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對方不要命的瘋狂進攻,馬幽憐是越打越心寒,越打越怕。心裏正猶豫要不要撤退時忽然一陣狂風襲過,她身邊已經多了一個男子,失去一條手臂的男子。

曖昧禁區:晚安,小嬌妻 ,驚呼道:“盟主你受傷了!”

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和龍魂決鬥慘勝而來的龍飛,他毫不在意地笑道:“沒想到那傢伙那麼強悍,要不是自己在關鍵時刻動用了五靈源恐怕還殺不了他呢,嘿嘿失去一條手臂又算的了什麼。”

對面的胡君儀也看見了龍飛,原本一向矜持的她突然破口大罵道:“龍飛你這個雜碎,挨千刀的,我妖界哪裏對你不住,你竟狠得下心來痛下殺手!”

胡君儀此時依然穿着紅色的新娘裝,只是已經破爛不堪,而且還沾了不少敵人的血跡,此時看去顯得是多麼的狼狽,好似一個落跑新娘!

龍飛冷笑道:“自古正邪不兩立,雖然用了點手段,但殺你們卻是天經地義!”

胡君儀:“好一句正邪不兩立,我來問你,御風閣幾時爲非作歹了,逍遙是搶了你姐姐,還是睡了你女人,你這個雜碎,你對得起你姐姐嗎,對得起這麼多年來的情誼嗎!”

龍飛聞言一下變了臉色,冷冷地回道:“御風閣與妖界同流合污,不,那逍遙分明就是妖界的頭,殺他實乃天經地義,你也不必多費口舌,爭這一時半會兒的時間,我告訴你沒有人會來救你!”

胡君儀聞言悽慘地一笑,隨即喉間一甜,竟是怒火攻心不由吐出一口血來。

胡君儀擦掉嘴角的血跡,冷笑道:“誰說我要人來救,就算殺不了你也得讓你掉一大塊肉!”

胡君儀話音剛落便帶着一團烈火衝了過去,只是這一次她嚴重低估了龍飛現在的實力。

面對急速而來的烈火龍飛還不在意地笑了笑,身體隨即發射出五道顏色各異的光芒,光芒透過烈火,烈火瞬間熄滅。而且透過烈火的光芒並沒有就此消失,而是分別纏上了胡君儀的雙手雙腿和背後的九條尾巴。

龍飛一招制服胡君儀,不光胡君儀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就連一旁觀戰的馬幽憐等人無不震驚地張大了嘴巴!

看見對方一步步悠閒地走過來,胡君儀眼中浮現出一絲恐懼,不過很快便被憤怒代替了,大聲喊道:“你有種就立馬殺了我!”

龍飛搖了搖頭,把嘴湊到她耳邊低聲道:“我還要用你引出你老公,然後當着他的面把你殺掉。”

胡君儀聞言,恐懼一下子佔據了她的心裏,只聽她哭喊道:“龍飛你這個王八蛋,你利用一個女人算什麼,有種你自己找他單挑啊,龍飛你這個雜碎,快去死吧!”

龍飛冷冷一笑,隨即點了對方啞穴,道:“哎,耳根子總算清淨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馬幽憐低聲道:“盟主,飛絮帶着逍瑩瑩逃到鬼界去了,要不要手下帶着人進去追殺她們!”

龍飛擺擺手,道:“不必了,那逍瑩瑩的御靈衣已毀,就算有幸不死也是一個殘廢,剩下的妖醫飛絮就交給冥王來處理吧。”

馬幽憐:“盟主英明,手下知道怎麼做了。”

**************************************

再說飛絮帶着逍瑩瑩剛一到鬼界沒多久便見冥王帶着一衆手下迅速圍了過來。

飛絮的心瞬間涼了下來,一把推開逍瑩瑩,急道:“瑩瑩快逃!”逍瑩瑩此時近乎理智全無,被飛絮一推便徑直向相反方向直衝而去。

“攔住她!”冥王高喊一聲,隨即人羣中便有十來個人迅速衝了過去,可是讓人預料不到的是那些人剛一接近逍瑩瑩,便被對方突然冒出的熊熊烈火燒成了灰燼。

周圍的人包括飛絮無不感到震驚,眼睜睜看着對方捲起一股濃煙消失在遠方。

飛絮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是逍瑩瑩體內的異火不受控制蔓延到了體外,如此危急時刻若不及早治療恐怕性命不保,只是現如今的情況只能讓她祝福,祝福對方逃過這一劫!

冥王看着消失不見的烈火,心有餘悸地吩咐道:“她不過一個死人,大家不用去管她,現下你們的任務就是殺掉對面的那個女人!”

衆人聞言發一聲喊直往飛絮衝去,飛絮暗歎一聲:“吾命休矣!”

衆人見飛絮似乎放棄了抵抗,心裏那是一片叫好,紛紛開足馬力想搶的第一功。然而天下並沒有免費的午餐,就在衆人靠近飛絮時,飛絮突然施放出一道粉紅色的煙霧。煙霧具有強烈的腐蝕性,就算鬼魂一經沾上不死也要丟掉大半條命。

慘叫聲響成一片,其中更有幾個修爲低當場灰飛煙滅。


冥王見此頓時紅了雙眼,怒吼道:“不過就是一破玩意兒,你們還破不了她嗎!”

“大王息怒,請稍等片刻。”人羣中一個男子高聲迴應到,隨即向飛絮直徑走了過去,面對那些煙霧根本就不以爲意。

飛絮也知道自己的能耐,煙霧也就能對付一些不入流的東西而已,面對真正的高手就顯得毫無用處了。

看見對方從容地穿過煙霧,飛絮也徹底死心了,舉掌便要自殺。然而意外再次發生,寧靜的夜晚突然狂風大作,空氣中鐵鏈的碰擊聲更是十分刺耳。飛絮尚未明白是怎麼回事,忽然聽到有人驚呼‘修羅陣’,接着又是冥王大喊撤退的聲音。

風停了,冥王及其手下也逃走了,不過周圍卻多了看似雜亂無章實際卻整整齊齊的陰兵鬼將,而爲首的竟是鬼界第一人——亂!

*****************************


逍遙都快瘋了,大半天下來依然沒找到胡君儀和逍瑩瑩等人,而且可惡的是御風閣也在不久前被仙界的人剿滅了,等他趕回去的時候一個活人也沒有!

從未有過的失敗,從未有過的驚慌失措,從未有過的恐懼深深籠罩在了他心裏。他仰天呼喊卻得不到一絲迴應!

“請問你是御風閣的掌門逍遙?”正當逍遙感到絕望之時,黑夜之中忽然一個鬼差摸樣的男子出現在了他面前。 逍遙沒有言語因爲此時他誰也不信,龍飛既然可以聯合仙界,自然可以拉攏鬼界。

那鬼差見逍遙沒有言語,便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是鬼將亂的手下,你有個叫飛絮的手下正在鬼界做客,你若有興趣的話請隨我來。”那鬼差說完也不等逍遙回答,自己便快速消失了。


逍遙怕的是胡君儀和逍瑩瑩有什麼閃失而並非自己的生命安全。既然得知原本跟她們一路的飛絮在鬼界,那就算是個陰謀,他逍遙也必須走一遭!

不過當逍遙跟隨鬼差來到鬼界見到故友亂的時候就發覺自己完全是多心了,對方根本就沒什麼敵意!

亂見到逍遙立馬迎了上去,關切地詢問道:“你們上面三界大亂的事我已經聽說了,不知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逍遙:“聽說我的朋友飛絮在你們這裏,可否先讓我見見她,順便問幾句話。”

亂:“當然沒問題,你隨我來。”

兩人隨即來到九幽大街一間上好的客房,此時飛絮早已得到逍遙來鬼界的消息,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對不起主人!”飛絮一見到逍遙便立馬要跪下去,卻被逍遙伸手扶住了。

逍遙:“飛絮,錯不在你,在我,在我輕信了敵人。”

飛絮:“是我的錯,我沒保護好君儀,瑩瑩也不知所蹤。”

逍遙聞言一下變了臉色,自己想象的結果已經很糟糕了,但卻沒料到事實還要更加殘酷!

亂見逍遙神色不對,連忙帶着自己手下藉口離開了。

逍遙:“我們進屋再說吧。”說話的同時隨即反手把門拉上。

逍遙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有瑩瑩和龍魂在你們爲什麼還敗的那麼快那麼慘?”

飛絮:“龍飛在飯菜裏面嚇了毒藥,使得不少同伴功力盡失瞬間淪爲待宰的羔羊,這是其一;瑩瑩不知被什麼攻擊,使得她御靈衣被毀,身受重傷,這是其二。”

飛絮還待說下去,卻被逍遙突然打斷道:“等等你說瑩瑩御靈衣被毀了,那她現在在哪裏,還有君儀呢?”

飛絮含淚道:“君儀爲了掩護我和瑩瑩,獨自留下來抵擋追兵現在生死不明。後來我和瑩瑩逃到鬼界遇到了冥王派兵追殺,慌亂中我們走散了。”

飛絮說到這裏,眼淚已是止不住地往下掉,努力深呼吸後才又繼續說道:“走散之時,我看到瑩瑩身上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後來等鬼將亂嚇跑冥王之後我們四處尋找她,但直到現在還沒有一絲消息,主人,我好擔心,擔心瑩瑩她……”

逍遙聞聽此言,原本想不通的問題一下子相同了,對方原來早就針對瑩瑩下了一番功夫。

逍遙一下子失去了那麼多親人,和自己的門派,說不傷心不難過那是自欺欺人,只是如今他不得不把那份悲痛埋藏起來!

逍遙拍拍飛絮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她們母女兩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飛絮知道對方心裏的痛遠勝自己,現如今還得想法安慰自己,頓時心中十分過意不去,也急忙收了眼淚。

如此兩人又在屋裏待了半響,忽然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逍遙喊了聲請進,接着便見鬼將亂急急走了進來。

亂:“朋友,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先聽那個?”

逍遙:“好消息。”

亂:“你老婆還活着!”

那逍遙和飛絮聞言高興的幾乎跳起來,好半響才猶豫着問道:“那壞消息是?”

亂:“她落到了龍飛手裏,並放出話來說要是你在天亮之前沒趕到西里居就立馬打散你老婆的魂魄。”

飛絮怒道:“混蛋,雜碎,不得好死的東西!”

逍遙沉聲道:“亂,距離天亮還有多長時間?”

亂:“人界的話現在不過十點,去西里居時間還很充裕,你考慮清楚,對方肯定會佈置陷阱的。”

逍遙:“他又不笨,自然會設置陷阱,不過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的必須去。”

亂:“不愧是‘愛之心’的傳人,我亂真沒交錯你這個朋友,不過你一個人去的話我只能說你莽撞,先冷靜下來從長計議。”

逍遙點點頭,道:“是我衝動了,那以亂兄之見可有破敵良策?”

亂:“說實話我現在並沒有什麼辦法,你們誰能準確地告訴我那龍飛現在的實力到底高到了什麼程度?”

逍遙:“從他能殺死龍魂來看,你我聯手都不是其對手,如果要一個比較的話,混沌界的寒輝肯定不是其對手!”

飛絮和亂聞言都是大吃一驚,恐怕做夢都想不到對方的修爲竟高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

亂沉默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實力太過懸殊,看來我們決不能硬碰硬,嗯,我聽說你和龍衣衣的關係還不錯,那你可否從她那裏想點辦法。”

逍遙:“這恐怕有點難。”

飛絮:“不能找她,主人雖然和她關係不錯,但卻比不過又是弟弟又是老公的龍飛,主人開口求她的話滿打滿算對方最多就是兩不相幫!”

亂:“唔,這倒真有點棘手,不過你我拼命一戰倒不是一點兒勝算也沒有。”

問題此言逍遙感激地看了眼亂,道:“謝謝你。”

“不客氣。”亂剛說完隨即又咦了一聲,並道:“逍遙你朋友過來了。”

逍遙聞言一愣,正在想這個時候會有誰到鬼界來找自己時外面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不等逍遙開口,飛絮早一步急忙去開了門。門外站着的竟是葉冰及其族人和少數御風閣的弟子。

逍遙大喜道:“太好了,我還以爲你們都遇害了呢。”

葉冰:“多虧了潔雨,不然我們也恐怕逃不出來了。”

逍遙聞言隨即看向一身血跡的劉潔雨,柔聲道:“潔雨,你是如何辦到的。”

劉潔雨:“回掌門,我根本就沒做什麼,全是師兄師姐們捨命相助我們幾個纔有命逃出來。”

劉潔雨說着說着突然哭了,而且一邊哭還一邊道:“他們來的太快了,等我們好不容易找到那些師弟師妹們時,發現他們已經慘死在那些壞蛋刀下了!”

劉潔雨話未說話,那些一起經歷過生死的同伴紛紛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霎時小小房間哭聲震天。

亂無奈地嘆了口氣,對逍遙道:“我最怕女人哭了,你先去準備,出發時來叫我。”

逍遙:“嗯,我會的。”

逍遙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於事無補,索性便讓大夥兒痛痛快快哭出來。

葉冰幾步來到逍遙身邊低聲道:“掌門夫人被抓的事我們在來鬼界的路上已經聽說了,你準備什麼時候去!”

逍遙看了眼那些哭泣的女孩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葉冰看出他的心思,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是在擔心他們,其實我也想過,面對龍飛那種級別的對手他們去也是於事無補,所以我想好了就讓他們在鬼界待一陣子。”

逍遙:“葉冰辛苦你呢,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要是你們真有個三長兩短,我恐怕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

葉冰勸慰道:“這種事情誰能預料的到,誰也不想發生啊!”

逍遙點點頭道:“我知道,只是有點氣自己而已,好了你們奔波了一天也疲憊了,先休息一下,接下來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呢。”

葉冰:“嗯,我們一定會救出掌門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