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他竟然真的敢一人獨對天道路,想以一人之力,獨戰整個降臨者、入侵者?」

「他這是在自尋死路,不說讓他獨戰所有的降臨者、入侵者,便是降臨者榜中前三十的修士,隨便出來一個,都可以輕鬆斬他。」

「確實如此,也不知他哪來的底氣,敢如此放言?」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一眾修士冷然的嘲諷道,但心中也有疑惑之意。

當然,江寂塵的實力也確實讓很多修士忌憚。

畢竟,他前三天獨戰二百修士的戰績還擺在那裡,眾多修士也是親眼所見。

不過,上一次,在最後一城中,他不接受降臨者榜前三十修士的挑戰,所以,沒有降臨者榜前三十的修士對他出手。

但在城門之外,天路之上,可就沒這些限制,那些前三十的修士,可隨意對他出手。

正如有修士所言,沒有最後一城的庇護,江寂塵獨一人,翻不起風浪。

此時,江寂塵成了所有修士的關注的對象。

他每走一步,都牽動人心。

當他從最後一城城門口中走出時,四周修士神色一震。

想不到,江寂塵真的敢走出最後一城。

而一旦出了最後一城,便無法再走進去。

所以,這是一條沒有回頭的路。

「一起出手,殺他!」

這個時候,立刻有修士大叫。

隨後,降臨者、入侵者,甚至還有六道界的修士,向江寂塵及阿狸、小灰、韓青他們轟殺過來。

「玄武光罩!」

這個時候,韓青冷喝一聲。

隨之,一片由玄武神紋凝成的光幕,籠罩江寂塵一眾人。

而韓青,額間的玄武印記,綻族奪目光彩。

轟!

近百道的攻擊,落在玄武光罩上,竟然沒有將之破掉。

也便是說,韓青的玄武光罩竟然擋住了眾修士聯手的一次轟殺。

顯然,他的玄武光罩,比之從前,強大太多太多了,幾乎是百倍防禦力的提升。

一切改變,其實都是因為真龍血玉!

韓青這些天煉化一枚真龍血玉,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真龍血玉中真龍精氣,竟然讓他的玄武光罩發生了二次脫變。

所以,這一刻玄武光罩的防禦才會顯得如此的強悍,在光幕之上,如有一條遠古巨龍的虛影在遊走,把一道道強大可怕的攻擊抵消。

「這些攻擊,真是弱爆了,連韓爺的龜殼都破不了!」

韓青很囂張的開口道。

眾修士感到無比的震撼,根本沒有想到,江寂塵的身邊一個修士,竟然就如此強大驚人。

他們絕強的一擊,竟然破不開對方的防禦光罩!

而在韓青頂著玄武光罩下,江寂塵領著阿狸、小灰他們已經走出了很遠,直到把所有的修士,都拋在了身後。

他們的前面,再無一個修士!

「好了,就在這裡,等他們來殺我。」

「你們,躲在我身後就可以了。」

江寂塵開口說道。

江寂塵之言,沒有一絲掩飾,全場皆可聽到。

此言,可謂是囂張到沒有邊際,讓那些降臨者、入侵者真的暴怒了。

「快請出降臨者榜前三十的天驕,斬江寂塵!」

「太囂張,實在看不下去了,我等不及了,要先去打爆他!」

一眾降臨者大怒!

一下子間,便有近百名降臨者、上千名入侵者殺向江寂塵。

江寂塵眼中露出森然的之意。

既然對方要主動來殺他,那他也沒有什麼好留手的。

他此時一步踏出,氣勢滔天,戰意無邊。

一人站在天路的中間,有著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無敵氣勢。

「晨曦之光,耀滿天穹!」

江寂塵面對一千多名修士的聯手攻殺,他不退反進,演化太古第一秘。

這一次,江寂塵是完整的演化!

而不是曾經只是勉強的修行,甚至只能強行使出一招半式的威力。

但現在,他已經可以完整的演化出太古第一秘。

而且,幻動雙手,有一種夢幻的美意。

如行雲流水,渾然天成!

他的十指尖上,繚繞出一絲絲神秘的光絲,如柔情纏指繞。

但是,下一刻,無盡的神秘光絲剎那無盡漫延,布滿天穹。

無盡光絲,如同一張天網,從空中落下,籠罩住一千多名正在向江寂塵攻殺過來的修士。

「不好,不要被光絲纏上,快退。」

這一刻,向江寂塵攻殺過來的修士,當中終於有修士感受到了不妙。

感受到了來自神秘光絲的生死威脅。

他們大叫著,要退避,或是凝出攻擊,毀滅從空中落下的光絲天網。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黎明之曙,驅盡黑暗!」

最後,江寂塵冷喝一聲,雙掌一合。

嗡!

然而,天網震顫,那無盡神秘光絲,瞬間綻放出無盡的耀眼光芒。

那第一根神秘光絲,就像一輪太陽,光芒萬丈。

無盡的光,將這一方天地淹沒,耀眼得讓四周看著這一幕的修士無法睜眼。

而身處當中的一千多修士,在生死之間,只能開啟自身的防禦光罩。

因為,他們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光!

噗!

但這晨曦之光太過可怕驚人,神秘光絲化成天網落下,直接就將他們的防禦光罩切成無數片。

緊接著,他們的身體,被可怕的晨曦之光消融,化成灰燼。

這就是,黎明之曙,驅盡黑暗。

一千多名修士,近百降臨者,上千入侵者,就些被屠盡。

這一式的神通,震古爍今,驚到所有的修士目瞪口呆。

便是江寂塵身後的阿狸、韓青等人,此時都張大了嘴巴,根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江寂塵剛才所展現的,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強大一面。

好孕連連:狼性大叔纏上癮 四周天地,一片靜寂,所有的修士都身處呆愣之中,沒有驚醒過來。

他們根本無法相信,更是難以接受這一切是真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千多名修士,竟然只在瞬息之間,化成了灰燼。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江寂塵,不可能這麼強!」

終於,眾修士驚醒過來,喃喃自語。

但是,當光芒消盡,江寂塵飄立半空,獨一人面對他們。

這一刻,他們才不得不相信,這是真的。

江寂塵,此時神色有一些蒼白,但身上的氣勢,依舊強悍絕倫。

特是剛剛才一招斬殺了千多名修士。

其中,最強的有帝者五重境中期境的了降臨者。

但是,依舊受不住江寂塵的一擊。

「歡迎諸位來殺我!」

「但來殺我者,我恆殺之!」

江寂塵此時的聲音顯得深沉無比,也絕情之極。

當然,江寂塵若是在之前放言,那些修士只會覺得他在放大話,覺得他太過囂張,甚至會引來這些修士的嘲笑。

但這一刻,人人都是心底驚顫,不會認為江寂塵是在開玩笑。

而且,他也確實有這樣的實力。

之前,他們或許還會懷疑、會嘲笑,但剛才一刻,江寂塵已經用實際行動證明他的實力。

同時,言出必踐,並非只是說著玩玩而已。

被江寂塵的氣勢所懾,一眾本來也要殺出來的修士,此時竟然不由自主的退一步。

修士群中,有一天道界修士的隊伍,為首之人,竟然是葉軒、任清兩人。

在他們身後,跟著二十名強大的天道界修士,他們當中,有不少還是天道排行榜前三十的人物。

但他們現在卻都聽令於葉軒和任清兩。

對於江寂塵,葉軒和任清兩人對他可謂是恨之入骨。

想到在丹器大會上,被江寂塵碾壓成渣,他們心中就忍不住湧出怒殺之意。

本來,葉軒和任清也要殺出。

但現在,見識過了江寂塵如此可怕的手段,他不得不忍住心中的殺意。

「神王九重境的修士,為何可以強大到如此的地步?」

「便是至尊超然突破者也不應該有這樣的力量!」

葉軒恨恨地道。

他很不甘心,不殺死江寂塵,他心中的陰影無法消除。

而這甚至會成為他修行路上心魔,動搖道心,毀滅根基,讓他日後難以在煉器途上再有精進。

所以,無論如何,江寂塵都必須得死。

到時,殺死江寂塵,把他的七彩煉器之火奪過來。

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師桓德的親傳弟子任清,也皺眉道:「確實,完全越出我們的認知與想象。」

「不過,他現在眾修士之敵,自有降臨者會去殺他,待到他被耗得差不多,或是趁他重傷之事,再出手便可。」

他們都在討論著,如何斬殺江寂塵!

由此可見,他們現在對江寂塵是何等的忌憚。

不止他們,所有欲殺江寂塵的修士都是如此心思。

實在是,江寂塵剛才的大招,造成的震撼太大了。

瞬殺一千多修士!

總裁的時尚俏佳人 若是江寂還有餘力,再一次使出這一個大招,那上去的修士,都是在送死了。

所以,數萬修士,站在城門之外,竟然暫時不敢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