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這種事情陸方也是第一次做,也十分的激動,手中拿著威勢無比的血龍之魄,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陸方,你聽著,你要做到和煉丹沒多大的區別,你手中拿的這一塊血龍之魄可以把它當是藥材,裡面的這滴精血是你要提煉出來的,畢竟琥珀已經封印龍血這麼多年,早已經與其結為一體,如果不能將其完全提煉出來,肯定會浪費了如此一滴龍血。」

看到陸方緊張的樣子,天老很認真的給陸方講解這方面的事情。

聞言,陸方表示明白,調整本身的心態,隨後手中突然出現了一股濃濃的火焰,這火焰正是陸方體內的火屬性,這一刻,陸方另一隻手也提出本身的元氣,將血龍之魄給懸浮在半空之中,超控猛烈的火焰對著血龍之魄焚燒。

這個過程可是非常的枯燥,陸方不僅要控制好火苗旺盛程度,也要不斷的反轉巨龍之魄。

讓陸方驚訝的是,血龍之魄的耐高溫程度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陸方烤了一個小時時間,竟只是融化了一層皮。

「我操,天老,你不是在鬧著玩吧,這血龍之魄烤了一個小時才掉了那麼一層皮,這麼大的一塊,把它都給烤熔了,要等到什麼時候?」

看到如此情況之後,陸方跨下了臉。

這樣的表現惹來了天老沒沒好氣的笑容:「你小子就不能給我耐心一點?我跟你說,血龍之魄已經被封了這麼多年,堅固一點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你放心好了,不過是皮比較厚,只要把外面那一層給烤熔了,接下來會非常輕鬆,耗費你的時間也不會多久。」

聞言,陸方再次提起精神,隨後聚精會神的提亮手中的血龍之魄,足足經過了三個小時,原本拳頭般大小的龍之魄終於在此時變成了一個小李子般大小,讓陸方十分的高興,隨著血龍之魄越來越小,融化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再次經過一個小時的炙烤,終於只剩下了拇指大小了,融化的程度已經達到了肉眼可見。

「小子,接下來你可要小心一點,這些琥珀完全和血液進行分離的時候,你要必須立刻停手!接下來的問題就交給我來處理吧,我已經很久沒有從你的識海中出來了,剛好可以出來透透氣。」

天老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出現了一絲激動,畢竟整天如同一個幻影般躲在陸方的身體,他也十分的憋屈,他的魂魄之力一旦全部恢復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能如一個正常人一般出現了,也會恢復幾分的實力,到時也能助陸方一臂之力。

說起來天老也是慚愧不已,陸方這段時間裡也不知道遇到了多少麻煩,但他身為師傅的,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陸方獨自解決,卻不能出手幫助,不知有多少次他都想出手幫忙,卻無能為力,一旦他的魂魄之力恢復之後,就給了他幾分實力,在緊要關頭,還可以出手幫助陸方。

這時,陸方也在極力的控制到手中的火焰,隨著這些琥珀不斷的融化,當中的紅色血液竟慢慢改變了,轉變成了金色,這金色光芒越來越濃。

琥珀完全融化的時候,血液更是露出了濃濃的精光,讓陸方都差點有種張不開眼睛的感覺。

「陸方,就是現在,趕緊停止一切動作,接下來就放心的交給我吧。」

此時,天老的聲音突然響起,下一秒,天老漂浮的身影出現,快速往那滴金色的鮮血狂撲而去。

天老的身影就像當初陸方在山洞看到的一樣,卻能輕而易舉的接觸到那金色的血液,只見那血液碰到天老后,竟停留在了半空當中,天老趁著這個機會把龍血吸入。

這一刻,異變發生了!!

只見天老原本接近透明的影子,竟變得越來越真實,隨著身體發出了一陣耀眼的光芒,這一刻,天老盤腿坐下,成了一個修鍊的狀態,身上的白光卻是不斷的閃耀。

而此陸方能做的,就只有耐住性子坐在旁邊等候。

一直過了半個小時,天老身上的光芒突然消失。

此刻的陸方卻睜大了眼睛,因為天老已經變成了實質化,和一個正常人一樣。

陸方甚至認為天老已經有了他的肉身。

此刻,天老緩緩的睜開眼睛,爆射出一股乳白色的光芒,顯得異常的神聖。

「哈哈!!陸方,你果然可靠,我的魂魄之力已經完全恢復了!以後再給我煉製一副軀殼,就可以完全恢復了。」

說到這裡,天老眼中出現了濃濃的高興。

陸方卻如一個好奇寶寶一樣,伸出手想要去捏捏天老的身體,卻發現他摸到的天老是實體化的。

「我操,天老,你不是實體化了嗎?還需要什麼肉體???」

陸方睜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天老,天老一直以殘魂的形態呆在陸方腦海中,就是因為沒有實體,一旦有實體的都不是魂魄,陸方能感覺天老身上的體質感,說明已經有了肉體。

「我就知道你小子什麼都不懂,我現在摸上去好像真的有肉體一樣,但這不過是力量虛化而成的,你摸摸我的手看看。」

說著天老對陸方伸出手,臉上還帶著一絲苦笑。

聞言,陸方很聽話,伸出手摸了摸天老帶著皺紋的老手,當陸方接觸到天老的手后,頓時發現了情況的不對勁。

陸方發現天老手上的構造並不是皮膚,而是感覺摸到了冰塊!

沒錯,正是在大熱天氣的時候,摸上冒著冷氣的冰塊一般,壓根不是肉體的感覺!

…………..

為此,陸方無奈的搖搖頭:「好吧,只能算我孤陋寡聞了,對於這些事情我真的一無所知。」 「廢話,你小子什麼時候不是孤陋寡聞了?你有什麼事情是知道的?還不都是我在一旁講解。」

天老怒了,陸方和孤陋寡聞這個詞語真的非常配,有什麼事是這傢伙知道的,每一件事都要他來解釋一番。

天老的話讓陸方啞口無言,事實也的確如此。

此刻,天老的身形化為一道殘影,進入了陸方的腦海之中,陸方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天老,身軀已經有了實在感,不再像以前那般虛無縹緲。

「陸方,我的魂魄之力已經得到了恢復,不過還沒有恢復到巔峰的狀態,所以這段時間我要陷入修鍊之中,沒什麼特殊的事情,你不要叫醒我,除非有什麼生命危險,你要記住,我在這個大陸里,哪怕是魂魄之力,也可以橫行霸道。」

天老最後的聲音已經變得縹緲虛無,不過陸方還是清楚的記住了。

這樣一番話,讓陸方心中有了一些底氣,心裡算是有了一些保障。

他的實力已到達了生六魄後期的境界,經過這一次的磨練,讓他的實力有了一定的進展,已到達了巔峰狀態,離那凝神境界就只有一步之遙。

接下來陸方要好好的努力一番,準備爭取早日突破到這個境界。

「哦,對了,差點忘記告訴你,小子,如果你想進入我之前和你提過的那個地方修鍊,必須要達到凝神境界,還要達到凝神中期,不然的話,你沒法進去修鍊,實力不夠只會被其中的火焰燒乾。」

……….

知道了這一點的陸方無話可說,原本還想靠著天老口中說的那個地方,好好提升自己的實力,爭取能再次前往下一個大陸。

可照如今的情況看來,已經不需要了,沒能達到那個境界,根本不能進入其中,就算他再著急也沒有用。

這種情況之下,陸方能做的只能乖乖的呆著南鹿學院提升自己的實力,陸方再次回到熟悉的宿舍時,葉飛已經不在這裡了,經過了之前的情況,葉飛已經成為了皇朝的將軍。

已經不再需要待在學院里,已經是提前畢業了。

陸方孤身一人居住在宿舍之中。

在人的一生中,會遇到很多人很多事,陸方並沒有什麼不適應的。

這一個夜晚中,沒發生任何事情,在陸方第二天起來,整理好一切,準備出去逛一逛的時候,剛走出宿舍門口,就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還是那熟悉的藍色長裙,身材無比火爆,曼妙多姿,臉上還帶著一絲絲嫵媚,時刻想把男人的魂都給勾出來。

唐艷夢!

這正是陸方許久未見的唐艷夢,臉上總是帶著濃濃的笑意,她的出現惹來了很多男人的目光,所有人都處於一種豬哥形象,唯獨只有陸方保持原來的樣子,往唐艷夢走了過去。

「陸方,真是恭喜你呀,你的職位可是越來越高,名氣也越來越大,我當初果然沒有看走眼,你的確是一個前途不可限量的男人。」

看著陸方往這邊走來,唐艷夢笑著開口,語氣中還帶著一絲調戲的味道。

「唐老師真是說笑了,就算我成就再怎麼高,也是你的學生,我們就不要提這些沒用的東西了。」

陸方表情平淡的回答。

「好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邊走邊說吧,陸方你現在的變化真是讓我感到震驚。」

說著,唐艷夢不由對陸方眨眨眼睛,隨後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了過去,陸方也沒有多想,跟上了唐艷夢的步伐。

「我操,這也太他媽幸福了吧,竟然被唐老師叫了過去,你說陸方會不會有壓力?」

「肯定會有壓力啊,唐老師如此漂亮,行事作風也讓人鼻血直噴,我真的害怕我的夢中女神會落入別人的懷抱里。」

一些男學員和喜歡yy的人直接開口,心中一陣痛苦的哀嚎。

到了旁邊一些人不屑的目光:「好了,陸方本就是學院第一,在這一次的戰爭之中,更是得到了巨大的威望,唐老師就算是撲倒在陸方的懷中,也是理所當然的,如果你也有這樣的實力,肯定會得到唐老師如此對待。」

…………..

對於這些學員心中的話,陸方自然不知道,他已經跟著唐艷夢回到了之前那熟悉的房間,這正是唐艷夢的閨房。

「陸方,這一次你可是夠威風的,在戰場上得到了這麼大的稱號,還當眾拒絕了天主給你頒發的大將軍之位,這樣的一幕早已經讓很多人沸騰了,陸方,你以後絕對是風雲人物。」

把房間門關上之後,唐艷夢說話的話語越來越嫵媚,讓陸方差點沒給把持住。

「唐老師真是說笑了,我不過是正常操作罷了,畢竟對這大將軍之位我真的沒有興趣,那些不過都是運氣罷了。」

陸方十分的謙虛,可不會利用這一點做文章,因為太他媽沒意思了。

「得了,你別給我扯這些沒用的東西了,我這一次找你過來,你應該知道是為了什麼,你的實力應該有了一定提升,是否可以幫助我煉製我想要的丹藥了?」

唐艷夢說出了這一次的目的,眼中出現了濃濃的期待和急切,陸方從未有見過唐艷夢露出如此表情,一時之間感到驚訝。

「唐老師,你真把之前的事情當真了?是否太看得起我了,你口中說的那種高級丹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煉製不出來好嗎?」

陸方真正的疑惑了,畢竟唐艷夢想要的那些丹藥,他現在的確煉不出來,也沒有那份力氣,煉丹之術必須要通過不斷磨練,才能得出一些的心得,提升幾率,之前陸方有所接觸,不過很快就失去了興趣,煉丹技術一直沒有進展,他真的做不到如此。

唐艷夢也不著急,往陸方走了過去,更是挽上了陸方的脖子:「我知道你現在還煉製出來,但我最近聽說了一處地方有我想要的丹藥,如果你願意幫忙,肯定能給我拿到。」

唐靜夢的語氣很溫柔,之中還帶著一絲勾引,讓陸方的喉嚨不由得狠狠的蠕動了幾下,這樣的近距離,他甚至能聞到唐艷夢身上那淡淡的幽香。

「什麼地方有?」

陸方強行忍住心中的衝動,開口問道。

「皇宮!!」

此言一出,陸方睜大了眼睛:「我說唐老師,你不是在耍我嗎?我之前在皇宮差點丟失了性命,你還想讓我進去,豈不是想把我推入火坑?這種事情我真的幫不了你。」

說著,陸方甩開了唐艷夢的手,隨後往後面倒退了好幾步。

「如果你需要丹藥,等我有能力之後可以幫你煉製,要是你想讓我去皇宮裡拿東西,我真的做不到。」

陸方直接說出了心中的想法,畢竟唐艷夢幫了他這麼多事情,如今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要求,陸方也不好拒絕,要是煉丹技術到了,自然會幫她煉製。

不過唐艷夢讓他再次進入皇宮裡,明顯是不理智的,陸方就算打死也不會再進去。

畢竟裡面的水比任何一個地方都要深。

為此,唐艷夢也沒有放棄,竟緩緩的伸出手,把那紫色的外袍給脫掉,伸出手輕輕的扯落了腰間的小腰帶。

那衣服就是靠腰帶束縛一切的,如今腰帶掉落,裡面的衣服一覽無遺,一件紫色的肚兜出現在陸方面前。

陸方不由睜大了眼睛,一陣口乾舌燥。

因為唐艷夢的身材實在太好了,穿的還是紫色肚兜,更是給人一種特殊的神秘感,更重要的是,那壯大又高聳的美妙之處,給人一種極其想冒犯的感覺。

「唐老師,你這是想幹什麼?」

哪怕這一幕讓陸方移不開目光,還是強行耐住心中的激動和燥熱。

「沒有想幹什麼,只是想給你一點獎勵,讓你幫我做一些事情,之前我已經和你說過了,如果你能幫我拿到這些丹藥,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要是不給你一點甜頭的話,你怎麼可能會努力工作?」

唐艷夢的樣子簡直是迷死人不償命,這樣一個動作讓陸方有點把持不住,眼中的驚訝之色越來越濃,邪火一直在心中不斷升級,讓陸方難以平靜。

唐艷夢手中的動作還沒有落下,再次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去除。

沒一會,唐艷夢除了肚兜之外再沒半點遮掩,那彈指可破的肌膚赤裸裸的映入陸方眼中,有種無法自拔的感覺。

「陸方,你覺得我漂亮嗎?身材好嗎?」

唐艷夢的聲音如帶著一種特殊的魔性,陸方眼中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絲迷茫和邪氣。

「完美!唐老師,你是最完美的。」

陸方完全被這一具完美無缺的身體吸引了,這樣的讚歎由心而發,大腦已經被邪火侵沒。

「那你還等什麼?就不想一親香澤嗎?你放心,今天無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反抗,當是我給你的一點甜頭。」

唐艷夢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番話觸動了陸方的心靈,讓陸方再也忍受不住如此調戲,快步往唐艷夢走了過去,雙手將其粗暴的抱入懷中。

那股迷人的幽香飄入陸方鼻孔時,陸方整個人處於迷失狀態,讓他深深不能自拔,身形不斷後退,一直落在了唐艷夢那張閨床之上。

陸方的腦海中才出現了一絲清明,哪怕手中傳來的感覺異常火熱,還是忍不住升起一絲堅定。

反應過來的陸方從唐艷夢的懷中出來,可唐艷夢那如靈蛇一般的雙手早已經挽上了陸方,感覺到陸方想離開,更是把陸方抱得更緊了。

「你幹什麼?面對我的時候就不想干一點事情?」

唐艷夢被陸方的動作給嚇了一跳,眼中出現了一絲意外,她對自己的美貌和身材非常有信心,無論哪一個男人面對她的時候,也會把持不住,但陸方卻在此時恢復了理智,對她來說是一種打擊。 「唐老師,有些地方你誤會了,我想幫你只是個人的意願罷了,並不是為了這些事情,請你先把我放開,我們之間不應該發生這麼多的事情,畢竟老師和學員之間的關係是最為純潔的。」

說到這裡,陸方伸出手企圖想把唐艷夢搭在他脖子上的手給拿開,卻發現唐艷夢並沒有任何想鬆手的意思,這一點讓陸方沒有任何辦法,他總不能強行把唐艷夢的手給扯開吧?

「嗯?陸方,你讓我感到非常意外,我對你越來越有趣了,面對我這勾人的一幕,你竟沒有起太大的心思,這一點恐怕很多男人都做不到吧?」

說到這裡的時候,唐艷夢眉宇之間出現了一絲異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碼歸一碼,我陸方雖然平時看上去好像弔兒郎當的,不過我有我的原則。」

陸方說到這裡的時候,立馬從唐艷夢懷中出來,隨後迅速的回過頭,盡量不用自己的視線去看這完美無缺的風景,因為陸方真的害怕自己會忍受不住,做出一些禽獸不如的情況。

「唐老師,你先把衣服穿起來再說,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好好的商量一下,不要動不動就脫衣服的,我很難做的。」

陸方緊緊閉上眼睛,這一的話是他咬牙說出來的,某個位置早已經有了一定的反對,而且『態度異常的堅定』!

「這有什麼好難做的,你想做什麼就隨便做唄,反正我又不會怪你,陸方,你讓我越來越有興趣了,我真的很想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對我不上心,莫非是因為我不夠漂亮?身材不夠完美?」

對於這一點,唐艷夢非常在乎,再一次開口詢問,陸方可是一個頭兩個大。

「唐老師,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我們兩個之間不可能把關係發展得如此迅速,就算你想做這些,也要循環漸進吧,猛然跨出這麼大的一個步伐,無論是誰也接受不了,所以唐老師,你還是先把衣服穿上好不好?」

陸方說這番話的時候,語氣中還帶著一絲乞求,引來了唐艷夢一陣好笑。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還不穿上的話,不是顯得我不要臉嗎?」

說著唐艷夢穿上了衣服,過程中的聲音讓陸方有些躁動,心中更多的卻是遺憾,畢竟剛才他想做什麼的話,隨時都可以做。

這種事情是每一個男人都夢寐以求的,陸方甚至出現了一絲後悔,為什麼剛才要裝正人君子?

「好吧,衣服我已經穿好了,陸方你可以回過頭來,別弄得好像我虐待你一樣。」

很快,唐艷夢就已經穿上了衣服,更是風情萬千的坐在了床邊,看陸方的目光中總是帶著一絲勾魂。

陸方也是尷尬一笑:「唐老師,你放心好了,你想要什麼樣的葯可以直接和我說,到時我能煉製了肯定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