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個在愣了一陣之後,也明白過來。

六角巫師剛才的那一番話是警告,如果我不出手的話,這個男人很可能會死掉。

我是絕對不會讓這種悲劇發生的。

在無意之中看向了右面,發現在半關的房門裏面,好像放着一架鋼琴。

「你是音樂老師?」

「先將老子放開!」男人不爽道。

「好,不過不能再出手了。」我說道。

他小聲的嘟囔道:「反正也打不過,出手幹什麼,丟人嗎?」

我笑了笑,就喜歡這種,識時務者為俊傑!

男人摸了摸手腕,從他的神情中能夠看出來,這傢伙十分不爽。

「拿着舞鞋,趕緊滾蛋吧!趁老子還沒有改變主意!」

男人接着道:「你們最好只是過來取舞鞋的,如果還有別的想法……」

沒等他說完,法禪接話道:「就你這家徒四壁的,就算想偷也沒什麼可偷的!」

男人聽了,並沒有反駁,而是指著門的方向,下了逐客令!

「同樣的話不想再說兩遍,你們趕緊離開,不然我就要報警了!」

「走就走!」我趕緊將六角巫師拉了起來,對於報警這件事,還是比較抵觸的,這會帶來許多不便。

別的不提,就單說六角巫師,這個傢伙連呼吸都沒有,完全就是只死人的狀態,要是被發現,肯定會給人嚇死。

到時候再把我當成煉邪術的抓起來,那就悲催了!

「你是教音樂的……」法禪這傢伙就是個多動症,那男人明顯已經不耐煩,他還東看看西瞧瞧的。

突然,在離開之前,我渾身一震,兜里的探測筆突然亮了亮!

這讓本該離開的身體自動的轉了過來。

男人與我相對,兩個人差點親上!

「靠,你這人不是要走嗎?怎麼突然回頭,想對我圖謀不軌?」

我並沒有理會這男人的調侃,未經同意,徑直往屋裏走去,身後傳來他的大喊大叫。

就在客廳的盡頭,左面一拐發現了一扇門,好像是卧室,將手放在把手上,擰了擰,並沒有開。

明顯裏面上鎖了。

男人的聲音明顯高了幾個度:「這是我家,你們是過來搶劫的嗎?」

「小點聲。」六角巫師不爽道:「要是惹得我不痛快了,分分鐘讓你去見閻王。」

「呵呵!」男人大笑一聲,居然開始錘自己都胸口,並且大聲的威脅道。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能耐!放馬過來!」

當即,六角巫師就要動手,被我阻攔了,指著那扇門說道:「打開!」

「憑什麼聽你的?」

「你在給死人上課?」我脫口而出道。

男人猛地一愣,他的嘴唇還在顫抖,說出來的話沒之前那麼硬氣了。

「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

「喲!」夏末冷笑一聲,「是真聽不懂還是裝的?」

將兜里的探測筆掏了出來,我解釋道:「如果家裏沒有死人,怎麼會有這麼重的陰氣呢?要是再不開門的話,我就撞了!」

「你敢!」他大吼一聲,「這可是我家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剛才來的時候,老子就覺得不對勁,一個個的原來是屬土匪的!」

「行,你們人多,我打不過,可是這大白天的,老子就不信沒有王法了!」

「等下。」

我將法禪和六角巫師攔了下來。

別說六角巫師不出手,就是單獨我一個,這男人也打不過。

「究竟怎麼樣才能放過那些孩子?」我問道。

男人愣住了,不過從他的神情中我能看出來,這個人相當緊張。

「你心裏清楚,不用多說了。要不這樣,來打三拳,要是我都接住了,就算我贏,反之,你輸。」

「這不公平吧。」男人說,「只是普通的三拳而已,誰都能接的住,儘管你看上去不像練過的,但我這一拳下去,也不至於把你打死。」

我笑了笑,「那可未必,而且再添加一個條件,如果我不小心在這次比試中掛掉,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男人的嘴角露出一抹陰險的笑容。

「真的假的?這聽上去不太靠譜啊……」

我重重的點頭,就等著這傢伙露出來狐狸尾巴。

如果不拿出點真本事,根本沒辦法和我單打獨鬥!

而這些真刀真槍的戰鬥中,他應該會使用所謂的邪術,一旦出手,必定能夠抓個正著。

「看你就是個三流的道士。」男人冷笑道:「還學會出頭了,真是不學好,行,既然已經要求了,沒必要客氣!老子今天,讓你長記性!」

。林澤皺了皺眉,看著魏強和蔡博握手的地方,能夠看到蔡博的手掌正在發力,他的手掌比魏強要寬厚的多,肌肉也更加的健碩。

「魏強,這個名字很不錯啊」蔡博沒有鬆手的跡象,咧嘴一笑,看著魏強的眼神裡面,滿是玩味。

魏強的右手被死死握住,抽拿不出來……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五百一十三章湊合一下了 三天後,李肆才慢悠悠的回來,就好像出去旅遊一樣,而趙仙子的傷勢也基本穩定了下來。

趙青榭還不知三日前發生了什麼,畢竟她一沒有靈修天眼,二沒有更強大的實力,做不到隔著五十億里還能洞悉一切。

「感覺雲華宗這邊的靈氣更純粹了一些,再這麼下去,此地非得變成洞天福地不可。」

李肆直接把她帶回了自己家,雲華小鎮。

「你先在這裡養傷,過一段時日再去浮雲宗。」李肆溫柔笑道,這次虛妄之旅不僅僅是一場發財之旅,還是一場問心之旅,很慶幸,他們兩個人都經受住了考驗,雖然沒有了紅塵劫作為紐帶,但關係卻得以更近億步。

趙青榭揚起頭,像是在傾聽天地的脈動。

「我挺喜歡這裡的,現在我不是鎮世真仙,也就不需要拋頭露面,許申他們能夠處理好浮雲宗的事情,接下來,我要幫助師姐脫困,李肆,這方天地終究不能持久,師姐是自己人,一旦不得不踏上流浪旅程,這都是極好的助力。」

「我明白。」李肆點頭,趙青榭現在是地表最強真仙,其實這挺尷尬的,因為不去無窮大之地,就無法進階大羅,可偏偏外面還有七八個神魔,每一個拎出來都能吊打十個二十個的趙青榭。

那個灰影很強,非常強,之前靠做局贏了他一波,但這種人既然放了這樣的狠話出來,絕對夠恐怖。

總之,他目前只有兩個辦法,其一,死保現世,利用現世的規則,利用雲華法印,讓那灰影始終不敢攻擊。

其二,弄死灰影,不過這個真不現實,因為李肆之前偷偷的用天眼看過這個灰影,天眼目光甚至距離這傢伙還有一段距離,他就已經心驚肉跳,差點給嚇死。

他敢肯定,若是他敢直視灰影,灰影當時就敢瞬間鎖定他,然後直接捏死他,這樣一切都等於玩完。

甚至疤面女子和粗豪大漢都在灰影的威脅下不得不選擇聯手,他們可是大羅天仙,是資深神魔啊。

這也就意味著,灰影甚至可以秒殺大羅天仙!

「對了,你聽說過【九天洞玄經】嗎?」李肆忽然想起一事,這還是之前他借閱九玄靈劍宗的功法秘冊時消耗了九份金色氣運強行記錄下來的。

「你怎麼會知道【九天洞玄經】?」這回輪到趙青榭驚愕了。

李肆很想說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你老公我無所不知。

但話到嘴邊,還是變成了,「是我從一處靈修秘境里獲得的,一共九層,我看著很不錯,就硬生生的用天地氣運給拓印下來了。」

這話也沒錯,因為李肆現在就在拓印,結果信息提示他需要支付九份天地氣運才能拓印,還得拓印在仙器以上的器物上。

「你你你……」

趙青榭變結巴了,激動得俏臉通紅,語無倫次,好在她最終還是冷靜下來,飛快取出那件發簪仙器,但想了想她又正色道:「此事不能倉促,天啊,李肆你可知,為什麼必須飛升到無窮大之地才能成就大羅天仙嗎?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沒有後續的功法。」

「九天洞玄宗,是無窮大之地最強大的九個人族宗門之一,九玄子所創立的九玄靈劍宗,不過是九天洞玄宗下屬的三千下級宗門罷了,而我們浮雲宗,卻只是九玄靈劍宗的下級宗門。而【九天洞玄經】就是可以問鼎大羅天仙的後續功法。」

「所以你確定,你沒有在騙我?」

「我為什麼一定要騙你?」李肆很真誠,心中卻暗暗咋舌。

趙青榭此時卻又患得患失起來,「九天洞玄宗對三千下級宗門有傳授後續功法的責任,每隔一千年,每個下級宗門都有三個時辰的查看時間,以此來學習【九天洞玄經】,所以,我敢肯定,你所謂從靈修秘境中拓印的【九天洞玄經】是假的。」

這仙子不好忽悠啊。

幸好還可以唯結果論。

「把仙器給我,這玩意必須要用仙器來拓印,且需要九份天地氣運才行。對了,你這樣修行,九天洞玄宗不會追究吧?」李肆想到一些情況。

趙青榭就白他一眼,「先證明你所謂的【九天洞玄經】是不是真的再說吧,至於你擔心的,反而不是問題,九天洞玄宗有三千下級宗門,偶有傳承斷了也正常,而只要能將【九天洞玄經】修鍊到第三重,便有資格進入。」

「那是不是修鍊到第九重,便會證道大羅?」

「沒錯。」說著,趙青榭將發簪仙器遞過來,李肆握住,開始用天地氣運拓印,瞬間就見一抹紅霞浮現,紅霞中還裹著金色經文,靈動非凡。

等到九重功法全部拓印完畢,一行信息卻突兀出現。

「獲得法則仙器,是否綁定?」

「友情提示,你的修為太低,無法綁定……」

嗖,信息還未看完,李肆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彈飛,還好趙青榭瞬間移形換位接住了他,很舒坦。

「法則仙器?不會吧,難道功法是真的!」

趙青榭已經激動得不行,之前這件仙器只能算是普通仙器,可【九天洞玄經】乃是問道大羅天仙的功法,自有無窮奧秘,所以一旦拓印成功,便是法則仙器,威能,何止是要大了百倍!

所以此時這法則仙器成形之後,不但看不上李肆,連趙青榭都看不上,它已經通靈了。

但是,這不是其他地方,這是雲華宗駐地,是雲華法印的老窩,在這裡,把李肆給彈飛了,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也足夠驚動雲華法印,瞬間法印暴漲,直接將這件囂張的法則仙器給鎮壓在地,一動都不能動。

「小樣,你還敢不服?」

李肆倒也沒有真的生氣,只是讓雲華法印緩緩放開,這回,這件法則仙器懸浮起來,老老實實的懸在原地,根本不敢逃走了,好像被欺負的小丫頭。

趙青榭激動的抱著李肆轉了一圈,然後愉快的收起來,有了這麼一件法則仙器,她的實力不但會大幅提升,最重要的是,她不用飛升無窮大之地,也有機會證道大羅了,嗯,只是有機會。

「我要帶著師姐去閉關了,至少五十年,你也不要忘了修行,除非你打算拋家舍業,拋棄我們去飛升無窮小之地,否則真修才是根本。」

「對了,你別忘了去找神丹子,【補天宗】有大乘靈修的典籍,這對你很有幫助。」

「浮雲宗那邊,你有空就去看看,更完整的【補天經】我已經整理好,你可以代我去傳授。」

趙青榭絮絮叨叨的囑咐了李肆好多,兩人又重新在廢墟小鎮里收拾出一座院落,各開闢一間靜室,方便日常修行。

等趙青榭進入靜室閉關后,李肆這才放出神魂,以靈修天眼查看現世及虛妄。

這一回,無論是現世還是虛妄,都安靜得很。

詭新娘夏小婉重新躲回了五音墟,並操控著入魔的九玄子也藏匿於此,一點都不想搞事的樣子。

邪神大蘑菇仍舊在現世之外晃晃蕩盪,沒有一點被拋棄的自覺。

它所聯通的現世邪氣網路還在,各方勢力都刻意的沒有動,也不知是給李肆面子,還是另有謀算。

灰影不知所蹤。

夏小婉所說的那第八個神秘神魔從未出現。

疤面女子,粗豪大漢,還有那個瀕臨破產邊緣的中年文士都在靠山城裡各找了一座小院,想大隱隱於市。

如今這靠山城可真熱鬧。

因為那頭魔龍在完成了運輸人口任務后,自以為很有功,也在靠山城找了個大宅子來隱居。

當然,它也真的很有功勞,尤其現在這傢伙身具一萬道劫氣,這就是最好的股東福利憑證。

除此之外,天機子,天元子,靈境子,神丹子這四個傢伙,也都在靠山城裡找了個小院,假裝隱居。

靠山城裡靠山多。

這話一點都不假。

不過暫時來講,李肆也懶得理會他們,現階段,就算是資深神魔,也不敢搞事情。

「神諭,野外傳說任務。」

「抓捕一頭邪神級目標,標準,半死不活,將其帶到雲華法印的鎮壓範圍內,獎勵50份天地氣運,建議組隊,每人限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