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自己的父母一直都是他腦袋裡的一個概念,而無什麼記憶,唯一記得的,就是那兩張迷迷糊糊的臉旁。

男的英俊帥氣,女的靚麗可愛。

爹……娘……我已經入學了,我已經進入了帕斯學院了。爹,我知道您曾經就讀過這所學院,破雷那是您從前的武器吧!

龍魂想著,破雷破解封印時閃出的那一幕畫面再次浮現於腦海里。

男子手握著閃竄著耀眼金光的紫色聖劍,如天神俯視螻蟻般俯視擂台下的眾人,那眼神霸道凌厲,氣勢囂張狂邁!

他是他的父親,那一個他從未謀面卻威風凜凜的父親!

「你們知道嗎?弟弟他現在可是個很厲害的人了,再也不是那個總是跟在我的屁股後面喊著『魂哥魂哥』的傻乎小子了!他現在混得比我還要好呢,那傢伙居然把我的兄弟女人都給擇了師,只不過他們都是自己心甘情願的。」龍魂細聲說道。

「可恨的是那什麼『魂元顫』,害得我還得再過半個月才能夠見到他們。

還有,弟弟他也真是的,怎麼能夠壞成這樣,都不讓我的雨兒來看我,更別說他自己了!

最可惡的是,他厲害了,翅膀硬了,就不理我這個哥哥了,都不過來教教我怎麼提升修為,這樣子我該怎麼被學院選中,去參加那什麼『魂元顫』嘛!」龍魂就像一個發著牢騷的人,望著星空自言自語。

「我一定會查出您們的去向的!我相信你們必定不是一般人!」龍魂突然攥緊拳頭。

沉重的睡意猛地襲來,衝上了龍魂的腦頂,毫不留情地侵蝕了他僅存的唯一一絲清醒,龍魂沉沉地睡了過去。

一個人影走了過來,將一張棉被輕輕蓋在龍魂身上,看著龍魂那張帥氣瀟洒的臉龐,眼角滑下一滴淚水,液滴劃過她的美麗臉頰,低落在地面上。

女子俯身輕輕吻了一下龍魂額頭,女子嘴角溢滿幸福,過了那麼久,他還是一直牽挂著自己的。

「魂,我們『魂元顫』時見了,到那時,你就會見到一個全新的我!」女子輕語,轉身就走,幽蘭的香氣忽然從龍魂的鼻間消失,朦朧之中龍魂似乎想要伸出雙手抓住什麼他一直牽挂著的東西,不過這隻不過是在睡夢中的一種沖意,她他的手最後還是沒有抬起來。

「哥哥,對不起!不這樣的話,你就不會發瘋修鍊,那麼等得那場浩劫降臨,我也救不了你!」一個披著黑色風衣的少年站在忻龍兩人院宅的屋頂處看著龍魂,嘴中輕聲吟誦。

少年下方的院宅里忽然走出一人,輕輕一躍便躍上高頂,女子也是躍了上去,三人同時對視一眼,就騰步跳起,消失在了夜色的昏暗中。 漫天白光閃竄!火熱的電弧相互碰撞,閃裂出華麗的火紅色!

重重威壓傾砸而下,壓在了天空下方的一名青年背上。

青年腰脊挺得筆直,以俯視眾生的凌厲目光死盯著那灰濛濛的天空,不屑的神情自其嘴角浮現。

龍魂就是這麼一個人。決定了要去做的事。哪怕是拼盡生命他也得去做!

既然決定了要瘋狂練級。那麼他就絕對不會當那想法為過往雲煙!

想了半天。也只有渡過這個劫難他才能夠飛快升級!

於是,他就冒著魂飛魄散的生命危險來了這裡了!

「來吧!」龍魂大喝一聲,天空立馬閃過幾道電弧,幾道半黑半紫的閃電就帶著勢不可擋之勢傾砸了下來!

龍魂雙腿如子彈一般飛速彈出,連續幾個騰躍,險之又險地避過了這幾道雷電。

電光撞擊那漆黑的土地,爆裂出絲絲電弧,竄入龍魂身體,也只不過是給他帶來陣陣痛感罷了,並無重創。

黑空之中翻滾著重重白色,似在醞釀著下一波攻勢。

抹了抹額頭上並不存在的虛汗,龍魂咬咬牙,就地坐下,恢復著絲絲微薄的體力。

他進來這裡初步估計也是有著兩三分鐘了,連續躲過十幾道強悍雷霆的轟擊,體力都快消耗光了。

這次那個神秘聲音沒有傳出來,龍魂也沒有去呼喚,他還巴不得那個聲音別再出現呢,每次那個聲音出現自己都被氣把火。

「轟隆!」一抹黑光閃過,龍魂霎時直立站起,這次的雷霆預示竟是黑色的光,看來這一波的雷霆不簡單啊!

重重烏雲翻滾而動,黑色在空中噼啪閃舞,按理來說天空一片黑漆龍魂是不可能看到黑光的,可他偏偏就看到了!

本能地他感覺到了不妙。可他不能夠走,這應該是這一波的最後一個環節,如果貿然跑出,說不定靈魂不會得到加強,反而起了相反之果!

「來吧!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龍魂在心裡默念著,雙腿已如鋼精般繃緊,蓄勢待發!

「轟隆!」黑光耀眼閃起,一道黑得刺眼的雷霆當空轟下,致命的威脅籠罩了龍魂,在此威壓之下,龍魂竟生不起一點違抗一點閃避的心思!

深邃的眸子中回蕩的已不再是自信,存有的,只是那無盡的淪陷!

這可是天壓啊!我怎麼能夠敵對得過天呢?我只不過是一隻蹲伏在天地之下的螻蟻,一隻軟弱,一隻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的螻蟻!

「我不是螻蟻!我不是螻蟻!我是龍魂,是那個要轟破這個世界的龍魂!」龍魂高聲喝吼原本毫無一絲力氣的身體猛然間充滿了爆發性的能量,雙腿一彈,縱身後退了近乎百米,黑色狂電轟砸在了地面之上,剛猛的氣流毫不留情地向著龍魂席捲而來,電弧吞噬了他的身影!


躺在草坪上的龍魂突然口吐鮮血,兩手崩裂,血如狂泉從他的體內竄出!

龍魂猛地睜開了眼,一股強悍的氣息自他的體內爆發而出,直達人階九級巔峰!

人階九級分為三重,分別為入門,晉級以及巔峰!每一級之間的實力差距也是有著足足百倍差距,龍魂直接從入門晉級到巔峰,可想而知這次渡劫的收穫有多巨大!

望著底下這染滿了血的草坪,龍魂有些哭笑不得,雖說這裡是自己的院宅,可這裡畢竟不是自己的地盤,下一屆還得有新的學生入住這裡,就這樣把別人的東西弄成這樣,該是咋樣?

「葯辰!」龍魂高聲大呼。

「誒!」一名帥氣俊朗的青年自宅院的大廳里走了出來。

「哇靠!你今天弄得這麼帥氣幹什麼?」龍魂看見葯辰的造型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此時的葯辰一洗從前的老土造型,略斜的劉海散布著陽光活潑的氣息,身著黑色勁裝酷帥霸氣,如神話之人般帶著副酷酷黑鏡。

「今日不是開學之日么? 雲煙畔見煙雲色 ,必定吸引得一幫花痴少女!」葯辰及其不要臉地說道。

「帥鍋,我真的是服了你了!」龍魂搖頭嘆息,「對了,你以前不是殺手么?清掃現場一定很厲害吧?那你就幫我把這裡清掃一下吧!」

葯辰順著龍魂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龍魂腳下周圍的草坪也被血染紅,把這一片草坪稱為血坪也不為過!

「你是不是受傷了?」葯辰問。

「沒什麼,就是修鍊過度而已。你收拾收拾吧。」龍魂道。

總不可能告訴葯辰,自己剛剛渡劫差點死掉,身體如噴泉般飛灑著血,然後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地修為晉級吧?

而且這傷口恢復的速度簡直堪稱變態,告訴葯辰了,把別人的自信心給打擊了就不好了。

「問題是我以前都是一把火把屍體加現場給燒了的,你要我清理血跡……」葯辰尷尬地撓撓頭。

「好吧!」龍魂捂臉。

你說你當個屁的殺手啊,連個殺人現場都不懂得收拾,還一把火全燒了,你以為你是在開篝火晚會啊?

「用水沖一下不就得咯?」葯辰又道。

龍魂瞬間石化。

就這麼簡單?

「我想一個人靜靜。」捂著臉,龍魂走進了宅子。

……

眾多學生匯聚一堂,均是站在一個場台之下,與著自己周邊的人竊竊私語著。

「龍魂,你知道這次的聚集又是為了啥么?」一向話多的葯辰主動發問。

「這個得問專家!」龍魂轉頭看向忻龍。

「這個就是因為……我也不知道!」忻龍道。

龍魂別過一直緊盯忻龍的眼,心裡一陣嘆息,他還是看不出來什麼。

沒錯,這又是一次龍魂對忻龍的檢測,他總覺得忻龍靠近他有著某種目的,可是又說不上來什麼。

這次集合要是忻龍知道些什麼的話,那他可能是帕斯學院的人,只不過忻龍的話變得太快,臉上也沒有一絲一毫地不妥,這麼一句話,就被其斷成了一句玩笑話。

也許是自己真的想多了吧!龍魂暗道。

他不知道的是,此時的忻龍也在暗暗地松著氣。

「不知道你還瞎嚷嚷個什麼勁啊?」葯辰撇嘴。

「各位同學,非常感謝你們對本學院的支持,入駐了我們帕斯學院這個大家庭。」 快穿︰拯救暗黑男主


龍魂自動忽略了接近一分鐘的開場白,直到男子咳了一下才抬起了頭。

「這次是帕斯學院一直存有的對學生們的照顧,各位同學可憑著入學卡而去領取一篇武技,根據學級來拿取適合自己的武技。」男子道。

龍魂拿出那張代表了無上榮譽的透明卡片,清晰地看見其上刻有著一個「地」字!

「地階武技?帝國級別的學院就是不一樣。」龍魂心想。

這個世界的武技共分為天地玄黃四個大級,每個級別又分為上中下三個小級。

一般玄階高級的武技就已經很少見的了,可沒想到這個帝國級的帕斯學院竟還有著地階的武技捲軸。

「為什麼他們不直接一大堆的武技擺出來讓咋們細心挑選呢?這樣人品好的不就更加容易拿到高級的么?我覺得這樣子對其他的學生還算公平。畢竟有些人是用汗和血才進了這個帕斯學院的。」龍魂道。

「呵呵,其實,學院有個功法大陣的,只不過那是對於內院來說,入駐內院了就可以進入此陣,想要奪得真正厲害的功法武技,那麼就得要靠著多方面的實力了!只不過學院的真正主心力是在內院,這裡是外院,不需要太嚴格的。」忻龍解釋道。

「為什麼你知道這些呢?你又不是內院的人?」龍魂忽然道。

「外面有傳的啊!」

「可是……據我所知,內院的事對外一直都是嚴密控制的,就連從內院畢業了的學生出去了也不能夠說,這可是帕斯學院自己的老底呢!那麼……這麼一個陣法,外面如何傳起?」龍魂抬頭,漆黑雙眸緊盯著忻龍,一股殺機漸漸地籠罩住了忻龍。

如果忻龍真的是帕斯學院派來接近自己的話,自己頂多不理他就是了,如果他不是帕斯學院的人,而是什麼敵對之人派來的手下的話,他不介意冒著被驅逐出校的危險滅殺了眼前的此人!

忻龍一愣,立馬掩飾道:「那個,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啊?那個人或許曾經是帕斯學院的內院學生吧!」

「哦,原來如此啊,看來帕斯學院的嚴格管制還是有著漏洞嘛!」龍魂忽然眉開眼笑,開頭說道。

眾人也是送了口氣,之前那種劍弩拔張的窒息感真不好受。

「走吧!我們去挑選適合自己的武技吧!」雪蓮揮手。


眾人來到了一棟建築之前,男子彎腰微微鞠躬。

眾人疑惑,他這是幹什麼?

男子剛剛鞠躬完畢,抬起頭來,其面前的空間微微震動,兩名老者就出現在了建築大門的兩側,就如兩尊門神。


眾人也不驚訝,能進來的人略多略少都有著些許見識,像放置武技如此重要的地方,沒有強者把守那才怪哩!

「兩位前輩,這批是此次入學的外院學生,此次實是前來選取武技。」男子說道。


兩名老者睜開了眼,兩道目光移向了人群,眾人都有種被看穿了一切的感覺。

龍魂很不爽,這種感覺不是什麼被看光的感覺,而是一種自己的真實實力的憤恨感。

兩名老者的目光飛快地掃過人群,不過卻不約而同地在龍魂和葯辰的身上停駐了幾秒。

葯辰也是略為不爽,在這種感覺下,彷彿你什麼都隱藏不了,不論實力,還是天賦,如果自己的真實實力無法隱藏,

「這次有十個,比上次多了幾個。」一名老者開口說道,一掌伸出,另一名老者也是同時伸出一掌,兩掌相接,又嘩然拉開,大門轟得一聲顫動,被緩緩給拉開。

待得大門完全打開之時,男子才帶領了眾人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