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後她想要見丹神,但是丹神的行蹤飄忽不定,她總是見不到他。

一直到半年前,從此地離開,途徑門外時,剛好看到有一羣工人長在城門口的入口處擺放丹神的雕像。說是自此之後,丹神是神都的象徵了,所以將他的雕像立於神都大門的入口處,供世人瞻仰。

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她也想要看看這丹神究竟是何模樣。

所以她停了下來,然後,當紅布被掀開的瞬間,一張芳華絕代的臉頰出現在了她的視線裏。她才知道,原來丹神,長的如此年輕好看。

一時間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砰砰跳個不停。

這半年住在丹樓裏,她連一次活丹神的面都沒有看到。

好不容易等到林寒出關,將哥哥救了回來,都沒有看到丹神。

眼瞅着自己要被爹爹帶回去繼續關在那杳無人煙的海島,她急了。慫恿張掌事去通知丹神,說爹爹要和林寒出去吃東西。

沒想到這一招,竟然真的將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丹神給引出來了。

見到他的真人之後,李雪越發的確信自己的眼光沒有錯了。

對分丹神癡迷也到達了頂點,想盡辦法跟他套近乎。

所幸這林寒很識相,乖乖的給她讓了位置。

“當年還算肉嘟嘟的,現在怎麼這麼瘦,沒有那麼可愛了。”丹卿打量了一下李雪,審視了一番,耿直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句話頓時讓跟在身後的那些男人臉色變了變,有種想要掐開這廝腦袋看看,這廝的腦袋裏是不是跟李峯的一樣,裝的全是木頭。

“前輩你喜歡肉嘟嘟的女生嗎?”李雪表情有些鬱悶,說完,咬着嘴脣,一臉爲難的樣子。

“當然!肉嘟嘟的很可愛,重點是,抱着一團肉,總抱着一副骨架來的舒服吧!”此言一出,衆人再次絕倒。

尼瑪!注孤生啊!

“也是!前輩說的很對呢!”李雪很快一掃陰霾,立馬給自己制定了一個長肉計劃。

“爹,我看着雪兒不太對啊!”李峯一臉擔憂的看着對着丹神巧笑倩兮的李雪,跟李原說了一句。

“可不是,我也覺得不太對。”李原也是冷汗嗖嗖的下來。

“你說這前輩口味怎麼這麼重,竟然喜歡胖子!”白雲皓匪夷所思。

“你要體諒人家,人了年紀,體質虛寒,胖的人瘦的人火性大,所以對‘老年人’來說,自然是胖子舒服許多的。”林寒湊到白雲皓耳邊低語了一句。

白雲皓一聽,哦了一聲,表示自己理解。

“前輩,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嗎?”李雪想了很久終於將這句話問出來了。

“喜歡?有啊!”丹神直言不諱,瞬間讓李雪心碎一地,“我很喜歡林寒和白雲皓呢。”此話一出,林寒和白雲皓直接傻眼,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大陸之,能讓老夫喜歡的人,可再也沒有了!” 這老小子是有多麼荒謬,纔跟人說自己喜歡他們這兩個大男人啊!

林寒和白雲皓直接扶額,不去看他,假裝自己不認識他。

“除了他們呢?難道,沒有再喜歡別的異性了嗎?”李雪不太相信聽到這樣的答案,鍥而不捨的開口問道。

“異性?”

這個問題倒是讓丹卿有些爲難了,“我這從小到大也沒有認識幾個異性,認識的基本也都死在我手了。我會殺她們,應該算不得喜歡吧!”

此言一出,衆人再次不約而同的倒抽一口氣。

注孤生,妥妥的!

“前輩我知道了。”李雪算是知道了,丹卿如此,怕是沒有遇到過那些喜歡他,真正對他好的異性。

她會努力的!努力讓丹卿喜歡自己的!

在他們兩個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間,他們總算抵達了他們想要去的目的地。

“這家酒樓是神都最好的酒樓,吃一頓,大約需要花費千塊彩色靈石,你確定,你帶夠了靈石嗎?”李雪擡眼看了一下林寒,開口問道。

“我既然說了要請客,必定還是請得起的,進去吧!”林寒會心一笑,這丫頭還擔心自己的靈石不夠花。

“倒是大方呢!卿哥哥,咱們進去唄!”通過之前的聊天,不知不覺李雪已經將對丹卿的稱呼改成卿哥哥了。惹得跟在後面的那四個男人一身雞皮疙瘩,

丹卿倒是沒有多少的感受,只覺得這丫頭也忒自來熟的一些。

不過這一聲軟糯可愛的卿哥哥,但是叫的人格外的心裏舒坦。

於是乎,任由李雪挽着自己的手,一同踏入了這酒樓之。

李原倒是想要讓女兒收斂一些,但丹神這尊大神,他實在是惹不起,也不敢招惹,所以硬生生的給忍下來了。

“李家主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啊。”白雲皓看了李原一言,言辭間有些調笑之意。

“額……此言何故?”李原不太明白白雲皓這句話的意思。

“哈哈!都是誤會誤會!”林寒咧嘴一笑,連忙插了進來。

一把將白雲皓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知道你小子耿直,可也不能耿直成這樣啊!

“爹,人家說你聰明將女兒送給丹神當女人,平白無故這輩分丹神要高出一截了。”李原沒聽明白,但是李峯卻聽得真切,本身李峯此人心思縝密,不然也不能籌劃這麼多年,差點將雲瀾害死在不滅空間了。

……

李原無言以對,這些小子年紀輕輕的,怎麼思想一個一個可怕齷齪?

他想要去討丹神這門親家纔有鬼了!這老東西,還配不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女兒呢!

不成不成,他一定要爲女兒另覓一門良緣,省的她被這段註定看不到任何希望和結果的感情給耽誤了。

李雪自然不知道自家爹爹是怎麼想的,一頓飯下來,像一隻歡快的小蜜蜂,又是夾菜,又是幫丹神佈菜的,那叫一個殷切。

丹神沒有表示出喜歡的樣子,也沒有表現出討厭的樣子,任由李雪這麼忙和着。

“咳咳!雪兒,你怎麼只顧着給丹神夾菜,不知道給爹爹夾菜啊?”李原有些鬱悶了,都說女生外嚮,這也忒外向了,只知道伺候自己喜歡的人,卻不知道怎麼伺候伺候他這個爹爹。

實在叫人糾結鬱悶啊!

“爹你自己夾啊!”李雪一句話,差點讓李原噴血,果然,女大不留。

“爹,吃菜。”倒是李峯,因爲死而復生,異常珍惜起了這段父子情,有些艱難的夾了一顆青菜,放到了李原的碗裏。

李原不語,衝着李峯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然後,熱切的幫兒子夾菜了。

看着面前的父子和情人你儂我儂的,但是顯得林寒和白雲皓有些多餘了。

兩人對視一眼了,實在幹不出這種相互夾菜的事情,乾脆低頭自己吃着東西,嚼着菜葉。

“客官,你們點的烤神獸到了。”兩個店小二從門外走了進來,手裏還擡着一隻巨大的碳烤神獸。

“林寒,你倒是出手蠻大方的,一階神獸靈鹿被你這麼烤了。”這道菜可是價值不菲,起碼值個百彩色靈石的。

“額……菜單不是我的點的。”林寒聽丹神的口氣知道這菜不便宜。

難怪之前李雪說,這頓飯可能會花他很多的靈石。

“客官,還有你們要的千年佳釀,全部都放到這裏了。”一隻烤全鹿還不夠,又來了好幾趟的好酒。

林寒不由無奈的笑了,這李雪到底想要做什麼?

“這丫頭也忒不客氣了!”白雲皓皺眉,這女娃娃家的,怎麼一點都不客氣?

“無礙,哥哥他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過了數千萬年,也是時候找個體己的女人好好的過日子了。”林寒倒是沒有多少在意,這頓飯菜當做自己撮合丹神和李雪之間的姻緣吧!

畢竟,親加親,纔是最好。

“嗯。”林寒都這麼說了,白雲皓不多說什麼了。

兩人給各自倒了酒,舉杯輕輕的碰了一下。

一口飲下了酒杯的酒水,忽然白雲皓髮出了一聲感嘆,“我真的好想雅兒,不知道雅兒什麼時候,才能來這裏陪我。”這些日子,無時無刻都不是在想着自己深愛的人。

想雅兒了嗎?

林寒聽言,從空間裏將天目鏡取了出來,心念一動,鏡子裏出現一個畫面。

畫面,雅兒正坐在水池邊,脫了鞋襪,將自己的腳放進了池水裏,然後被這池水冰了一下,身子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

“我的天!我不是在做夢吧!”看到鏡子裏的畫面,白雲皓大吃一驚,伸出手想要拿過鏡子。

但是這鏡子到了自己的手裏,鏡子裏的畫面消失無蹤了,白雲皓一下子懵了,求助的眼神看向林寒。

“這鏡子只有我能夠使用,你是用不了的。”林寒嘆了一口氣,從白雲皓的手裏抽回了鏡子,鏡子回到了林寒的手裏,鏡子裏的畫面又出現了。

白雲皓連忙湊過來看了看,眉眼寫滿了那種望梅止渴的意味。 “這丫頭是怎麼回事,都說她的身子骨沒有那麼好,讓她不要碰水的,怎麼是不聽話呢?”白雲皓貪婪的看着鏡子裏的倩影很快想到了什麼,眉頭深鎖,這丫頭怎麼總是不好好的照顧自己。

“她的身體早好了,是你總是將她當成脆弱的瓷器一般照顧。”林寒知道白雲皓這是關心則亂,也並沒有多說什麼。

滿眼慈愛的看着畫面裏的人,眼底流露出父親的慈愛。

見林寒和白雲皓兩人對着一面鏡子看的這麼癡迷,李原有些好,挪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湊過來看了一下。

然後看到一個身穿一襲白衣,宛若仙子下凡一般的少女坐在池塘邊,嘴角流露出一抹溫暖笑意的模樣。

“這名女子是誰?”能夠讓林寒和白雲皓兩人看的目不眨眼,一定不是普通人。

“我妻子。”

“我女兒。”林寒和白雲皓幾乎是異口同聲說出來的。

“真是看不出來,你們兩人的關係還是翁婿啊!”李原開口感嘆了一句。

林寒跟白雲皓一陣無語,沒有說話。

畫面裏很快又出現一個身影,她走過來,直接跳進了水裏,濺起了一池子的水花,好些水都噴到了雅兒的身,逗得雅兒皺眉慘叫。

“姐姐!你這樣玩水多沒有意思啊!咱們一起玩啊!”池子裏的那個女娃娃看起來有幾分像林寒,又有幾分像米舒,看的林寒愣了愣,有些沒反應過來。

“這孩子是……”林寒又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看着一半像你,一半像三岳母呢。”白雲皓打量了一下,開口說道。

“不好了!雅兒!寶兒,你們快回來,三娘不行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鏡子裏傳出,像是狠狠的砸進了林寒的耳,林寒的手一顫,鏡子直接掉在了地。

“怎麼會呢!怎麼會這樣呢!”林寒立馬彎腰將鏡子撿起來,心念一動,將畫面調轉到了米舒所在的方向。

發現米舒臉色蒼白的靠在牀,眼底泛着一絲絲的絕望。

“神域一天,星域一年,林寒你節哀吧。”白雲皓嘆了一口氣,這星域和神域的時間是有區分的。

“怎麼會呢?我之前看過她的她也不會這樣的,爲什麼忽然成這樣了?”林寒難以置信,他之前還看到米舒在跟楠兒和妖妖喝茶,那時的她只是臉色有些泛白,他也沒有注意到,還以爲她的身體一直很好。

但是沒有想到,再見卻是如此了。

“娘!娘你怎麼了?”這個被稱爲寶兒的少女出現在了畫面,她撲到了分米舒的懷裏,低聲抽泣。

“娘沒事,只是有些累了。”米舒央央的躺在病牀,嘴角微微揚,滿眼憐愛的看着面前的女兒。

這個是她拼死生下的女兒,她這一生,生了兩個孩子,都是揹着自家男人生的。

一想到林寒得知自己又給他生了一個女兒之後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米舒笑的越發的深刻了。會不會,跟知道自己給他生了一個兒子時的表情,一模一樣呢?

“姐姐,你這又是何苦呢?”妖妖和楠兒也出現在了畫面,站在牀邊垂淚。

“許是我貪心了,看到你們兒女雙全,便想着如果我能夠兒女雙全,好了。”米舒徐徐的開口,剛剛說完,猛地咳嗽了一下,眼底染了通紅的色澤。

一口血吐了出來,染紅了她的衣襟和嘴脣。

“娘!”寶兒被嚇直哭。

“沒事……娘沒事,娘只是有些累了,累了……”米舒猛地咳嗽了幾聲,話音未落,眼睛漸漸的閉了去。

緊握住女兒手掌的雙手也倏然鬆開,雙目緊閉,眼角落下了一滴殘餘的眼淚。

“快!將她的魂取出來,我有辦法救她!”丹神聽到了鏡子裏傳出來的動靜連忙起身過來看了看。

看着林寒心碎難過的樣子,他連忙開口提醒林寒。

林寒聽到丹神的話,絕望的心情起死回生,立馬動手運行神偷功法,伸手進了鏡子裏,將米舒的那道魂魄緊捏在手裏,隨即一把抽出。

在鏡子裏的衆人別突如其來的一隻大掌給嚇得不輕,這手掌在米舒頭頂狠狠的一抓,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裏。弄得他們呆愣了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一直木木的對視着,顯然有些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將米舒的魂魄抽出來之後,緊捏在手心,林寒將鏡子放到了空間裏。

“這東西你暫時先讓這個女人用着,不過你需要儘快去找到神木,有了神木,能夠讓這個女人在神域有了寄生之軀,也不會被神域的靈氣衝散她的魂魄。”這女人實在太弱了,所以唯一的辦法,是去找到神木,找到了神木,便可以想辦法救活這個女人了。

“神木……”林寒擡眼,看了一下李峯。

李原看到林寒的表情被嚇得不輕,下意識的擋在了李峯的面前。

“林小兄弟,製作我兒子這副身體的神木是我費勁了千辛萬苦才找到的。斷不能給你了。”李原知道林寒在想什麼。

“你小子還挺聰明的!不過,不需要一整節,只要李峯這小子大度一點,扯下自己的一段手臂給林寒,好了。神木有再生功能,你事後還會長出一條新的手臂的。”丹神的話讓在場的衆人鬆了一口氣。

李峯嘴角抽搐了一下,這纔剛剛回來,身體又被人給惦記了。

“即是如此,給你。”李峯咬牙,一把扯下了自己的手臂,出人意料的是,沒有任何的鮮血飛濺出來,手臂扯下之後,變成了一節木頭,擺放在了林寒的面前。

林寒微微一愣,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李峯。

“別這麼看着我,我不喜歡欠人人情,爹總說我欠你一條命。”李峯不願意說出實話,是因爲剛纔從林寒的眼神裏,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等等!當年的自己!

這個認知讓李峯一下子變得激動起來,“你能幫我對不對!你能幫我救回瑤兒的,對不對?”李峯一臉期盼的盯着林寒。 “這……”林寒看了看他的另一節手臂,李峯已經知曉了是什麼意思,連忙想要去弄斷自己的另一根手臂,但是被李原給攔住了。

“你這孩子瘋了嗎!”這兒子真是爲了一個女人,癡迷了這麼多年,都魔怔了。

“爹!你嘗過這種痛苦嗎?我想要和瑤兒長相廝守,但是天不從人願,你讓我作吧!”李峯想到自己深愛過的那個女孩,忍不住淚流滿面。

“罷了!孽緣!孽緣啊!爹不管你了。”李原無奈的長嘆一聲,不再去理李峯。