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想墨九狸拿出兩枚戒指,遞給兩人說道:「這裡面的東西戴在身上,留著用,到了上界一切以安全為主!不要逞能,不要跟人鬥氣,等我們去找你們……」

「知道了主子!」沉香看著墨九狸說道,忘川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看著墨九狸點了點頭。

「香叔叔,川叔叔,你們要保護好自己,這是寶寶剛研究出來的,絕對無敵的,你們帶著防身!」寶寶說完從懷裡拿出兩枚一般的戒指遞給沉香和忘川說道。

「好,寶寶要聽你娘親的話,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我和你川叔叔先去為寶寶打造一個平安的天地,送給寶寶!」沉香眼眶有些濕潤的說道。

「主子,我們到了上面依舊叫做凌天府!」忘川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墨九狸聞言點頭道。

顧琰看著兩人,想了想拿出一大堆的丹藥瓶子,裡面裝了無數的丹藥,一把塞給沉香和忘川說道:「你們兩個每次都比我們先走一步,這些是我煉製的所有丹藥,都在這裡了,留給你們吃!還有,千萬保證安全,等著我們……」

「好,照顧好夫人和寶寶!」沉香拍了下顧琰的肩旁道。 突然起來的變故嚇壞了我們所有人,我和胖子連忙下車把師父擡進來,然後劉鑫就要開車去醫院;不料師父制止了他,說自己沒事,不用去醫院。

“師父,您傷的這麼重,還是去醫院看看吧!”雖然他說自己沒事,我還是不放心的說了一句,其實陰陽行當裏吐血並不算什麼,只不過師父年紀大了,我怕他身體承受不了,師父搖搖頭,然後從兜兒內拿出一塊手帕擦了擦嘴邊的血漬,接着看向邊上的毛蛋說孩子,你其餘的魂魄全部在這葫蘆裏,等找到你的肉身,老夫便可以讓你魂魄附體,你放心吧!

“謝謝!”毛蛋聽完明顯的愣了,隨即眼角溼潤,滿臉感激地看着師父開口。我自然也很高興,但並沒有忽略師父語氣裏的那絲憂慮,之前我們明明白白的看着毛蛋的命魂和肉身一起進的門衛室,可到了現在他的命魂坐在我們旁邊,肉身卻一直沒有出來,師父爲什麼會說‘等找到··’呢,難道毛蛋的肉身再次消失?想到這裏我心裏不免擔心起來,師父可以說是緊跟着他的肉身進去的,如果這短短的時間內那人就能在師父眼皮子底下移走毛蛋肉身,那該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想到這裏我就滿臉憂色的看着師父,剛要開口,卻被師父一個眼神給頂了回來。

之後師父看着毛蛋說孩子,你先進這裏面,這樣對你的魂魄能夠起到保護作用,等我們找到你的肉身,你在出來,說完就打開了那個‘保溫桶’;毛蛋點點頭,轉身看了我和小穎一眼,便化作一縷煙,飛了進去。從他那最後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悔恨,心中更加的愧疚,同時又有一絲慶幸,慶幸毛蛋能夠有機會再活一次,而那時,我們兄弟就可以無所不談,不會再像以前一樣···

毛蛋進去以後師父扣上蓋子,扭頭問我剛纔是不是想說肉身的事情,我點頭稱是然後滿臉期待的看着他,師父嘆了口氣說沒想到那傢伙現在已經厲害到如此地步,他進去的時候還清楚地看到毛蛋的肉身就在眼前,可隨着一陣寒風吹過,師父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再往前看時,已經看不到毛蛋了。

“師父,你說的他是誰,還有現在毛蛋魂魄全在我們手裏,那人要毛蛋的肉身還有用麼,他會不會惱羞成怒毀掉肉身?”聽師父說完我忍不住開口問道,擔心毛蛋的同時還好奇師傅說的人是誰,難道真的是看上去平易近的門衛大爺?

師父搖搖頭說這個你不用擔心,他始終控制肉身不過是想靠着肉身吸引這孩子的魂魄,以便自己操控而已,所以我才那麼着急讓他進這養鬼葫蘆裏面否則他一旦做法,這孩子的魂魄要麼馬上回到他身邊,要麼就會有魂飛魄散的危險,不過現在你可以放心了,進了這葫蘆裏面這孩子就算安全了!說着師父便把那養鬼葫蘆遞到我手上說徒兒,你一定要保護好這葫蘆,那東西知道葫蘆在我們手上一定會來的,你記住在我回來之前一定時刻把它抓在手裏,不能放開!無論是誰,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能把這葫蘆鬆開!

“師父,您要去哪兒?”我先是點頭,表示自己記下了,而後開口問道;師父笑了笑說我就是專門回來給你送這孩子的魂魄的,現在我要回去對付他了!說完就準備下車,我連忙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再次開口:“那背後的人,究竟是不是門衛大爺?”

截至到現在我已經多次問他這個問題,可是師父要麼拒絕回答,要麼就是直接忽視我的問題;而我的性格則是他越不說,我就越好奇;因爲如果真的是他的話,那這一切就不是偶然了,一定就是他從一開始就盯上了我,這是爲什麼?難道還是因爲我是陰靈兒?

“孩子,有些事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有些事,知道了反而不好!”師父楞了一下,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指了指我的口袋,還有手裏的葫蘆,轉身下車離開,終究沒有告訴我! 大道朝天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裏的那份擔憂,更加強烈,可是這次師父沒有進門衛室,從學校小門進去以後他繼續往前走,深夜裏我再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我覺得應該是去圖書館了!

怎麼問師父就是不告訴我,嘆了口氣收回目光,雙手緊緊地摟住葫蘆,腦袋靠在座子上,開始將這幾天的事情一遍遍的在腦海回放,果然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之前一直被恐懼氛圍所籠罩,我除了絞盡腦汁的想辦法解決眼前的麻煩外,根本沒有精力去思考,現在當我靜下心來把前前後後回憶一遍後,猛然感覺這就是一個陰謀!而精心策劃這場陰謀的正是抽了我兩盒中華的那老頭!

爲了印證我的思路,我還特意請劉鑫去我們宿舍樓前走了一趟,當然有了之前的教訓,在劉鑫身子走出車的一瞬間他就趕緊把門死死碰上!他走了以後胖子扭過頭來神經兮兮的問我他用不用下車,說完還衝我和小穎擠了擠眼睛,顯然以爲我支開劉鑫是爲了和小穎··

“你給我滾一邊子去”我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說完指着車外說你下去吧,下去一準兒讓野鬼跟你吃的骨頭都不剩!胖子悻悻一笑說不就開個玩笑麼你還當真,不過我真的很奇怪你讓表哥去宿舍樓前幹啥啊?(胖子這人自來熟,見小穎叫劉鑫表哥,他也跟着叫了!我都不知道咋說他,我這正牌妹夫都沒扯他呢,胖子那麼積極幹啥···)

“你有沒有注意過咱們宿舍樓前的路燈?”本來打算劉鑫回來有了結果我再說,但胖子既然現在問了,我就決定告訴他,小穎一直沒說話,但也沒有睡着,靜靜地躺在我肩上,聽着我倆說話;胖子搖搖頭說破路燈我注意到它幹啥啊,怎麼了?

“那你知不知道宿舍門口有幾個路燈?”我在次一問;胖子撇撇嘴說你想說啥直接說吧,還給我賣起關子來了,我說那等會再說吧,現在說不明白;胖子切了一聲低頭從包裏摸了半天,掏出來幾個真知棒,往後面甩了兩個,自己也吃了一個,邊吃邊說長夜寂寞,幸虧胖哥早有準備,我笑了笑,撕開一個剛準備塞到小穎嘴裏,突然想起來什麼,把糖遞了回去。

“咋不吃捏?”胖子瞪着一雙無知的小眼睛問道。

“我怕吃多了得糖尿病··”我難道會告訴他,我是嫌棄他把棒棒糖和他的童子尿放一個包包裏面,浪哥噁心麼···

“切,你不吃給你媳婦兒吃唄。”

“我也不吃,糖吃多了長胖!”小穎笑着說道,說完還隱晦的衝我笑了笑,當下浪哥心情大爽,這關鍵時刻,還是媳婦兒懂自己。胖子聽了‘靠’了一聲,說你倆不吃算了,我這是從家裏帶的呢,然後他皺着眉說說不對呀,這真知棒咋還有股子怪味呢···

十分鐘後‘咯吱’一聲,車門開了,劉鑫回來了,但是上車的時候一腳踩空,摔倒在地上。我見狀正準備下去扶他一把,胖子說你別動,我去。然後胖子就下去將劉鑫扶上車,然後自己回到座位,上車以後不停地往外瞅。

“你瞅啥呢?”我不由問道。

“我腳着外面也沒那麼冷呀··”胖子話說到這裏戛然而止,然後腦袋看着前面,卻朝上伸了伸手。

我微微楞了一下,隨之反應過來,心跳到了嗓子眼兒,胖子舉起的那隻手,正是他下車扶劉鑫的手··· 第549章

「那個,兩位長老,我也沒什麼送給你們的!這是我在隠族時,無意中的到的兩個果子,一直沒捨得吃,送給你們!你們去了上界要好好保重,我會和三叔還有三哥一起去找你們的……」顧七一看連寶寶都送禮了,想了想把自己珍藏的兩枚紫色的靈果拿出來給了沉香和忘川說道。

墨九狸看到顧七拿出的果子時,微微一愣,沉香和忘川剛想拒絕顧七的東西,畢竟他們和顧七還不熟悉,不好收人家的東西……

「這個不用,還是你……」

「你們收著吧,他需要的時候,我會給他丹藥,這兩枚靈果對你們有用!」沉香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墨九狸直接打斷道。

「好吧,那我們就收下了,謝謝!」沉香聽到墨九狸的話,便將兩顆靈果收了起來,墨九狸又跟兩人交代了一些事情。

而白小天也來到墨小夜的身邊,墨小夜心情有些鬱悶,但還是拿出一個戒指遞給白小天道:「這個你拿著防身,我也沒什麼好東西給你!」

「嗯,好的!」白小天其實不缺什麼,但還是收了起來。

墨族的其餘幾個老傢伙們看到墨小夜的樣子,就知道他心裡不痛快,紛紛叉開話題,告訴白小天注意安全什麼的……

其餘獲勝可以飛升的人,也都紛紛留下一些東西給族人,同樣也收到了一些族人給的禮物,都在含蓄告別……

「我都還沒見過你們墨族的丫頭,心裡還一直有些好奇呢!小夜啊,我知道你什麼都不缺,這些東西我估計帶上去也沒用,你拿著分給墨族的後人吧……」白小天拿出一枚戒指遞給墨小夜說道。

神醫門看到白小天的舉動,紛紛納悶不已,為毛他們的白長老,對墨族人這麼好啊……

因為墨小夜易容了,因此沒人看出來他和白小天的關係……

墨小夜也沒客氣的直接收下了,他不喜歡神醫門,自然不會便宜神醫門的人了……

半個時辰一閃而過,沉香和忘川看著墨九狸說道:「主子,我們走了!」

「好,一切小心!對了,這幾枚戒指你們兩人到時候交給那三人,這裡是寶寶和我們的傳影石,可以給他們三人看!」墨九狸說著拿出三枚戒指,和一枚傳影石。

這還是在凌天大陸時,帝溟寒和寶寶錄下來的,帝溟寒的話說是她們兩人走了自己會想念的,因此錄了幾分,其中有幾沒傳影石給了墨九狸和寶寶……

墨九狸把這個交給沉香和忘川,也是因為希望他們跟帝族兩人還有白小天,一起飛升,到時候能夠有個照應……

她看的出來帝族那兩人,還有一個被自己救下的兩人的三弟,三人眼神坦蕩,眼底清澈,算是不錯的人,她看人一直喜歡看人的眼睛,畢竟人的眼睛是不會說謊的……

沉香和忘川也知道,墨九狸這麼做是為了他們兩人,感激的話藏在心底,他們定然會在下一個大陸,儘快為主子和寶寶建立起一個可以讓他們安心的凌天府的…… 顯然,胖子這一系列的動作就是在暗示我一個信息:劉鑫有問題;心裏有點後悔讓他自己出去了,大晚上的在這鬼學校裏碰到不乾淨的東西太正常,雖然我沒有感受到車內有陰氣,但我相信胖子絕對不會瞎說,心裏暗自警惕起來,正準備打開天眼一看究竟,劉鑫卻將頭扭了過來。

“我仔細看過了,你們8棟門口只有一個路燈。”劉鑫說起話來還是老樣子,語氣不冷不熱,更加印證了他沒有問題;說完以後發現我在盯着他看,皺了皺眉頭說小子你看我做什麼?

我悻悻一笑說沒什麼,心裏已然翻江倒海,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我開學第一天走到學校的時候感覺後面有黑影跟着,嚇得我大跑進宿舍,走到宿舍後我才反應過來那不是髒東西,而是我自己的影子!剛在還沒讓劉鑫出去之前我就突然想明白這個問題,那很有可能是我想當然的以爲是諸多燈光照射下我的影子,但是實際上恰恰是鬼!所有問題的關鍵點就在這裏,如果路燈只有一個,那就說明,出現在我們宿舍的那隻小鬼並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長期住在8112寢室;而是從我一進學校就跟上了我,而在我之前它先一步進了宿舍!

劉鑫的話印證了我的推測,也在此證明了我當初沒有來得及抽那根菸天就亮了,對我來說是多麼的幸運!那小鬼既然是刻意盯着我,那它給我的煙又豈會是等閒之物?

而操控它的人,也就是那個門衛肯定知道我能夠看到那小鬼,接下來我就順理成章的去門衛室,然後他把我們引到了圖書館三樓,差點沒有全死在裏面;但我最後的一絲疑惑就是,既然那門衛大爺處心積慮得要害我,爲什麼還會在最後一刻衝進去把我救出來?

如果他不想讓我死,爲什麼又在我們逃出昇天之後,派那隻小鬼前去我們宿舍,造出一種如果我們不去,那小鬼就會天天纏住我們的假象?爲什麼又不惜利用毛蛋心中對我的一絲恨意,控制他的魂魄,想借毛蛋之手除掉我呢?

或許,如果師父沒有出現,當我們再次去圖書館的時候,那門衛就會現身;可惜他千算萬算,沒有算到小穎有個表哥,而她表哥認識我師父!

“問你話呢,你剛剛瞅我幹什麼?”劉鑫見我愣神,再次問了一句,語氣中透漏出濃濃的不滿,其實也可以理解,人家一個社會大哥完全是看在小穎的面子上,纔會爲我一個小毛孩子跑腿;回來後非但沒有感謝,還遭受質疑的目光,任誰也會不爽。

“鑫哥鑫哥,你別生氣,浪浪那不是看你呢,他在想事情。”胖子多會來事兒,見劉鑫處於暴怒的邊緣,連忙打圓場,抽出一根菸遞給劉鑫並且給他點上,劉鑫這才輕哼一聲,不再跟我計較。

在給他遞煙的時候,小胖還‘無意’碰了一下劉鑫的手,發現他手上的溫度正常,彷彿剛在車外面他手傳給自己那冷如寒冰的感覺不曾存在,雖然心中疑惑,胖子總算放下心來,想了下又掏出根菸遞給我。

我接煙的時候,胖子沒有馬上鬆手而是輕輕地搖了搖手,我微愣一下看到他拿煙的手擺出一個‘OK’的姿勢,不由樂了。這小子不去當特工屈才了,同時又覺得身邊有這麼一位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逗比,都能夠以逗比的方式做人做事的兄弟,真好!

師父一再交代我無論如何都要死死拿住葫蘆(門衛的保溫桶實則是改裝後的養鬼葫蘆,後文此物均稱作葫蘆),造成了我無法幫助小穎吸出脖子上的毒素,所以我會時不時的聳聳肩,這樣就可以避免小穎趴在我肩膀上睡着。

那鬼眼雖然只是在小穎睡着的時候纔會出現,醒來就會消失傷口迅速癒合,看似沒有什麼危害;但是時間一長那毒素就會侵蝕到全身,輕則穎兒從此體弱多病,重則魂魄被侵蝕,成爲行屍走肉(人活着,但沒了魂魄,可以理解爲植物人、腦死亡),並且屍毒未解之前,每睡一次,中毒就深一分!

之前是不知道小穎這麼嚴重,現在清楚了;在解毒之前,我斷然不會讓她在睡覺!胖子瞅着我說你一直都抖個毛毛,不行就先把那破葫蘆給我拿着,你給你媳婦兒解了毒!

“呵呵,不用。” 舊愛來襲,總裁的偷心寶貝 我笑了笑,並沒有採取他的意見;對於胖子,我自然是堅決相信的,可是師父說的是,不管任何人,不管任何時候!

“切,給我抱我還不想抱呢,你以爲誰都和那門衛一樣阿,拎着這玩意兒去醫院,跟個山炮似得··”

胖子撇嘴說道,用開玩笑的方式表示理解。

可我,聽到胖子說拎着破葫蘆去醫院,突然覺得我要的答案就在這葫蘆身上!聯想到醫院病房門口,門衛看到師父那一刻臉上一閃而過的驚恐,我突然就想通了!他之所以想讓我死,又不想讓我死,目的是爲了要我的魂魄!

他利用小鬼一家三口,把我引進了圖書館,就像想讓他們弄死我然後用這破葫蘆收了我的魂魄,至於要我的魂魄做什麼,就不是我在意的問題了;因爲陰靈兒的魂魄對於陰陽行當裏的人,就相當於黃金和老百姓的關係一樣,可能當時說不出要用來幹嘛,但沒人不想要的!正如黃金可以買賣一切,陰靈兒的魂魄可以養小鬼、下降頭、做蠱···

但他同樣,忽視了母愛!任誰也不會想到那冀佳在最後一刻會爲了女兒,主動選擇魂飛魄散!本來他是想讓這母女兩個整死我後他來收我的魂,但冀佳一死,鬼嬰徹底暴怒;事情一下子就脫離了他的掌控!

對於體弱多病的人,路過墳圈子都有可能因爲陰氣侵蝕而導致魂魄出體;

對於普通大衆,人死之後魂魄就會出體;

但對於陰靈兒來說,如果暴死,魂魄會在離開身體前就已經灰飛煙滅!就像排骨湯一樣,直接用大火燒,把骨頭烤焦了都不會出來香氣;但是如果用小火慢慢的燉,骨髓裏面的營養就會一點一點的溢出,最終形成一份美味的排骨湯!所以那些覬覦陰靈兒魂魄的人或者鬼怪都不會直接將其整死,而是慢慢的折磨,讓陰靈兒意志徹底崩潰,在人死之前魂魄主動離開肉體,這樣才能達到他們收魂的目的!

外婆跟我說我五歲那年被長江鼠怪盯上,幾次都險些喪命;我問她爲什麼我被盯上,她說因爲你是陰靈兒;我又問那我爲什麼還活着,她還說因爲我是陰靈兒!當時我不明白,但現在我才明白,這陰靈兒身份對我來說既是危險,又是*!也正是如此,在鬼嬰喪母后不顧一切的要殺了我,打亂了門衛的計劃,他不得不把我救出,另做打算。

至於爲什麼晚上被那小鬼上身的是毛蛋,很簡單,冀佳無意中拍掉了他的命魂,所以當胖子和他逃出去以後,他的命魂卻留在了圖書館,被前來準備收我魂魄不成的門衛看到,順便收進這葫蘆!

而命魂,是一個人意志的支撐,門衛通過他的命魂得知我們和蘇小穎之間的瓜葛,從而想到利用毛蛋來對付我,達到他的目的!

整個計劃萬無一失,如果不是師父出現,恐怕現在他已經得逞!因爲毛蛋突然地背叛,必將摧毀我的意志,那時候去我魂魄,就在反掌之間!

萬幸的是,我命不該絕!師父出現了,所以門衛不得已提前收了毛蛋所有魂魄,因爲他沒有時間了!一定是這樣!

然而,我只顧着想事情,忘記了手裏還拿着煙,直到菸頭燙手,傳來疼痛,我下意識的收了下手,原本緊緊抱着的葫蘆,一下子鬆手了··· 第550章

十二個人回到擂台之後,十二束光芒落在他們的身上,他們的身體瞬間被光芒籠罩著帶向了天際……

墨九狸等人紛紛抬起頭看向半空中,直到十二個人徹底消失,他們才收回神識……

光幕上面出現:「煉器比試開始!規則,所有煉器師全部在四個擂台上,同時比試,不得打擾別人煉器,如果發現著,直接殺無赦!比試為一局定勝負,誰煉製的武器等級最高,品質最好則獲勝,等級和品質一樣的,則最先完成煉製的獲勝,全部煉器師都煉製完畢后,最後排名第1—100名的人獲勝,比試開始……」

隨著光幕上面的文字消失,所有浩天大陸上的煉器師,紛紛跳上了擂台,原本就巨大的擂台,又忽然平地直接多出9層來,這樣十二個擂台,瞬間變成了120個擂台,所有煉器師坐在上面也不顯得擁擠……

擂台並非一直向上的,而是在半空中升起一層后,平鋪的,所以並高度剛好適合,所有圍觀的人觀看……

墨九狸看到這擂台時,也不得不讚歎一聲巧奪天工啊,這擂台該不會是一件武器吧,連雷劫都經得住,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材質的……

「小書,你知道那擂台是什麼材質的嗎?」墨九狸想了想在心裡問道。

「主人,應該是很結實的東西,竟然連雷劫都不怕啊!」小書說道。

「是啊,所以,小書你也不知道了?」墨九狸無語的問道,她是不是契約了一本假的天書啊。

「主人,你怎麼可以懷疑我,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是這宇宙洪荒中,這樣的界面成千上萬,雖然我跟隨前N個主人去了很多個界面,但是也有我沒去過的啊!說不定,這擂台就是我沒去過的界面的產物,我不認識也正常的……」小書委屈的說道。

墨九狸的嘴角抽搐了下,好吧,天書也不是萬能的……

墨九狸眼神看向擂台上面,所有的煉器師都已經坐好,開始了煉器,其中帝族,落花谷等隠族家族,浩天大陸四大家族,神醫門等勢力,都有煉器師參加……

還有許多都是看似沒有家族的煉器師,和一些小家族的煉器師……

120個擂台,差不多有9個擂台都坐滿了人,倒是不顯得擁擠,每個人一方小空地,這浩天大會真的是盛大無比啊!墨九狸閑著便拿出幾吧椅子,幾個人坐了下來看,畢竟煉器的時間需要很久的,不少人也早就坐下了……

*

一座奇怪的山丘上面,天空忽然打開一道裂縫,下餃子似的掉下了幾個人……

「噗通……」

「噗通……」

「哎呦……」

「哎呀……」

隨著幾道聲響傳來,幾人紛紛這才落地,轉身一看身邊的人,共有六人,帝族兩位老祖宗,白小天,落花谷的一位老者,還有沉香和忘川……

沉香和忘川對視一眼,沒想到他們還真跟主人讓找的三人落在一處了!落花谷的老者在看清周圍的人時,微微一愣,隨即悄無聲息的給幾人都下了毒…… 時間彷彿在這一瞬間凝固,我的眼睛清清楚楚的看到葫蘆的蓋子鬆動,然後感覺到裏面冒出濃濃的陰氣,腦子裏想着伸手去抓,可是動作根本就跟不上思維,突然前面伸出一隻手,穩穩地把葫蘆抓住,緊接着又有一隻手伸過來啪的一聲將葫蘆蓋子拍了進去!心中一喜擡頭看去,抓住葫蘆的是胖子,扣住蓋子的是劉鑫。

“給你!”我們三個彼此對視一眼,輕輕一笑,胖子便將葫蘆遞了過來;我點點頭正準備接過來的時候,突然從我身後伸出一隻手,一下子將葫蘆搶了過去!我心中一驚連忙扭頭卻發現是小穎,心想她這麼懂事一個小姑娘,怎麼會突然想到搶葫蘆呢;笑了笑說小穎你沒聽師父說嗎這葫蘆不能離我手,你快給我。

“反正我有玩兒不壞,你就讓我拿着吧。”

小穎沒動,只是看着我甜甜的一笑,輕輕開口。看着她的樣子,我一下子就淪陷了,好多人說幽王烽火戲諸侯只爲搏褒姒一笑是全天下最大的笑話,而我卻很佩服他!真正的男兒就當如此,如若能醉臥紅顏,江山丟了,又何妨?想了下反正我們幾個大老爺們兒都在邊上,車外面還沾着密密麻麻的紙符,不會出什麼問題,就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小穎的話。

“呵呵··”我說完小穎就笑了,我也笑了,劉鑫嘴角也不自覺地上挑,胖子還扭臉朝我豎了中指,直呼我重色輕友,對此我完全同意,不重色輕友的爺們兒,那還叫爺們兒嗎?

但是很快,我就發現了異常!因爲小穎平的在開心也僅僅是莞爾一笑,可現在竟然呵呵的笑個不停,我正納悶兒呢,前面的胖子卻突然臉色一變大喊一聲:“浪浪,快搶過來葫蘆!”他的話音剛落,沒等我反應過來小穎就發出一聲咯咯的冷笑聲與此同時她伸手一下子打開了葫蘆蓋子!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小穎整張臉都變成了黑色,而一雙眼睛卻無比鮮紅!在看她的脖子處,那隻鬼眼浮現了,竟然在小穎還沒睡着的時候浮現了!出來以後那隻眼睛詭異的看了我一眼,而後竟然快速的移動!順着穎兒的脖子移動到了眉心!最終鬼眼立着停了下來,就像二郎真君的那隻法眼!

“小穎,你怎麼樣?”此刻我已經忘記了葫蘆的事情,看着發生突變的穎兒,心裏一陣心痛,如果我早早就幫她解了毒,又何以至此?所以我喊完之後就伸手去摸她的臉,這時候胖子在前面大聲吼道你他媽的傻呀,她現在已經不是蘇小穎了,你快閃開!

“咯咯··陰靈兒不都是很聰明的麼,你怎麼還不如那個死胖子呢?”胖子說完後我只是楞了一下,還未做出反應,就被小穎一把掐住脖子;此刻她將嘴巴對準我的嘴,冷冷的開口;而聲音卻不是小穎的,而是已經魂飛魄散的冀佳!

“你不是自己魂飛魄散了麼?”

“對呀,我魂飛魄散了;可是你不知道聚魂這個詞麼?咯咯···”冀佳接着蘇小穎的身體繼續冷聲開口,說完三隻眼睛同時露出不屑的目光!胖子和劉鑫在前面愣住了,他們幫不了我,也沒辦法幫我,因爲冀佳借的是小穎的身!

“什麼?聚魂!”我忍不住吸了口冷氣,聚魂顧名思義,就是把已經消散的魂魄重新聚集到一起,類似於起死回生之術!但不同的是活人起死回生基本不可能(壽終正寢),而鬼魂消散以後卻真的能夠重新聚集到一起,因爲人有三魂,分爲天地人。死後天魂昇天,地魂入地,人魂(命魂)則留在人間,這也是爲什麼明明知道人死之後會投胎,兒女逢年過節還要去墳前燒紙供奉的原因!因爲命魂還在人間!但是聚魂需要依託強大的陰氣,還有聚魂之人強大的陽氣作爲依託,不然沒等魂魄聚集,這人就會因爲陰氣侵蝕身體而亡!

顯然幫她聚魂的是門衛老頭兒,沒想到他平凡的外表下竟然隱藏着這麼強的實力!更沒想到的是,他竟然會爲了這個小鬼聚魂,須知道聚一次魂,就會消耗他大量的精元!

想到師父還在圖書館裏面跟那傢伙戰鬥,心裏不免擔心起來。

就在我以爲她要繼續用力的時候,她卻突然鬆開了我,這反倒給我整迷糊了,難道是小穎愛我愛的無法自拔,用自己強大的意志把冀佳逼了出去?但很快我就明白自己的想法太過YY,只見‘蘇小穎’衝着手裏開着口的葫蘆陰陽怪氣的開口:“出來吧,你應該都聽到了吧,你的好兄弟竟然因爲自己女人的一句話,就置你的安危於不顧!可悲呀···”

直到這時候我才反應過來,自己又被冀佳給玩兒了!她開始冒充小穎說那些話,就是爲了讓我答應讓她拿葫蘆,就是爲了這一刻,離間我和毛蛋!可是明白了,也已經晚了,只見葫蘆內唰唰的竄出十幾道光芒,我知道那是毛蛋的所有魂魄,出來以後他的魂魄化爲一體,只不過身體特別小,只有嬰兒大小,這便是毛蛋生命的精元!此刻他冷冷的看着我,咧嘴邪邪一笑說浪浪,我又對你失望了!咯咯···

他最後的一聲笑,讓我瞬間頭皮發麻,而邊上的‘蘇小穎’卻露出一絲得逞的奸笑,然後繼續蠱惑毛蛋:“你不是喜歡我麼,殺了他!殺了他,我就和你在一起,永遠的在一起!”雖然她的聲音和小穎特別像,但我還是聽出了那不過是她刻意學的,但我能聽出來是因爲我是陰靈兒,毛蛋能麼?

就算,毛蛋能聽出來,又能怎樣?

“來是在做兄弟把!”毛蛋最後看了我一眼,然後閉上了眼睛,猛地伸出雙手向我胸口掏來,他的指甲那麼的長那麼的鋒利,猶如一把尖刀;而我卻被冀佳封着鎖骨,動彈不得!

“不要·····”前面胖子帶着哭腔的哀吼聲,穿透車子劃破學校門口的上空,可是他阻止不了,也改變不了···

圖書館,三樓,依舊那個陰森的走廊,不同的是此刻牆體上到處都是鮮血,還未凝固!地面之上滿是廢墟,但儼然,整個走廊已經沒了陰氣!

師父靠着牆,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他的衣衫已經碎成了布條狀,臉上全是汗水;他的腳下是一隻被扭斷脖子的小鬼,正是開學那天跟在我身後,還給我遞煙的那東西,它在地上抽搐幾下後,煙消雲散。

而距離師傅不遠處,同樣一人靠着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但身上保安制服完整,看上去氣色、狀態都要比師父好得多,此刻正滿臉恨意的看着師父,不是那保安,還能有誰?

“你已經殺了我兩個孩子(指師父親手幹掉的那兩隻小鬼),還想幹什麼?現在收手吧,你打不過我的!”門衛率先開口,看得出來他雖然很狠師父,但並不想跟師父拼個你死我活。

“把那孩子的肉身交給我,然後你離開學校!”

“這不可能!”門衛聽完直接粗暴的開口,然後臉色又變得舒緩下來,近乎祈求般開口:“師父,您別跟徒兒做對了,行麼?”

後來,在翻看師父留下的小本子的時候我才知道,這門衛正是師父在我之前唯一的一個弟子,師父曾把他當做親生兒子,將自己畢生所學傳授給他,並且準備選個日子將自己最珍貴的東西(就是師父給我的小本子)傳給他,誰知道這門衛心術不正,自以爲學到了所有,就四處爲惡;最終被師父拿下,師傅念及舊情不忍取他性命,就放了他,本以爲他能夠改邪歸正,誰知道他竟然變本加厲,繼續害人!

“放屁!要麼按我說的做,要麼今天老子就清理門戶!”師父顯然是真的怒了,古稀之年竟然爆了粗口!

門衛聽了嘴角抽動幾下,冷冷開口:“那就,休怪徒兒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