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聽那寒冰男的話,似乎林白手上還是沾了人命,逃走的兇手。這就更讓他們為之而感到恐怖,只覺得再在這裡多待一會兒,也會被林白給殺了。

「都給我回來!」這群遊客不知道這突然出現三人的底細,但林白如何能不知道,除卻派出那隻獵鷹的劍閣之人外,還有什麼人,能夠在如此迅疾的速度內,找到他們的下落,可笑這些人竟然敵我不分,還以為是遇到了什麼救星,卻不知道自己是在自尋死路。

需知道按照當初王瘋子所說,他們村子那些尋找禁蛇,以及整個村子的男女老少,可都是死在了這些假扮野人的劍修手中。以這些人的冷冽性子,他們如何會容得下這些已經見過了他們面目,並且還即將知曉他們身份的普通人。

而且如果不是忌憚劍閣的人對這些人下手,林白又怎麼可能會選擇跟他們同行。可現在倒好,這些人卻是要自入虎穴,這畫面,真是可笑到了極點。


但他們想去送死,林白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去送死!冷斥出聲,呵責了諸人一句后,寒聲道:「都給我回來,若是靠近他們,格殺勿論!」

話音落下,原本還在猶豫的幾個人登時停下了腳步,猶疑不定的向著身前的三人望去。見識了剛才林白悍然斬去舒遠尾指的手段后,他們很清楚,林白這句『格殺勿論』恐怕絕對不是說說而已。如果真的這麼貿然前行,說不好真的就要喪命劍下。

而且這會兒他們也是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味起來。雖然這三人看起來都不是兇惡之輩,但衣著打扮卻是和現代人格格不入,而且眼眸中的神采更是冷得如堅冰一樣。


一時間,這些人只得呆愣愣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該如何是好。

「放屁!跟著你這殺人犯一道,才是只有死路一條!」舒遠重重一口唾沫啐在地上,一邊拔足狂奔,一邊轉頭用哀求的目光看著這三名劍修,一邊向抬起自己斷了尾指的手,祈求道:「這個殺人的瘋子,剛斬了我的手指,求求你們幫我殺了他吧!」 「少主我易家是出了什麼事情嗎?」易家家主,還沒有想到洛夢櫻要做什麼。

「易家主,如果有人合謀殺島上的主人,這樣的罪名該如何處理。」易崢不卑不亢的說。

「大膽,羽然島什麼時候有人如此大膽,島上的人都應該相互扶持,如果不能團結,那還怎麼有島上的繁榮。」易家家主可是一生都奉獻在這裡了,他有這麼看得快有人破壞這裡。

「那易家家主,如果有人要殺少主,你該當如何。」易崢是知道的,少主讓他過來,就是希望他來處理,而不是給洛夢櫻說。

「什麼你的意思是說,有人要殺少主,還是我們易家的人。」易家家主明白了,少主來清理門戶的。

「怎麼易家家主,你這些人放任家族中人,勾結外人,殺害少主,如果不是少主聰慧過人,你認為你還可以見到少主就是萬幸了。」易崢以前只能看著洛夢櫻出事,什麼也做不了,他的身份已經公之於眾了,也不用這樣躲躲藏藏。

「你是碧藍深幽的人,想不到呀!我易家還有你這樣一號人物在,這些年是我們眼拙了。」易家家主,以前可是不看好他的,只是想不起他也是洛夢櫻的人,一直認為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族人。

「難道易家家主會感覺奇怪,不要忘記了,我們這些人只為了羽然島,而不是一個家族。」易崢也知道,沒有人會一下子接受他的身份。

「易家主,本少主,不是隨意來打擾你,可是你這個未來家主,為了權利,可是做了不少事情。」洛夢櫻沒有喝他們的茶,她的水也是她身邊人準備的。

「少主這些可是大罪,不可以這樣冤枉我易家的忠誠。」易家家主聽到洛夢櫻的話,難道是要剷除他們家族嗎?

「就是,我們怎麼可能會想要殺少主呢?」易天沒有想到他們一點也沒有顧慮了嗎?


「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那你動手的時候就沒有想過會留下一點把柄嗎?」易崢的眼神瞪死他,太可笑了吧!少主不動手,不代表他們所有的事情瞞得住少主。

「父親不能聽他們亂說,你不能聽這個叛徒的話。」易天真的很擔心易崢真的會有證據。

「叛徒,易少爺,你說誰是叛徒呀!」易崢笑著問道。

「你明明是我易家的人,卻幫一個外人來對付我們。」易天知道他是碧藍深幽的人,明明是是自己家族的人,卻來這裡害自己。

「你是少主是外人嗎?」易崢就是逼著他說。

易家家主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這樣說少主,那可是大不敬呀說:「住嘴,易崢是碧藍深幽的人,那就是我們易家的榮耀,少主是這個島上的主人,她有權管理我們所有的事情。」

「易家主,還是要注意身體,不要生氣了,不過我不能因為這樣就不做呀!」洛夢櫻伸出手,馬上有人把東西放在洛夢櫻隊伍手上,洛夢櫻打開看了一下,再把東西放在易家家主面前。

「父親不能看少主這些東西,一定是她在陷害我的。」易天不知道洛夢櫻給的是什麼東西,可是如果少主真的是知道自己的事情,還在這裡被公布出來,他還怎麼做易家家主呀?

「放手!」易家家主是老了,可是少主給的東西,可不是給別人隨意搶走的。

易家家主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這些東西完整,還有證據,這些東西可是擺著眼前的,讓他怎麼敢質疑少主呢?

墨昊靳他們幾個人也沖沖趕了過來,就算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過來,也是三個小時了。

「少主不會出事的,這麼多年那麼多的事情都挺過去了,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呢?」離玥聽到那個聲音,還是害怕呀!

「是呀!幽幽一直都是福大命大之人,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優莎娜看到這個地方,有爆炸的痕迹,雖然已經被人清理過了,但是還是有火藥味。

「還沒有見到幽幽,我不會相信幽幽出事,我一定會把她找回來的。」厲熠也是擔心,可是一想到洛夢櫻的事情,還是不能不多想。

「厲熠,我想知道,你這段時間和幽幽都在密謀什麼事情,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了這些事情。」墨昊靳問他,因為他不相信洛夢櫻見他,只是和他閑話家常。

「那是我們的事情,也沒有什麼大事為什麼要告訴你。」厲熠答應過洛夢櫻的,他不能說。

「難道幽幽出事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嗎?」優莎娜真的不知道厲熠在想什麼。

墨昊靳搖了搖頭,他向前面走了過去,這裡是一個轉彎處,如果一切都是她計算好了,那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墨昊靳發現了這裡有一些腳印,很淡,如果不注意看,根本就發現不了,如果不是了解洛夢櫻,墨昊靳也不認為這就是洛夢櫻,可是他知道那就是她的。

既然她從這裡下車,那她現在回在哪裡呢?還是去做她計劃好的事情。

「靳哥,我們怎麼辦,如果沒有信息,我們還是不要打擾總裁夫人吧!」成陽是擔心墨昊靳出什麼事情,既然總裁夫人要他們離開,那他們一定會很危險。

「既然你不願意告訴我們,那我們自己去查。」優莎娜生氣的說,不應該讓他單獨見洛夢櫻,如果不是這樣今天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了。

「優莎娜,你不能亂來,你忘記了少主的話嗎?少主可是要你們離開,而不是要你打擾她。」厲熠說這些話連自己都不能說服,說話怎麼可能有底氣呢?

「厲家家主,你什麼意思,我們可是碧藍深幽的人,有權利決定我們的選擇。」離玥真的很想打人呀!少主真的不能考慮一下自己嗎?她可不怕死呀!最怕洛夢櫻出事自己什麼都不能幫忙。

「對呀!我們可是碧藍深幽的護法,這麼可能這麼聽話呢?」優莎娜很贊同離玥的話,這兩個人真的可以呀!不打算聽話了,因為值得。 董卓進入了長安之後,派重兵把手四門,然後安置了天子和諸位大臣,就開始貪圖享受。

而李儒,則是不管不顧,就當作沒有看到一樣,因爲董卓的家小都是已經失蹤,如今年紀也是老了,想要子嗣也是困難,有那拼搏的時間,還不如享受一下。

就這樣,時間過去了十天左右,長安西門迎來了一隻大軍,讓城牆上的守衛都是緊張起來。

“嗚嗚,嗚嗚。”因爲不知道來人是誰,守衛直接吹響了號角。

號角聲響起,城內的大軍直接開始集結。

“什麼人吹的號角?”李儒正在城門附近巡邏,聽到號角聲,趕忙跑了過去。

看到城下的大軍,眼睛眨了眨,笑了起來。

“哈哈,曹操曹孟德,你竟然趕來送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李儒的聲音響起。

讓城下的曹操發現了他的蹤跡,也是高聲叫到。“李儒,李文優,速速開成投降,交出天子,不然我就要攻城了。”

曹操的喊聲響起,讓城牆上的士卒都是哈哈大笑起來,實在是曹操的話太幼稚了。

看城下的大軍數量不過幾十萬,而長安城內的大軍至少五億以上,除非他們都是九十級以上的士卒,那纔有希望。

“給我開城門,殺。”李儒直接命令道。

“是,開城門。隨我殺,活捉曹操。”一名戰將知道機會來了,不等城門大開直接跳下了城牆,直奔曹操而去。

這是要擒下曹操,活捉他,好獲得李儒的賞識。

不過他剛剛跳下,曹操就多入了大軍中,讓那戰將一時間發現不了他的蹤跡。

“殺,殺。殺。”既然看不到曹操,那就殺戮士卒,手中長槍直接刺了過去。

雖然沒有騎乘坐騎,但是戰鬥力仍舊不可小視,不一會的功夫,殺的曹操士卒血流成河,屍橫遍地。

等到城門打開的時候,他已經殺了數百的士卒了。

“奇怪,這士卒怎麼這麼弱?好像都是炮灰!”大軍衝來,戰將停了下來,納悶的說道。

“撤退,撤退。”見到大軍衝來,曹操第一個開始逃跑,不一會的功夫,也就是失去了蹤跡,實在是跑得太快,彷彿早就做好準備,就等着敵人追擊。

“殺,活捉曹操。”見到曹操跑了,戰將們都是召喚出坐騎,追了上去,至於曹操的士卒,則是全部倒下。

城牆上的李儒看着下面發生的鬧劇,很是不解,曹操率領的大軍好像就是來送死的,而且一點戰鬥意志都是沒有,一觸即潰。

“算了,也許是計謀,也許是其他方面的事情,但是和我無關了,通知下去,大軍回營。”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

如今的李儒很是蕭條,原本的意氣風發隨着妻子的消失,也是煙消雲散,如今不過是爲了董卓最最後的瘋狂。

行走在城牆上,李儒不知道在想寫什麼,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士卒前來稟報。

“大人,那曹操逃走了,屬下無能。”一名戰將跪在李儒的面前,大聲的說道。

“無事,下去吧。”李儒則是擺了擺手,繼續走了起來。

而那隻能講則是鬆了一口氣,要是原本的李儒,最少要打他三是板子,這次竟然什麼懲罰都是沒有,奇了怪了。

搖了搖頭,戰將直接下去了,並且和其他戰將吹噓,自己怎麼怎麼樣,躲過了李儒的懲罰。

於此同時,長安萬里之外的一處營地,狼狽的曹操出現在大門口。

“主公,你回來了,我們擔心死了。”曹洪第一個衝了上來,牽着曹操的馬,走進了大營。

“無妨,這次有驚無險,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哈哈,多虧了一天啊,要不然我會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此時的曹操雖然狼狽,但是十分興奮。

說話也是有些語無倫次,讓曹洪很是不解,但是他沒有問出來,因爲曹操要是想說,他會說的,如果不想說,你再怎麼問也是無用。

“哈哈。哈哈。。。”曹操的笑聲,在大營中想了起來。

。。。

時間再次流逝三天之後,長安西門迎面騎來了十餘騎,讓城牆上的士卒緊張了起來,不過看他們只有十餘人也就是放心了。

等他們來到城門的時候,直接大聲喊道。

“你們是什麼人,如今長安城內戒嚴,不得入內。”說完,直接命令手下拉弓搭答箭,一有不對直接射擊。

“滾,連我都不認識啦!”呂布的怒吼響起,讓城牆上的守衛都是嚇了一跳,等他回過神來,發現城下的竟然是呂布。

“快,快開城門,呂布將軍回來了!”見到是呂布,急忙跑下城門,親手打開了開門機關。

“咔咔咔。。。”巨大的城門緩緩打開,呂布一行人直接騎了進去。

“很好,告訴我太師在哪!”呂布看着門口的守衛說道。

“將軍,如今太師在太師府邸,我帶您去。”守衛興奮的說道。

如今的呂布可是董卓軍中的頂樑柱,就算是董卓死了,只要呂布還在,他們就有繼續戰鬥下的勇氣,要是呂布不在了,那就不知道是什麼樣了。

誰讓呂布是軍中的第一人,並且是天下第一的戰將,在軍中的威望,沒有人可以比擬。

“好,帶路吧。”看着會來事的守衛,呂布嘿嘿一笑。

在守衛的帶領下,呂布一行人來到了如今的太師府邸。

看着同樣壯觀的太師府邸,呂布的笑意更是濃烈。

“好了,你回去吧,這裏不需要你了。”一聲命令,守衛屁顛的就回去了,一點怨言也是沒有。

看着離去的守衛,呂布來到李易的面前,恭敬的問道。“主公,我進去了,我一定會按照主公的說法去做!”

“去吧,無所謂了,按照你的心情去做就好。”李易擺了擺手,不在乎的說道。

“是。”呂布點了點頭,直接走了進去。

在下人的帶領下,來到了董卓的房間,聽着房間內的鼾聲,直接衝了進去。

“咳咳。”看着仍舊熟睡的董卓,呂布咳嗽了一下。

“啊,誰,是誰!”被人驚醒,董卓直接抽出腰間的長刀,到處揮砍了過去。

“啪。”不過他的對手是呂布,直接一個擒拿,抓住了董卓持刀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