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圖書館關門…

其實只要停止營業而已,館里還有一些人,最後關門的是清潔工。

這些人他都沒怎麼見到。

但是蘇詩告訴他,就是有這些人。

至於跟寒酥三人是不是一樣的修真者,就不得而知。

天色開始變暗,看書的時間通常過的很快,尤其是看小說。

以前還在讀書時,不知不覺就看到了三點。

太可惡了,搶走了他睡眠時間。

熬夜容易掉頭髮。

雖然變禿了也就變強了,但是他還是希望保住頭髮的同時變強。

咚咚!

有人敲了敲櫃檯:

「可以下班了。」

是一位中年婦女,應該是清潔工,看到她周序頗為不解。

這就下班了?

「八點半了。」看周序不解中年婦女解釋了句。

錯愕下,周序看了時間,二十點二十七分。

「……」

虧了十五塊錢。

道了聲謝,問了下稱呼,他便離開了圖書館。

程姨,確實是圖書館清潔工。

這圖書館人還挺多。

青城的夜倒不悶熱,偶爾還有微風吹拂。

帶著一絲絲清爽。

找了找方向,他便往城西郊外而去。

郊外。

某樹林中。

寒酥三人在追擊前方的人。

「這些人好像有恃無恐的樣子,好好溝通居然不聽。」寒酥皺著眉頭。

「再繼續追下去,要進圈套了,對方實力不比我們弱多少,他們兩個人,我們頂多兩個半,有實力跟我們硬碰硬。

這般逃離,是要把我們引到陷阱中。」明南楚開口說道。

蘇詩:「……」

她就是那半個,但是她好看,可以讓一些人失神。

雖然現在是天黑。

可是她實力其實也不差,進入八品兵者有些年歲了。

只是缺乏立功機會。

「有黑鼠跟毒蛇靠近,看來是到他們圈套了。」寒酥用法寶探查了下說道。

「好,蘇詩留下刷野怪,拖住這些東西,寒酥跟著我,我們換路線。」明南楚話音落下,直接往側邊而去。

寒酥立即跟了上去,徒留蘇詩一個人待在原地。

她連意見都來不及提。

但是現在提意見也沒用,一個人的作用發揮不出來,半個人的作用還是要發揮的。

不然就沒臉見人了。

所以,要往哪個方向逃?

吱吱!

簌簌!

有黑鼠發出的聲音以及毒蛇挪動的聲音。

黑鼠跟毒蛇怎麼就能合作了呢?

帶著不解,蘇詩開始後退。

身為弱者,不用拉仇恨,怪就能追著她。

九點左右,周序來到了郊外。

只是四處走了許久,都沒有碰到野獸。

老鼠或者其他,都沒有看到。

「難道他們真的是下副本去了?」

他一時間覺得自己猜測有誤。

想想野獸也不能天天見。

以前十幾年,他也沒隔三差五的看到。

「逛一圈,再沒有就回去吧。」

這般想著,他便往周邊叢林走去。

天雖然黑,但今晚的月亮頗為明亮,勉強看得清。

吱吱!

路上,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隨後望向聲音來源,有微弱的紅光。

未曾猶豫,邁步靠近。

接著一直老鼠沖了出來,向他發起了衝刺。

砰!

被周序一腳踩死。

裡面還有。

而這次紅光有所畏懼,開始逃跑。

望著貓大的老鼠周序拿出硬幣,彈了出去。

指尖躍動的電..額硬幣,這招他也會。

唯一可惜的是,沒有電光這種特效。

砰!

衝擊聲傳來。

逃跑的黑鼠被硬幣擊殺。

「挺能逃的,怎樣才能讓它們察覺不到我呢?」

思考了下,周序打算用手環的第三種功能,隱匿氣息。

不知道對付老鼠好不好使。

.

樹林中,原本還在瘋狂奔跑的蘇詩突然停了下來。

她的氣息有些急促,但是還是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明明追了那麼久,怎麼突然感覺沒什麼老鼠毒蛇追過來?跟丟了?」

好奇之下她打算回去找到鼠群,跟它們說跟丟人了。

******

這個盟主上架加更。

感謝支持!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什麼?」徐清清沒想到這女人不僅不給她道歉,還讓自己去神經科看病,一張臉黑了又紫,紫了又黑,好不精彩。

「你怎麼說話的?不知道我是Skey戰總的媽么?她是誰?」徐清清看向李歡,聲音尖銳,「給我查,我要她家身敗名裂!竟然敢欺負我?你算是惹到麻煩了!」

喬嗚嗚哪裏見過這樣的場面,這女人竟然還欺負自己媽咪,她一着急,眼淚就更急了,嗚嗚的大哭了起來。

李歡嘴角微微抽搐,不是你先說人家的,現在又說自己被欺負,真不……

《一胎六寶:總裁用力過猛》第126章是戰擎淵罩着的人 江澈看見了她的窘迫,黑暗中看不清他臉上的笑意,「我也想去,一起吧。」說完率先走向教學樓。

「好。」得到這個答案,沈清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

沈清已經到了極限,看見廁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鑽了進去,壓根沒注意到江澈沒去廁所。

教學樓里的廁所燈是聲控的,沈清進去就咳了一聲,聲控燈亮起。

江澈在外面聽到她的聲音,真的很想笑,雖然絕大部分人都真的會發聲控制燈,但是沈清做起來在江澈眼裡就是格外的可愛。

聲控燈熄滅的時候,江澈在外面及時的拍了巴掌。沈清聽到聲響,原本有些慌亂的心情平復了下來,想到江澈在屋外,安心了不少。

等她出來的時候,江澈已經在樓道口等著她了。「走吧。」說罷還甩了甩手上的水。

「小心點,轉角處有點黑。」江澈小心的叮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