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前方的人,不知不覺的就給一行人顯出一條道路。衆人幾乎沒有遇到阻礙,就到了入口。


守門的青衣人絲毫沒有被葉嫺的威壓所震懾,依舊是一副公事公辦的口氣“請出示門票。否則,請離開!”

葉嫺並沒有那麼蠻橫無理,掏出一張紫色的塗金卡片,卡片上有着一個“一”字。

看見這紫色的卡片,守門的人臉色略微有些變化,但是很快便被掩飾下去,恭聲道“請您跟着這位走!”青衣人指向了身後一名藍衣人!

在藍衣人耳邊輕聲說了一些話。

而後,藍衣人上前一步,做出請的姿勢!恭聲道“請您隨我來!”說完,便在前方領路。


葉嫺一行人隨着藍衣人走到了加貝等人第一次來到這裏的時候的那間貴賓室。

“願各位在這一次的講法之中能夠得到啓示!有什麼需要,你直接喊我就好,我就在門外!”藍衣人說道。

“恩,你先下去吧!”葉嫺揮揮手!

藍衣人應聲退下。

這間貴賓室建在二樓,正好能夠看見下方的鬥技臺,只不過今天的鬥技臺有些特別,四方的鬥技臺上多出了一個蒲團。

而在蒲團的前面有一個白衣老者。但是,就是這個白衣老者卻是讓衆人呆在了原地,因爲這個白衣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先前贈與天緣天階祕技的張老。

張老好像也感覺到了天緣等人的目光,向着二樓望來,張老看見天緣,微微點頭,露出善意的微笑,

天緣看着白衣老者那慈祥的微笑。心中有着一絲莫名的親切感,回饋於老者的是天緣上下脣齒的微動。卻是沒有絲毫的聲響。

雖然隔得很遠,但是白衣老者依舊讀出了天緣口中的一意思。

“我如約而來!”

老者沒有再多說,也沒有再望向天緣的方向,而是直視衆人。


看着老者目光的轉移,天緣笑了,笑的很是開心,轉身對着身後的五人道“我們坐下吧,老者與我有緣,就看看這緣所爲何?”

說完,天緣自顧自的坐在了最前邊。

在天緣說話的時候,衆人都是感覺到了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當那種氣勢展現的時候,聶海奇等人倒是沒有什麼,可是白影和葉嫺卻是都有些皺眉!但是,沒有人去問這是爲什麼,衆人皆是尋了個椅子坐下。

“今日我張手辰設壇講法,諸位道友能如此賞臉前來,讓我張某人深感榮幸呀!”老者對着衆人做了作揖!

“張老伯客氣了!”

“哪敢,哪敢!”下方的衆人就是寒暄到。

“張某人已在氣印師的修爲停留了太久,卻是再難前進半分,但是修爲難進半分,卻是在此修爲得到了無上的經驗。不久前,我自查這幅身體,發現壽元將近,爲了不讓我一生的感悟就此終結,故此效仿古之前輩,設壇講法。

閒言少敘,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我這就爲大家道一道我這一生修煉所得到的經驗,希望能夠給諸位一些啓發!”

老者的這一番話落下,整個氣師鬥技場都是安靜了許多。

老者似乎很是滿意衆人的態度,轉身走向蒲團,緩緩坐在蒲團之上。在老者坐下的剎那,周身的元氣瞬間變得濃郁了許多。

而老者卻是不管不顧,直接閉上了眼睛,而聲音也是在此時傳出。

“天地之間,有一股無形之氣,此氣乃稱之爲修者之氣,但凡修者皆以此氣爲修煉之根。

終日盤膝而坐。吸收日月精華。以三長兩短呼氣之法。聚氣於周身,是爲防禦之法。此境界爲以聚氣境。

此乃聚氣境的修行法門,卻不知,世間衆生皆是聚氣境的修者,自我們降落人世的時候,就已經在呼吸。而我們所呼吸的就是元氣。

只是,我們修者生生將空氣轉化爲元氣。空氣無形,卻因爲我等修者的聚氣之舉,集聚,凝聚到了一起,也便是變得有形了。故而,我說,世間萬物自降生這個世界的時候便是聚氣境的修者。

將自身與萬物相連。懷天地之氣。及周身體膚,與修者之氣相連。隱於丹田之中,化氣爲晶體。視爲化氣之境。

化氣之境。隨晶體大小分別修爲強弱,共分三級,一級之時。晶體約有指甲大小。二級之時,晶體約有拇指大小。三級之時,晶體約有拳頭大小。晶體本是因爲氣體過於實質而聚集而成。

化氣境之中,纔是我等修者真正的與凡人的差距。

此間名爲化氣。卻不如說是我等脫胎換骨的真正的轉折點。

雖然化氣境是我等修者衆多的修煉之途,極爲普通的一步,卻是我們不可以忽略的一個境界。因爲我們日後的所有的修煉皆是因此而來。

因爲我們日後的所有的修煉所使用的元氣,都是以此爲基點!化氣一途,不可忽視!渺渺化氣境卻是我等氣師的最爲基本的根基!

化氣之後。 我有一片宅基地 ,運於指尖,稱爲運氣境。但是古修者爲了能夠,美化其音,又稱爲雲氣境。雲氣境因手指之故。共分十指雲氣境。

十指雲氣境主要是要看前五指。只要前五指修煉完畢,後五指自是可應接而成。

十指雲氣境,期間對於運氣有着非常高的要求,一旦修者之氣引出之時,分佈不均,則會衝破十指。造成傷害。故而。雲氣境乃是修者最爲重要基礎級別!

可是千萬不要小瞧這雲氣境。因爲這雲氣境已經是我等氣師的真正的分水嶺,作爲基礎,他的重要性將是我們不可忽視的一個境界!”

說道這裏,老者的身體下的蒲團開始緩緩的上升,整個蒲團的下方皆是雲狀的元氣。將白衣老者緩緩的浮起! 老者的身體雖然在緩緩的升起,可是聲音卻是絲毫的沒有被阻斷!

“雲氣境。分爲十指,而日後的氣印境界依舊是十指。雲氣境又名運氣境,而運氣與御氣又是密不可分!所以說,雲氣境的重要不言而喻!

因爲作爲一箇中轉站,我們是第一次自身體之中將元氣晶之中的元氣牽引出來。而牽引的好不好,直接影響到我們的後續的所有的修煉。

故此,老朽在此奉勸各位一句,在修煉之初切不可心急,一定要穩紮穩打,一點點僥倖的心理都是不可以有。

當然這些修煉之法諸位都是知道,我今天的講法也不是在這裏。

我今天真正所要講的是所謂的十指氣印師的真正的含義。也許呀,在某些人的眼裏,氣印師一種代表着我們氣師的巔峯的一種,沒錯,這樣的理解沒有絲毫的錯誤。

真正錯誤的是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概念。

氣師中氣印師代表着我們目前的巔峯,可是諸位不知道的是,所謂的巔峯並不是一昧的集聚元氣,生生的匯聚出我們的指腹的紅點,這是完全錯誤的概念!”老者說道這裏,微微頓了下給衆人的反應的時間!

終於有人將這句話裏面的意思領會了!

一個頭戴斗篷的人到“張老伯,你是在說,古之天下,氣師一脈無數的頂尖強者所留下的修煉之法是錯誤的嗎?”聲音有些粗狂,可是因爲斗篷的緣故,並不能看清說話之人的面龐!

“古之天下氣師一脈頂尖強者留下的修煉之法??”張老伯笑了,笑的有些無奈!


“張老伯,你笑什麼?”斗篷人問道。

“笑什麼?你可是見過我古之天下氣師一脈的頂尖強者的修煉之法!”老伯的話一針見血!

沒錯,古之天地卻是留下了無數的氣師頂尖強者的傳說!可是卻沒有留下所謂的真正的修煉之法!

現在所謂的氣師所修煉的不過是近代的,修爲達到氣印師的先輩所留下的修煉之法。何談古之天地。

至於當今世界上所留下的氣技祕技。也是單一的氣技的使用方法,並沒有古之天下,氣師巔峯之人真正的修煉之法!

“我是沒見過,可是張老伯見過不成?”斗篷人有些惱怒的問道。

“我當然……”張老伯欲言又止,而後看了看天緣在二樓所在的貴賓室,閉上了雙眸,繼續說道“我當然沒見過。可是我見過古之天下,氣師巔峯之人施展真正的氣印師的祕技。與現在的氣印師完全就不在一個檔次。

也正因爲如此,我方纔憑藉着那一擊,悟出了屬於氣印師的真正的祕密。否則我又怎麼會爲你們講法!”

張老伯的這番話可謂是掀起了滔天的波浪!見過古之天下氣印師巔峯之人施展祕技,這是何等的機緣!

很多人都在思索着這句話的真實性,有的人相信,帶着羨慕的神情,但是更多的卻是不相信,不同的表情在衆人的臉上浮現出來。疑惑,妒忌,不置可否甚至是不屑一顧。

但是,張老伯卻是絲毫沒有受到干擾,平靜的聲音繼續響起“真正的氣印師指腹的紅色小點所代表的是仁義禮智信,金木水火土。

所代表的分別是人間最爲純潔的感情,和世間萬物最根本的力量!只有真真正正的領會期間的含義。方纔能夠越過氣印師這個階段,進入更高的層次。

當今世界上,能達到眉印師的基本上屈指可數,但是也不是所有達到這個層次的人都完全的領悟了其中含義,事實上,直到不久之前我方纔明白,人間之事,最多不過是一個情字!而這個情…….”老伯還要繼續說。但是卻被突如其來的聲音。

“情字,老伯如今的你年紀都這麼大了,還說什麼情,丟不丟人,還有,你知道的太多了,上天也留不得你!此次講法就讓我來爲你做一個結尾吧。”先前帶着斗篷的人忽然縱身一躍,手中多出一把長劍。刺向老伯!

“放肆!講法之地豈容你放肆!”忽然在老伯的身後出現兩個藍衣人,上前一步,腳下微微一發力,兩人竟是赤手空拳的與斗篷之人撞了上去!

雙方直接在半空之中發生了第一次撞擊,但是,讓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受傷的不是赤手空拳的兩個藍衣人,而是手執長劍的斗篷人!

倒不是說斗篷人能力不行,而是在二者接觸的剎那,兩個藍衣人手上將是出現了氣劍。氣劍出現的太過於迅速,而且氣劍的長度遠遠超過斗篷人手中的佩劍,氣劍的衝擊力直接將斗篷人撞了出去。

斗篷人落在地下的時候,身體直接被氣劍震得四分五裂,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鮮血流出。

藍衣人則是落了下來拍拍手道“區區武者還以爲有多大能耐呢!不自量力!”其中的一個藍衣人道。話語之中甚是狂妄!

而在藍衣人話語落下的時候,在二人的身後則是出現了兩個手掌,手掌之上的紋路都可以看得清楚,唯一有些詭異的是,這兩個手掌,好似根本就不是這個空間的一般。因爲這僅僅只是兩個手掌!

“武者武技無掌?怎麼可能!不行,我要阻止他!”近乎同時,葉嫺和白影都是喊出了這句話!

就在二人站起。剛剛要出手的時候,天緣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區區嘍囉,何必如此緊張。張老,足以應付!都給我老實呆着!”這一句話極盡不屑,就是聶海奇等人也是聽出了其中的不同。

可是葉嫺和白影則是身體微微顫了顫,再一次的說出了同一句話“謹遵法令!”說完這句話,二人不再選擇坐下,而是站在了天緣的身後。面色極爲恭敬。

莫養燕的雙手下意識的攥起。而蕭然則是眉頭微皺,不知道在思索着什麼。

唯獨聶海奇一人不明所以,這是怎麼了,不就是說了一句很有氣勢的話麼?

在衆人反應各異的時候。

張老伯也是冷笑一聲“區區武者,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好,今天我就用實踐向大家展示一下,領悟了仁義禮智信,金木水火土之中最爲重要的情字之後的氣印師到底多麼的強大!” 隨着張老伯的一聲冷笑,老伯身上的氣勢頓時爲之一變,龐大的威壓恍若滔滔不絕的江水向着四周擴散,儘管下方的修士都是釋放出自己的防禦。可是還是有近乎一半的修士都是面色蒼白。

就在修士即將被這不斷層層不斷的威壓所傷的時候,自二樓的貴賓室開始蔓延出紫色的光芒,紫色的光芒直接將所有與此事無關的修士完全的籠罩住,其中也包括那兩個藍衣人。

而凡是被紫色的光芒所籠罩的修士都是感覺身體一鬆,所有的壓迫都是被這紫色的光芒所阻擋。衆人都是望向二樓的貴賓室!

散發出紫色的光芒不是別人,正是天緣,此時的天緣嘴角有着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白影自側面看去。竟然有些呆了。

所有的修士雖然被紫色的光芒所吸引,但是,很快就轉移了自己的視線,因爲張老伯終於開始施展自己的氣技。

兩個憑空出現的手掌,拍在紫色的光罩之時,竟是生生被彈開了。

而張老伯的聲音也是在手掌被彈開的剎那響起!

“地階祕技,以情定江山!”張老伯的雙手啪的並在胸前,高喝道。

“好,既然不讓我殺他們,那老頭你就代他們死吧!武者祕技,無掌之術!!”老伯聲音落下的同時。極爲粗狂的聲音則是在衆人的耳邊響起。

隨着粗狂的聲音,兩個憑空出現的手掌竟是瞬間轉移了方向,直接向着張老伯壓了下來!

恐怖的威壓,伴着手掌的緩緩移動越來越恐怖。

但是張老伯依舊面不改色,冷笑道“武者連最爲基本的等級都消失了,還敢在這個世界之上苟活,讓人恥笑!今日就讓我來了解你這螻蟻般的生命吧。”

老伯的話很是刻薄,在老伯說完的同時,在老伯的身後則是出現了一個情字。而老伯雙手之中,唯有兩根中指上顯露出兩個紅色的小點。

這一發現,讓所有的人都是大吃一驚,僅僅只是雙指氣印師,可是,不對呀,不是說氣印師的出現是按一隻手來的麼?這又算怎麼回事呢?

但是,所有人再一次被張老伯的氣技吸引了過去,在老伯身後的情字,瞬間散去,化作一個圓圈,將老伯完全的籠罩在其中。

圓圈泛着七彩的光暈,看上去很是迷人。竟然人有種沉迷其中不願自拔的情緒。


而那雙手的手掌則是在圓圈出現的時候,略微頓了頓。

這還不算,手掌在頓了一下之後,竟然有隱隱散去的趨勢。與此同時,老者身後的圓圈的顏色也是隨之一變,不再是七彩之色,而是變得透明瞭許多。

隨着光暈變得透明,老伯也是自蒲團之上站起了身子,此刻的張老伯完全被隱匿在光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