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雪,快去啊,你的男神就在那裏呢”那五名女生其中的一位身材肥胖帶着一副眼鏡的少女,抓着中間那名短髮少女的手臂搖晃說道。

短髮少女名字叫做龔情雪,身後揹着一個小巧可愛的揹包,平劉海將她的那張臉搭配得極美,若不是臉上還有些一絲青雉,恐怕也屬於校花級別。

“不要啦,他有女朋友了”龔情雪將手臂抽出,揉了揉那剛纔被抓住的手臂說道,臉上紅撲撲的就像一蘋果,但是卻可以看出臉上還帶着一點失落的情緒。

“情雪去啊,不去怎麼知道,人家有兩個女朋友,每準能接受第三個呢”在一旁的一位梳着馬尾辮的少女說道,臉上也是堆滿壞笑。

五個人在離唐顏十幾米遠的地方嘻哈着,因爲周圍都是學生,五人在這卻學生羣中並沒有任何的顯眼,也就是龔情雪的美麗有點吸引眼球罷了。

唐顏並沒有在意這十幾人,雖然可以聽到她們說話,不過附近都是學生,就像幾十部手機擺在你面前用着一樣的音量播着不同的歌。那五名少女並沒有引起唐顏的注意力。

走出了那幾百米長的公路,草坪也在這裏也算斷住了。這裏是一個十字路口,車輛一架架在馬路上飛馳,這裏也是所有學生分道揚鑣的地方。

“情雪,你家男神要走了,還不去就沒有機會了,快上啊”五人中其中的一個普通長相的少女說道,隨後輕輕一推,將龔情雪向前推了兩步。

這一推龔情雪就在四人的前面,脫離了那羣體中,當龔情雪想要回去時,那四人卻向後退了幾步,將距離拉得更加大了,四人臉上都是帶着壞笑。

龔情雪看着這四人的舉動,心跳跳得非常快,暗自給自己加油打氣,轉身對着唐顏背影所在的位置走去,臉上格外的紅潤。


“是唐顏嗎”龔情雪來到了唐顏的身後,對着完全沒有察覺的唐顏說道,這還是她第一次跟唐顏溝通,她看得很重。

“嗯?”唐顏感覺到背後有人叫他,立馬停住了腳步,轉身看着身後的龔情雪,帶着疑惑問道,“這位同學,有事嗎?”

龔情雪聽到唐顏的聲音,低着頭不敢說話,臉上格外的滾燙,這還是她這輩子來第一次那麼激動,畢竟她是女孩子,很少有人敢倒追男生。

“我,我叫龔情雪,我仰慕你很久了,我可以跟你交往嗎”龔情雪結結巴巴的說道,隨後將眼睛閉上,乾脆大聲的一股腦對着唐顏問道。當說出來時,臉上已經變得滾燙通紅。

“額”唐顏聽到龔情雪這句話,險些愣住了,這算表白麼,好像是算。除了楊紫雲外,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表白,而且兩人都是一樣的髮型。只是楊紫雲沒有龔情雪漂亮,龔情雪沒有楊紫雲身材火辣。

“我有女朋友”唐顏略有點抱歉的說道,他跟龔情雪不熟,這來得太突然了,他肯定是不會答應,比起一見鍾情來說,他還寧願相信日久生情。

“我知道,我可以做你的另一個女朋友,我不在乎”龔情雪聽到唐顏的迴應,壯起膽說道。

唐顏心裏又是無奈了下,這還是第一次不介意他有女朋友的女人,若是換作一般人,恐怕早就退縮了,除非某些性格偏激的人,想拆散對方成全自己。

“對不起”唐顏對着龔情雪輕聲的說道,聲音中帶着歉意,感情對於唐顏來說,不是一聲老公老婆就可以表達的,他不會那麼容易就接受一段戀情的開始。

“哦,好吧,我知道了”龔情雪鼻背微微一動,失落的說道,沒有再打攪唐顏,後退了兩步,帶着苦澀的微笑朝着後方的四人走去。

唐顏拒絕完後心裏微微鬆了一口氣,看了後方的龔情雪一眼,輕微的搖了搖頭走遠。

“情雪情雪,怎麼樣,同意了嗎”那胖女生對着回來的龔情雪說道,四人的臉上都帶着期待的表情,不知道龔情雪是否求愛成功。

“沒有”龔情雪有點苦澀的搖頭說道,嘆息了一聲就跟着人羣一齊走,誰都可以看出臉上的那失落的表情。

“不會吧?你那麼漂亮他都沒有接受?”那胖女生有點驚奇的說道。龔情雪在她們這一羣體中是最漂亮的一個,竟然龔情雪都沒有讓對方同意,反而遭到了拒絕,這也太不合科學依據了吧?不是說男生都愛漂亮的女生麼。

“唉?要求真高,如果我是龔情雪我纔不會看上他呢”馬尾梳着馬尾辮的少女氣憤的說道,爲龔情雪打抱不平,龔情雪是她們的好姐們,有這樣的情緒也不奇爲怪。

“就是,以爲有兩個校花女友就了不起啊”另外的一名長相普通的女子也跟着抱怨說道,嘴型翹起,臉上帶着明顯的不削。

“好了,別再說了,我心亂”龔情雪對着身旁的那幾名爲她打抱不平的少女說道,那幾名少女也安靜的止住了嘴。隨後的路上沒有說幾句話,一路上基本處於沉默。直到最後,五人的身影在這條路上漸行漸遠。

── 本章完 唐顏早已走遠,對後面的事一無所知,拐過幾條路走了大概十分鐘就已經來到了平房區。因爲下班的緣故,平房區也顯得有些熱鬧,在這裏住的人多半是建築工人,都是來N市打工的,所以這裏也並不是多麼的華麗,有些地方甚至還是瓦房。

到這裏學生幾乎已經減少沒有幾個,轉幾個彎後唐顏就來到了他家所在的位置,那間與周圍鄰居沒有任何突出的平房。

走進了家門口就見黃君怡那忙碌的身影,每當到了這個點黃君怡的工作那簡直就是根本忙不下來,雖說天天都混在油煙中,不過這並不能影響她皮膚的衰老速度。四十多歲看起來就跟一三十剛剛出頭的人似的。

“回來了?”黃君怡看向唐顏的身影,對着站在大廳的唐顏說道,眼珠子轉了下又跑進廚房裏面忙碌了起來。


唐顏看着黃君怡那模樣心裏無奈,想幫可他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走進了屋子內,將書包丟在房間裏的書桌上就坐上了牀鋪,享受那安逸的環境。

體內的龍靈吐納又一次緩慢的運轉,現在他也就這個速度保持得了。上次他將龍靈吐納的運轉速度加快,險些要了他的命,這次說什麼也不會像上次那樣冒失。

在牀上修煉眨眼就是半個小時,直到黃君怡的敲門聲纔將唐顏給拉醒。聳了聳身從牀邊站了起來,起身朝着大廳外走去。


這一晚飯也就是普普通通,除了兩人的交談聲,也就是電視傳出聲音。這種環境唐顏早就已經呆上了四年,已經見怪不怪了,兩人組成一個家已經讓他沒有任何的不習慣。

吃過了飯碗唐顏將自身鎖在房間內,體內真元運轉,左面爲龍靈吐納,右面爲鳳凰經,兩本功法在唐顏的元海中運轉,讓體內的沈靈見到了也在稱讚,能在玄武階三層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不容易了。

一修煉就是一晚上,深夜已經來臨。此時已經到了十一點,唐顏睜開了雙眼,將體內的那龍靈吐納和鳳凰經的運轉給停止住了,微微鬆了一口氣,看着牆壁上的時間,也是到卡睡覺的時間。

“估計明天就可以突破”唐顏輕聲說道,體內的修爲瓶頸已經鬆動大半,只要明天再拼一下,準有把握能突破。

正如唐顏所想,因爲有先前之例,這次的突破特別的容易,只需要靈氣積累滿足唐顏就可以突破,直到他的全盛期間。


唐顏雖然沒有了全盛的修爲,但是對道的心志卻是不變的。感悟足夠了,只需要的就是靈氣。只有等他恢復了全盛的修爲,後面的修煉纔是一步難過一步,除了靈氣外還需要唐顏悟,還需要機緣。

躺在牀上後,將眼睛閉上,這一天對於唐顏來說算是徹底過去了,一天比一天要好,只有時間的積累纔可以讓體內的修爲突破,唐顏怎麼可能不想讓時間過去?

………………

“叮叮叮”唐顏放在牀頭的手機響起,這道聲音打攪了正在熟睡的唐顏。唐顏將那惺忪的雙眼微微睜開,摸上了牀頭的手機,按下了屏幕就將手機放在耳朵處。

“喂”唐顏慵懶的對着裏面裏的那人說道,他並沒有看清楚是誰,即便是修真者也是人啊,人類所有的反應修真者都會出現。

“師父你個大豬頭,九點了還沒有醒?”電話裏傳來一到嬌蠻的聲音,那聲音自然就是王慧糖。

“嗯?九點了啊”唐顏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九點十三分,竟然不知不覺就睡了那麼久,黃君怡也沒有叫他起牀。

“我快到你家了,準備好一會兒出去陪我玩”王慧糖對着電話裏的唐顏說道,聲音裏還帶着喘氣聲,顯然是在走路。

“嗯,好,我這就起牀”唐顏想了想昨天已經答應王慧糖今天跟她玩一天,於是就迴應了王慧糖,沒有多聊幾句就將電話給掛了。

掛斷電話後唐顏將身子撐了起來,伸一個懶腰便穿上拖鞋朝着房間外走去。當走出大廳時,黃君怡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對於黃君怡來說雙休日不雙休日都是差不多。

“醒了?”黃君怡看着唐顏從房間內走出朝出聲對着唐顏問道。

“嗯”唐顏點了點頭回應黃君怡隨後便走進洗澡房洗漱,這是每一天早上都不可避免的事情,唐顏也不知重複過了幾百次了。

“今天王慧糖來找你,我還以爲你會一直睡下去呢,到時候我可不介意讓她來扭你耳朵讓你醒來”黃君怡在大廳大聲的說道,因爲洗澡房就是在大廳的旁邊,跟大廳挨在一起,黃君怡說的這句話唐顏一字不漏的都聽得清清楚楚。

“額,你怎麼知道她來的?”唐顏將拿着牙刷在嘴裏刷的動作給停止了,有點驚奇的對大廳的黃君怡問道。

“她打電話給我啊,我經常跟她聯繫呢,還有李依呢”黃君怡沒有任何顧慮就告訴了唐顏,視線依然是放在電視上。

“擦”唐顏罵了一句髒話,沒想到王慧糖竟然在暗地裏跟黃君怡打好關係,李依也是如此,電話也都是經常通的,最最最驚訝的事,他竟然一無所知。

不過半個小時唐顏就把早上一切該做的都做好了,身上換上了一套看起來也就是幾十塊錢的普通衣服,配上他的那美男臉蛋,絕對是標準的男神一枚。

“阿姨,我來了”在唐顏剛剛坐在大廳時,門口就傳來了一道聲音,那就是王慧糖,手上帶着一些水果物品,甚至是美顏品,大包小包來到唐顏的家門口。

“哎呀,來了啊,怎麼還帶這麼多東西來”黃君怡看到王慧糖來到,臉上堆滿了笑容對着王慧糖說道,隨即就迎了上去。

唐顏看着這大包小包的東西,心裏無奈了下,別看王慧糖的性格開放,其實還是挺機靈的,竟然還知道買東西討黃君怡的歡心。

王慧糖走進了大廳,將東西放下後就跟唐顏坐在了一塊,剛剛將屁股坐穩整個人就粘在了唐顏的身上。

“額,我媽在這裏呢,別這樣”唐顏推開了王慧糖,不過又讓王慧糖給粘了過來,直接無奈的對着王慧糖說道。

王慧糖絲毫不介意,依舊是跟唐顏捱得很近。她做事從來就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哪怕是當面跟唐顏接吻讓黃君怡看到她都不怕,也就是這個性格黃君怡很喜歡,想當年黃君怡也是這種性格。

“走吧,我們出去玩”王慧糖對着唐顏說道,隨即將唐顏從沙發上給扯了上來,拉着唐顏的手臂朝着家門口走去。

“走了?不多坐坐嗎”黃君怡從房間內走出,剛剛她將那些美顏品放在自己的房間,等她出來時就看到王慧糖拉着唐顏的手朝着門外走去。

“不用了阿姨,我們出去逛逛”王慧糖很是禮貌的對着黃君怡說道,隨後又繼續拉着唐顏的手朝着門外走去,不過幾步就已經走出了門外。

這一路上唐顏基本上都是被王慧糖給扯着走的,直到走出了這平房區纔將腳步給放緩,讓唐顏跟上她的速度。

這一路上自然引得很多人的目光,那些人都是帶着羨慕的目光,不少人還是認識唐顏的,唐顏是黃君怡的兒子,這他們知道。黃君怡在這裏跟他們的關係都挺好的,住了四年幾乎附近的人都認識了大半。

“去哪裏玩?”唐顏對王慧糖說道,現在已經出了平房區,來到了車輛飛馳的馬路,跨過這馬路前方就是一條小街,以及菜市場。

“我聽說最近這裏新開了一個遊樂場,要不我們去那裏玩玩”王慧糖琢磨說道,情人不都是成對去那裏玩的呢,她也要做一會以情侶的身份去遊樂場玩玩。

── 本章完 “好吧,去那裏玩玩”唐顏點了點頭說道,去遊樂場比去步行街去商場還好玩多了。唐顏對任何購物的都不感冒,也就是玩的還有一點興趣。

“嗯,出發,GO”王慧糖激動的說道,她本身就是一個貪玩的貨,如今讓她去玩,她能不激動麼,更別提是遊樂場。

兩人在路上招來了一輛出租車做了上去,王慧糖將迪尼樂園這四個字告訴司機,司機自然就知道在哪裏,若說整個N市還真沒有出租車司機不知道的地方。

車載了二十多分鐘左右,終於到了那掛着大大的石匾,名字叫做迪尼樂園的遊樂場。這段路還是比較遠的,堪比朝陽廣場的路程,只不過是方向不對。

下了車後唐顏交付了錢,兩人一齊走向那所謂的迪尼樂園,這裏的遊客非常的多,光是門口就有一百多人在排隊進入,好在門口夠大售票點多,若不然這一百多個人還不知道要排到多久。

“哇,好多人”王慧糖看着那羣人說道,這N市出名的遊樂園就是不同,光進入的人就有一百多個排着隊,非常的熱鬧。

兩人排在隊伍的後方,這個隊伍只有十多個人,這裏有十多個通行道,每一個通行道是一個收費點,只有交錢了纔可以進去。

好在這裏並不需要多少步驟,每人五十元交錢了就可以進去,這十多個人還是比較快,兩分鐘後應該就可以進去了。

“讓開讓開”在唐顏的旁邊不遠處響起了一道聲音,不是在唐顏的那個通行道,而是中間隔了兩個通行道,那位置有着六位身穿貴皮的人,五男一女。

“這幾位先生,不可以插隊”在通行道里面的那個收費點房間裏的一位婦女說道,聲音跟在銀行裏面服務員的聲音差不多,中間都是有些一塊厚厚的玻璃隔住。

“哎喲?插隊?我們楓哥跟華少在N市誰敢惹?難道你是市委書記的兒子?敢這樣對我們楓哥說話”六人中的其中一人留着長長的殺馬特髮型,看起來就是一個農非,若非是身上那套名牌衣服,恐怕就跟一農非差不多。

唐顏聽到了旁邊發出的叫喊聲,有點好奇的望往旁邊,是誰在這裏鬧事?這裏可是大衆地區啊,這一看讓唐顏的眼眸微微縮緊。

那六人其中的那位女生就是楊紫雲,楊紫雲的臉部有些細微的一小塊淤青,就在下巴不遠處,顯然是被打的,以往的高傲也不見形色了。

摟着楊紫雲的並不是陳泰楓,而是一禿頭青年,臉上看起來特別的猥瑣,禿頭的手放在楊紫雲的臀部揉着,楊紫雲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青年並不禿頭,只有四十歲後才禿頭,但這青年的確禿頭,只有臉上看得出有點年輕的樣子,估計是基因不良的原因。

在楊紫雲前面的那男人就是陳泰楓,依舊是一個西裝的模樣,陳泰楓也看到了楊紫雲被那禿頭青年佔便宜,不過他卻沒有反抗,就好像楊紫雲並不是他的女朋友,而是那禿頭青年的女朋友。

那五人直接插隊,甚至連錢都沒有交就走進了這遊樂場中,工作人員想攔都無法攔,當工作人員想動手時,有一名高管來到,制止了工作人員準備爆發的舉動。

不但制止了,甚至還對陳泰楓點頭哈腰,模樣就像碰到了大人物一般,一口一個楓少華少的叫,那華少就是指那禿頭青年。

六人就這麼昂首挺胸的走進了這家遊樂場,也沒有人敢去阻止了,直到五人的身影漸行漸遠,消失在了人羣中。

在排隊的百分之九十八的羣衆都是非常生氣,顯然是被陳泰楓的那個舉動給惹怒了,這就是紈絝,自認爲有幾個錢就爲所欲爲。不過生氣歸生氣,他們卻沒有辦法阻擋,因爲身份太過懸殊。

“唉”唐顏輕微嘆了一口氣,心裏有點微微的絞疼,並不是因爲這個社會充滿了黑暗而心疼的,這個社會最不缺的就是壞人以及紈絝。他嘆息的是楊紫雲的處境。

只是短短的幾天,究竟發生了什麼?楊紫雲臉部的淤青明顯是被打的,那是被誰打的。還有的是那華少爲何對楊紫雲做出這樣的事陳泰楓卻無動於衷。

這幾天楊紫雲肯定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光從臉上那如同行屍走肉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楊紫雲發生了事情,他能不痛麼,楊紫雲好他就好,楊紫雲過的不好他也就不好。雖然說楊紫雲已經不是他的女朋友了,不過唐顏心裏對楊紫雲的地位,依舊是放在最深處。與以前有差距的是,楊紫雲在唐顏的心裏已經變成了灰色。

“怎麼了唐顏,你認識他們?”王慧糖看着唐顏臉上的那頹廢之色,有點不解的說道。原先的那淘氣的模樣已經沒有了,她知道唐顏現在心情不好,她的情緒是依着唐顏的心情變幻的。

“嗯,認識,以前那女的就是我的女朋友”唐顏沒有任何的阻攔就說出了口,經過了上次在肯德基店發生的事情後,他也看清了很多。

“啊?怎麼回事?”王慧糖非常驚訝的問道,唐顏以前是否有女朋友她不知道,她也不想去追究,但是唐顏對感情那麼完美的一個人,爲什麼會拋棄對方?

“是這樣的……”唐顏將語言化簡的對王慧糖說道,將楊紫雲離開的原因全部一股腦都說了出來。王慧糖不算外人,知道這件事也無妨。

“事情就是這樣了,唉”唐顏說完後忍不住的嘆息了一聲,臉上的頹廢更加的明顯了,怎麼說楊紫雲也是他愛過幾年的人。

王慧糖聽了唐顏說的這一席話後,臉上的憤怒表情誰都可以看出,甚至嘴角都微微顫抖,這是被氣的,嘴上一直嘀咕着,“怎麼會有那麼賤的女人,怎麼會有那麼賤的女人”

“行了唐顏,這種賤女人不值得你留念,立馬給我忘掉她”王慧糖氣鼓鼓的對着唐顏說道,幾乎是用着命令的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