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天麻並沒有發現他操控夏洛奇的情緒卻是無效的。

他還以為夏洛奇與一個一個夢產生交集是靈丹即將產生的跡象。

他還等待著四王座聚合后凝結出能夠改變時間線的「精神力之珠」。

夏洛奇的參和是在不斷尋找夢境的突破口,也就是斷念盤設置幻境的BACKDOOR。

從雲帆的夢境到蕭炎的夢境,再到哲思的夢境,夏洛奇都沒有找到這個突破口。

唯一讓夏洛奇產生一絲疑惑的就是七殺娘子的夢境。

她的夢中產生了強烈的怨恨。

幻境若是在被施與者有強烈的自主情緒產生時,往往就會展露出真實,那就是突破口。

在東突厥王阿史那社兒安全醒來后,夏洛奇獻上了妙計。

然後,夏洛奇就明白了七殺娘子或許就是這斷念幻境的突破口。

他現在必須找到七殺娘子的夢境。

他必須進去,然後順著七殺娘子的悲憤擊破斷念盤的幻境。

一念及此,夏洛奇的空間之刃輕輕一劃。

整個人就逐漸消失不見了。

「夏大哥,你這是去哪?」

哲思回身看見夏洛奇半個身子逐漸消失。

大吃一驚,當即就喊了起來。

這一喊,驚動了冰山女神阿詩瑪。

阿詩瑪可是空間系高手。

當即一招空間凝固,將夏洛奇的半個身子給凍結在那裡。

夏洛奇的一半已經處於哲思夢境的外面。

一半身子卻還在哲思夢境的裡面。

場景相當詭異。

夏洛奇並沒有感覺有什麼不適。

只是他憑藉世界多稜鏡發現了冰山女神阿詩瑪的存在。

道觀有隻美男妖 她的身上蘊含了巨大的能量。

「好傢夥,竟然隱藏在這裡。」

夏洛奇努力用空間之刃切割。

凝固的空間變得有些堅固,邊緣處彷彿加了層老樹皮。

夏洛奇的空間之刃相當鋒利,可切割起來竟然感覺到了吃力。

那是阿詩瑪加持了龐大的空間系能量。

阿詩瑪也奇怪,這個年輕人哪裡來的這麼高明的空間手段。

竟然在自己的冰雪空間凝固術的作用下還能掙脫束縛。

雖然速度有些慢,可夏洛奇明顯還在繼續消失。

「夏大哥,你為什麼要離開?」

婚愛有毒:總裁,離婚吧! 哲思有些明白夏洛奇的所作所為了。

她在夢裡憑直感感覺到夏洛奇這是要離開。

夏洛奇心想,我離開是我的自由。

我又沒怎麼對不起你們。

難道我還不能走了?

阿詩瑪卻以為夏洛奇發現了她,想逃跑。

當即一掌拍了過來,向將夏洛奇給凍住再說。

若是中了阿詩瑪的冰雪神掌,體內的血液會第一時間凝固。

夏洛奇知道厲害,因為他已感應到阿詩瑪這一掌的冰雪元素相當凝練。

頗有那種壓縮凝聚然後攻擊的高手風範。

夏洛奇無奈,專屬右手握拳一擋。

冰山女神阿詩瑪再次幫了夏洛奇一個忙。

直接把夏洛奇給按了進去。

原本被卡住的那半個身子竟然在阿詩瑪的大力拍擊下,擠進了夢境裂縫裡。

最後一眼看見哲思有些著急憤怒的眼神。

這憤怒應該是針對冰山女神阿詩瑪的了。

阿詩瑪一看夏洛奇竟然就這麼溜走,那怎麼能行。

最後一縷縫隙。

這位空間系高手居然閃身而進,以極快的速度也切了進來。

夏洛奇剛緩了口氣。

一回頭,那龐大的能量就出現在自己身後。

「我了個去,不會吧,你瞎參和什麼啊?」

夏洛奇對這冰山女神有些煩了。

無緣無故的幹嘛跟自己這麼緊?她想幹嘛?

夏洛奇來不及多想了,阿詩瑪一進來就大吃一驚。

她明白這可是異度空間,她的空間系技能在此竟然全部失效。

本來她想一把揪住夏洛奇,將他拽出去。

自己進來后就發現,空間技能被封印了。

除了元素技能還在,時間與空間技能全部失效。

這可怎麼辦?

出不去了。

她修習空間系技能,明白這種狀況的危險程度。

若找不到出口,她可能會永遠迷失在這異度空間中,直至死去。

當然,若是她突破戰神境高階巔峰,那樣可以以力破壁。

洞穿這異度空間,穿越而去。

對於阿詩瑪來說,那樣的機率小到可以不考慮。

「喂,你老跟著我幹嘛?」

「那你為什麼一見我就跑?」

「我跑了嗎?」

「我可是親眼看見你想通過空間挪移逃遁的。」

「我又不欠你什麼,我幹嘛要躲你啊?」

「我跟你無冤無仇好不啦?」夏洛奇很生氣。

「是你們跑到我雪山上偷我東西,還說什麼不欠我什麼?」阿詩瑪有些憤怒道。

婚愛成劫 她著急的是沒辦法出去了。

「我們救人用的,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虧你還以冰山女神自居,這種事情怎麼能袖手旁觀?」

「我還沒有責問你有失神之天心,你難道不知道這樣會對你修鍊有妨礙么?」

夏洛奇振振有詞道。

總裁的退婚新娘 「你……」

「你什麼你,我說的不對么?」

「百般刁難我們,你說你圖什麼?」

「那是我的東西好不好?金線雪蓮很難凝結的,需要我呵護上百年才能開花的。」

「而且我若不服用它,會對我修為產生影響的。」

阿詩瑪很久沒有跟外人交談了。

思路僵硬,想到的只有自己,沒有別人。

「我看你吧,幼稚的可笑。」

「沒聽說過人命大如天么?」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也沒聽過吧?」

夏洛奇搬出一套一套的道理,看來跟愛彌兒吵架是很管用的。

現在的夏洛奇簡直就如愛彌兒附身,知道吵架最關鍵的幾個地方。

一就是不給對方開口的機會。

二就是牢牢抓住對方的漏洞,窮追猛打不放手。

三就是對方反駁什麼,你就強調什麼,跟她對著干,氣死為止。

這吵架三大神招可是夏洛奇與愛彌兒爭鬥許久后才總結出來的。

阿詩瑪怎麼吵得過夏洛奇呢?

早已目瞪口呆,直往裡吸冷氣了。

「你怎麼這麼能說啊?」

「你們偷了我的東西還有理了?」

「那要看我們拿你東西是幹什麼用的,知道么?」

「我們是要用來救人的,明白嗎?」

「會死人的,女神!」

「最後不是讓你們拿走了么?」

「什麼?」

「是你讓的么?」

「拜託,是我們自己爭取的,好不?」

「請你不要混淆是非,你看看你做的那些好事吧。」

「你不自愧么?」

「又是乾坤顛倒,又是時間凝固,還有雪豹攻擊,還有冰雪神掌攻擊等等,是你讓的么?」

阿詩瑪再一次啞口無言。

她發現在夏洛奇面前不開口是最妙的。

她現在心裡最轉不過彎的地方就是,為什麼這人拿了自己的東西還這麼理直氣壯。

她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年輕人連一點感謝的意思都沒有,除了訓斥與責罵外,沒有一點理虧的樣子。

阿詩瑪這個委屈啊!

越想越想不明白,最後竟然哇的哭了起來。

「我凝結金線雪蓮容易嗎?」

「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要給它澆水,那水可是我的淚水。」

「只有這樣,它才能開花。」

「我堅持這樣努力的養成金線雪蓮,已經有上百年的時間了。」

「最後被你們不由分說的採下拿走,你還有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