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蘇妲己一臉不好意思,“你可能不知道,我家親戚,每個人都很八卦的。”

凌羽楓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

平安縣城。


李家。

此時裝扮的花燈結綵,顯得喜氣洋洋。

外人看了還以爲,家裏要結婚了。

“你們幾個怎麼搞的?拱門弄這麼少,再給我加兩個。別顯得這麼小氣,又不是讓你們一家出錢,大家是均攤的,每個人也出不了多少錢,趕快再搞幾個拱門。”

“怎麼買這麼少的菜?我給你的錢,難道就買這麼少的菜嗎?馬上再給我多加一些菜,自己想辦法,我不會再出錢了。”


蘇妲己大姨李文鳳在四處張羅着。

李文鳳現在也到中年了,身材有些富態,她老公是縣城的幹部。

在縣城裏,也算是混得風生水起。

所以,李文鳳每次回家,都是一臉驕傲和得意。

家裏如果有事情需要幫忙,她都會說,沒問題,這事我跟我老公說一下,他就能辦好的。

但是過後就沒了迴響。

指揮了一會兒,李文鳳坐在了椅子上,磕着瓜子。

她心裏現在想的是,今天能收多少禮金?

除去她出的那些錢,又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過了一會,李文鳳翻了翻白眼,有些不滿的說道,“二妹怎麼還不來?雖然她家裏過的很拮据,但再怎麼說,今天也是媽七十大壽,她就不來表示表示?實在是太不孝了。” 李文鳳對面坐着一箇中年男人,啤酒肚挺着,悠閒自在的喝着茶,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來了又能怎麼樣?也上不了多少禮金,還要讓他們蹭飯吃。”

這兩個人簡直是絕配,態度和姿勢都一模一樣。

就在這時門口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姐夫,你過來幫我一下,我一個人搞不了這對聯。”

魯達宇隨意的擡了一下眼皮,裝作啥都沒聽到,繼續悠閒自在的喝着茶。

他怎麼說,也是縣城的幹部。

雖然是個小幹部,但讓他去貼對聯,這不是自降身份嗎?


李文鳳不滿的說道,“搞不了慢慢搞啊,你知不知道你姐夫的衣服可貴了?要是弄髒了怎麼辦?你看看你,這種小事都搞不了,要不你出錢,找個人幫你弄。”

門口沒有聲音了。

李文鳳擡起手腕,看了一下手錶。

心想,李文淑怎麼還沒有來?難道她真的不打算來了?

李文鳳起身拍了拍身衣服,把外甥女叫過來,讓她把地上的瓜子殼掃了,然後走進了房間。

小妹李文雅手裏面拿着衣服,幫老太太換衣服。

李文鳳馬上堆上笑容說道,“你到外面忙去,我來幫忙換衣服。”

然後從李文雅手裏接過了衣服,對老太太說道:“媽,這件衣服5000塊錢,是我專門給你買的,你喜歡嗎?”

老太太一臉笑意,點了點頭說道,“很好看,很喜歡。”

但老太太心裏跟明鏡似的,這衣服的做工很粗糙,一看就是地攤貨,估計連100塊錢都不到,李文鳳竟然說要5000塊錢。

但她知道她這個大女兒一向很強勢,而且很霸道,如果她不順着李文鳳,恐怕會捱罵。

李文鳳看到李文雅還沒有出去,就問道,“怎麼沒有看到你老公?他不是說要給媽買一張按摩椅嗎?怎麼到現在還沒有看到按摩椅過來?”

李文雅趕緊說道,“他都已經買了,但是商家今天才會送過來。”

說完又看向了老太太說道:“媽,以後你感覺有些累,就可以躺到按摩椅上。會自己給你按摩的。”

老太太一臉笑容,很滿意的說道,“我知道你很孝順,我知足了。”

老太太又問道,“怎麼沒有看到文淑啊?”

李文雅轉頭看向李文鳳說道,“大姐,你通知二姐了嗎?她怎麼還沒來?”

李文鳳不爽的說道,“我肯定通知她了,她跟我說會來的,可是現在還沒見到她的人影,她也真是的,家裏這麼忙,也不說早點來。”


老太太說道,“東海市離咱們縣城有段距離,應該在路上吧。”

李文鳳哼了一聲說道,“就算有段距離,上高速的話,一個多小時就到了。”

說到這裏突然拍了一下腦袋說道,“哎呀,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她家沒有私家車,估計坐大巴來吧,坐大巴的話,確實要花些時間。”

李文鳳整理了一下老太太的衣服,說道,“媽,你說她家現在真的那麼困難嗎?現在一輛車又不貴,買不起名牌的,買個國產的也行啊,也就幾萬塊錢,現在這個社會,沒車的話,做什麼事情都不方便。”

李文雅搖了搖頭說道,“幾萬塊錢也是錢啊,你也知道她們家的情況,每個月拿着死工資,肯定不捨得買車。她老公又沒什麼本事,要不然的話,會過得這麼困難嗎?”

李文鳳一臉不屑的說道,“我也想不通她到底怎麼想的?她是咱們姐妹當中長得最漂亮的,也是最聰明的,當年在學校,可是校花,屁股後面跟着一個連隊,你說她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嫁給了一個窩囊廢?”

老太太皺了皺眉頭,擺了擺手說道,“行了,這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提起了。”

李文鳳依然喋喋不休說道:“媽,我知道你心疼她,當年她嫁給蘇家的時候,你也是看在蘇家實力不弱,以爲她過去肯定會享福,可是誰能夠想到,她老公竟然是蘇家的軟蛋,從小軟弱,你看看別人家都是吃香喝辣,她家就只能吃一些粗茶淡飯,而且她們家女兒也找了個流浪漢上門女婿,難道這是她們家的傳統嗎?”

“流浪漢?”

李文鳳得意的說道,“當然啦,當年就是個流浪漢。”

老太太嘆了一口氣。

李文雅也是一臉可惜,她知道蘇妲己很優秀,而且容貌和身材,都樣樣俱佳,沒想到竟然走了她媽媽的老路。

她倒是想不通,李文淑是怎麼想的?怎麼找了個流浪漢當女婿?

“三妹啊,我知道你單位裏有一個小夥子,一直在相親,聽說條件不錯,要不你找機會跟他說一下,讓他跟蘇妲己認識一下,說不定啊,這事能成。”

李文雅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面,一陣喇叭聲響了起來。

李文鳳一聽,馬上興奮的說道,“我兒子來了,我兒子剛買的新車。”

“媽,咱們出去吧。”

李文雅扶着老太太,也跟了出去。

李文鳳一臉驕傲的說道,“其實我們家的車,也不貴,只是個代步的。”

可是等到她走到門口,卻發現不是她家的那輛。

看車標,好像是個X。

她對車沒有研究,所以並不知道奔馳的車標,只知道她家大衆的車標。

蘇妲己從車裏下來,看到李文鳳叫了一聲:“大姨好。”

隨後又看到老太太,趕緊說道,“外婆,我好想你啊。”

家裏的親戚都出來了。

等到那些人看到了奔馳的車標,瞬間傻眼了。

李文雅問道:“妲己,我不是記得你家沒有買車嗎?這什麼時候買的?”

蘇妲己回答道,“纔買的,還沒開多久呢。”

李文鳳瞥了一眼,不屑的說道,“不錯,有輛車總是方便,你家這車是國產的吧?幾萬塊錢買的?”

其他幾個人沒說話,就算又不認識奔馳車標的人,看到這款奔馳車,也知道價錢不菲。

蘇妲己淡淡笑了笑,沒有回答。

這時候,凌羽楓從車裏下來了,笑着說道:“大家好,我是蘇妲己老公凌羽楓。” 衆人齊齊看向了凌羽楓。

凌羽楓穿的很隨意,衣服也不是名牌的。

那些人瞅了一眼,就把凌羽楓當成了普通人。

李文雅皺起了眉頭問道:“妲己,他就是你老公啊?”

蘇妲己點了點頭說道,“嗯,是啊。”

就在這時一輛大衆邁騰開了過來。

李文鳳看到之後,馬上一臉堆笑的說道,“妲己,把車位讓一下,我兒子來了,我們家車可20多萬呢,寶貴的很,一定要停在最好的位置,像你們家這國產車停哪裏都行。”

李文雅微微搖了搖頭。

她這個大姐也真是的,竟然把寶馬說成了國產車。

李文鳳的語氣很不屑,蘇妲己皺了皺眉頭,很不舒服。

再怎麼說,也是他們先到的,先來後到的道理,難道不懂嗎?

李文鳳看到蘇妲己沒反應,有些不悅的說道,“趕快挪車啊,別在這傻站着。”

說着又瞪了一眼凌羽楓,“把車挪開。”

李文鳳兒子下了車,走到奔馳車跟前,兩隻眼睛都放出了光芒。

不禁讚歎道,“這車真漂亮。”

李文鳳哼了一聲說道,“一輛國產車,有什麼好看的?能比得上咱家的車嗎?”

李文鳳兒子動了動嘴,想要跟他媽解釋一下,但想了想,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李文鳳什麼都不懂,她兒子說了也是白搭。

擡頭看到蘇妲己就站在車旁問道:“妲己,這是你的車?”

蘇妲己沒有理會,來到了老太太跟前,說道:“外婆,是這樣的,本來我爸媽也要過來的,但是我爸現在在醫院裏,我媽要照顧他,所以就讓我和凌羽楓回來給你過生日。”

老太太點了點頭,隨意瞥了凌羽楓一眼,皺着眉頭,想說什麼,卻沒說出口。

畢竟對方已經來了,把他趕出去,確實有些不妥。

蘇妲己趕緊扶住了老太太,進了屋。

其他人目光依然定在凌羽楓身上。

凌羽楓微微搖了搖頭,他又不是明星,這些人老看着他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