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性楊花的賤貨!」

他狠狠的唾棄了一聲,眼睛快速的掃視了沈凌菲和那個男人一眼。

憑藉他超級好的記性,和自以為是的知覺,他判斷出,這個正在和沈凌菲說話,交談的男人,絕對不會是言辰風。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李偉嘿嘿一笑,極其猥瑣。

手機拿出來,對著牆角的位置狠狠的抓拍了幾張。

事情都完成以後,他心滿意足的收回了手,掂量著手機,一陣心猿意馬。

前一陣子,他升職得到了高額的工資獎勵,不過是短短的幾天,就用完了,眼下,手頭又有點兒緊湊了……

「這一次,鐵證如山,言總該不會還被你這個妖精給迷住了吧!」

他自言自語道,悠哉悠哉的走在路上。

地下車庫裡,言辰風也不願意事情鬧的太大,安撫好了老人的情緒,他給管家打了個電話:

「管家,接老爺子回去,待會兒,電話掛了,我給你發定位!」

「哦,哦哦,好的!」

電話掛斷後,他低頭看了眼言老爺子。

儘管心情很是沉悶,卻還是不忍心他受凍,弓身下腰,將老人拉了上來。

言老爺子面如死灰,看不出其他任何的情緒。

言辰風想了想,還是解釋了幾句:

「人我已經派人去救了,倩倩她不願意回來,在救人這件事情上,沈凌菲始終沒有提出過反對,甚至,她還支持我將倩倩解救出苦海,剛才,您那一巴掌,打得有點兒重了!」

言老爺子自知,剛才的事情,是他做的過分了點兒。

豪門遊戲:罪愛新娘 「哎……」

他嘆息一聲,羞愧的低下頭去。

面對著來自晚輩的,無聲的指責,他羞愧到無地自容!

「剛才,是我情緒太激動了!」

「您的情緒,確實激動的過分了點兒!」

言辰風不留情面的揭露道,老爺子痛苦的表情,有了緩和,剛才,他心底的不滿,也是時候說出來了。

他為了修復和沈凌菲的關係,付出了太多的努力,不能因為老爺子的多次阻攔,而無疾而終。

今天,或許,也是他表露自己態度的時候了。

幾分鐘后,兩個男人都坐在了轎車裡。

狹小的天地里,一種名為尷尬的氣氛,肆無忌憚的蔓延開來。

言老爺子低頭撫摸著拐杖,神情高深莫測,不悲不喜。

言辰風的表情,以及輪廓,和他如出一轍,那雙經歷了十幾年生活磨礪的眼睛,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堅定無比!

他雙眸注視著來來往往的車輛,眾生百態!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終於,他忍不住出聲打破了沉默:

「柳文倩那裡,我會尋找恰當的機會,親自去營救她……」

言老爺子僵持的表情,稍微緩和了點兒:

「謝謝你了!」

他轉頭,看了眼言辰風,真誠的說道。

他知道,這幾次的事情,都是他在為難對方。

可是,柳文倩是他的戰友留下來的孩子,臨終託孤。 說起往事,言老爺子眼眶紅潤,皺巴巴的臉,浮現出些許動容。

借著這一層關係在,那是過命的交情!

只要柳文倩沒有犯下什麼殺人放火,他擺平不了的事情,他都不會讓她受委屈。

或許,就是因為這一點,才讓他和言辰風漸行漸遠,他懊惱過,卻不後悔。

言辰風靜靜地聽著,原本寡淡無味的目光,突然有了幾分動容。

宛若一顆石子墜入湖面,蕩漾起層層漣漪。

「那是您個人的恩恩怨怨,沒必要拿晚輩的幸福去做補償!」

男人輕掀薄唇,眸光冷然。

「……你!」

言老爺子氣極,奈何,言辰風有理有據的說法,他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拿出來否決。

握在方向盤上的手,突然發力,似乎,是要捏碎它去。

言辰風冷酷無情的嗓音道:

「這一次,我會全力以赴,將她帶回來,但是,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若是,沈凌菲再遭受什麼不公正的待遇,我會將她曾經所經歷的一切,都原封不動的償還在柳文倩的身上!」

言老爺子轉過頭來,難以置信的目光看了眼言辰風。

終於,幾分鐘后,老爺子低下了驕傲的頭:

「我知道了!」

言老爺子補充了說道:

「這一次,倩倩回來,我會好好的跟她說說,讓她以後謹言慎行,不再打擾你和沈凌菲的生活!」

上次,言辰風攤牌以後,說了柳文倩對沈凌菲做過的那些事情,他一個人在家裡,也想了很多。

他這一次的妥協,一是為了柳文倩的安危。

二是因為他覺得自己虧欠球球太多了,如果,他再對沈凌菲存在什麼意見,球球長大了,小孩子的心性正在一點點兒變化,他不想將來變得萬人嫌。

車窗被人敲響,管家匆匆趕來,認出了言辰風的車子。

「言總,我來了!」

「嗯!」

言辰風點頭示意!

「既然如此,您先跟管家回去,我也要去工作了!」

安全帶啪嗒一聲彈開,將言老爺子交給了管家以後,他起身離開駕駛座,步入公司。

李偉一早就等候在了辦公室門外,神情激動地看著言辰風打開了辦公室大門,迫不及待地跟在男人身後走了進去。

言辰風坐定在了皮椅上,調整了舒服的坐姿,雙手交疊,抓在一起:

「說吧,過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他抬眸,不經意地掃視了李偉一眼。

最近,他太忙了,都快忘記公司裡面還有一位不安分的人物。

這樣的毒瘤,留在公司里,也是個禍害,找個時間,趁早解除了才是上上之策。

人事部的經理,已經彙報了好幾次,李偉名下治理的部門,不少人怨聲載道,想要辭職的事情。

……

可憐的李偉,根本就不知道言辰風心底的真實想法,還想著通過出賣沈凌菲和其他男人「私會」的照片,為自己進一步謀取利益。

若是他早就知道沈凌菲和言辰風之間的真實關係,想必,也不會賣蠢到如今的地步。

他神秘兮兮的從懷裡掏出手機,打開了相冊,恭敬的遞了過去。

「言總,我這裡有一張剛拍到的照片,想必,您一定會感興趣!」

言辰風不疑有他,伸手接過。

一切都和李偉的想象分毫不差,言辰風翻動著照片,看過以後,面色鐵青。

「什麼時候拍的?」

照片上的人,雖然只露出了一個背影,但,他一眼就看出了背影的主人是誰!

他不經意的問了一句,在印象中,似乎,他並沒有給邱雲清提供過私自接近沈凌菲的機會。

除非是,今天早上!

言辰風眼前一亮,接下來,李偉的回答,徹底證實了他的想法。

「今天早上,我上班的路上,看到沈經理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在角落裡,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想著,可能言總會對這件事情感興趣,就隨手拍了一下!嘿嘿!」

言辰風狀似無意的問了一句:

「這件事情做得不錯,還有第二個人知道嗎?」

「沒了!」

李偉想了想,慎重的搖了搖頭。

言辰風沉吟片刻,突然抬起頭來,眼底的冰冷,震懾住了李偉躁動不安的心神。

他滿意的收回視線,冷聲警告說道:

「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該給你的東西,我一樣不會少給你,出去以後,照片的事情,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當然!」

李偉想也不想的回答說道:

「照片的事情,就當是沒有,言總您知道沈經理的真實面目即可,我出門以後,立馬就刪除,立馬就刪除!」

他猜想,言總是個要面子的人,知道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暗地裡有來往,面上過不去。

男人嘛,最理解的就是他們同性了。

花心總裁再遇醜女無敵 古今中外,沒有一個雄性動物能夠接受綠帽子的屈辱,更何況,是身份高貴的言總!

言辰風淡淡的收回視線,骨節分明的手掌,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衣襟處。

「你是聰明人,我相信你!」

變成小孩好心塞 男人薄唇掀動,一番話說出,是鼓勵,也是警告。

李偉目的達成,離開辦公室后,剛進了部門,就和李師傅迎頭撞上。

「你是過去找言總,告發沈經理的事情吧?」

李偉鬼鬼祟祟的行動,他都看在眼裡,只是,慢了一步,沒來得及阻止。

被人戳穿了,李偉面上有些話不住,他兀自嘴硬,逞強道:

「還想在這個公司待下去,就學著聰明點兒,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我希望你記得清楚一些!」

李老師傅質問道:

「你做這些,對你來說,又有什麼好處?」

一個人的野心,到底有多大,才會不折手段,利用一切可用的機會向上爬?

老人失望的眼神,帶著怨懟,和悔恨。

是他錯把魚目當成了珍珠,教育出來這麼個不成器的東西。

「排除異己,有利於我日後在公司的發展,這些,你懂嗎?」

李偉看在了昔日師徒一場的情分上,多嘴解釋了一句。 言總警告過,他新官上任,在某些方面,不能做的太過分!

否則,他也不會對這個老東西多加忍讓!

李師傅氣憤不已,甩袖離去。

轉身的剎那,臉上一閃而過滿意的笑容。

……

「沈經理,這是我剛才和李偉對話的錄音,您現在拿過去,放給言總聽,他一定不會聽了那個狗東西的謊話,和您產生誤會!」

「錄音嗎?」

女人紅唇掀動,神情高傲,氣質柔和。

她伸手接過,塗抹著艷紅色的指甲,灼灼發光。

錄音筆的尖銳,刺疼著柔嫩的手掌心,她意外的看了看李老師傅。

時間讓人成長,有些人,其實,並不是愚蠢到不可救藥。

「您的這一份情,我收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