見。遇見一個實力比他高的。

基本上他們的實力都在武帝九重以下,所以實力的壓制。

也讓這些人的取勝更無望。

因為他們只有靈兵,向聖兵這種東西,除非是他們能達到武聖的層次,否則的話是根本不能使用的,並且他們也沒有。

因為聖兵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奢望,只是不再的那麼遙不可及罷了。

因為只要達到武帝層次,沒什麼極為特殊的原因,他們都可以衝擊武聖,只不過失敗者,多一般會進入另一種狀態,成為一名偽聖。

這也是武聖十分稀少,偽聖的數量卻很多的原因。

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只要進入偽聖的狀態。

這一輩子,恐怕都無法登臨巔峰。 不過再勝過幾盤之後,李元霸終於遇見了對手,這個對手也是使錘類兵器。

而且也使得十分不錯,可是李元霸遲遲都沒有拿八棱紫金錘,因為他十分的清楚,現在並不是時候。

並不是時候拿出八棱紫金錘。因為這個對手對於他來說還是太弱。

這個對手對付沒有兵器的自己,他暫時能佔據上風,可是如果自己一旦亮出兵器,那麼形勢將瞬間逆轉。

總裁的呆萌小妻 這也是李元霸不想看到的,因為他現在根本沒有完全掌控體內的這股力量,所以他要慢慢摸索,這些人就是他的試練對象,因為前幾個陪練實力實在是太弱了,他還沒有怎麼進攻,就已經倒在了地上。

所以根本不盡興,他也感悟的不太多。

不過這個對手不一樣,因為他能拿鎚子與自己斗得旗鼓相當。

這就證明這個人有真才實學,並不像剛才那幾個人都是花拳繡腿。

其是李元霸也知道自己最好的陪練應該是劉俊之或者剛才的那個美女。

只不過剛才的那個美女明顯是隱藏自己的真實實力,其實也對,因為這是選拔賽。

就算全勝了,也只有晉級名額,而未必成為第一。

這裡的多,一般人都是韜光養晦,隱藏自己的實力。

只有李元霸自己是在以真實的實力和他們進行對戰。

不過李元霸現在根本就沒有掌控這股力量,這武帝九重的力量,所以就算被這些人能夠看出來,也沒有所謂。

因為這根本不是自己的真實實力,就算他們看出來也沒有任何辦法應對自己。更何況如果自己真的用力了。恐怕力量之間的差距,能瞬間彌補實力之間的差距。所以對於他們來說,自己的實力也應該是十分恐怖的。

就算他們到時候不願意麵對自己,也必須面對自己,恐怕到時候自己真的不會手下留情。

因為名額十分重要,獲的第一和獲得第二以及第三的獎勵完全不同。

他們出現在荒谷秘境的地點也不會一樣。

所以對於李元霸來說,獲得第一名是十分重要的。

但是有個限制條件,就是他不能夠使用八棱紫金錘。

因為八棱紫金錘的殺傷力太大,再加上自己天生神力,力量上勝這些人太多。

所以萬一用過了勁兒,就會錯傷,甚至誤殺。

因為劉俊之也一再囑咐他,對付這些人根本不用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