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的那隻恐怖的束眼一閉一合。沙啞陰森的話語從眼裏有條不紊的說着,讓人頭皮發麻。

“不知閣下是黃泉?還是奈何?這道黃泉符乃是我一個朋友送的,他說他來自黃泉血衣門!”

“哦。既然有這等事,我們黃泉血衣門身處遙遠的古地,門內弟子都遵守戒律,只有執行殺手任務的時候纔會離開,你的這張黃泉符到底從何而來,老實交代。否則讓你今天就橫屍於此。”

“我說的句句屬實!是一個自稱光影道人的傢伙給我的,他說他來自黃泉血衣門。師父黃泉是響噹噹的高手,師孃奈何實力則不在師父之下,那天我們把酒言歡都喝高了,依稀記得只有這麼多了…”

只見的那隻巨大的束眼漸漸變得虛幻起來,化爲漫天光點爆涌進入那隻被扯斷的手臂中。

一聲無可奈何的哀怨從虛空陡然響徹開來“這位小友!下次再見到光影,記得早日告訴我,有些事不方便透露,這樣吧這次的酬勞我也不要了,幫你將你損傷的臂膀恢復如初,至於你們之間的恩怨,由你們自行了解吧…”

ωωω★ тт κan★ c○

被扯斷還留着絲絲勁皮的手臂,在一團灰色靈力的包裹下,慢慢的與患處對接。

咔嚓一聲脆響,骨頭對接完畢,絲絲炙熱的靈力從那條手臂中釋放出來,修復着被重創的軀體。

碗口大小的疤痕在手臂成功對接後,也在慢慢的生長出肉芽,緩慢的癒合着。

蘇碧月眼神一凝,雖然掙脫了辰南天的束縛,可是這辰南天不是省油的燈,當她看到龍淵與辰南天廝殺,氣勢絲毫不落下風時,她被震撼了,怎麼也想不到,被她牢牢關押在紫靈石打造而成的地牢中的龍淵。

竟然能夠掙脫出來,看來這次和雷玄換取條件的籌碼落空了。

“咦?不對呀這小子怎麼可能在斷斷幾天時間,就可以突破晉級涅槃境啊!天賦異稟…”

看着辰南天又死灰復燃的實力,蘇碧月再也沒有想看兩敗俱傷的結局了,辰南天的強悍超乎了她的想象,如果不趁機一舉重創他,等他恢復巔峯實力,那死的就是自己了。

蘇碧月蹙眉旋即玉手陡然一揮,體內的靈力如同蒸騰的氣浪,爆射而出。

咻咻咻!撕碎空氣的掌風,朝着正在全力恢復着實力的辰南天背後拍去。

咚!一聲沉悶的肉響,辰南天后背血肉模糊,忍住劇痛呲牙咧嘴道“竟然還有蒼蠅沒有處理乾淨!”

一旁的龍淵看着蘇碧月與辰南天廝殺在一起,心裏一個邪惡的想法涌上心頭,讓這個黃臉婆和鬍渣男打去吧,等到他們兩敗俱傷,分不出勝負的時候,一人給他們補上一刀,結果他們的命運…

“賤人!膽敢偷襲老子!”

辰南天大叫着,眼神中滿是瘋狂之色,本來就差一點就可以將手臂完整的對接好,被蘇碧月偷襲得手,先前的努力毀於一旦,這讓辰南天暴跳如雷,恨不得將蘇碧月先奸後殺,雖然蘇碧月是二手的,但是對於早就已經陷入瘋狂的辰南天開始,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的就是泄憤…

“臭娘們給我去死吧!”

辰南天面目猙獰,已經極度扭曲,重拳猛的向蘇碧月轟去,蘇碧月瞳孔一縮,身影爆掠而出驚險的躲過了辰南天的一擊。

見自己一擊未果,辰南天雙腳猛的一踏,腳下的土地直接爆裂,催動靈力低喝一聲“爆雷擊!”

狂暴的靈力在其掌心快速匯聚,猛的向蘇碧月快速轟去。

蘇碧月眼神凝重不敢有絲毫小覷,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擊成齏粉,暴屍而亡……

旋即雙手快速結印,濃濃的奇特波動在其手心陡然釋放而出。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莽荒造化掌!”

兩人的武技狠狠撞擊在一起,劇烈的震盪產生的衝擊波,直衝虛空衝散所有的雲彩,奇特的漣漪在虛空蕩漾開來

砰砰砰!劇烈的碰撞聲連綿不絕,辰南天彷彿有着使不完的力量,經過幾場的殊死較量,依然能夠穩壓蘇碧月一籌。

蘇碧月美目一凝,酥胸大口喘息着,在她看來辰南天是不折不扣的武癡,只爲了戰鬥而生存,而這種人往往都擁有超強的實力,抗擊打能力。

龍淵望着陷入鏖戰的兩個人,眼神充滿了期待,感覺渾身上下熱血沸騰,躍躍欲試想加入這場殘酷的廝殺中。

“小的們給我撕碎那臭娘們,老子喘口氣…”

蹭蹭蹭!數十道身影爆掠而出,而個個身手實力都不低於涅槃境,總得來說這些人對於龍淵來說非常棘手。

見所有日月教徒將自己團團圍住,蘇碧月輕咬嘴脣,旋即小腳猛的一踏,體內的靈力如同風暴般席捲而出,身影直射虛空。

“小子他們就交給你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蘇碧月淡淡說道,話語中少了許多輕蔑,少年的表現讓蘇碧月不得不改變之前的看法,畢竟少年的崛起速度遠遠超過同齡人,甚至可以和一些世家旺族的天才相提並論。 辰南天在創傷癒合的關鍵時刻被蘇碧月強行打斷,眼神中爆掠出一絲冰冷的寒光。

背後火辣辣的疼痛,讓辰南天徹底暴走,顧不得體內的傷痛,催動靈力揮動重拳狠狠的向蘇碧月轟去。

蘇碧月見狀不敢絲毫大意,她深知辰南天的可怕,美目微微一怔,旋即雙腳輕輕一點,腳下的土地以肉眼所能看見的速度爆裂而開。

自其腳下一道蔓延數百米的裂縫蔓延而來,一股洪荒之氣瀰漫開來,奇特的靈力波動陡然釋放。

滾滾的洪荒之氣如同泉水般涌入蘇碧月的嬌軀,隨後蘇碧月經過洪荒之氣的增幅,實力比起之前有了大幅度提升,半隻腳已經踏入乾坤境中期。

低喝一聲“洪荒之氣,吞納天地!”

美目陡然一凝,玉手散發出如同波濤般洶涌的氣浪,雄厚的靈力猛的爆射而出。

而這時辰南天的重拳也隨之到達,同蘇碧月手掌爆射而出的氣浪碰撞在一起。

嗤嗤!碰撞產生的震盪氣流,在虛空中呼嘯而過,劇烈的音爆聲讓人感覺耳膜被刺破一般,腦袋裏嗡嗡響個不停。

咚!震盪所產生的巨大的漣漪陡然從對碰處盪漾開來,濃濃的氣浪如同風暴般向着四周席捲而來。

一些殘存的月光族人因爲實力低下,被這肆虐的氣浪撕碎軀體。爆裂而亡,血肉殘肢四處橫飛,場面慘不忍睹…

蘇碧月同辰南天兩人也被武技對轟產生的巨大氣浪。生生逼退,兩個人都倒飛數十米,才逐漸穩住了身軀。

蘇碧月只覺得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涌而出,整個人的氣勢也減弱了不少,藍色的裙子也被撕裂成爲數百道長條,紛紛從身上脫落下來。只有一些碎片遮掩着下體。

一聲狂笑從辰南天嘴裏陡然響徹,“哈哈。想不到你竟然將莽荒族的殘篇洪荒甲印領悟到這種地步,着實讓我大吃一驚啊,不過殘篇就是殘篇擁有不了巔峯的實力,否則現在我早就橫屍在此。”

“實在是可惜。不能如你所願,既然你沒能殺死我,那麼你的命就是我的了,老子讓你試試比洪荒甲印還要強大的武技。”

“束手就擒吧!”

辰南天獰笑一聲,眼神中滿是得意之色,一絲寒意掠過他的眼眶陡然射出,冰冷且面無表情甚至臉龐有些扭曲,猩紅的眸子變得燥熱起來。

一股蒸騰的灰色靈力陡然從辰南天的手心凝聚,釋放着恐怖的靈力波動。旋即巨手猛的一揮,虛空之上電閃雷鳴,本該晴天碧空的天空中。爆涌出許多黑色的雲朵,烏壓壓一片遮天蔽日般的黑霧狂涌,不斷在黑色雲層上翻涌。

蘇碧月怔了怔,美目凝重,她能仔細的感受到一股強大狂暴的武技正在悄然凝結,釋放出來的恐怖威壓。讓她香汗直流,對辰南天愈發的忌憚起來。

無形的壓力讓蘇碧月大口喘息着她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說服自己那只是幻覺罷了,只是辰南天用來起到震懾作用目的的雞肋武技。

“哈哈接招吧,看你這次怎麼逃脫我絕技的致命必殺!”

“日月邪典,黑霧末日”

辰南天大手一揮,滔天的黑霧如同龍捲風般席捲而出,恐怖的波動在這片天地蔓延而開,劇烈的震盪讓天地都爲之失色,恍惚間一種錯覺涌入蘇碧月心扉。

她感覺到整片天地都有些顫抖,彷彿天和地承受不住這麼強大的威壓,瀕臨破碎……

蘇碧月心中生不出一絲抵抗意識,整個人楞在了哪裏,像是癱瘓了一樣,靜靜的等待着死神的降臨…

蘇碧月瞳孔不斷放大,恐懼感籠罩着她,黑子的眸子竟涌出幾滴晶瑩淚珠,從俏臉悄然滑落…

而另一旁龍淵被數十位涅槃境的日月教信徒,死死圍住雙方僵持不下,本以爲會快速瞭解這些人的,龍淵不由得苦笑起來。

因爲他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已經所剩無幾,自保都成問題,又怎麼和這樣個個靈力充沛境界比自己突破涅槃境早,實力精進的信徒呢!

好在這些日月教的信徒都是貪生怕死的主,都被龍淵剛剛與辰南天的戰鬥震懾住了,誰也不敢上前與龍淵交手,生怕一個不小心小命不保。

一個個都在心裏盤算着,採取着敵不動我不動的策略,在他們看來敢與和辰南天哪種變態武癡戰鬥,且最後全身而退的狠人,都是超然的存在誰也不敢自找死路。

正當蘇碧月絕望之時,吉姆猛的衝到她身邊一把將她甩出去,自己用身體爲蘇碧月擋下了辰南天的必殺絕技。

轟隆隆!巨大音爆聲陡然響徹虛空,漫天凌厲的攻擊激烈的拍打在吉姆身上,吉姆甚至還沒來得及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便被黑色風暴所吞沒,身體被絞成肉末四處橫飛,連個全屍也沒留下。

在被吉姆甩出去的一剎那,蘇碧月猛的打了個激靈,陡然從失去抵抗意識下癱瘓狀態下醒悟過來,可是爲時已晚。“不我兒子不會死的!吉姆不會死的,都是娘不好沒能保護好你!”

蘇碧月眼神中滿是瘋狂之色,淚水如同雨水般從眼眶裏陡然滴落,現在的她懊惱不已,恨不得自己代替兒子去死,充滿怨恨的望着始作俑者辰南天,一絲寒意掠過眼眶。

旋即磅礴如海般洶涌的靈力,自其體內爆射而出,“辰南天還我兒子命來!”

吉姆留下的只是飄灑在周圍的鮮血,證明他曾經存在過的痕跡。

刺鼻的血腥味隨着風暴的逐漸停止。開始在這片區域瀰漫而開。

忽然九天之上虛空變得十分詭異,一道身影從虛空中探出身子來,猛的將虛空撕裂而開。背後的虛空亂流在不停涌動,試圖突破而出。

只見的九天之上那道壯碩的身影揹負而立,腳踩虛空氣宇不凡。

身上穿的褐色戰袍,絲絲雷電之力蔓延上面,那道身影赫然就是從累積山雷玄殿趕來的-雷玄。

雷玄雙目微眯緊緊盯着下方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辰南天在使用必殺絕技後靈力耗損嚴重,整個身體沒有一絲靈力的波動。整個人精神緊繃,生怕下一刻。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報仇心切的蘇碧月轟成齏粉。

呼呼!辰南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整個人到了極限,身體的嚴重透支讓他提不出一絲精神。

忽然蘇碧月眼中的瘋狂停止了。靈力也很快潰散進入她的體內,淚水從她的眼眶噴涌而出,仰天長嘯道“雷玄你個王八蛋!既然來了爲何不敢出來見我!你知不道就在剛纔我們…我們……”

說道這裏她已經泣不成聲,說話斷斷續續,雷玄似乎聽到了她的喊叫,急忙身影從虛空爆射而出,迅速的降落在地上。

“月兒你怎麼?”雷玄熱淚盈眶的問道,二十多年的日思夜想,終於在此刻有了結果。然而回答他的卻是冰冷的話語。

“你……給我滾!我不想見到你!你走別讓我看見你!你走啊……”

“月兒接到你的靈識傳音,我就立刻趕來了,不知你說的我的親傳弟子是何人?”

面對幾乎絕情冰冷的話語。雷玄沒有一絲動怒,頓了頓道“月兒到底發生了什麼?告訴我好不好,我知道當年是我不對,辜負了你,我一直以來都在儘量補償你!”

“你這是要幹什麼? 我不愛術士 什麼我的親傳弟子,想必定是你想要見我。胡編亂造出家的一個幌子吧!”

“雷玄你認爲我蘇碧月是那種下賤女人嗎?告訴你,外面的人怎麼說我都行。說我蛇蠍心腸也好,狠毒潑辣也罷,這些我都不在乎,可是唯獨你不能!”

因爲剛剛經歷了喪子之痛的蘇碧月,情緒有些暴躁,緩了緩道“你知道嗎?就在剛纔,我們…我們的愛情結晶,我們唯一的兒子吉姆被辰南天殺了!”

“而你做父親的卻見死不救,眼睜睜的看着吉姆被辰南天的武技轟成血沫,你卻無動於衷!”

聽完蘇碧月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告訴雷玄,雷玄震驚不已自言自語道“我還有個兒子!”

旋即又否定了蘇碧月的說法“不…不我們當年分開之時,你並不曾有過身孕,何來孩子一說。再者說你又在後來和月光族長殺馬特結爲夫妻,那孩子指不定是誰的呢?”

聽到雷玄這麼說道,蘇碧月雙眼猩紅謾罵道“雷玄你混蛋!當年我和殺馬特成親之時就已經有了三個月身孕,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你竟然說孩子不是你的!”

“你知道這麼多年我們是怎麼過來的嗎?我忍受這麼的流言蜚語,爲的就是有朝一日,兒子能夠爲她娘出口氣,既然你不信那就看看這個吧!”

旋即玉手一揮磅礴的靈力陡然釋放出來,一副畫面呈現出來。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屁股上竟然長出一枚拇指大小的黑痣。隨後畫面漸漸模糊消逝不見……

“竟然和我有着一模一樣的黑痣,這是我兒子無疑。”

雷玄一把將蘇碧月攔入懷中,安慰道“月兒這麼多年委屈你了,放心吧我兒子不會這麼平白無故的死去,血債血償,辰南天拿命來!”

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雷玄震撼不已,他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兒子,可惜吉姆已經化爲血沫了……

辰南天強打起精神,面無血色得看着雷玄,抱拳道“不知閣下何人?爲何要取在下性命!”

雷玄冷聲道“少在這裏出差着明白裝糊塗,血債血償,剛剛被你殺死的小孩,那是我兒子,你說我爲什麼要殺你!”

“呵呵竟然如此,那你就來試試看吧!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你們幾個都過來保護我!”聽見辰南天的呼喊,數十道身影迅速離開龍淵成身邊,奔向辰南天身邊保護着他。

“開始日月之門…求掌教相救!”辰南天上氣不接下氣虛弱道。

旋即數十道身影體內的靈力如同駭浪般噴涌而出,一股奇特的靈力波動陡然釋放開來。一扇佈滿灰色咒文的大門緊閉着,隨着靈力的注入慢慢打開…… 衆人體內的靈力瘋狂般涌出,狂暴的各種靈力交匯在一起,一道長芒沖天而上,隨後以驚人的速度潰散,無數光點在虛空之上盪漾開來…

當所有人都將唯一的希望,記載到那扇青銅門上時,而顯現出來的那扇緊閉的古老青銅門,本該張開的卻在緩緩的閉合着,這讓期待掌教救命的衆人面如死灰,剛剛燃起的希望頃刻間破滅…

“怎麼會這樣,爲什麼!”辰南天面色蒼白虛弱無力道,眼神中露出一絲寒芒,這開啓日月之門所需要的靈力已經足夠,爲什麼本來已經緩緩張開的青銅門,卻又隨之緊閉,這讓辰南天百思不得其解。

嗤嗤!灰色的符文散發出的芒光,映射在青銅門上,一股奇異的波動從青銅門上陡然釋放出來。

咚咚!兩聲沉悶的金鐵之聲從青銅門上響徹開來,隨後一股強勁狂暴的靈力威壓隨之而來。

咯吱一聲細微的聲響陡然傳來,辰南天等人屏住呼吸,目不轉睛的望着虛空之上那一扇青銅門,漫天的灰色靈力如同駭浪般透過門縫,從青銅門縫處爆涌而出。

剛纔都認爲日月之門打開失敗的衆人,一掃之前的陰霾,剛剛還面如死灰的辰南天,嘴角微揚在他看來,自己已經性命無憂。

任何在掌教面前放肆的人,幾乎沒有幾個能活着離開。在他心裏對明屠着濃濃的敬佩之情,心生膜拜。

雷玄面色鐵青,仰望虛空之上那扇緊閉的青銅門。眼神凝重,身經百戰的他從青銅門中釋放出來的靈力,隱隱嗅出一絲危險…

必須速戰速決否則我兒子的死,誰來買單,想到這裏雷玄黑色的眸子中射出一絲寒茫,拳頭緊握。

旋即一個跨步猛的竄起,自其體內澎湃洶涌的靈力。如同駭浪般席捲而來,與此同時身上的雷霆戰袍也陡然爆射出密密麻麻的雷電光線。

噼裏啪啦!一聲聲驚雷巨響從雷玄身上震徹開來。密集的雷電瘋狂的刺激着雷玄的每一根神經,雷玄的氣勢也陡然暴漲起來。

額頭上一根根青筋暴起,面色猙獰。旋即一個箭步衝到辰南天前邊,試圖一招就將辰南天擊殺。給死去的兒子一個交代。

見到身着重甲的雷玄,辰南天暗叫不好,隨手抓起一個信徒猛的向朝着自己迅速襲來的雷玄砸去,雖然說辰南天靈力所剩無幾,可是力氣大的驚人,老虎雖死餘威尚存…

雷玄見狀雙腳陡然一跺,低喝一聲“奔雷決,襲殺!”

滾滾的雷電之力在雙掌上凝聚,散發着絲絲狂暴雷霆光線。猛的向那人撕開而去。

啊…!伴隨着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只是剎那間,所有人都被雷玄的強悍所震懾住。

致命慘的窒息感籠罩着每一個人的心神。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刺啦!一聲脆響被辰南天扔出來得那位涅槃境強者,被撕成兩半血肉模糊,身軀直接被撕裂而來,鮮血如同泉水般暴涌而出,四濺而來…

雷玄在撕碎那位涅槃境強者後,原本黑色的眸子變得猩紅起來。見血後激發出隱藏在他身體那道來歷神祕的靈魂體,導致他整個人變得十分殘暴嗜血。猶如來自地獄的修羅,在進行着血腥殺伐的洗禮。

忽然他停下了腳步,充滿疑惑的望着不遠處的龍淵,眼神有些不自然,喃喃自語道“這不可能錯啊,明明已經感受到那傢伙的氣息,怎麼會消失了呢,我們嗜血獵手兩兄弟的氣息,我不可能會認錯啊!”

雷玄蹙眉,突然他清楚的感覺到,虛空之上那扇青銅門變得震動起來,無數灰色的大道符文不斷縈繞盤旋在上面,強烈的靈力波動也隨之而來。

即使雷玄早已經利用雷電卒體,身體已經到達超強的地步,但是面對虛空之上傳下的恐怖強烈的靈力威壓,也有些力不從心,呼吸也顯得有些急促,窒息感控制着他…

遮天蔽日的灰色符文不斷在虛空閃爍,一道蔓延數千米的灰色長茫,如同一條蜿蜒曲折的灰色巨蟒,注入兩扇青銅門中。

哐當!這扇不知經過多少歲月的日月之門,青銅上面鏽跡斑斑,終於緩慢的打開了一角。

辰南天等人欣喜若狂,眼神中充滿期待“掌教派來了二護法,我們這下有救了。”

只見的一個身體矮小且臃腫肥胖,頭上中間寸草不生,周圍長滿了捲毛。一臉奸詐,身高不過一米五,眼睛被肥胖擠壓的眯成一條縫,緩緩的從日月之門中探出身子。

當明屠探出身子後,日月之門緩緩的閉合,灰色的符文似乎耗盡了能量,在虛空紛紛潰散,隨後化爲漫天的灰色光點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