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輝沉浸在刀法和劍法相通的喜悅之中,雖然葉雲煙還只是築基修士,但這般一套劍法看下來,他心中隱隱有所觸動。想必稍加時日,他的修爲便可再進一步了!

林山自顧隨手揮斬,顯然正在領悟葉雲煙施展的劍法,特別的是,隨着時間的變長,他手中劍法越來越鋒銳。到了最後,他揮出劍氣中毫無陰柔之感,可謂鋒銳至極!

“這小子完了!他根本領悟不到雲煙劍法中的至柔之理,只顧着劍法的鋒銳之感了!”端木奇笑道。

端木輝結束感悟之後便聽到此言,轉眼看林山手中揮出劍芒如風刃般銳利,同樣面帶譏笑神色。

將衆人言語收入耳中,歡歡不禁有些懷疑其林山的感悟,她靠近林山輕聲道:“你小子行不行?不行的話現在還來得及!”

林山揮出一道劍芒之後便原地靜立,淡淡地回道:“沒問題!”

“沒問題就好!”對於林山的實力非常信任,歡歡笑道:“林前輩待會兒出手時可要收下留情,端木輝好歹也算是金丹修士,別讓人家輸的太難看!”

“想要我輸是不可能了!我承認歡歡姑娘有些小聰明,但今日之後,你就會明白,我等修煉之士,實力才最爲重要!”端木輝譏諷地看着歡歡,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靠着林山,歡歡輕聲道:“不要給我面子,找機會往死裏打!” “難道這幾人得罪了歡歡?那就活該他們倒黴了!”知道歡歡很難纏,林山若是不允的話,只怕自己麻煩不斷,他默默地點頭應下。

要知道林山一行人中,就數小寶性格最橫,可就是小寶這樣的極品,也在歡歡手上吃過大虧,正是應了那句:“寧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

似乎還不滿意,歡歡瞧了眼端木輝,趾高氣揚道:“這位前輩,你叫端木什麼來着?”

“端木輝!”端木輝臉色鐵青,冷冷說道。

“哦,端木輝前輩!”故意把“前輩”兩個字咬得很緊,歡歡道:“你可一定要努力,可別讓這位林公子一招被打趴下了!若果那樣的話,你可是丟了端木家的臉了!”

“笑話!區區一名築基修士,即便只動用劍法之威,我也能十招之內殺滅他!”端木輝獰道。

歡歡噗嗤地笑出聲來,眼光掃視一番,見再無別人笑出聲,她挑眉道:“看來端木輝前輩的笑話一點兒都不好笑!”

“是不是笑話,你馬上就知道了!你不是看上這小子麼?我這就親手廢了他!”端木輝大步向前,走到場中空地,挑釁地看着林山。

腳下一動,林山便同樣向前,和端木輝遙遙相對。

“這小子死定了!我大哥刀法極精,即便換做劍法同樣也能觸類旁通,加上我族中刀訣便蘊含五行之水的奧妙,這小子有什麼資格出手?”端木奇獰道,等着看林山笑話。

忘憂女看着場上林山坦然模樣,低語道:“姐姐,林山這小子悟性極佳,但依我看卻未必能勝過端木輝!畢竟端木輝有着境界優勢,再加上端木世家功法偏向水之道,林山此戰不易!”

點了點頭,無憂女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我幾次觀察林山下來,發現此子一直很冷靜,或許他還有着我們不知道的手段也不一定呢!”

“此子得了青女祖師部分傳承,姐姐真忍心送還給青雲山?他若是修爲大成,可是我青女峯日後擴張的巨大阻力!”想到此處,忘憂女皺眉問道。

總裁哥哥酷丫頭 !加上我親自指點他劍道一年時間,或許能成爲我們的盟友也說不定呢!”無憂女道。

“盟友?他身爲青雲山弟子,要和我們成爲盟友, 毒妃來襲:邪魅冷王拐回房 ?”忘憂一臉鬱悶。

“忘憂,你不能還用以前的眼光看問題!若是在十年前,我們努力侵佔青雲山還沒錯,可是現在形勢不同了!端木家子弟爲何來到我青女峯?僅僅是看看聖女傳承麼?”無憂女提醒道。

忘憂一愣,愕然道:“不可能吧?莫不是端木家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打我青女峯的主意?”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端木家未必有這份膽氣,但若是九雲山勢力壓迫他們的話,你說他們會選擇朝哪邊躲?”無憂女道。

“九雲山?”忘憂女一愣,忌憚地問道:“姐姐莫不是得到了什麼消息,難道是那邊有動靜了?”

無憂女哼道:“現在跟你說這些還爲時過早,你若是連元嬰中期都達不到的話,就不用知道這些了!”

林山和端木輝遙遙相對,心中還在參悟着葉雲煙施展的劍法。要知道在神祕山洞中,林山不過看了一記劍痕而已,便先後領悟出了“風雷動”和青蓮斬,現在看到一套完整的劍法,心中又隱隱有所觸動。


“小子,受死吧!”端木輝眼中一抹狠厲之色一閃而過,揮出手中寶劍便斬了出來。一劍所過,如瀑如布,連綿不絕。

“輝大哥真是厲害,只看了一遍就能將劍法中的連綿劍意施展出來!”端木奇稱讚道,沈京靜立一旁猶如未聞,目光依然直直地盯着歡歡。

林山心神一斂,同樣舉起青女峯提供的一柄銀白寶劍迎了上去。

不過前行了一步,林山手腕一抖,一道劍芒一閃而出,直接斬向端木輝施展的劍影!

嗤嗤,劍芒如同陷入沼澤中一般,無法寸進。

“就這麼點本事?真是太讓人失望了!”端木輝得意大笑,手中劍訣跟上,直接欺上身來。

林山不爲所動,直到端木輝靠近身前不足一丈時才一挑手中長劍,如同針紮在布匹上一般。

嗤拉!一道寒光一閃而出,透過端木輝的劍影直奔他眉心而去!

“啊!”端木輝大驚失色,身形急退,手中寶劍揮舞,險之又險地擋下這一擊!

“打得好!繼續保持,不要留手!”歡歡大笑喝彩,一時風情萬種,讓盯着她看的沈京心中沉迷,無法自拔!

看了眼沈京不成器的模樣,端木奇眯着眼道:“沈兄弟,你這般在乎此女,卻不想對方正辱罵我等兄弟!不知若對上手來,沈兄弟是幫哪邊?”

沈京神色一動,連忙羞愧地低頭,半晌才說:“奇哥教訓得是!小弟此番出行,只想能爲兩位哥哥做點兒事情。至於那女人……”看了眼風情萬種的歡歡,他咬牙道:“至於那女人,又如何能和大哥二哥相比?沈京定然是站在兩位哥哥這邊!”

“你可要記住今天所說的話!既然叫了我們這聲‘哥哥’,以後就不要像今天這樣丟我們的臉!”教訓完沈京之後,端木奇肆意打量歡歡身前峯巒之處,嘴角露出一絲邪惡笑容。

再說場上比試,林山一擊佔優勢,卻並未緊追,只是淡然站定身形,這倒是讓端木輝心中不解。

“看來你還有點兒小聰明,不過高手對決,靠小聰明可是沒用的!”端木輝道。


林山道:“閣下準備好了?那便出手吧!”言下便暗指示要讓端木輝先手,這讓端木輝這名金丹修士面色通紅。

“哼!還真是看得起自己!我堂堂金丹修士,讓你先手又如何?你先吧!”端木輝咆哮道。

“堂堂金丹修士,只是讓哥先手麼?如果本姑娘是金丹修士,直接謙讓十招都沒有問題!”歡歡大聲叫道。

“十招?”端木輝臉色難看,道:“十招怎麼可能?況且我們比試劍法而已,我可爲動用過金丹修爲!”

歡歡道:“說得好聽!你敢說沒用強大的神識?”

“這……”端木輝面現難色,忽地喝道:“你這瘋丫頭休得激將某下,我可不吃你這套!”

“真是小人之心!看來你是怕了林山了,不如這樣吧,林山,你就讓這位端木……前輩三招!不好意思,閣下叫端木什麼來着?”

“端木輝!”剛惱怒地說出來便意識到是被歡歡耍了,端木輝又羞又怒,緊握手中寶劍便衝向林山,喝道:“我宰了你這小子!”

揮劍直劈,端木輝居然是用手中寶劍施展出了刀法的感覺,暴怒之下,劍勢如山般砸了下來。

林山神色微動,心知對方這招並不算千水劍訣中招式,可巧的是千水劍訣雖然陰柔,但偏偏就有一招剛猛直劈,倒也算勉強過關。交手之時不宜多想,林山手中寶劍連揮,一道道劍芒激射而出,接連迎上了對方的寶劍。

錚錚!一陣金戈交加之聲響起,串串火花四射,接連揮出十三道劍芒才徹底抵消端木輝中霸道一劍。

感受着寶劍中的反震之力,端木輝心中凜然,他剛纔怒氣攻心,習慣性施展了家傳刀法,還好他發現的早,擬出了千水劍訣一招剛猛劍法掩飾。忌憚地看了眼無憂女,見對方並沒有出手的打算,端木輝放下心來,同時心中逐漸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林山與人交手,向來觀察細緻入微,就在剛纔,他發現端木輝目光中隱隱有冷笑之意,心中提防,手中不自覺地緊了緊寶劍。


“你小子死定了!”端木輝嘴脣微動,居然想林山施展起傳音之術。

眉頭微皺,林山心道:“這般交手下來,此人也就剛纔的剛猛招式厲害,現在居然直接傳音給我,難道是有什麼絕招要使出來?不過眼下是比劍法,對方應該沒那份膽子纔對!”

“世人都知道劍修能凝練出劍元之力,卻不知道我端木家同樣開創刀法先河,凝練出了刀元之力。此番我使用刀元之力駕馭劍法,威能必能成倍增長,就算錯殺這小子,想來無憂女看在我家族份兒上,也不好追究的!”想到此處,端木輝冷然一笑,覺得眼前林山馬上就要成爲一個死人了。到時候定然好好羞辱歡歡那個賤女人一遍,最好讓她被無憂女逐出宗門,自己再將她抓來!到時候,嘿嘿!

見端木輝神色接連變換,林山已經催動體內劍元,以備不時之需。同樣的劍法,在劍元的催動下便能威力數倍增長,這也是劍修能夠立足修仙界的根本之處。

“看好了,現在就讓你看看真正的劍法!”端木輝獰笑一聲,體內刀元之力瘋狂注入手中長劍。

“這是?”感應到對方身上有一股陌生能量一閃而逝,林山面露意外之色,心中更加提防起來。

“千水劍訣,終極一劍!”端木輝揮出兩招劍訣中招式掩護,猛然激發長劍中刀元之力,頓時靈光四射,寶劍之上寒光閃閃。 幾乎在端木輝出手的同時,林山體內劍元之力一放而出,狂涌入手上寶劍之中。寶劍嗡嗡作響,顯得興奮異常,林山口中低喝一聲:“千水劍訣,千水千劍!”

同一時間,數百道劍芒激射而出,直奔端木輝而去。

端木輝得意洋洋,心想有刀元之力在手,只需僞裝一招便可擊殺對方,這樣便可泄了心頭只恨,然後要好好羞辱歡歡一番才行。

見千百道寒芒自林山手中射出,端木輝神色一滯,莫名危機感襲來,只覺得背後嗖嗖作冷。牙關一咬,端木輝體內刀元不再保留,全力施出,手上寶劍寒光一閃,直接揮向林山。

腳下一動,感應到端木輝一劍之威,林山身形爆射而出,身法全力施展之下,衆人只看到數名林山圍在端木輝四周一般。

兩人交手速度極快,不過瞬息功夫,便有數百道劍芒和端木輝手中寶劍相交,火花四濺。

端木輝堂堂金丹中期修士,原本以爲對付築基弟子不過手到擒來而已,眼下看着連續斬滅數道林山虛影,自己卻越來越被動起來。這番模樣看在別人手中,畢竟墮了高階修士的名頭,心中惱怒,他滿臉通紅。

見自己施展的大半劍光都被對方擋下,林山微微嘆息一聲,手上寶劍一抖,他直接衝向對方。

“找死!”原本端木輝正苦惱破解之法,此時卻見林山現出身形衝將過來,心中譏笑對方戰鬥經驗不足。自己堂堂用刀高手,近身戰鬥有幾人能敵?

林山神色不變,對端木輝的言語置若罔聞,他握緊手中寶劍,自下而上,一撩!

噌!一道寒光詭異出現,犀利無比,直接斬向端木輝!

端木輝大驚失色,劍法之道自己也算了解些,但像眼前這般毫無還手機會的劍法還從來沒見過,這樣被斬中的話,必定身首異處!

想到此處,端木輝右手一搓,只見一道黃芒閃過,他整個身形便從原地消散開來。

一擊落空,林山面露意外之色,轉臉看向由側面方向。約莫十丈之外,一名中年男子踉蹌着現出身形,從他臉色蒼白的樣子來看,顯然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眯着眼盯着林山,端木輝低聲道:“算你小子有點兒門道!若是本尊能動用金丹之力,一招便可殺滅你!”

“奧吆,端木前輩臉色不太好,沒事兒吧!”歡歡蓮步款款走了過去,一顰一笑顯得婀娜多姿。

見到歡歡媚態外露,端木輝一陣失神,陡然響起自己可是當着這麼多人丟臉,立馬羞愧地低下頭,心中卻是惱恨至極。腦海中浮現先前歡歡露出的婀娜姿態,他並不覺得眼前女子可惡,覺得這一切都是那築基期林山惹的禍!

微微收斂心神,端木輝道:“拖姑娘洪福,某下激發符籙躲避,不過傷了點兒元氣而已,並無大礙!”

“沒想到端木前輩劍法強大如斯,先前是歡歡不對,小瞧前輩了!”歡歡輕聲輕語,再無半點兒先前驕橫姿態。

端木輝心道:“一定是使用刀元之力激發寶劍之威才讓此女刮目相看的,看來這番倒是做對了!”又想起此戰畢竟是自己敗了,便頹然道:“姑娘眼力厲害,此子劍法無雙,只怕金丹修士也未必能敵!”

原本還想勝過林山好羞辱歡歡一番的,聽到歡歡一副稱讚話語,端木輝全然忘記自己此番輸了場面,都是眼前女子惹的禍端。不過金丹修士敗陣可非同小可,他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在回到宗門之前,一定要親手除掉林山,一雪前恥!

歡歡來到林山跟前,低不可聞地說:“虧酒鬼誇你,殺個人都做不到!你自己小心,這人心裏肯定惦記上你了!”

點了點頭,林山道:“林某不懼,你好自爲之。”

走到無憂女跟前,歡歡躬身行禮,道:“弟子安排欠佳,此番損了端木輝前輩顏面,願領宗主責罰!”



“不!”端木輝向前一步,急忙解釋道:“無憂宗主,都是某下學藝不精,還請宗主不要怪罪歡歡姑娘!”

微微搖了搖頭,林山心道:“難怪就連閱歷最爲豐富的青衣也從不招惹歡歡,此女先前還讓端木輝顏面盡失,現在反而不動聲色地讓對方幫自己說話求情了!”

無憂女道:“既然別人都不在意此事,本宗也不必懲罰你了!”

“弟子雖然魯莽,卻證實這位林山前輩乃是劍修天才,也算爲本宗立下功勞,還請宗主賞賜纔是!”歡歡話題一轉,繼續說道。

眉毛一揚,微微有些意外,然後饒有興趣地看着歡歡,無憂女笑道:“賞賜是自然的,本宗賞罰分明,你確有功勞,本宗這便獎勵你!”轉眼看了身側以爲中年女弟子,無憂道:“藍衣,去,獎勵歡歡五十下品靈石!”

中年女弟子躬身應下,徑直遞給歡歡一隻儲物袋。在和青衣闖蕩的這些時間,歡歡也逐漸適應了修真世界的環境,開始使用靈力修煉,並且修爲進展極快,已經是練氣頂峯修爲了。

神識一探,確認數目絲毫不差,歡歡感謝一番之後便和先前弟子離開,顯然是去拿護法領地了。

“無憂宗主,這是家主吩咐晚輩送來的禮物,算是恭賀青女峯選拔聖女大喜,還請宗主笑納!”端木輝舉着一隻盒子,送上前來。

先前發放獎勵名爲藍衣的女子上前接過,恭敬地送到無憂女手中。

打開盒子一看,無憂女神色一動,訝然道:“端木華道友還真是大方,你回去後告訴他,本宗多謝啦!”

林山並未看到盒中之物,眼下高手不少,他可不敢主動神識查探,心想:“看無憂女的表情,盒中之物顯然十分珍貴,看來端木世家是有心向青女峯示好了!”

“無憂宗主,晚輩另有一事不明,還想請教。”端木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