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然忘記了,自己之前還對白洵有些顧忌。

轉眼間,就在這樣平淡的生活當中,10月份便過去了一半。

這天,白洵剛剛吃過午飯,正準備到迎春園那裡小憩一下,忽然接到了陳佳莉的電話。

電話里,她用滿是喜悅的語氣,迫不及待的對著白洵報告著一個好消息:

——8848手機所有的開發工作,已經全都結束,可以進入到量產階段了。

「真的?」

白洵聽到這個消息,同樣也是喜不自勝。

先前,8848手機的硬體開發就已經完成,只等著聯發科那邊幫忙進行系統的開發和搭建。

等聯發科那邊完成之後,HECT這邊的研發人員,又按照白洵的要求,針對著聯發科給定製的系統,進行修改和完善。

現在,這方面的工作,也已經全都結束了。

接下來,就可以開始量產,也就意味著,可以給白洵圈錢了。

「我這就過去!」

等陳佳莉那邊確認了這個消息之後,白洵顧不上午休,急急忙忙的對著陳佳莉說道。

掛掉電話,他拿起車鑰匙,直接下了樓,然後開著自己的總裁,便直奔HECT而去。

白洵覺得,自己的心從來都沒有這麼急切過。

從迎春園到HECT的距離並不算長,但是對於此事的白洵來說,簡直就像是度日如年,車每前進一米,他都要想要讓車子的速度更快一些。

沒用多長時間,白洵就到了HECT的樓下。

將車上鎖,白洵便急匆匆的進入到電梯里,很快,就到了HECT所在的樓層。

此刻,因為正是午休的關係,所以公司里的人有些稀稀拉拉的,見到白洵,一個個的都不自覺的緊張起來,趕忙跟白洵打著招呼。

白洵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也沒有在意這些,只是飛快的趕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裡面。

這會兒,剛剛結束午餐的楊天寶,正在自己的辦公桌那兒,美美的照著鏡子。

因為林芝寧的出現,就好像是激起了她的好勝心似的,無論如何,她也想要重新將白洵的注意力給搶回到自己的身上。

然後,匆匆進來的白洵,嚇了她一跳。

下意識的收起鏡子,有些結結巴巴的對著白洵打著招呼:「老……老闆,您……您怎麼來了?」

「你去告訴陳佳莉一聲,就說我到了!」

白洵並沒有在意小助理的那些小動作,反正楊天寶在這裡,其實更多的就是一個花瓶,起的就是一個養眼的作用。

再就是,自己不在公司的時候,能夠有這麼一個人,代表著自己的意志。

一句話,她只負責貌美如花,就夠了。

聽到白洵的吩咐,楊天寶當然不敢怠慢。

現在,眼看著她在白洵面前有些失寵,所以她當然要一絲不苟的執行好白洵的吩咐,好讓白洵意識到自己的價值,從而重新對自己另眼相看。

趕緊去了陳佳莉的辦公室,將白洵的吩咐轉告給她。

陳佳莉也是沒有想到白洵的動作會這麼快,這會兒,她還在那裡吃著剛到不久的外賣。

聽到陳佳莉的話之後,她趕緊扒拉兩口,稍稍墊了下肚子,這才拿起自己辦公室裡面的一個盒子,跟在楊天寶的後面,直奔白洵的辦公室而去。

等她進門的時候,白洵早已經沏好茶水,坐在沙發上等著她了。

看到陳佳莉的身影,白洵趕緊起身,招呼陳佳莉過來坐下。

陳佳莉也沒有賣關子的意思,直接將自己手中拿著的盒子,放到白洵面前的桌子上:「老闆,這就是我們完整版的成品手機了,請您過目!」

此時,白洵所有的注意力,已經全都放在了眼前那個包裝精美的盒子上。

聽到陳佳莉的話,白洵沒有著急回應,而是直接將盒子給打開。

這個包裝盒,可是專門下了大力氣設計製作的,用了木盒+真皮的材質,通體黑色,一看便是不凡。

掀開採用鉸鏈結構的上蓋,頓時,一台黝黑又泛著晶鑽光澤的手機,便出現在了眼前……

今日第二更,求收藏,求訂閱

。 城市內,各種燈光閃耀,把夜晚獨有的星空都遮掩了起來。

葉辰獨自一人,走在街頭,雙目環視,看着周遭的景物,從記憶里,葉辰得知在這鳳陽市的古堰街上,有着一家極為不錯的夜霄食館,他便順着記憶,朝那裏走去。

五分鐘的路程,倒也是不算太遠,入眼處便已到了目的地。

「小漢食館?這名字取得也太隨意了吧!」暗自吐槽那麼一下,葉辰就走了進去。

「這位客人,想吃點啥?」剛進屋的一剎那,人影未至聲先到。

這聲音聽着清脆,就知道聲音的主人是一位女子。

「你們這兒有啥特色小吃?都給我來上一份!」抬眼看去,確實是一位女子,並且年紀不大,與葉辰自己差不多。

但是下一刻,葉辰的眼睛猛的一凝,眼中閃過一道驚訝的光芒。

「這隨意的碰到個人,實力都讓我看不透啊!」暗自感慨一聲,隨即又苦笑的想到:「現在可不是我前世那個世界了,在如今的時代,每個人總歸都會有那麼點實力,天賦不錯的,那就更厲害了!倒是我有點大驚小怪了~」

「這位客人,你是第一次來吧?」這位看起來是服務生的妹子笑着問了句,隨即便回道:「我們這食館,可是比之那些大酒店都不匡多讓,你看每天晚上都會如此熱鬧,而我們食館主要的特色,便是以秘制燒烤蠻獸肉而聞名。」

葉辰對於蠻獸這一詞,倒是第一回聽說,在他記憶里從未曾接觸過蠻獸,雖說不可能對記憶中的事做到詳盡無比,但確實對於蠻獸,葉辰感到很新鮮。

在前世,葉辰也喜歡看一些玄幻流的小說,也知道凡是每一本玄幻流的小說里,都會或多或少的介紹一些人類以外的種族,好比如妖獸啊魔獸什麼的。

但是活生生的卻是真的從未見過,這也勾起了葉辰的興趣!

「那不知都有哪些蠻獸肉?」於是,葉辰便詢問道。

此時,葉辰已經走到一張空位上坐了下來,女服務生很是盡責的笑着解釋道:「我們食館烤制的蠻獸種類很多,不過大多數都是低級蠻獸,比如一級的火尾鼠,一級的靈犀雀,一級的木犧蛇,二級的雲母螺蚌,二級的金冠雞,二級的流雲雁等等……」

頓了下,隨後她又道:「至於高級的蠻獸肉,我們店裏也會少量購進,畢竟高級蠻獸肉價值不菲!」

聽她說了這麼一通,葉辰對於蠻獸有了稍微淺薄的了解,不過一想到星網上應該會有蠻獸資料,是以,他也不在問啥了。

「那麼給我一級的蠻獸肉,都來一份好了,麻煩快點。」葉辰已經想快點品嘗了,這絕對是一吃貨!

「好的,請你稍等片刻。」說罷,女服務生便轉身離開了。

葉辰目光看向店內的其他地方,見食客還是不少的,有的聚在一起打屁聊天狂吃豪飲,有的則是獨自一人開着星網,在看視屏,各種各樣的都有。

於是,閑來無事的葉辰,也是打開了自個兒的星網賬戶,連接了星網后,便開始搜索有關蠻獸的信息。

在這高科技時代,網絡信息最是發達,只是一眨眼的時間,葉辰要的信息,便已映入眼帘。

花個一分鐘,仔細查閱過後,葉辰對於蠻獸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原來蠻獸是分好多級的,一至十級則為起始,之後更是有黑鐵級、青銅級、白銀級、黃金級,和星空級這幾大階段。

一級是最弱小的,一直往上,直至十級,蠻獸的力量才與人類後天境武者相媲美。

而過了十級,來到黑鐵級,那便相當於人類武者的先天境,其上的青銅級級更是相當於真元境武者的實力。

雖然沒真實感受過真元境武者的威勢,但從一些視屏上,真元境武者一拳之威,能夠摧毀一個小鎮般大的地方,從這完全可以知道,真元境武者那絕對是強!

比之現在的他來說,那是猶如雲泥之別!

而蠻獸有一個先天上的優勢,那便是肉身強大,對上同境界的人類武者,能夠攆著人類武者打。

不過世間一切都有兩面,相互平衡,在肉身這方面有優勢,那麼在智慧這一方面,就是蠻獸的最大弱勢了。

除非蠻獸實力能夠達到一個很高的層次,才有那麼一點機會開啟靈智,不然永遠都只能憑着本能來行事!

這也是為什麼,這個時代蠻獸這一群體,只能待在深山老林之間,智慧不足,你有再強的力量也沒用。

……

沒一會兒,那位離開的女服務生便走了過來。

「這位客人,你點的秘制烤肉都在這兒了,請您慢用!」說着,女服務生便將一碟碟的盤子放在桌上。

頓時間,濃郁的肉香撲鼻而來,葉辰深深地吸了口氣,饞意頓時自心間浮起。

他等不及了,有着吃貨本質,面對美食總是會忍受不住,是以他迫不及待的拿起一根竹籤,開始品嘗起來。

「唔~這味道真是絕了,蠻獸肉肉質鮮嫩,咬起來的口感亦是上佳,而且蠻獸肉內還蘊含着不小的能量,對於武者來說,乃是大補!」

那女服務生聽葉辰這麼說,臉上滿是自豪的笑容,對於她來說,每一位食客的好評,都令她很是自豪!

半晌之間,桌上的所有美食盡皆被葉辰下了肚,滿臉的滿足之色。

付了錢,葉辰很是悠哉的離開了。

……

走在街道上,葉辰依舊是在回味着之前的那一頓美食。

「嘖嘖~那小漢食館做的燒烤,還真是不錯,令我這個吃貨都是忘不了,看來以後要常去,這滋味~嘖嘖!」

搖著頭,滿臉的回味之色,葉辰決定以後怎麼也要再去,這味道比之寧姨做的菜也絲毫不想讓啊!

此刻,夜已深,雖然燈光照耀下猶如白日,但街上早已沒了行人,就連上空的環形車道上,懸浮飛車也不像白天那般一輛接着一輛。

葉辰一人走在街上,等下的影子隨着葉辰的走遠,也是越拉越長,這景象看起來是那麼的孤寂。

不過——從葉辰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一絲絲孤寂的神情,有的只是那一抹揮之不去的回味之色,真的是食髓入骨啊!

但就在這時,自葉辰對面走來了五個人,看起來還是朝葉辰而來的,這着實令人奇怪不易。

站定,眯着眼看向前面的五個人,心底已經吐槽開了。

「怎麼什麼地方都有混混這一類人的嗎?一看就不是好貨色啊!」

。 唐舒安下台後回到唐夫人的身邊,兩人朝著顏知許與傅時墨的方向走過來。

幾人正在寒暄,突然一個有點微胖的貴婦人走來。

「唐夫人,我看唐小姐長得實在是合我的眼緣,心裡喜歡的緊。」

「她跟我家邵軒年齡相仿,以後有機會的話兩人一定要多多的走動走動,好好交流一下。」

這位貴婦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唐舒安,眼底滿是光亮,活像是飢餓許久的狼看見了新鮮可口的肉,恨不得立即衝上去咬一口品嘗一下是何滋味。

見女兒被這道如同掃描貨物的目光打量,唐夫人掩下眼底的不喜,嘴角帶著恰到好處的社交性笑容。

「邵夫人,這還要以孩子的意願為主,我這個做大人的不好擅自替孩子決定。」

「另外,我家舒安認親宴會過後就要回歸工作,恐怕沒時間跟你家邵軒認識。」

這個邵夫人並非是邵先生的原配妻子,而是跟前妻離婚後娶的,說是繼室也不為過。

邵夫人生了兩個兒子,大兒子邵軒跟原配夫人的孩子年齡相仿,也就是說兩人早就珠胎暗結,私相授受了。

她的女兒是唐家的掌上明珠,豈是誰都可以隨便打主意的?

「這樣啊,呵呵呵……」

被唐夫人拒絕,邵夫人的臉色如常可眼中流露出尷尬。

正準備離開之際,目光掃到站在一旁,容貌氣質出眾的顏知許,心底剛消下去的想法又止不住的冒出。

「顏小姐大老遠的跑過來參加唐家的宴會,你跟唐小姐的關係一定很好吧?」

「聽說你是當演員的啊,要我說家裡有家產繼承去趟娛樂圈的渾水做什麼。」

「女人嘛有能力的話繼承家業,沒能力就找個男人嫁了,相夫教子,在家貌美如花,這才是最安穩的出路,何必在外面累死累活的。」

「我兒子啊身高一米八,家庭條件優秀,人也長得高大帥氣……」

邵夫人話里話外都在暗示嫁人,將兒子吹噓的天花亂墜,世上絕無僅有的好男人,不容錯過。

聽到這些話唐舒安翻了一個白眼,看向顏知許,她神情平靜,臉上沒露出動怒的痕迹。

說著說著,邵夫人感覺現場的氣氛凝結,一道犀利霸銳的眼神如刀子一樣刮在身上,刺的人劇痛。

抬起頭,對上傅時墨的目光。

他鏡片下的丹鳳眼裡裹挾著冰涼的冷意,寒冷如霜,周身縈繞的氣息本就極其疏離,此刻更加的令人感到不可冒犯。

傅時墨抬手推了推掛在鼻樑上的金絲框眼鏡,嗓音清冷,「邵夫人,我家小朋友是在娛樂圈混還是回家繼承家業,似乎都跟你沒什麼關係,你說是嗎?」

男人語氣冷漠,那雙深邃的眸子更是恍若幽潭,不可窺探。

邵夫人:「……」

被毫不留情的懟了一通,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