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怕什麼?!別說未必會有什麼危險,就算有,以咱們兄弟幾個人的實力,誰不能幹翻?!」鬼鬼也大聲附和道。

見大家都這麼有信心,聶甄體內那股如同與生俱來般的殺氣也被激起,立即說道:「既然大家都這麼決定了,那我們一起去化元商會吧!」

而聶甄等人剛剛準備邁出步伐的時候,聶甄體內的玉麒麟突然潑冷水道:「我不是要打擊你們啊……你們知道化元商會在哪裡么?」

「額……」 想到這,蘇歌又狠狠皺了下眉頭。

一直以來,教授對她沒有半分逾越。

就連今天這樣的玩笑,也是頭一次。

她怎麼會一下子想那麼多?

這是不是就叫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蘇歌心虛得不敢再看夜暮白,靜靜看著窗外。

綜同人之穿流不息 轎車很快在一家豪華的酒店門口停下。

趕了好幾個小時的飛機,一下飛機又去了醫院,蘇歌這會兒只想進酒店好好睡一覺。

因此車子一停她就準備下車,轉過目光,卻見身旁的夜暮白安靜坐在車裡,不為所動。

「教授不下車嗎?」

她禮貌的問了一聲。

「我還有些事。」夜暮白神色淡淡的看著她,「你回酒店好好休息,晚上國王設宴,我來接你。」

「好。」蘇歌確實是累了,沒再多說什麼,徑直下了車。

今天離開醫院的時候,國王特地囑咐了晚上會在王宮設宴,要她和夜暮白務必參加。

初來巴菲國,人生地不熟,虧得還有教授。

晚上和教授一起進王宮,應該沒什麼好怕的。

蘇歌下車后就有專人帶她就酒店房間。

進房間之後她才發覺這房間異常的熟悉。

四周打量了一圈,忽然想起來。

這是不是上次楚亦寒來巴菲國出差時住的那個酒店?

那個藍眼睛的巴菲國美女,還從被子里爬出來來著。

蘇歌想到這兒目光當即就看向了床上。

微微睜大了眼睛,躡手躡腳走過去。

猛一把掀開被子,她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人。

疲憊的坐到床上,蘇歌拿出手機。

下意識的翻開電話薄,手指落到那個人的電話上。

猶豫了幾下,還是沒有撥過去。

算了,還是不打擾他工作了。

先睡一覺,養足了精神,好參加王宮的宴會。

行李已經在她去醫院的時候就有人給送來了酒店。

蘇歌找出自己的貼身衣物,進酒店浴室洗了個澡,然後就鑽進被窩蒙頭大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陣敲門聲響起。

蘇歌迷迷糊糊的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擰了擰眉毛。

現在離晚宴時間還早吧?

誰那麼早來敲門。

睏倦的從被窩裡爬起來,蘇歌頂著一頭亂蓬蓬的雞窩頭,走去開門。

門一打開就被嚇了一跳。

一排藍眼睛的女傭站在門口,手裡用精緻的碟子端著巴菲國這個地方的衣物和首飾。

從荒野求生開始作妖 「蘇歌小姐,這是雅丹國王吩咐我們給您送來的巴菲國特色禮服以及配飾,請您務必換上這些參加晚宴。」

「要穿這些參加晚宴嗎?」蘇歌一下子精神了,「為什麼不能穿我們Z國的特色服飾參加?」

幾個女傭相互看了一眼,一人有些為難道,「這是國王的意思。」

「可我……不知道怎麼穿啊。」蘇歌看著這些繁複的衣物和首飾,皺了皺眉頭。

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禮儀,王宮的宴會,顯然不同於一般的場合。

既然是國王的意思,她也不好無禮。

就是這些服飾這麼繁複,她怎麼知道怎麼穿?

幾個女傭一聽,齊齊笑了下。 由於當時陳道並不相信聶甄會第一時間去化元商會,所以他並沒有指給聶甄化元商會的所在地。

「大不了就在歸化城裡逛一圈吧,歸化城並不是很大,用不了多久就能逛完了。」聶甄這麼打算道。

其實聶甄所說的歸化城不算大,但其實比起三大帝國最大的城市還要廣闊一點,只不過聶甄知道,歸化城在軒轅神國里,肯定算是一個小城市。

就守城的那些守衛們,居然能認清楚城內的人和陌生人,雖然修鍊之人的記性都不會差,但也足以表明這座歸化城並不是特別巨大,人口也不是變動特別大。

當下,聶甄在城內轉了一圈之後,找了城市中心一家,看似十分高級的客棧走了進去。

因為並不是飯點,客棧的生意還是有些冷清的,店小二原本坐在一張桌子前百無聊賴地打著哈欠,一看到聶甄,連忙精神抖擻,趕緊趕過來迎客道:「喲!客官裡面請!請問是打尖兒還是住店啊?」

無論任何地方,店小二的台詞都是一模一樣,這讓聶甄感到分外熟悉,甚至想到了以前在三大帝國的日子。

唯一與三大帝國不同的是,三大帝國的店小二隻不過是凡人,而這裡的店小二居然有武童九段的修為!

以現在聶甄的實力,武童九段自然是根本不會放在眼裡的,但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店小二居然也有武童九段的實力,這就令聶甄驚訝了。

甚至聶甄還發現,在客棧櫃檯後面的掌柜的,實力居然達到了人境二段,這樣的實力在當年的玉唐國,也算是一名高手了。

其實聶甄一路上,看到有許多商販或者運貨的人等等,他們的修為基本上都是武童級別與人境級別,基本上沒有例外。

根據聶甄的觀察,似乎在五大神國,類似尋常的凡人,基本上也有武童境界乃至人境的修為,這在軒轅神國內已經屬於食物鏈最底層的人了。

「我們吃個便飯,找一個幽靜的位子就行了。」聶甄對小二說道。

「得嘞!」小二一邊帶聶甄等人入座,一邊對他們笑道:「看客官樣子有些臉生,想必是才來我們歸化城的吧?」

聶甄知道店小二隻不過是尋常的打招呼,坐下後點頭笑道:「不錯,我們幾個兄弟在外歷練,今日才來到歸化城。」

「哈哈,難怪見幾位客官英明神武,原來是在外歷練的修鍊者,從氣質上一看就是經歷過大陣仗的……」

店小二這番話其實非常萬金油,也是順著聶甄的話來恭維他們罷了。

當下,墨麒麟朝那店小二擺了擺手,說道:「行了行了……快點給我們上些拿手的小菜來吧……」

「得嘞!」店小二忌憚地看了墨麒麟一眼,墨麒麟的人形就像是個山一樣的壯漢,一看就是那種不好惹的主,照模樣來看估計脾氣也好不到哪裡去,當下不敢怠慢,連忙去安排小菜去了。

店小二的效率很高,不一會兒就上來了五六個菜,外加一壺酒。

「唔……這菜比起小琪姐做的,實在是差距太大了……」上菜后,鬼鬼隨便吃了兩口,就覺得沒什麼胃口了。

修為到了它們這個階段,完全不用通過食物來充饑,光是吸收天地靈氣就足以讓修鍊者感受不到飢餓,一般三聖境之後的修鍊者吃飯,要麼是吃一些天材地寶來增加自己的修為,要麼就是為了圖個解饞,這就對菜肴的口感要求極高了。

別說是耿耿、墨麒麟它們了,就是鬼鬼在歸燕城沒待幾天,這嘴巴就被聶小琪的廚藝給養刁了,這家尋常客棧的酒菜,自然合不上它的口味了。

「好啦……湊合吃吃吧,咱們的目的可不是來這裡品酒品菜的。」聶甄苦笑著安慰道,其實他覺得這家客棧的食物味道還湊合,只不過比起自己姐姐做的自然是完全不能比的了。

「客官,最後一道菜來嘞……請慢用!」店小二單手托著一碟菜一溜小跑過來,將菜放在聶甄等人的面前,然後笑著說道。

「幾位貴客,這些菜先吃著,如果不夠再添不遲,有什麼吩咐儘管招呼就是。」店小二上完菜之後笑道。

聶甄看了看桌上的菜,看起來這家客棧也不是那麼黑,稍微黑心一些的店家,聽到客人說隨便上幾個菜,恐怕都會往死了加菜,可聶甄他們有四個人,小二隻上了六個菜,算是良心了。

正當店小二要回頭離開的時候,聶甄突然叫住了他。

「客官有何吩咐?」店小二見是聶甄叫住了自己,心裡頭暗自鬆了口氣,因為自打進客棧以來,聶甄都像是一副脾氣很好的人,至少比起旁邊龐然大物,還有另一邊雖然個頭很小,但一臉對菜肴不滿意的表情的人,要好說話的多了。

聶甄向那店小二詢問道:「小二哥,我想請問一下,化元商會在何處?」

店小二沒有多想,指著客棧外的大街道:「化元商會很容易找的,出了門之後右拐,往前筆直走,看到一棟十分高聳,裝潢十分富麗的就是了,化元商會可是咱們歸化城最有錢的主了,如果到時候客官還是找不到的話,隨便問個人都成,咱們這裡沒人不知道的。」

「多謝小二哥指點。」聶甄向店小二拱手笑道。

「喲喲,客官這是折煞我了,如果還有什麼吩咐再喚小的就是。」店小二見聶甄這麼客氣,頓時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搞清楚化元商會所在地,聶甄他們也沒有什麼心思繼續吃飯了,畢竟在神獸們看來,這裡的伙食實在不算怎麼樣,當下隨便吃了一些飯菜之後,聶甄給了掌柜的三枚初品靈石作為飯錢,然後便帶著三神獸一起離開了客棧。

在聶甄離開客棧沒有多久的工夫,客棧門口又出現了兩個人。

萌妻駕到 「莫老大,就是這裡,之前我恰巧看到在城門口裝逼的那四個人,連忙就來通知你了!」一個長相尖嘴猴腮的人,一邊指著客棧,一邊用諂媚的表情朝身後的人說道。

而那人正是在城門口與聶甄等人有過矛盾的莫離! 下一秒直接將這些衣物和首飾端進蘇歌的房間。

然後一大幫人就在蘇歌的房間七手八腳忙碌起來。

「你們……」

蘇歌看著這些傭人收拾房間的收拾房間,準備東西的準備東西,剛想說什麼,一個漂亮的藍眼睛小女傭直接拉過她的手,硬生生將她按到梳妝台前坐下。

「蘇歌小姐,接下來,您只要把一切都交給我們就好。」

蘇歌一臉愕然的看著磨刀霍霍的眾人。

交給她們?

信得過么?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蘇歌可算體會了一回案板上的羔羊任人宰割的滋味。

臉上頭上由著幾個女傭梳妝打扮好,另外幾個女傭又親手為她換上巴菲國特色服飾,然後又有幾個專人再將那些繁複的配飾一樣一樣戴在她身上。

蘇歌瞬間覺得自己渾身重了好幾斤。

幾乎站著都有些累人。

幾個女傭卻興高采烈的圍著她轉圈,「蘇歌小姐,您實在是太漂亮啦。」

「……是么?」蘇歌僵硬的扯了個嘴角。

一個女傭主動拿過一面鏡子,送到蘇歌面前。

蘇歌看著鏡子里那個穿著異國服飾的自己,微微愣了愣。

身上這一身明晃晃的異國服飾,雖然繁複,倒確實有幾分好看。

配上她一張東方人的臉,更別具風情。

不過她還是比較習慣Z國本國的服飾。

也覺得自己國家的服飾好看些。

當即又問道,「真的不能穿我們自己國家的服飾參加宴會嗎?」

幾個女傭又是相互為難的看了眼,都沒說話,低下頭去。

「好了,你們出去吧,時間還早,我要再休息會兒。」

「是。」已經為蘇歌穿戴打扮好,幾個女傭的任務也算完成了,當即退了出去。

幾個傭人剛走,蘇歌就想倒回床上再睡個回籠覺。

可她才剛坐到床上,身上頭上那些搖搖晃晃的配飾又讓她皺緊了眉。

那些女傭在她身上折騰了一個小時才將這些東西給她穿戴好。

萬一在床上睡亂了,豈不是又要被她們折騰一個小時?

算了,不睡了。

蘇歌從床邊起身,從新走到梳妝台前坐下。

拿著手機發了會兒呆,也不知道是不是國外的信號不好,沒有收到任何信息和電話。

楚亦寒這會兒……在做什麼呢?

蘇歌單手撐著下巴,靜靜看著窗外,明眸里光芒閃了閃,劃過一絲不著痕迹的憂傷。

他都不想她的么?

再次被敲門聲驚醒。

蘇歌睜開眼才發現,自己竟然在梳妝台上睡著了。

而外面天色也已經暗沉下來。

她急忙起身去開門,夜暮白一身銀白色服飾站在門口,臉上沒有戴眼鏡,整個人貴氣逼人,又帥氣逼人。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