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啊,竟然也是彼此通聯的。

流光溢彩的異度空間中,群星閃爍不定的夜空下,一個巨人仰面而倒,身體形成連綿幾千萬里的山脈。

四眼饕餮的土黃色魂靈如螢火蟲般的飛臨山脈上空,它有些猶豫,有些不確定,有些不知該怎麼辦?

「父王!」

月娥與霓裳先後喊道。

淚如雨下了。

明顯這躺倒的巨人就是十方帝君了。

「遠古遺迹?」

夏洛奇感應到了這異度時空中的陌生的能量。

這種能量與夏洛奇之前遇見過的所有能量都不一樣。

巨大的毀滅中又包含了極端的破碎擾亂特質。

那是從裡向外的爆破。

夏洛奇將自己的世界多稜鏡以高空俯瞰的角度觀照十方天帝躺倒的區域。

在面目威嚴的國字臉的十方帝君的額頭間發現了一個窟窿。

似乎被一箭射穿了額頭,又似乎被一指按破,反正那股能量以壓制性的凌厲擊穿了十方帝君的眉心。

這股能量的軌跡並沒有消散。

夏洛奇循著漆黑的能量通道往星空遠處探索。

竟然發現深空中有一顆近乎隱形的恆星列陣。

跟自己的恆星列陣飛船構造一模一樣。

「嘿,竟然如此!」 四眼饕餮的魂靈終於找到了十方帝君的魂靈。

月娥的尋魂珏土黃色的光芒一閃。

月娥當即拉著霓裳跟隨四眼饕餮前往。

在綿延山脈的心口處,一圈土黃色的魂靈浮現。

隨即凝聚變化成十方帝君的臉龐。

國字臉,威嚴,眼光深邃。

「四眼,你這是怎麼了?」

「不好好在家裡待著,過來找我何事?」

「主人,你都忘了你已死了么?」

四眼饕餮一臉的震驚。

巨大的四眼饕餮虛像繪聲繪色的依偎在十方帝君身旁。

「廢話,我怎麼可能死去?」

「爸!」

「父王!」

霓裳與月娥趕到。

「哦,你們兩個不好好讀書修鍊,怎麼也跑出來了?」

十方帝君的魂靈閃爍了幾下,猶如風燭晚年的飄搖。

「哦,確實是死了么?」

十方帝君眉頭一皺,明顯感覺心裡一陣空虛。

要知道混沌境高手是很難死的。

所以十方帝君對於死這個概念幾乎都快忘記了。

無數紀元以來,十方帝君基本用輪迴很好的解決了死這個問題。

這一次,他還以為自己又要輪迴了。

可這次卻是不一樣的。

四眼饕餮的魂靈有些悲憫,看著十方帝君不相信的樣子,難過無語。

這種無意識輪迴對混沌境強者來說就是恥辱。

「還是要和你分開了,下次還不知道能不能再一起衝擊混沌了。」

十方帝君有些惆悵道。

「沒說的,主人,有機會我還願意成為你的夥伴。」

「嗯,緣盡了,去吧!」

十方帝君拆解了契約,可四眼饕餮卻不願意就此離去。

依偎著帝君,流下眼淚。

半個時辰后,異度時空的深處一道彩虹虛點影影綽綽的籠罩過來。

四眼饕餮忍不住說道:

「主人,我先走了。」

「去吧,願你重新擁有一個好的開始。」

四眼饕餮的魂靈就此消散,那彩虹靈橋也淡淡的散去。

「爸爸,父王,不要離開我們!」

月娥與霓裳淚眼婆娑道。

「我怎麼可能離開你們呢?」

「我還沒有打敗你們的林元叔叔,我絕不會死!」

「爸,您就不能不這麼較勁了,好嗎?」

月娥有點難做人了。

「爸,你幹嘛非要跟林元叔叔比武呢?」

「你們是那麼好的朋友!」

霓裳也說道。

「誰說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救過我的命,救過你媽的命,也救過月娥的命。」

「我最不服氣的是,為什麼喝酒喝不過他?」

「打架打不過他?」

「可是,我有一點他比不過我。」

「哈哈,你娘最後選擇了我,這是我一生唯一贏了他的事情。」

「可是我還是覺得有遺憾。」

「所以我拚命的努力,想在實力上超過他。」

「哎,人強不過命啊!」

「好了,孩子們,你們倆聽爸爸說,等你媽回來后,別告訴她我死了。」

「你們就說我在一個異度空間里修鍊就行了,好嗎?」

「林元,好傢夥,說曹操曹操到啊!」

「不對,你不是林元,你是誰?」

「伯父,我叫夏洛奇,林元是我師傅。」

「怎麼長這麼像啊?」

「你確認只是林元的徒弟,而不是他兒子?」

「伯父您開玩笑了。」

「我是一個孤兒。」

「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爸,他是我抓住的魂獸。」

霓裳有點獻寶的說道。

「嗯,你們之間的因緣還挺深。」

「好了,爸的時間到了。」

「這是怎麼了?」

夏洛奇問道。

「爸要進入無意識輪迴了。」

月娥輕聲道。

「別急,我看看。」

夏洛奇當即把飛天雪豹喚醒。

「又怎麼了?」

「你不是說可以救我三次性命么?」

「是的,怎麼,你要死了?」

「不是我要死了,是我一位重要的朋友要死了。」

「魂靈馬上就要散了,是無意識輪迴。」

「那你就失去一次救命機會了,你確定么?」

飛天雪豹眼眸中閃現淡金色的光芒。

「咦,居然這麼厲害?」

「三絕指?」

飛天雪豹神識一掃,即看見了綿延千里沒有生氣的十方帝君本體。

以及那快要潰散的魂靈。

此時星空深處的七彩靈橋又出現了。

籠罩住十方帝君的魂靈。

「莫亞星的納吉!」飛天雪豹自言自語。

「居然練成了,真有你的!」

飛天雪豹稱讚納吉。

「虛空境第一層!」

「進步不小!」

「一指滅三元,如此暴烈的招法,他難道不怕天譴么?」

飛天雪豹一口氣吹散了那彩虹靈橋,伸手罩住十方帝君的魂靈。

十方帝君覺得自己的魂靈好像蓋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雪。

緊接著,一隻巨爪驀然從夏洛奇身體中伸出來,極快,四周時空瞬間扭曲遮蔽。

飛天雪豹一掌狠狠的拍在十方帝君的屍體上。

魂靈一陣轟鳴,將已經冰冷了無數年的山脈給激活了。

一股絳紅的岩漿從十方帝君的心口伸展向四方。

如同一束怒放的花在山脈深處的血管中極速流淌。

「啊!」

三秒魂兮歸來,飛天雪豹口中念動咒語,十方帝君額頭、心口、丹田的射線頓時被湮滅了。

十方帝君深深的吸了口氣,山脈頭顱中的長方形眼眶緩緩睜開。

眼眸中岩漿流轉,下一刻開始歸於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