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沒想到,他們竟然是如此有緣,她來了並沒有多久,就找到了他……

「你看,你所有的事情都忘記了,只記得一個顏兒,偏偏我也叫做顏兒,還有……那麼多人在找你,卻沒有找到你,而我僅是來了沒多久,便尋到了你的下落,你說我們這算不算緣分呢?」

莫心顏笑了笑,眉眼間都是少女的嬌俏。

「滾!」 又是這一個霸氣張揚的字。

男人堅持著從樹旁站了起來,他的腳步略有些踉蹌,無法站穩。

少女大驚失色,急忙走過去想要攙扶住他,可她還沒能靠近男人的衣袖,男人本能的揮了揮手,強大的力量落在了她的胸膛。

那一瞬,她的身子都飛了出去,撞在了不遠處的樹上。

「對不起。」

莫心顏從地上爬了起來,她的目光泛著委屈,手足無措的望著前方如帝王般霸氣的絕世男子。

「我剛才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你別生氣了好不好?我沒有惡意的,我只想幫你。」

男人冷眸掃向莫心顏的容顏,他紅唇邊噙著殘忍的笑:「再有下一次,你的手就別想要了。」

這個女人對他確實沒有惡意。

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沒由來的會厭惡女人的接近,就連女人靠近他三丈之遠,他都感覺到渾身上下透著不適。

「另外,離我遠點。」

莫心顏的臉色僵了僵,她委屈的低下了頭。

男人眼底的嫌惡如此明顯,如同一根根針,狠狠的扎穿了她的心。

帝蒼沒有理會莫心顏,他緩步向著前方走去。

修長的手指依然緊緊的攥著心臟,他亦有一種疼到窒息的感覺。

顏兒,你到底在哪裡?我要怎麼做,才能見到你?

……

莫心顏獃獃的看著男人離開的身影,她委屈的嗅了嗅鼻子,隨即又緊緊的握著小粉拳,為自己加油打氣。

「莫心顏,你肯定行的!別人都沒有找到她,偏偏你找到了,那肯定是你和他有緣!何況,你已經為了他背叛了師父,那這條路走下去,就無法回頭了。」

逐漸的,莫心顏俏皮的雙眸中變得堅定異常,她眼見帝蒼將要離開,急忙快速的追了上去。

前方的男子驀地停下了腳步,背對著身後追來的莫心顏,紫衣無風自楊,銀色的長發猶如妖魅,驚艷眾生。

「你再跟著我,我就打斷你的腿,讓你無從跟隨!」

他對於女人,從來都是狠心絕情,永遠都不會有任何的憐香惜玉。

莫心顏輕抿著唇:「我來是想要告訴你,我師父找來了,你現在的傷還沒有恢復,她想要把你帶回去,讓你當她的夫君。」

男人神色未改,依然絕色風華。

只是他的周身卻透著陰森的氣勢,讓人猶如身置地獄。

「而且……」

莫心顏揚頭,目光中的痴纏很是明顯,卻在極力的剋制著自己內心的衝動。

「你的記憶出現問題,亦是我師父動的手腳,她想要讓你忘記一切與她共同生活一輩子。」

男人的背倏地僵硬了一下,他放在兩腿邊的拳頭緊緊的握著,周身似有著風暴席捲而出,震懾人心。

「帝公子,我知道我不該背叛師父,把這些事都告訴你……」莫心顏的眼眸中蓄滿了淚水,模樣楚楚可憐,遭人憐愛,「但是我沒有辦法,我不想讓帝公子你中了我師父的計,不想讓你跟一個你不愛的人過一輩子,我也想要讓師父清醒過來,讓她明白自己的過錯,否則,我怕她糾纏下去,她會更痛苦。」 言下之意,我如此做,都是為了師父好,並沒有任何的私心。

帝蒼依然沒有動作,他背對著身後的莫心顏,絕艷的容顏始終沒有任何錶情。

「帝公子……」莫心顏仗著膽子向著帝蒼走去,她的心臟都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我勸不了師父,只能來找你,我也不想讓師父傷害到任何一個人……」

就在莫心顏快要接近帝蒼的那一瞬間,男人低沉陰森的嗓音再次傳來,帶著不可一世的狂傲霸氣。

「我不想娶的女人,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人能逼迫我!我想要恢復記憶,也沒有人可以阻止!」

男人的背影霸氣張揚,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王,令莫心顏的心又再次控制不住的跳起來。

如此狂妄絕世的男子……怕是這個世上沒有女子能抵擋的住。

若是能嫁給他,那該有多幸福?

莫心顏痴痴的看著男人的背影,眼底散發出桃紅色的光芒,一眨不眨的,都捨不得從他的身上移開……

「帝公子……你的傷應該還沒有恢復,我可以留下照顧你。」她低著頭,嬌俏的臉蛋紅撲撲的,霎是可人,滿臉羞澀。

前方的男人終於回過了頭。

但他的目光帶著居高臨下,就如同尊貴的帝王,俯視著奴婢。

「我說的話,看來你沒有聽見……」帝蒼的紅唇邊勾著冷笑,聲音涼薄,「除了顏兒,我的身邊永遠不會有其他女人,若有人妄想靠近我……我不介意讓他們豎著走來,橫著出去。」

莫心顏的身軀僵硬了,她一點點的抬起了頭,艱難的目光落在了帝蒼的身上。

因為這一刻,在帝蒼的眼中,她看到了嗜血的殺機。

這個男人真的想要殺了她……

莫心顏的腳步向後退了幾步,她的臉色蒼白,怯怯的道:「帝公子,你誤會我了,我對帝公子並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你傷的如此是我師父所為,我想要為我師父恕罪,這才打算照顧你……」

她的聲音可憐兮兮,俏麗的雙眸如同小鹿似得,小心翼翼的看著帝蒼,就好怕他真的會動怒。

男人紅唇輕啟,一個霸氣的字落了下來,隨風飄揚,震撼人心。

「滾!」

噗嗤!

這一個字帶著強大的氣場,狠狠的撞在了莫心顏的腦海,她的身子冷不丁的向後退了幾步,死死的咬著嘴唇,眼裡蓄滿了淚水,滿是凄慘可憐。

她的哭泣並不作假。

在領主府多年,所有人都對她極其的恭敬,從來沒有人三番兩次的這般對待她,而領域的那些男人,看到她各個如同餓狼見到了美食。

她何時遭受過這樣的待遇?

一時間,她的心裡無法承受,淚水如泉般涌動出來,無法停止。

就在她淚眼模糊之際,原先站在前方的男子消失了,他的身影離開的很快,眨眼間就已經從她的面前離開。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放棄,」莫心顏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強迫自己鎮定起來,「他這般優秀,就連師父都為他著迷,那他有點脾氣是很正常的,我只要再接再厲,他肯定會被我打動。」 若是這個男子主動迎娶她為妻,就算師父憤怒,也做不了什麼……

莫心顏的臉色逐漸堅定,目光中閃爍著異常的光芒。

……

山谷小道之上,男人的身影停了下來,他的手再次緊緊的攥著心臟,眉頭輕輕皺起。

「以我現在的狀態,恐怕無法和那些人戰鬥,我必須離開這個地方,等我恢復了之後,該算的帳,我都會回來慢慢的算清楚!」

一抹森冷的光芒從男人的鳳眸中閃過,他的眼底隱約帶有嗜血之色,嘴角淺淺上揚,勾起殘忍的弧度。

「不管是誰,讓我遺失了記憶的人,都該死!」

那些人,統統都該死!

男人回頭看了眼悠悠山谷,隨後轉身,消失在了山谷的小道之上……

……

領主府的人再山谷整整轉悠了幾日,都沒有找到帝蒼的存在,為此他們又派遣來無數的人,更甚至廣邀天下人幫忙尋找,依然不曾尋找到他的下落。

因此,在面對將要有狂風暴雨的柳塵霜之際,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尤其是打聽到帝蒼前來山谷的那位侍女,更是想要將自己隱藏起來,生怕柳塵霜的怒火會發現在她的身上。

不過……

當著如此多的人,柳塵霜心中再怒,亦是沒有發泄而出。

她冷眸轉向在場的所有人,聲音冷沉:「我們已經將山谷的所有地方都找遍了,他依然沒有在山谷之內,所以,我們繼續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用,今日就回領主府。」

「領主,」小雲上前兩步,聲音尊敬的道,「屬下猜想,應該是我們來找他的動靜太大,驚擾了他,他才會偷偷的繞開我們逃走了,或者是,有人泄露了我們的消息,導致他提前離開……」

泄露了消息?

柳塵霜美眸微沉,聲音冰冷無情:「我們回去再說。」

「是,領主!」

浩浩蕩蕩的領主府眾人,再幾日尋找無果之後,又只能離去。

這幾日,白顏除了暗中跟隨領主府的人之外,也會單獨去尋找帝蒼,只是不知為何,在這山谷內她感受不到帝蒼的信息,也因此……沒能找到他。

在離開之前,她再次回頭望了眼悠悠山谷,終究是頭也不回的走下了山脈……

客棧之內。

墨離殤正飛奔而出,差點撞上了迎面走來的白顏。

他再看到白顏的瞬間,白皙的娃娃臉上滿是信息,伸手就要衝過去抱住她。

幸好在墨離殤衝來之際,白顏身子一側,險險的躲了過去。

他撲了個空,娃娃臉上滿是哀怨,迴轉頭,可憐兮兮的看向白顏:「顏顏,這幾天你去什麼地方了?我找不到你,都快擔心死了。」

望著墨離殤那毫不作假的擔憂,白顏微微垂下了眸子:「我去跟著領主府的人尋找帝蒼,帶著你怕暴露了目標,這才沒有帶上你一起。」

「顏顏,」墨離殤委委屈屈的,「下次你若是要離開的話,能否告訴我一聲,不然……不然我會以為你失蹤了,彼時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我自己,將整個領域翻過來找你。」 白顏一震,她抬頭凝望著墨離殤白皙可愛的容顏,心中微微閃過複雜的情緒。

「嗯,下次我會提前和你說一聲。」

墨離殤終於笑了,他笑容燦***那陽光更為和煦。

「那顏顏,你有找到帝蒼嗎?」

聞言,白顏身子一僵,她緩緩閉上了雙眼,良久,方才睜開。

「帝蒼已經不再那處地方,不過我相信,我們很快就能夠相見。」

……

領主府。

柳塵霜在所有人的恭迎之下快步而入,她一走進府內,轉頭看向身後的侍女,聲音冷沉的喝道:「立刻讓心顏讓見我。」

「是。」

侍女恭敬的退了下去。

柳塵霜大步走入書房之中,她拂了拂長袖,在書桌前坐了下來。

陽光傾灑而下,從窗外落在了她的身上,卻無法融化她眼底的冰寒。

不消片刻,莫心顏在一名侍女的帶領下走了進來,她的表情有些畏畏縮縮,目光中略含膽怯。

但她抿了抿唇,還是開口問道:「師父,你找徒兒來是不是有什麼事?」

「心顏,」柳塵霜微微眯起雙眼,目光上上下下的審視著莫心顏,她聲音微涼,冷聲問道,「我問你,你最近幾日,是不是都在府內?」

莫心顏愣了一下,揚頭看向柳塵霜,她眼底的驚訝毫不作假,似乎不明白柳塵霜問這話是什麼意思。

「師父,我這幾日一直都在後山閉關修鍊,怎麼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她在離開前,確實是和府內的侍女聲稱自己要去後山閉關修鍊,且不讓任何人打擾,隨後她才會偷偷的離開領主府。

這件事她做的密不透風,師父是永遠不會知道她離開領主府的消息。

柳塵霜的聲音依舊寒冷徹骨:「是嗎?你真的沒有離開過?」

「師父,徒兒不明白你這是什麼意思,這幾日徒兒一直閉關修鍊,並沒有離開過,若非是侍女去喊我,我也不會從後山離開,」莫心顏揚起茫然的眼眸,俏麗的容顏上滿是委屈,「我一直都很聽師父的話,師父不想我離開,我是絕不可能離開的。」

柳塵霜眯起了雙眼,這麼多年來,莫心顏確實很聽從她的話,但凡是她的命令,她不會去違背。

也許這件事真的不是她所為?

「師父,你能不能告訴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也好讓徒兒心裡有個數。」莫心顏緊緊的咬著唇,抬頭望向柳塵霜,問道。

柳塵霜的神色逐漸放緩,語氣也不再似最初的冰冷:「沒事,只不過是為師去尋找帝蒼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山谷,我懷疑是有人泄露了消息,才讓他提前離去。」

那一瞬,莫心顏的心臟都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她死死的攥著拳頭,讓自己的心裡依舊是一片平靜。

「所以,師父誤以為是我故意泄露消息?」

她嬌俏的容顏上露出苦澀的笑容,微微垂下的眼眸中滿是痛楚:「我跟了師父多年,師父對我的為人還不清楚?於我而言,沒有什麼比師父您更重要,再者,泄露消息對我又有什麼好處?師父將我當親生女兒,為何我要破壞師父的幸福?」 聽到這莫心顏的這番話,柳塵霜的冷漠徹底的消失了。

「心顏,師父不是在質問你,只是這件事事關重大,我不希望與你有任何的關係……你是我唯一的弟子,我也不願意你為了男人背叛我。」

說到最後,柳塵霜的語氣再次變得嚴厲,聲音冷沉的繼續道:「若是讓我知道有朝一日你背叛了我,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莫心顏的心臟都顫抖了一下,她知道師父說出的話一定會做到。

「行了,你下去吧,我相信此事與你無關。」

柳塵霜沒有再給莫心顏說話的機會,他罷了罷手,語氣中略微有些疲倦。

「是,師父,」莫心顏回頭,看了眼柳塵霜,咬了咬唇,「師父你好好休息,徒兒稍後再來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